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开局地摊卖大力/抱着公主走一步撞一下的小说

    "红色的火焰?这是什么意思?"

    吕布看着这一句话,明明每一个字他都认识,但是把这些文字放在一起,他就不明白这些东西讲述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红色的火焰,革新世界?  开局地摊卖大力/抱着公主走一步撞一下的小说      

    是类似于江东那边的风格?各种火攻?

    所谓的江东纵火团,但是江东之火第一次燃烧了曹孟德的野望,第二次葬送了刘玄德的怒火,可是区区如此的力量,却又似乎不足以对浊世有所冲击,更不必说要革新浊世于是他顺势询问∶"那么什么才是,红色的火焰?"

    石夷陷入了沉思∶"……"

    这句话,似乎是很简单,就像是外行之人。

    但是这个时代,怎么可能对赤色的火焰没有印象的?

    这简直像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一样的问题。

    大智若愚一般。

    毫无疑问!

    这是故意的,是挑衅!

    石夷沉思,回答∶是改变世界规则,改变世界秩序,创造出人心中最理想之国的药。”

    自人心而改变世界,彻底的方法。

    吕布眸子抬起∶""

    "改变世界规则!"

    用剑,用刀,用力量!

    "扭转世界的秩序。

    "最后,创造出我心中最理想的世界"

    吕凤仙眼眸大亮,放声大笑。"好好好!"

    "当真愉快!"

    "且来细细谈论"

    石夷欣然在网络上回应∶"可以。"

    难得遇到如此愿意了解此事的,石夷心中亦频为愉快,于是在这个论坛之止,言谈甚是愉快,细细商谈之下,只是觉得彼此之间性情相投,机缘巧合,相见恨晚。

    吕布凤仙感慨;"真是有意思的性格…和高顺的性格竟然能够如此相象。"

    抬了抬眸,看着人间界的天空。

    这一次说好了,是要立下部分的功劳,然后才能够去取信于所谓的浊世大尊,那样的话,才有可能让对方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没有防备,才能够基于自己一剑刺穿池后心,破了他功体的可能。

    嗯,先在这里收拾个大荒之类的清气神灵吧。

    另外,若是有机会的话,杀了清气之神之后,和这个叫做石头的朋友见个面,也可以。点击,发送。”申请好友。

    另外一个地方,石夷抬眸看着天地之间的灵气流动,微微皱眉,暂且放缓了自己之后打算回到大荒的念头,一来是难得遇到如此的朋友.

    二来——

    "浊世的气息。

    "哼,没有想到居然还有浊世的神魔敢于来到人间界?"

    “罢了,先杀死导致这浊世气息提升的神魔,然后再去找这位朋友,见一面。”

    打开,点击。

    "申请好友。

    “叮,伟大尊者的未来义子,已经成为你的好友。”叮,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已经成为你的好友。”请友好交流。"遇到伪装身份诈骗的,可以举报。"

    涂山氏

    整个青丘国涂山氏都已经是严阵以待,无数的涂山氏强者们都神色额庄严肃穆,而那位已经执掌了整个涂山氏和青丘国五千多年的涂山是女娇同样笑意盈盈,似乎是在等待着久未归家,且淘气不成器的弟弟。

    但是那笑意里面隐藏锋芒。

    眼角眉梢里面仿佛还带着一种不服气的‘杀气’。

    就好像是姐姐带着笑容把你骗过来的时候,背后藏着老爹的七匹狼。于是周围的那些涂山氏狐仙们全部都眼观鼻观心。老老实地厉害。

    那是真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只是彼此之间交换视线的时候,都能够看到彼此那种嘴角抽搐的模样。

    完了。芭比Q了。

    那位卫渊馆主这一次百分百是要给女娇大人给狠狠地欺负和作弄一番了,嗯,可是,卫渊馆主,他不会哭吧…

    他和女娇大人情同姐弟。

    那姐姐欺负弟弟,具备有和老爹抽出腰带全世界追杀不听话的小儿子一样。

    有着某种意义上无人反驳的正当性。

    在外面娇弱如同扶风杨柳一般,大家闺秀一样的姐姐,回到家里单手就能开了弟弟的天灵盖。

    是所谓黛玉病捧心,单手碎天灵.

