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公安局长曰警花双飞|公和我做好爽添厨房

  再来一瓶?

    还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尼玛什么鬼问题哟?    公安局长曰警花双飞|公和我做好爽添厨房  

    在场的陪审团,都是从隔壁城市来的,自然没见识过这种脑回路清奇的提问方式。

    “这小伙子是律师吗,他难道不是脱口秀主持人?”甚至于,他们都产生了这样一种强烈怀疑。

    不少陪审员都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不过张伟却没有放弃。

    “各位,你们喝着饮料,打开瓶盖就发现再来一瓶,心情难道不高兴?”

    “高兴,我高兴……”

    有人终于憋不住了,笑着呵呵了两句。

    “当你打开赠送的那瓶之后,巧了,又是「再来一瓶」!”

    “啊,这……”

    那笑出声的人,也瞬间懵逼了。

    还来啊?

    “各位,我想请你们想象这样一个场景,让你们喝了一瓶饮料,结果可以免费再续一瓶,你们喝完免费的第二瓶,结果又来了第三瓶,第四瓶甚至是第五瓶!”

    张伟说到此,微微一笑,看向陪审团:“请问你们高兴吗?”

    这是一般人能问出来的问题?

    在这神圣严肃的法庭上,我们需要回答这样的问题吗?

    陪审团全都看向了审判席上,刘法官已经捂住了脸。

    他的动作就好像在说,别看着我啊,我就是个法官,可管不了这个。

    事实上,陪审团还真就需要回答这些问题,这是陪审团的义务。

    见陪审团懵逼了,张伟直接开始点名。

    “这位小哥,你高兴吗?”

    “高兴,我怎么不高兴呢?”

    小哥的回答有些勉强,但眼神中的喜悦是藏不住的。

    本来只能喝一瓶的钱,现在能白嫖五瓶饮料,这不是天大的好事?

    与他有同样想法的人,也都点了点头附和。

    “哦,多谢你的回答。”

    张伟也跟着笑了笑,然后看向审判席,“刘法官,我方请求剔除这位陪审员。”

    “同时,我方还要剔除2号、6号和14号陪审员!”

    小哥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懵逼。

    怎么回事,我都回答了你的问题,怎么就把我剔除了?

    说翻脸就翻脸?

    都说东方都的法庭套路深,果真如此啊,我们要回家!

    与他一样想法的,还有另外三个陪审员。

    不过他们被剔除后,倒是可以回去了。

    张伟一下子剔除了4个陪审员,这是其他人都没有想到的。

    “这位女士,你怎么不高兴呢?”

    “我感觉这里头有阴谋!”

    女人阴沉着脸,一脸怀疑:“一般来说,买这种饮料喝,中个一瓶就算是运气好了,突然连中五瓶,这已经不是狗屎运了!”

    “难道说,这商家想要用饮料中的糖分把我喂胖,然后推销给我减肥药?”

    张伟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女人的身材,身宽体胖,膀大腰圆,看起来颇有福气。

    “嗯,感谢这位女士的回答,我方接受这位陪审员!”

    张伟很高兴,因为他找到了一个意向陪审员。

    刘法官张了张嘴,但还是没有说什么,而是拿起笔记录了一下。

    这一幕,也让法庭上不少人都长大了嘴巴。

    这也行?

    这tm就离谱好吧。

    你这问得问题都已经很离谱了,这女人的回答更是tm离大谱,你却还能接受对方加入陪审团?

    就连控方席上的郑奋勇都绷不住脸了,赶忙朝着听证席前排的赵春明和郭无峰疯狂使眼色。

    郑奋勇:这小子是不是每次庭审都这么离谱?

    老赵和老郭对视一眼,随后二人同时肯定的点了点头。

    见东方都地检总部的两位是这个回应,郑奋勇只能小声逼逼:“就离谱!”

    但张伟的提问还在继续。

    “这位大爷,你为什么不高兴呢?”

    “哼,我和刚才那个小胖妹的回答一样,中一瓶我会高兴,但一下子中五瓶,我就会怀疑有阴谋了。”

    张伟的眼睛微微一亮,“甚么阴谋?”

