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高h之翁熄系列(经典肉伦怀孕)最新章节列表

    遥控推拉门被打开,顾晨顺利将车辆开进海天福利院的大院停车场。

    此时此刻,顾晨这才发现,许多孩子正站在一侧,目光注视着车辆,眼神中似乎满是期待。

    卢薇薇不由感慨:“真不知道这些孩子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自己的归宿?”  高h之翁熄系列(经典肉伦怀孕)最新章节列表    

    “卢薇薇,要不你领养一个回去吧?”坐在后排的王警官打趣说。

    卢薇薇顿时眉头一蹙,眉宇之间顿时皱出一个深深的“川”字,也是没好气道:

    “我说老王,这领养小孩,又不是领养宠物,你这么随便,是对人家的不尊重。”

    “依我看,也别让嫂子二胎了,干脆直接给你家小贝领养个弟弟或者妹妹吧?”

    “别。”一听卢薇薇这话说的,王警官当即打住道:“家里有个小贝就已经够头疼了,要是再多一个,我估计精神病院得给我预留一个床位了。”

    “那正好啊,没准人家精神病院尽职尽责,就把你老王的精神病给治好了。”卢薇薇也是调侃着说。

    王警官知道论抬杠,自己根本不是卢薇薇对手,于是赶紧转移话题道:

    “别说这个,先去找福利院院长。”

    大家将车停好后,卢薇薇直接走到一名小姑娘面前,捏着她红扑扑的的小脸蛋问道:

    “小妹妹,院长办公室在哪呀?”

    “那边。”小姑娘一直盯着卢薇薇看,也是随手指了指一侧的方向。

    “谢谢了。”得到回复,卢薇薇顿时又对大家道:“在那边,估计得上个楼梯。”

    “那就走吧。”袁莎莎说。

    四人分成两排,直接朝着老旧建筑的楼梯走去。

    而刚才躲在四周暗中观察的小朋友们,顿时将那名指路的小姑娘包围起来。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发出感慨。

    “他们是警察吗?”

    “这不废话吗?人家不是穿着警服吗?”

    “可我们门口的刘大爷也这么穿。”

    “小笨蛋,保安服能跟警服比吗?”

    “就是,你没看人家是开着警车来的吗?警车能有假吗?”

    “那他们来这干嘛?是要领养谁吗?”

    “不知道,要不过去看看?”

    ……

    在几名年长孩子的带领下,一群小朋友顿时一拥而上,悄悄摸摸的跟上顾晨几人的脚步,来到走廊位置暗中观察。

    一名虎头虎脑,年龄在10岁左右的小男孩,顿时探出半个脑袋。

    见顾晨几人敲门之后,直接走进了院长办公室。

    他随机对着身后众人挥挥手。

    一伙小朋友,顿时秒变侦察兵,迅速沿着走廊墙壁,悄悄的摸了过去,很快便贴在办公室门口和窗户,暗中观察和聆听。

    可没一会儿功夫,院长办公室房门却忽然打开。

    只见一名戴着眼镜的白发老太太,顿时皱起眉头。站在门口生气道:“都躲在这里干什么?散了散了。”

    “冬冬冬冬!”

    一群小孩奔跑的动静,顿时将整个老旧走廊都震动起来。

    也是见这群孩子已经离开,白发老太太这才将房门一关,顺手将靠近走廊的窗帘给带上。

    而此时的顾晨几人,则坐在沙发上左右观察。

    办公室有些老旧,各种办公用具也都有些年限,墙壁上则密密麻麻挂满了各种时期的孩子合照。

    而在老太太的办公桌上,随处可见的赠品文具,摆放的到处都是。

    老太太见泡好的茶水,用托盘端到众人跟前,也是招待着说:“各位警察同志,请喝茶。”

    “谢谢刘院长。”顾晨接过水杯,道了声谢。

    刘淑芬动作缓慢的坐到自己的座椅上,这才眯眼问道:“你们说,你们来找我,是想了解一下我这边的情况?那具体是什么呀?”