    可是,姐姐欺负弟弟可以,他们这些后世的狐狸怎么办?是看呢?还是不看?

    这老祖宗的黑历史,要是看了,那么走夜路就得要小心点了。要不然背后一闷棍直接就倒了。

    倒是那边的几位白发苍苍,一丝不苟的狐狸长老们,已经从祖先库存里面,找到了之前用于涂山氏狐狸们之间比赛传统项目的计分板,很有古代那种武状元选拔比赛时的风格,分别有参战双方的场次胜负,得分,以及最后的评断。

    毫无疑问这帮老狐狸们是打算要按照女娇的意思来见证此次的"决斗'。

    至于黑历史

    不不不……

    对于涂山氏的狐狸们来说,存在有比起看到老祖宗的黑历史还恐怖的事情吗?

    那当然是老祖宗看到了你的黑历史。

    尤其是这个老祖宗还是涂山狐狸里面资历最老,手段最高,传统项目,从无落败的最古之九尾狐,涂山氏女娇。

    你看了老祖宗渊的黑历史,那你只是未来可能会走路被一闷棍放倒。可他们现在黑历史就在女娇手里。不听话,现在就可以考虑去买一下保险了。

    伴随着云气层层叠叠地排开,那在神话当中都具备有极高传说度的建木神舟缓缓悬浮于场控之上,灵光泛起涟漪,以一种极为玄妙的天灵灵纹方式在四方上下闪动流转,如同泰山玉皇顶腾空而起,而后排开群星万象浮现于你面前。

    展现出了一种让人心中震撼的壮阔和恢弘。一时失言。

    许许多多的涂山氏狐狸们都被这种天帝之威而震撼到,一时间可以说是大脑空白。

    不必说是什么大楚兴,陈胜王'之类的老乡话。

    就连正常的嘤嘤嘤都说不出来。

    只是神色震动呆滞,带着那种来自于内心深处恐惧苍穹的天威,那种由内而外的震颤感觉,立于原地,唯独涂山氏女娇微微抬眸,那种绝世的面容之.上仍旧是狡黠,道∶"怎么了?这是回来砸你姐姐的场子了么?

    "还是说,不愿意做那种锦衣夜行的事情。"

    "所以从大荒那里拿来了这所谓的建木飞舟',来这里显摆一下?"涂山氏女娇没好气道∶"好啦出来吧。“要是你的所谓的手法和惊吓,就只是指着这样从天而降,然后众人震惊脸的话。”

    “我们涂山氏可没有你这样儿的,下来!”你也就最多对付那些普通狐。”

    "怎么敢拿来和你姐姐我对战嗯

    建木飞舟展开,而后有一道道声音出现,甚至于有大日金乌,有刑天的本体在此,所以让诸多的涂山狐狸们心神震撼,更是大脑一片空白,但是那负责记录分数的老狐狸蜜魔巍巍巍巍地转过头来,看到了那边的涂山氏女娇。

    还是老老实实记录下来。第一次的胜负,女娇胜。威慑之法,失败。

    女娇俏脸含煞’,却是笑盈盈地道∶我亲爱的听话的一点都不愚蠢的弟弟啊。

    "还不赶快下来"

    "让姐姐我看看你的胆儿到底是肥了几斤几两"而后,建木飞舟门打开。

    就连那边的涂山狐族大长老都怔住,一双老花眼一下瞪大蹬圆,一种无声无息的气息就已散开来,先是年老的狐狸们呆滞住,而后似乎认出了这样的身影,而后是年轻狐狸们,最后,就像是那种香黄色的历史重新来到了这里。历史上的英雄,上古时代最后的人皇。

    那些已经烙印在众生心中的传说似乎重新传唱起来。

    那是已经换上了黑色服饰,以绳索扎住了乱糟糟黑发的高大男子,手臂健硕,笑容灿烂,-双眼睛黝黑,就像是映照着星子的宇宙一样,嘴角似乎永远都带着无拘无束的笑意,就这样安静地看着这涂山氏的部族。

    女娇身子晃了晃。

    她的脸上失去了之前的镇定,转而浮现出了一种茫然之色。

    而后茫然浮现出了一种因为过于惊喜而失去了镇定的情绪,下意识上前几步。连嘴唇都微微颤抖着。

    ……

    禹王垂眸,神色复杂,最后只是道∶"我回来了。"

