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h文高辣txt书包网|总裁在她接电话时要她

    猪的悲欢并不相通,姚远只觉得它们吵闹。

    嗯?

    他挠挠头,好像哪里不对。  h文高辣txt书包网|总裁在她接电话时要她    

    现在是2001年8月的夏天,自己蹲在一家工行门口,目送一辆运猪车缓缓而去。

    当然在这个阳光正好微风不燥的午后,他蹲在路边不是为了看猪……好吧,他就是在看猪。

    因为实在太无聊了,没有智能机,没有微博,没有B站,没有欢乐的辟谣办,更没有直播和跳骚舞的小姐姐,人生毫无乐趣。

    遥想自己辛苦打拼半辈子,好容易买了菜区房,相亲正酣,还没等住热乎卡察一下就重生了……

    仓促啊!太仓促了!

    姚远摸了摸在植发年代至少8万起的头发,挺了挺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感受着裤裆里大摆锤的充沛精力,得便宜卖乖的叹口气:

    “算了!看在21岁的份上。”

    这里是姚远的家乡,一座偏僻的东北小城。

    在他的斜对面是个小广场,立着一栋灰扑扑的有着岁月沧桑的建筑,门口挂着上个月的横幅:

    “热烈祝贺BJ申奥成功!”

    那是城里唯一一个电影院,老电影院都是礼堂式的,上下两层,一块大幕,又能看电影又能演节目,坐个千把人轻轻松松。

    自己曾观摩过学校组织过的各种电影,各种文艺汇报、监狱犯人演出,以及李丽珍的《蜜桃》。

    那还是遥远的,哦不对,就在90年代末,快要倒闭的电影院堂而皇之在外面贴了一张海报,写着“未满十八岁禁入!”

    自己刚领了身份证,恨不得怼到售票员鼻子上。

    这年头东瀛的老师尚未脸熟,男孩子的梦中情人都在香港,虽然已经通过盗版碟开了荤,但在电影院里的滋味格外不同。

    可惜后来就扒了,小城经历了多年无影院的尴尬,最后在一座综合性商场的顶楼开了一家,那已经是城乡院线飞速发展的年代了。

    “滴滴!”

    一辆涂着武装押运的车缓缓驶来,对他叫了两声,姚远螃蟹一样的横移让出地方。车上跳下两个拿枪的,冷冷扫了一眼,判定这个懒如老狗的家伙没有半点攻击性。

    而姚远的目光随着运钞箱进到银行,不免又哀叹自己上辈子的存款,掏掏裤兜,一共32块5。

    一枚五毛的硬币,一张2块的纸币,绿色的那种,正面是少数民族姐妹,背面是南天一柱……有的小孩见都没见过。

    再瞧自己,短袖大裤衩,露脚背的凉鞋,一身的街熘子气质。

    “哎,除了青春啥也没有。”

    “没搞头,回家回家!”

    他拍拍屁股站起来,从工行往西,拐了几个弯,约莫十几分钟后,停在一个高中家属院的门口。

    他没上楼,进了门口小卖部,道:“打个电话!”

    这年头小卖部基本都有公用电话,通常是市内通话一分钟五毛钱。

    姚远拨通了家里的座机,也是言简意赅:“喂?妈,我楼下呢,下来吧!”

    挂断电话,又在货架上挑了半天,拎起一瓶最眼熟的康师傅冰红茶,全新包装,上面写着“冰力十足”。

    脑海中记忆浮现,也不知前世今生的,应该是康师傅请了任贤齐当代言,拍了个挺火的广告片,那歌就叫《冰力十足》。

    问:当年任贤齐红到什么程度?

    答:他演过杨过、令狐冲、楚留香。

    “啧啧!”

    姚远内心吐槽,等了一小会,老爸老妈下来了。

    老爸叫姚跃民,戴着眼镜,头发微卷,面相颇为活泼,擅长在课堂上谈古论今,胡诌白扯。

    老妈叫袁丽萍,人近中年有点发福,眉眼威严,必杀技是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教室后门,开霸王色霸气碾压全场那种。

    没错,俩人都是高中老师,一个教语文,一个教数学。

    你懂的,教数学挣得多。

    在教培行业全军覆没之前,牛逼的老师给高中生补课一个假期能赚十几万。不过在这个年代,以这里的学校层次和价格水准,一个学生大概几百块钱。

    家庭条件算不错的,爹妈比较溺爱,物质上从未短缺,姚远也算争气,考上了京城的大学。

    袁丽萍看见儿子,眉目瞬间柔和起来,道:“你上哪儿熘达去了?”

    “瞎逛,想看个电影还没开门。”

    “那破电影院都快扒了,开什么门!”

    “为啥扒了?”

    “政府没钱,把地皮卖了呗,听说要盖楼。”

    “住宅楼么?”

    “好像是,我就纳闷城里一共才多少人,盖那么多楼谁住?”

    “不管谁住,房价肯定能涨。”

    “拉倒吧,再涨它还能上天?”

    姚跃民表现出对房价的不屑一顾,姚远耸耸肩,您要是知道以后咱们这儿的房子均价7千不得吓死?

    他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小奥拓,没有计价器,20年后也没有,最初跑县内是3块钱,后来涨到6块。

    “到小兰村。”

    “15!”

    不用说,都是固定价。

    三口人上了车,缓缓启动,在私家车还比较稀少的街道上行驶,路过一幕幕宛如胶片影像般的老旧街景。

    姚远回来几天了,仍然看不够,或者还在适应。

    适应这个粗犷又突飞猛进的年代。

    姚跃民坐在后面,却还想着刚才的话题,忽道:“小远,京城房价多少啊?”

    “分地段和小区,两三千的也有,过万的也有。”

    “你实习那个报社在哪儿?”

    “在在在朝阳……”

    姚远有点小激动,上辈子爹妈确实提过一嘴在京城买房的事儿,最终不了了之。一个是自己没留在京城工作,一个是这年代的很多人真不在意房子

    就像这个小城,几万块就能买一套,但凡你有手有脚都能实现。

    什么房贷啊!刚需啊!卷啊!打工人啊!躺平啊!这些杀人诛心的概念通通没有!

    袁丽萍听了也道:“你想干啥,给小远买房?”

    “我就问问,他将来要是留京工作,总不能一直租房吧?”

    “京城多远啊,回来考个公务员多好,要么找个国企。”

    “回来也是回沉城,不能回家,家这边有啥好工作……哎反正不差这几年,等等再说。”

    “……”

    姚远靠着车窗迎风流泪,您别等哎,您一等就上天了!

    倒不是说一定要现在买房,都重生了还挣不来一套房?关键是现在买有成就感啊!一种捡漏的成就感!

    你花2亿买个青花瓷,可能不算啥,但你花200块捡个青花瓷,必然会产生一种扭曲的快感。

    他搓搓下巴,在心里的小本本记了一笔,特娘的捡不着漏比赔钱还难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99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