    “赵俊博,这人您认识吗?”顾晨问。

    “赵俊博?赵俊博?赵?俊?博?”

    老太太刘淑芬重复了三遍,这才挠着脑袋开始思考。

    可片刻之后,老太太顿时又摆摆手道:“不好意思啊警察同志,我年纪大了,记忆力也不太好,如果说,这个叫……叫……”

    “赵俊博。”怕老太太刘淑芬又没记住,卢薇薇赶紧提醒了一句。

    “哦对,赵俊博,他要是最近几年还待在福利院,或许我有印象,可如果是很多年前,那我就没啥印象,不过我可以帮你们找找看。”

    “那太好了。”闻言刘淑芬说辞,在顾晨的眼神提示下,袁莎莎赶紧点开手机相册,将赵俊博的证件照片拿给她看:

    “这就是赵俊博,您对他还有印象吗?”

    “他呀?”刘淑芬接过袁莎莎的手机,也是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眯眼观察。

    好半天后,她这才抬头看着天花板,若有所思道:“这么大年纪?那应该从我们福利院离开很久了。”

    “快20年了吧?上面有他待在你们福利院的信息。”袁莎莎说话之间,直接走到刘淑芬身旁,随手翻动了手机照片。

    顿时,赵俊博在福利院的领养信息,瞬间出现在刘淑芬面前。

    刘淑芬也是目光一呆,嘴里不由喃喃道:“两次被收养,又两次被人家退了回来?这……这个孩子,我好像有点印象了?”

    “是吗?”顾晨见状,也是激动不已道:“那您能跟我们说一说,您眼中的赵俊博吗?”

    “呃,稍等。”刘淑芬的思绪,似乎还有些模湖。

    于是一手拿着袁莎莎的手机,起身来到一旁的资料柜前,开始根据资料柜中文件的编号,翻找起相关内容。

    大家面面相觑,也不好打扰,于是便喝着茶水,安静等待。

    没过多久,刘淑芬将几叠厚厚的文件夹取出,搬到办公桌前,并且开始翻阅起来。

    嘴里也是喃喃道:“这个赵俊博的资料,我记得还是我亲自填写的。”

    “但凡从我们海天福利院走出去的孩子,我都对他们的各种性格特点做了整理,我记得,我对赵俊博的印象应该是挺深的,只是这时间有些久远,有点忘记了。”

    “那您慢慢找,不急。”卢薇薇也是安慰着说。

    老太太寻找起来动作缓慢,于是王警官赶紧提醒道:“卢薇薇,小袁,你们也帮刘院长找找。”

    “好吧。”卢薇薇没有拒绝,立马跟袁莎莎一道,来到刘淑芬身边,开始帮刘淑芬翻找其他几个文件夹。

    卢薇薇在寻找的过程中,也是好奇不已道:“我说刘院长,你办公室不是有电脑吗?难道这些信息没有输入到电脑里吗?”

    “也是有的。”刘淑芬继续翻找,嘴里也是碎碎念道:

    “将这些孩子的个人信息,输入电脑,还是社区志愿者过来帮的忙。”

    “但是,因为他们简化了许多东西,所以,不是特别的详细。”

    “而且,一般领导过来视察,他们偶尔会翻看一下这些孩子的档桉,但是有些东西,我不好让人家志愿者输入到系统里。”

    “所以,更多时候,我都是手写资料,然后把这些资料归档存放,这可比电脑靠谱多了,电脑系统还时常会崩溃呢。”

    “哈哈,那倒是。”听着老太太慢悠悠的说辞,卢薇薇只能点头附和。

    可下一秒,卢薇薇便翻找到了赵俊博的个人档桉,于是赶紧道:“找到了,我找到赵俊博的档桉了。”

    刘淑芬闻言,也是扭头一瞧,赶紧拿在自己手中翻阅几下,这才点头确认道:

    “没错,就是他,赵俊博,有资料档桉,我对他的印象,一下子就在脑海中了。”

    也是见资料已经找着,卢薇薇顿时掏出手机,从刘淑芬的手里接过文件夹,对着其中几页信息就是快门拍摄。

    结束之后,卢薇薇将文件交还给刘淑芬,也是好奇问她:

    “刘院长,我发现这些孩子的档桉,每个内容都很多啊?需要记录这么长吗?”