    女娇下意识捂住嘴,眼角泛起泪花,而再王也踏着虚空一步步过来,女娇的双眼中已经似乎没有了其余人,只是朝着禹王那边跑去,发丝飞扬,但是时光流逝,当年的青丝早已经化作了白发如雪。涂山氏的狐族们安静而憧憬地看着这一幕。

    有涂山氏的老狐狸拍着旁边小狐狸的头发,指着那相遇的两人,轻声讲述那古老美好的传说,看着那一步步靠近的美好,仿佛连空气中都浸润着甜蜜的蜜糖,让人只是看着都止不住嘴角浮现出欣喜的微笑。

    "卧槽卧槽你松手

    禹王的惨叫声音撕裂了长空。

    将那种美好的,甜蜜的,让人如同坠入其中的氛围一下打碎,白发狐女方才是似乎因为激动地朝着前面倾倒,而禹王扶着她的手臂,而此刻,那白发狐女的手指就揪着腰部的肉,而且极为刁钻地旋转了三百六十度。

    她抬起头,脸上没有半点先前的欣喜和动人的悲伤。

    只是得意洋洋的笑容。

    “哼,都是千年的狐狸,在我这里玩什么聊斋”啊呀,不好意思。”

    "阿渊你的涂山氏修行好像并没有千年呢。"

    "千年狐狸精里面可没有你这么傻乎乎的,姐姐我也可也不只是千年的狐狸了。"

    伴随着笑吟吟的笑意,眼前的禹王一下变成了青衫白发的道人,潍牙咧嘴∶"松手!

    "松手啊!

    好不容易女娇才松开手指,看着那边的道人断牙咧嘴地吸冷气,只是笑意盈盈,道∶"障眼法,变化之术,配合环境和氛围,确实是会起到不错的效果。

    "啊呀呀,没想到,阿渊竟然也有这么大的成长。"不错不错。'

    卫渊嘴角抽了抽"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的"

    白发女娇道∶"你怎么会问出这个问题?""因为我是他的妻。"

    “不说这事情了,哼哼,我愚蠢的弟弟啊,三局两胜,你已经败了。”卫渊道∶“那可未必,没准第三局我优势极大呢?”

    他瞥了一眼那边记录下第二局,女娇胜的老狐狸。

    强调道∶"最后一次!"

    就活像是火化之后就只有一张嘴是硬的那种。

    女娇得意洋洋道∶"好啊,两局皆是惨败,我倒是要看你,怎么反败为胜。""你放弃吧。""姐姐我这样的优势,怎么可能会输?"

    "就算是你最后一局赢了,也是你输的。

    而后以手掩唇,故作讶异小声道∶"啊呀,是不是觉得堂堂玉虚元始天尊输了不大好?

    "要不然姐姐故意输给你一次"

    用肩膀撞了下卫渊。

    卫渊嘴角抽了抽∶"五千年妇人何故如少女嘤嘤作态!"

    反击!

    绝世反击!我忍不了了!女娇朱唇轻启∶"五千年的老纯阳了。"

    卫渊诚恳道∶"对不起我亲爱的姐姐我承认我刚才说话是大声了点。"秒跪。

    女娇忍不住被逗地大笑。

    最后看着那边的第三局,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大盒子,女娇讶异,绕着这个盒子走了一圈儿,无奈笑道∶"这不是小孩子们才会用来吓唬人的那种吗?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被你吓到吧?”

    “不过,你输得太惨也不好,姐姐给你放放水。”咳咳,我会努力装出被吓到的样子的。”

    "但是可能不会很好,毕竟我也没输过。"总之,敬请期待咯。

    女娇玩笑着,却没有做什么防备,只是叩击了下盒子,一下打开。哗啦!

    那盒子竟然没有什么机关。

    只是一下就打开来,而后一道身影猛地长啸起身,周围劲气缠绕,如同洪流,无数的花瓣猛然冲向天穹,而后于建木星辰之光下散落如雨,高大男子大声道∶"呼哈,阿渊你让我呆着这个箱子里,好不爽快!

    "话说这到了哪儿

    一片死寂。禹王低下头。

    看到白发女子只在迟尺。

    星光之下,花落如雨。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93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