    “谁知道呢,也许饮料中有添加剂,有神经兴奋剂,甚至是能让人成瘾的植物提取素,反正那些个买饮料的,可以在里面加任何东西吧?”

    “嗯嗯,大爷你说得对!”

    张伟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朝审判席的刘法官直接点了个“OK”的手势。

    刘法官懂了,接受是吧。

    “郑高检,你还要继续提问吗?”

    “张律师,既然你想表现,那你随意!”

    郑奋勇见张伟的表现欲这么强,也就熄灭了上去抢风头的打算。

    他淡定的端起手边的保温杯,就要喝口茶润润嗓子。

    同一时刻,见控方不打算继续,张伟想了想之后,也就再次走到陪审团面前。

    “咳咳,各位,不知道你们听说过M78星云的宇宙人没有?”

    噗

    不出意外,控方席上的郑奋勇直接喷了!

    他把嘴里的茶水整个喷了出来,随后一脸愕然的看向张伟。

    好小子!

    我是让你继续提问的啊,不是让你问这种离谱问题的。

    这可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神tm的M78星云,tm的宇宙人,你丫的还敢再扯一点吗?

    郑奋勇强忍着骂人的冲动,看向了听证席。

    就见赵春明和郭无峰,一脸淡定的模样。

    他们仿佛在告诉郑奋勇,淡定一点老郑,比这还离谱的提问我们都听过呢,这都是小场面。

    “郑高检,我知道你来自南部总署,但请你稍微淡定一点!”

    同样的,审判席上的刘法官,也朝他摆了摆手示意。

    你可是总署来的,别这么大惊小怪行不行,摆点谱OK?

    郑奋勇张了张嘴,只能会给刘法官一个眼神。

    神tm摆谱,就你个法官最离谱!

    法庭上,刚才发生的多番“交流”,不过是一些小插曲,提问还是要继续的。

    “各位陪审团,你们听过吗?”

    “这个,好像听说过吧,我不太记得了。”

    “那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没听说过宇宙人,是不是有什么组织,把宇宙人的消息给封锁了呢?”

    “这个……”

    不少人陷入沉思,甚至还有人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莫非,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组织在封锁宇宙人的消息。

    张伟见此,趁势问道:“相信宇宙人真实存在的,请举手!”

    不少陪审员面面相觑后,都下意识的举起了手。

    但还有几个人没有举手。

    “这位先生,你怎么不举手呢?”

    “我又没见过,举什么手?”

    “可宇宙这么大,谁知道银河系内只有咱们蓝星一个星球呢,也许存在着外星生命。”

    “呵呵!”

    男人鄙夷的看了张伟一眼。

    不过张伟也相当记仇,直接对着审判席的刘法官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卧槽,你要干啥?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威胁我呢!

    刘法官内心逼逼了一句,也只能朝男人打了个手势,让其离席。

    男人哼了一声,只能起身离席。

    “这位先生,我注意到你也没有举手哦。”

    张伟有轻飘飘来到了一个眼镜男的面前。

    “我……我是无神论者,我信仰科学!”

    “那刚才有一位陪审员不也说了,银河这么大,天知道除开咱们蓝星之外,宇宙中是否还有其他的生命体存在。”

    “那等我用望远镜观测到了,或者等它们突然降临,来袭击我们蓝星了之后,我再改变想法行不行?”

    “行啊!”

    张伟点了点头,但很快看向审判席。

    “刘法官,我方请求剔除这位陪审员!”

    刘法官朝眼镜男示意,后者也只能起身离开。

    “咳咳,本庭宣布,现在我们有12人的陪审团了!”

    陪审团终于在张伟离谱的提问下,终于敲定了人选。

    “我看看哦,这周应该是没有时间了,那就下周一开庭吧。下周一上午9点半,各位都有时间吧?”

    “我方没有意见!”郑奋勇率先起身答应下来。

    “我方也没有意见!”张伟同样接受周一聆讯。

    “那好,今日休庭!”