    “那是当然的,你们先坐回去吧。”刘淑芬也是提议说。

    见卢薇薇和袁莎莎也坐回沙发,她这才不紧不慢道:

    “这里是每个孩子,我都有对他们的性格特点,喜好方面做了记录,这对于他们的成长来说,至关重要。”

    “别看只有这几页内容,但其实,这是他们在我们海天福利院生活学习的全部,是他们每个人成长的记忆。”

    也是见刘淑芬一提到这些福利院的孩子,瞬间变成一个慈爱的老奶奶。

    卢薇薇顿时也不再插嘴,就这么跟大家一道,安静的聆听刘淑芬的讲述。

    “这些孩子,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不幸的,但同时,他们也是幸运的,因为他们在海天福利院,在这里,他们将会接受来自社会各界的爱,有的甚至被富裕家庭领回家,从此吃喝不愁,生活高枕无忧。”

    “当然了,也有一些是普通家庭,但条件也是不错的,最起码具备收养条件,我们给这些孩子挑选的收养家庭,那都是极为苛刻。”

    “那这个赵俊博两次被收养是怎么回事?”王警官也是见刘淑芬开始扯东扯西,于是赶紧回归话题。

    刘淑芬瞥了眼手中的资料,也是回想着说道:“这个赵俊博?嗯,好像挺倒霉的,在我的印象中,他当年应该属于非常优秀的孩子,完全不愁找不到收养家庭的那种。”

    “那……那他又回到福利院是怎么回事呀?”袁莎莎也感觉十分好奇。

    优秀的福利院孩子被领养,那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可对于赵俊博来说,似乎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顾晨也是提醒着说:“在来这里之前,我们曾经调查过相关的数据库,也发现,赵俊博的童年,有两次被领养的情况,但两次都被领养家庭退了回来。”

    “因为信息库里,只有相关的领养记录,但没有相关的解释说明,因此,这也是我们这次过来找您了解情况的原因。”

    “是这样啊?”听闻顾晨这番说辞,刘淑芬也是不由感慨,叹息着说道:

    “我记得,这个孩子挺命苦的,当年还是被我捡到的,那时候,他应该有8个月大的样子。”

    顿了顿,刘淑芬又道:“那个时候,也不知道他父母是怎么想的?就这么把孩子丢在我们福利院门口。”

    “那个时候,还是冬天呢,我记得那天还下着雪,当时我们福利院这边,还比较偏僻,根本没有这么多人口和楼房。”

    “那当时是什么情况?”顾晨调整了一下执法记录仪,这才掏出笔录本问。

    “当时?当时应该是清晨吧?我听见外头有‘冬冬冬’的敲门声,然后我就开门去看看,就发现这孩子被包裹的严严实实,躺在门口呼呼大睡。”

    “我当时整个人都懵了,就把福利院的同事给叫过来,大家抱着孩子,在门口到处寻找,也不见这孩子的踪迹。”

    “这才感觉,应该是被父母遗弃的,像赵俊博这种情况,在我们福利院还并不少见,很多人就是故意把孩子放到我们福利院门口,目的就是想让我们福利院帮忙收留抚养孩子。”

    说道这里,刘淑芬鼻头一酸,眼眸顿时变得湿润起来。

    她摘下自己的眼镜,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也是哽咽着说道:

    “在我看来,这些个父母都是不负责任的,只管生,不管养,孩子是无辜的,从小就没有父母照顾,那就得在我们福利院吃苦。”

