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翁熄梦莹续集全集第十部(通房by)最新章节列表

 安昌沉默许久,环视众人,说道:“难道,你们就没有修炼吗?”

    “我们懂得克制,属于人的本源损耗不大。你呢?”臧容容毫不客气说道,“你距离成为妖邪,不远了。”

    “所以,我才答应关兄,来这里拼一下,我想,你们也需要我的术命卜卦……”    翁熄梦莹续集全集第十部(通房by)最新章节列表  

    说着,转身盯着络腮胡壮汉,“你也和我一样吧,修罗经涉入太多,已深陷其中,你对血液的渴望,是修罗的迹象。”

    “哈哈,被你看出来了。”

    络腮胡壮汉大笑起来,“其实也没什么,不就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嗜好多了些,我们麟谷哪个修士不这样,这是成为修士的必经溃烂啊。”

    “说得轻巧。”

    臧容容讥讽起来。

    “我们来都来了,总不能再赶我们走吧?”

    “有何不可。”

    “喂,臧容容你过分了吧。我给你家族面子,可不是给你面子。”

    “你们的存在,对我们来说才是最危险的。”

    臧容容根本不留情面,盯着安昌冷笑连连,“怪不得一开始就说要清理掉荒镇上祭拜鬼魅的野民,你也害怕他们让你陷入万劫不复。”

    关陵知道该自己开口了,硬着头皮站了出来:“我来说两句吧,我这镇魂铃,是安昌提前给我的,就是担心此行出现……”

    

    

    “彭!”

    没有屋棚的火室,温度依旧极高。

    陈清焰把锤子一扔,胸膛剧烈起伏。

    他望向精疲力尽的几个火工,复望着面前六块刀胚,知道不能太急。

    欲速则不达,他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炼器师,必须依赖火工的帮忙,否则根本打造不出合格的阵兵之器。

    “今天到此为止吧,明日休息一天,这些骨钱,大家拿去买些好吃的,补充力气。”

    陈清焰摘下钱袋,掏出一百骨钱交给距离他最近的火工。

    等到火工感恩戴德的离去,陈清焰目光,再次落在刀胚上。

    “能剔除的杂质基本剔除干净,剩下的,就看后天了。”

    陈清焰没有离开,而是等到六块刀胚退火,这才用布袋装起来。

    推开火室铁门。

    外面已经没有了火工的身影。

    陈清焰带着一袋子刀胚回到三潭铸器铺安排的院子中放好。

    这段时间,他一直没有回麟谷驻地复命。

    因为没必要。

    现在回去了,再离开,就没有那么好的借口了。

    回归古镇之前,陈清焰已经打定主意,拖到最后一日才回去。

    虽然住的地方没有驻地安全,但胜在舒适自由。

    而且如今法坛开启期间,妖邪走的走,藏的藏,安全方面倒也不必太过担心。

    等后天阵兵之器铸造出来,他还会离开崇越几日。

    就是不知道剩余的时间赶不赶得及。

    “大师,我又来了。”

    院外传来掌柜热情的呼喊声。

    陈清焰推门走了出去,就见三潭铸器铺掌柜身后跟着一个青年,青年扛着一麻袋重物。

    “大师,这是重水湖泥螺龟的壳,坚如精铁,轻似朽木,配上三浸三晒的上好鹿皮,用来做刀鞘最合适。”

    这段时间,掌柜多次进入火室观摩,眼神毒辣的他,迅速看出了这位陈大师铸器本领极为了得,有意招揽。

    “不错,多少钱?”

    陈清焰打量了几眼,问道。

    “谈钱就俗了,送你的。”

    掌柜拍拍肚子,大方说道。

    “如此便多谢了。”

    陈清焰没有拒绝。

    他确实需要刀鞘来藏住刀锋。

    至于人情什么的,欠了也无所谓,如果以后有机会,他不介意卖几把自己铸造的兵器给对方。

    刀鞘而已,如果没有,用一些特质的布缠住,同样能将就。

    “不知大师有没有在崇越定居的打算?”

    掌柜开始试探。

    “崇越确实不错。”

    陈清焰笑了下。

    “哈哈,那就好,我家公子最喜欢有能耐的人。”

    此话一出,陈清焰不由一怔。

    是不是……太急了。

    “哦。”

    陈清焰应了一声。

    掌柜见对方没问‘你家公子是谁’,只得自己来,

    “崇越十二真人。不知大师有没有听过?”

    “略有耳闻。可是建造崇越古镇的那几位修士?”

    “正是。我家少爷,是其中一位修士的后人,不然一般人哪能在寸金寸土的古街经营铺面。”

    “嗯。”

    陈清焰表现十分矜持。

    他还要在崇越古镇驻守很长时间,如果能和古镇的修士家族搭上关系,对自己今后的计划,或许有些帮助。

    毕竟,古镇附近,存在着坊市,时常有法器拍卖。

    那些可都是源点。

    而想要买下法器,就必须用到灵玉钱,这是修士之间流通的货币。

    骨钱,只是凡人的货币。

    如今套了层皮,有了‘铸器大师’的身份后,陈清焰见识到的世面,也不同了,还是麟谷弟子的时候,镇上之人见了他要么敬而远之,要么谄媚巴结,可无论哪种,都不会主动告知这些事情。

    只有接触到这个圈子,才会知道一些平时接触不到的信息。

    灵越坊市,就是他们几座古镇之间,唯一的修士坊市。

    陈清焰决定,等打造成阵兵之器,并且处理完荒镇之事,就去灵越坊市逛逛。

    人只有接触的事物多了,才能开拓眼界,增长见识。

    两人一番闲聊,在陈清焰答应以后有机会见见他家公子后,掌柜就离开了。

    回到屋中,陈清焰拿出神秘面纱,戴了上去。

    视界再次恢复,他已经出现在千面会总坛。

    只看到三个雾人。

    “大家都去哪了?”同样雾人形态的陈清焰问道。

    “不知道。”

    对面一雾人澹澹回了句。

    陈清焰又找了几个话题,见大家爱答不理的样子,也失去了兴致,很快就退出了千面会总坛。

    摇了摇头,陈清焰收起面纱。

    随即拿出卷起来的图纸,展开认真检查起来。

    禁阵法术,他已经选择好,并且根据材料特性,做出改良。

    这是结合了他凡九等炼器术,与凡九等阵法技艺,呕心沥血之集大成之作。

    耗时,一天一夜。

    直到改无可改,直到算出后续变化可能出现的意外,这图禁阵,可谓已经尽了他最大能力了。

    对于后天阵兵之器的打造,陈清焰有七成把握。

    “只要按照阵图上的来,给阵兵一件一件布下六分之一残缺禁阵,应该就能成功,但始终感觉不够稳妥,最好刀胚多个两三块,把握就更大了。可惜蜂巢红石不够了。江炳新他那弄来的这灵物。坊市?唉,早知道就先拷问一番,杀的太快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420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