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摄影让我张开腿h文:玩具宠奴

    星期天早上,斐许在礼堂吃完早饭后,并没有和其他同学一起前往了霍格莫德,而是以要和赫敏去禁林玩为借口留在学校里。

    实际上,他却是变成了猫咪的形态,被披着隐形衣的哈利带着一起悄悄地来到了三楼的石头怪兽前。    摄影让我张开腿h文:玩具宠奴  

    “喵~”

    在确认了周围没有其他人后,斐许轻轻地叫了一声,立在他们面前的石头怪兽立刻跳到了一边,将身后的暗门显露了出来。

    哈利走进暗门,脱掉身上的隐形衣,和斐许一起顺着螺旋楼梯拾级而上,然后推开那扇发光的栎木门,走进了校长办公室。

    邓布利多早已经等在了里面,他甚至已经披上了一条黑色的旅行斗篷,就是当初和斐许一起到德思礼家接哈利时披的那条。

    “你们来了。”

    邓布利多扫了两人一眼,最终将视线停留在了哈利的身上。

    “哈利,我必须事先警告你,这趟旅程很有可能会遇上超乎寻常的危险,即使是这样你也要跟着一起去吗?”

    “当然!”邓布利多的话音未落,哈利就急忙答道,生怕他反悔将自己给抛下。

    “很好,那么听着。”

    邓布利多挺直了腰,向哈利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不清楚斐许有没有提前告诉你,我带你去有一个条件:你必须毫无疑问地立刻服从我的任何命令。包括像‘跑’、‘藏起来’或‘回去’这样的命令。你答应吗?”

    哈利侧头看了斐许一眼,发现猫猫正一脸不爽地瘪着个嘴。

    很显然,这个条件并不是针对自己的,而且昨天斐许也的确有说过,邓布利多需要他乖乖听话,只不过当时哈利太过兴奋了,没有将其太当回事儿。

    “我答应。”哈利郑重其事地回答道。

    “很好。”邓布利多点了点头,“那么我们就出发吧。”他伸出手,说:“来,将手搭在我的胳膊上。”

    哈利和斐许一左一右抓住他的胳膊,福克斯则扑扇着翅膀落到了邓布利多的肩上。

    随着耀眼的火光闪烁,三人就一起从办公室内消失不见了。

    “就是这里喵?伏地魔藏魂器的地方?”

    (°°≡°°)

    斐许转动着脑袋,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然后疑惑地说道:“好奇怪哦,斐许怎么觉得这里挺眼熟的?”

    “因为这里只是霍格莫德外的一个小山坡。”邓布利多让福克斯独自回去后,才向猫猫解释道:“福克斯不知道那个地方,所以没法将我们直接送过去,你们别松手。”

    一个以邓布利多为中心的漩涡陡然出现,将搭着他手臂的哈利和斐许一起卷了进去,三人再一次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他们三人就出现在了那道悬崖的底下,散发着海腥味儿的冰冷水花时不时地就会溅到他们的脸上。

    “阿不思,船在哪儿喵?”

    斐许还记得邓布利多说过,前往魂器的藏匿地点需要乘船,所以对他们出现在海边并没有感到惊奇。

    而缓过神来的哈利也发现他们正站在一块礁石上,忍不住询问道:“我们这是在哪儿?”

    “乘船的地方还要继续走上一段距离,伏地魔在哪里施放了幻影显形的反咒,所以我们没法用法术直接过去。”邓布利多按照提问的顺序回答了两人的问题,“还记得孤儿院的科尔夫人曾经提到过一件事情吗?伏地魔少年时期,曾将两个可怜的孩子带到了一个岩洞中,我们要去的就是那儿。”

    他指了指不远处岩壁上那道不起眼的裂缝,说:“看见了吗?我们现在需要泅水从那道裂缝中进去……你们不介意把身上弄湿吧?”

    “没关系。”哈利说。

    懂得水下呼吸法术的斐许自然也没有意见,不过……

    “先等一下喵。”他喊住了正打算下水的邓布利多,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三个闪着金色光芒的小水晶瓶,和哈利手中的那瓶是同款造型,“在进去之前,我们先来点儿福灵剂吧!”

    (ΦΦ)つ

    猫猫将手中的福灵剂朝哈利和邓布利多递了过去,“这可是斐许特地从霍拉斯那里,用好几种魔药材料换来的喵。”

    “哈!”邓布利多轻笑着摇了摇头,“我居然会忘了福灵剂……”他伸手接过了一个水晶瓶,然后毫不犹豫地将里面的金色液体给喝了个精光。

    “真是不错的感觉,”他咂巴着嘴说道:“我也有很多年没喝过这玩意儿了。”

    斐许和哈利也分别喝下了福灵剂,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哈利立刻就变得信心十足起来,而斐许则是立刻出现了一种预感……

    就是要让邓布利多把那些魔药喝下去才行。

    “我们走吧。”同样情绪高涨的邓布利多表情轻松地说道,然后点亮了自己的魔杖,叼着它走入海水中。

    哈利学着邓布利多的样子,叼着亮起光芒的魔杖,从光滑的卵石上轻轻地滑进海水里。

    而斐许则变回了猫咪形态,然后直接噗通一声跳进了海里。

    两人一猫划着水穿过幽暗而狭长的水道,登上水道尽头那长长的台阶,终于抵达了邓布利多口中的那个岩洞。

    邓布利多直接走向了那面隐藏着暗门的岩壁,然后又一次掏出了那把银色的小刀。

    “你在做什么,教授?”哈利惊讶地问道。

    “这是伏地魔保护魂器的一种手段,想要找到魂器的人必须削弱自己才能达到目的。”邓布利多面带轻蔑地解释道:“可是他没能理解,有许多东西比肉体的伤害可怕得多。”

    他一边说着,一边挥动了手中的小刀。一道银光闪过,从邓布利多的手臂中喷出一股殷红,岩石表面顿时洒满了闪亮的、暗红色的血珠。

    斐许立马上前去给他拍了个回春术。

    “谢谢你,斐许。”邓布利多活动了一下自己完全恢复过来的手臂,夸赞道:“不管看了多少次,你的治疗法术都是这么令人惊叹。”

    与此同时,洞壁上出现了一道白得耀眼的拱门轮廓,紧接着拱门里那块洒满鲜血的岩石突然消失了,露出一个门洞。

    三人走进了洞中,邓布利多熟门熟路地又一次将那艘小船从湖底拽了上来,然后斐许变回了猫咪,落到了邓布利多的肩头,哈利则和他一起登上了小船。

    “湖里有什么?”哈利死死地盯着湖面,福灵剂正在让他远离湖水。

    “阴尸。”邓布利多沉声答道:“伏地魔将一些被他杀害的人的尸体用黑魔法炼制成了行尸走肉,用来充当自己的军队。”

    伴随着他的解释,哈利和斐许都看到了湖水下有白森森的人影一闪而过,就算有福灵剂增强了自己的信心,哈利仍然感到身子一阵阵地发冷。

    蹲在邓布利多肩头的斐许也压低了耳朵,弓起了身子,浑身的毛发都炸了起来,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湖面。

    “不用担心,”邓布利多平静地教给了他们对付阴尸的方法,“就像居住在寒冷和黑暗中的许多生物一样,阴尸也害怕光明和温暖,到时候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求助于它们火。”

    哈利暗暗地将这个方法记到了心中,因为他莫名地感觉到,等等很有可能需要用到这个知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86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