    “好在我们福利院一直都有社会机构的捐赠,还有政府的补贴,才能勉强维持运转。”

    “刘院长,您别激动。”卢薇薇也是见这刘淑芬,没说几句就开始难过起来,眼泪都是止不住的往外流,这让卢薇薇感觉心里难受。

    但刘淑芬却是指着自己哽咽着说道:“我,刘淑芬,我也是个弃婴,从小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

    “也是被丢到部队门口,后来被部队的哨兵发现,这才救了我一命。”

    吸了吸鼻子,刘淑芬又道:“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所以特别能理解那些从小被抛弃的孩子,他们从小就跟别人不一样。”

    “所以他们每当看见有人来福利院,都希望是一个收养家庭,能够带走他们当中的一员,从此能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有些条件较好的孩子还好,而有些从小就有先天性疾病的孩子,他们根本无人问津。”

    “来领养的家庭,没有一个会领养那些身体有缺陷的孩子。”

    深呼一口重气,虽然有些悲伤,但刘淑芬却依然带着勉强的微笑,与顾晨几人介绍说:

    “有两个腿脚有残疾的孩子,他们很争气,两个人先后考入了国内的知名大学,如今在各自领域发光发彩。”

    “还有一些读书不怎么好的,但是经商很厉害的,如今也成了大老板。”

    “不怕告诉你们,我们福利院的许多设施,还有运营资金,都是这些曾经在福利院待过的孩子,事业有成后,过来感谢我们海天福利院而捐赠的。”

    “看到他们成功,我打心眼里替他们高兴。”

    “那赵俊博呢?他在您的印象当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也是见刘淑芬情绪过头,顾晨也是再次提醒。

    “赵俊博?他挺聪明,从小就是个乐天派,性格大大咧咧,喜欢笑,而且还喜欢傻笑。”刘淑芬看着资料中赵俊博的一切,又回忆起赵俊博当年的点点滴滴,嘴角不由扬起一道上扬的弧度。

    “赵俊博喜欢傻笑?”卢薇薇回想了一下自己接触赵俊博时的样子,感觉这应该是个彬彬有礼的中年人,感觉童年竟然也是个傻小子?感觉性格有些出入的样子。

    而王警官则是继续催促:“刘院长,那还有没有其他特点?”

    “其他特点?好像没有。”刘淑芬摇摇脑袋,也是回想着说:

    “我记得,赵俊博长得俊俏,但论聪明才智,他不如其他人,可能长得好看,就是他的特点吧。”

    “那第一收养他的家庭,也是看中这点吧?”顾晨说。

    刘淑芬默默点头:“可以这么理解吧,从资料上看,第一收养他的家庭,好像条件还不错,夫妻都是经商的。”

    “我还记得,是我亲自接待的那对夫妻,但是很可惜。”

    说道这里,刘淑芬忽然哽咽了几声。

    “怎么了?”袁莎莎好奇问她。

    刘淑芬摆摆手:“只怪我们对这对夫妻审核不严,不知道他们是赌鬼和酒鬼。”

    “我记得,赵俊博是5岁那年被领走的,那时候,我还憧憬着,这个家庭能给赵俊博父母的关爱,让他逐渐成长。”

    “可有一天,我出门去买菜,这才发现,赵俊博竟然躲在我们福利院的门口。”

    “坐在福利院门口?”卢薇薇一听,也是颇为好奇。

    而刘淑芬则是默默点头,确认着说:“没错,就是坐在门口,当时把我吓了一跳,我就问他,俊博啊,你不是有家庭了吗?你怎么一大早跑这里来了?”

    “俊博不说话,似乎整个人都很抑郁。”

    “于是我又问他,俊博啊,你怎么了?你跑出来你爸妈知道吗?你是不是在新家庭里惹事了?”

    “那他怎么说?”顾晨也是好奇追问。

    刘淑芬摇摇脑袋,叹息道:“害,后来我才知道,领养俊博的那个家庭,夫妻两个都是酒鬼和赌鬼,两人在领养俊博之前,脾气还算可以。”

    “俊博刚去那个家庭的时候,也得到了他们的关爱,本以为这会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可俊博的养父母,似乎当年那种欲望又开始如脱缰的野马,根本拉都拉不回来。”

    伸出自己的左手手指,刘淑芬直接用右手扳起手指清点起来:“这时间一长啊,什么酗酒,赌博,甚至还听说,他们染上了不该染上的东西。”

    “可这样一来,家里开始天天吵架,俊博也自然而然,成了两夫妻发泄时候的出气筒。”

    撸起自己的袖子,刘淑芬也是生动形象的在众人跟前掩饰起来:“哎幼,当时俊博把袖子拉起来,那手上,叫上,还有那背上,到底都是血痕,还有淤青。”

    “很显然,那对狗夫妻,肯定用皮带抽过他,而且还用针扎过他,小俊博的手指上都是针孔。”

    “当时俊博就抱着我哇哇大哭,说他不想出去了,他要在福利院陪着我。”

    “这么残忍?”听到刘淑芬的讲述,又想到电视剧里,容嬷嬷用针扎紫薇的残酷画面,卢薇薇顿时又有些童年阴影,也是不寒而栗道:

    “那后来呢?那对狗夫妻怎么处理的?”

    “还能怎么处理?”刘淑芬深呼一口重气,整个人也是没好气道:

    “那对狗夫妻,后来还有脸上门来要回赵俊博,我那怎么会答应?”

    “赵俊博把他在这对夫妻家里半年时间内,自己是如何被虐待的事实,都一五一十的跟我说过。”

    “我当时就不答应这两夫妻把俊博带走,为此我们双方还产生了拉扯。”

    “最后,还是我们福利院的同事,打电话报警,最终才处理好了这件事情。”

    深呼一口重气,刘淑芬缓缓说道:“最后的解决方桉就是,赵俊博回到我们海天福利院,他的第一次领养生涯就此结束。”

    “原来是这样?”听刘淑芬这么一说,顾晨也是默默点头:“难怪信息库里,没有标注具体的退回原因,原来是因为养父母的虐待?那是挺惨的?”

    “这还不算什么?”刘淑芬端起桌上的保温杯,轻轻抿上一口茶水,这才又道:

    “最要命的是,他回来之后,原本特别开朗活泼的一个孩子,顿时变得抑郁起来。”

    “福利院里的那些倒霉孩子,开始嘲笑他,说他有机会被人收养都被退了回来,这给赵俊博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创伤。”

    “也是在我跟福利院的同事们,很长时间的抚慰下,赵俊博这孩子才慢慢走出了这种阴影,重新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迹。”

    “后来,出于愧疚,我就跟福利院的同事们一起商量,帮这孩子再找一个好家庭。”

    “就这样,我们经过了比上次还要严格的筛选,终于找到了一个愿意领养的家庭。”

    “那这个家庭是什么情况?夫妻俩该不会也有暴力倾向吧?”由于听到赵俊博的第一次领养经历,最终草草收场。

    袁莎莎对于赵俊博来说,心里上还是同情的。

    刘淑芬也是翻看着说中资料,这才解释说道:“第二个家庭,父母都是老师,这教育家庭,那就是书香门第啊,环境肯定不错。”

    “而且,两夫妻还是优秀教师,感觉这就是为赵俊博量身定做的收养家庭啊。”

    “后来吧,这对夫妻,也来福利院看过好几次,都感觉赵俊博这孩子不错。”

    “但是因为,这对夫妻家里,原本就有一个儿子,因此,他们想再收养一个女儿,但赵俊博是男孩,所以,他们一直拿不定主意。”

    “可福利院当时的女孩,他们都不太满意,反正,就是特别挑剔的那种。”

    “可以理解。”听闻刘淑芬的一番说辞,卢薇薇也是默默点头,附和着说:

    “领养家庭嘛,当然希望自己领养的孩子,能够特别优秀,这是人之常情,挑剔一点也很正常。”

    “可是,既然那对夫妻对于你们福利院的女孩没有看上的,那赵俊博又是怎么被选上的?”

    “还不是因为长得好看,不得不说,长得好看,那很的是很加分的,很多收养家庭,首先就看重这一点。”刘淑芬也是深呼一口重气,这才继续说道:

    “因为来过我们福利院好几次,却又没有挑到合适的女孩,所以这对夫妻对于赵俊博的态度,也开始松弛下来。”

    “在他们看来,赵俊博着孩子长相可爱,非常符合他们的审美眼光。”

    “想着家里有两个男孩,两兄弟之间,以后也能有个照应。”

    “于是,在我们全体海天福利院的不懈努力下,他们最终还是答应收养赵俊博。”

    “就这样,赵俊博开始了第二次的领养之路,而这一次,他6岁半,快7岁的样子了,已经是非常懂事的小男孩了。”

    “我们许多福利院的孩子,一直到成年都没人认领,而赵俊博不到7岁,就有两次被认领的机会。”

    “所以当时的福利院,多少人羡慕赵俊博啊,可是……”

    “可是结局还是不如人意对吗?”卢薇薇就猜到会是这样。

    刘淑芬也不反驳,直接点头承认道:“是的,我们以为能够补偿赵俊博,让他以后能够有一个好家庭,好环境成长。”

    “但是,我们还是错了,我们对这对夫妻的考察,也经过了很长时间。”

    “可以说,这两夫妻人是不错的,这点我们大家都清楚,可是我们却低估了这两夫妻的另一个孩子,也就是比他大两岁的那个男孩。”

    “因为是那两夫妻亲生的,所以那个男孩,当时就特别看不起赵俊博。”

    “原本那对夫妻也认为,两兄弟会相互照应,可人家那个男孩,原本因为父母会给自己领养一个妹妹,可却领养回来一个甩自己长相几条街的男孩,这让那个男孩有些生气。”

    “甚至在一家人的生活,许多邻里都对赵俊博夸奖有佳,这让那个男孩非常极度。”

    “所以,那个男孩开始处处针对赵俊博。”

    “起初呢,赵局波一直隐忍,因为他是领养过来的,并不是他养父母的亲儿子。”

    “所以在面对这个哥哥的疯狂挑衅和侮辱时,他选择隐忍,一直默默承受着一切。”

    “因为赵俊博知道,这次的机会来之不易,如果再被收养家庭退回来,那他可能会成为福利院的笑柄,而且,可能再没有机会被领养。”

    深呼一口重气,刘淑芬也是努力平复下心情,这才没好气道:“可是,一味的忍让,换来的却是那个男孩的得寸进尺。”

    “赵俊博一次次的被欺负,但他不敢做声,甚至被那个男孩殴打之后,脸上挂着伤痕。”

    “可面对养父母的询问时,和那个哥哥的眼神警告下,他只能说是自己不小心摔伤的。”

    “太可恶了。”王警官有些听不下去了,整个人也是没好气道:

    “这个赵俊博怎么这么倒霉?两次遇到的收养家庭,不是这样的问题,就是那样的问题?”

    “那也没办法呀。”刘淑芬有些尴尬,也是赶紧解释道:

    “愿意来福利院收养小孩的家庭,其实挺少的,你要让他们来福利院做些公益,他们是愿意的。”

    “可你要是让他们领养个孩子回家,他们基本上都是拒绝的。”

    “所以,能有一个愿意领养福利院孩子的家庭,我们都是格外珍惜。”

    “只是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不确定因素。”

    “那后来呢?赵俊博在面对那个哥哥的凌辱时,他依然选择隐忍?还是说,他有反抗?”

    “那当然有反抗了。”面对顾晨的提问,刘淑芬也是颇为无奈,侃侃而谈道:

    “我记得后来,那天好像是过节吧?具体什么节日我忘记了,原本他们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在家聚餐。”

    “可是后来赵俊博的养父母发现,他们藏在卧室里的钱不见了踪迹。”

    “要知道,当时家里并没有进贼,可是钱却不翼而飞,这很显然是出了内贼。”

    “所以,赵俊博的养父母,很快就把目标锁定在赵俊博和他哥哥身上。”

    “养父母问赵俊博的哥哥,结果赵俊博的哥哥,眼看已经瞒不住了,就向他爸妈告状,说钱是赵俊博偷的,零食也是赵俊博买的。”

    “赵俊博不敢反驳,因为他习惯了在家里被黑锅,因此当他那个哥哥,再次污蔑他偷钱的时候,赵俊博依然选择隐忍。”

    左手扶额,刘淑芬也说得有些头疼,嘴里不由喃喃道:

    “我是真不知道,这孩子到底是缺心眼还是怎样?这种事情也惯着他哥?”

    “就这样,赵俊博为认为是家里偷钱的小偷,被他养父母第一次用皮带揍了一顿。”

    “出完气的养父母,随后又开始回到厨房,继续准备着节日的饭菜。”

    “可就是那个时候,看到弟弟被揍的哥哥,顿时心里却是美滋滋,甚至还嘲讽弟弟,活该就是个孤儿。”

    “可这句话,直接触动了赵俊博内心最自卑的地方。”

    “这些年来,他最害怕的就是那第一次收养的经历,被酒鬼和赌**母,疯狂虐待。”

    “可现在,他又被养父母暴揍,而且哥哥还不好相处,直接骂他是没人要的孤儿,最好老老实实的听话。”

    “我的天呐!那个男孩这么嚣张的吗?”也是听到这样的解释,卢薇薇整个人都不澹定道:

    “这个小男孩的三观到底扭曲到何种程度啊?这锅也能甩?你甩就甩吧,事后还嘲讽替你背锅的弟弟,这小男孩到底什么物种啊?”

    “害,还不是嫉妒赵俊博。”刘淑芬一语道破,也是没好气道:

    “俊博这孩子,在街坊邻里之间,颇受欢迎,所以那个哥哥心里不平衡,一直想通过各种办法,挤走俊博。”

    “所以那次,看到被爸妈冤枉的俊博,被各种挨揍,他不但不去安慰,还各种嘲讽他是个没人要的孤儿,活该挨打的命。”

    “这一下子,彻底触动了赵俊博的底线。”

    “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赵俊博直接怒吼一声,将餐桌上沸腾的火锅热水,直接浇到了他哥哥的脸上。”

    “我的妈呀?这……这也太残忍了吧?”

    原本还以为赵俊博的哥哥是个狠人,可听到刘淑芬说,赵俊博将沸腾的火锅热水,直接浇到人家脸上。

    卢薇薇顿时惊得捂住脸颊,似乎也能隔空感受到那种凄惨的疼痛。

    “可不是吗?”刘淑芬也是长叹一声,整个人没好气道:

    “当时那个小男孩就凄惨的嚎叫,整个人脸上……那……那叫一个惨。”

    “当他爸妈看到儿子被赵俊博用滚烫的火锅沸水,直接浇到脸上时,在厨房的两夫妻顿时也吓懵了。”

    “放下手中的菜刀和锅碗瓢盆,就赶紧把儿子送去医院急救。”

    “那后来呢?那个小男孩怎么样?”王警官弱弱的问。

    刘淑芬抬头回想,也是唏嘘不已:“后来?听说小男孩脸上的皮肤烧伤严重,需要皮肤移植,而且,可能会造成永久性面部伤害。”

    “所以……”顾晨抬头看着面前的刘淑芬,又道:“所以,这就是赵俊博第二次被退回到福利院的原因?”

    “是的。”刘淑芬狠狠点头,也是语重心长道:“那一次之后,赵俊博的养父母再没跟赵俊博说过一句话,而是每天以泪洗面。”

    “他们感觉赵俊博不仅偷钱,还很暴力,就这样一个孩子,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于是,他们就用这种理由,将赵俊博送回了福利院,并表示从今以后,不想再见到他。”

    吸了吸鼻子,刘淑芬也是颇为无奈道:“而这次距离赵俊博被收养之后又被送回来,时间还不到一年。”

    “从此之后,赵俊博开始沉默寡言,两次的不幸遭遇,让他开始变得坚强,但同时,也让他失去了当初的开朗。”

    “只要有福利院的小朋友欺负他,笑话他两次被收养家庭回退来时,他便会毫不犹豫的,把对方给暴打一顿。”

    “每次打架犯错之后,我都会对他各种安慰,各种心理辅导。”

    “因为我知道,错不在他,那两次的收养经历,是我们福利院的责任,是我们没有照顾好他,所以……”

    说道最后,刘淑芬眼眸湿润,语气也变得哽咽起来。

    “我知道了。”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桉后,这才又道:

    “所以,赵俊博是一直在海天福利院长大,然后才出去工作的对吧?”

    “是的。”刘淑芬说。

    “那如果,您用一段话,客观评价一下离开福利院之前的赵俊博,您觉得他是个怎样的人?”顾晨说。

    “这个……”

    也是被顾晨的问题给问住,刘淑芬犹豫了几秒,这才缓缓说道:

    “如果说,非要用一句话,客观评价离开福利院之前的赵俊博,那我觉得,赵俊博的眼里充满欲望。”

    “充满欲望?这怎么解释?”听闻刘淑芬说辞,王警官也是不由一呆。

    “就是,从此之后,依然谨言慎行,对于原则性问题,他会保持相当克制,毕竟童年阴影,给他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

    “但是,如果有人触碰他底线,他会坚决反击,毫不留情,为此,我们福利院在那之后,就没有哪个孩子敢招惹他。”

    “这也让赵俊博清楚认识到,如果一味的忍让,其实换来的并不是别人的尊重,而是变本加厉的欺负。”

    说道最后,刘淑芬又是重重的叹息一声,这才说道:“我发现,赵俊博的心里,似乎充满了不甘。”

    “他不论是外在条件还是内在条件,其实都很有些,可他是个孤儿,是个弃婴,这点是无法改变的。”

    “所以,他在离开福利院之后,对待工作都特别努力,就想改变这一现状。”

    “他对于成功有着超乎平常人的坚毅,而且,我知道,他心里其实一直还挺自卑的,就是因为身份的原因,感觉总是低人一等。”

    “因此,他受不了别人侮辱他,一旦有人侮辱他,甚至公开场合羞辱他,他一定会把对方打到满地找牙,这是他内心深处最大的缺陷。”

    “而且,我也正是看出了赵俊博身上的这点缺陷,所以在赵俊博离开福利院之前,我找他促膝长谈了整整一夜,告诉他外面世界的复杂,告诉他,凡事不要冲动,要冷静。”

    “至于他自己最后有没有听进去?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从他离开海天福利院的那一刻起,这么多年来,他都再没回来过。”

    “可能是他不想回忆起自己在福利院的那段时光吧?人总得向前看。”顾晨也是给出自己的看法,实际上也是给刘淑芬台阶。

    刘淑芬默默点头:“是吧,反正,从海天福利院走出去的孩子,我都希望他们幸福,不要去做违法乱纪的事情,那我这个老院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吸了吸鼻子,刘淑芬看向顾晨道:“会是这样吗?”

    “会吧,或许会。”顾晨也是敷衍的回复。

    但从这些谈话中,包括顾晨在内的所有人都心里清楚,赵俊博跟赵小斌之间到底存在怎样的隔阂?似乎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412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