    刘法官敲锤,随后揉着有些发胀的额头,快步走出了法庭。

    陪审团也面面相觑,各自离开。

    “张律师,你刚才的那些提问,到底是什么意思?”

    等休庭之后,杨春媛终于憋不住了,赶忙提问。

    “杨法医,你这都不懂?”

    张伟愕然了一下。

    懂什么?

    杨春媛看了眼自己的女儿,就发现墨玉珠的眼中也完全没有懂得意思。

    她还以为,是自己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时代了呢,没想到并不是这样。

    “事实上,我的提问是为了寻找那些喜欢阴谋论的人!”

    张伟说着,强调了一下“阴谋论”的意思。

    “阴谋论?”

    “不错,这个案子本来就有阴谋论存在,如果有人能够联想到背后的阴谋,那么就会在庭审中做出对你有利的判决。”

    张伟指了指控方席,一步一步分析:“无论是郑奋勇还是李某,都是被人利用的一方,只要让陪审团明白这些,他们就会理解你了。”

    “那些在乎阴谋论的人,他们一旦发觉到这个案子存在阴谋,哪会联想到自己也成为了阴谋的一部分,那时候他们的怒火就不会烧向同为受害者的你,而是会烧向代表幕后的控方!”

    “啊,这……”

    杨春媛表示,我就是一个学法医的,不懂什么阴谋论啊。

    “话说回来,杨法医……”

    张伟朝左右看了眼,确认附近没人后,凑到杨春媛面前,“你知道墨议员在什么地方吗?”

    “他,我怎么知道?”

    杨春媛扫了听证席一眼,随后面露冷笑。

    自己老婆都受审了,结果他居然不出现,这还是夫妻吗?

    “那杨法医,这周末你就好好休息吧,如果有问题,你就让墨同学联系我。”

    “明白了!”

    杨春媛先一步离开了,应该是回去休息了。

    那些名为保护,实则为盯梢她的外勤们,也都护送着她一起离开。

    杨春媛在安全方面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张伟觉得这么一群外勤,战斗力实在是有限。

    不过一想到幕后之人的目的,他也就放心了。

    这幕后之人是打算让杨春媛定罪,所以在案子裁定结果出来前,都不可能对杨春媛做出任何威胁行为。

    “话说回来,把杨法医定罪,真的只是为了让她20多年来参与的案件全都发回重审吗?”

    张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定罪杨春媛的话,谁最能获利?

    最后思来想去,还是只能想到这20多年来,被她用法医证据给定罪的人。

    这些人,很多都是重刑犯,有期徒刑20年以上,或者直接是无期徒刑。

    这样的人,为了重获自由,可是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

    否则的话,总不可能是有人闲得无聊,或者心血来潮,打算搞一波杨法医吧?

    “对了,墨同学,咱们也行动起来吧!”

    张伟说着,拉起墨玉珠的手,就要开始行动。

    面对张伟的突然袭击,墨玉珠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到发现自己的手被拉住后,脸一下子就红了。

    虽然平日里在聊天群里开车,但墨玉珠本质上还是一个没怎么接触过男生的小女生。

    此刻被一个男生拉着手,她自然会害羞。

    “张伟,我们要做什么?”

    墨玉珠已经在思考,张伟不会是想要借机和自己发展些什么吧?

    晚上让自己别回去,乘机去酒店,然后下一晚上飞行棋?

    “去找你爹!”

    张伟却淡定回了一句,带着墨玉珠就要离开法庭。

    开玩笑,他得找到墨居仁。

    毕竟这年头,哪有老婆受审,老公却不出现的,这简直成何体统?

    张伟带着墨玉珠离开市法院,步履匆匆,非常赶时间。

    法院走廊的一道拐角处,一个人看到二人离开,嘴角却露出冷笑。

    “哼,没用的,这案子你们赢不了!”

    他操着一口不算流利的龙国语,嘀咕之后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出去。

    “你们吩咐的事情,我已经办妥了,现在就等周一开庭!”

    “我明白,能够为那位大人效力,是我的荣幸!”

    “那么,请你们静等周一的好消息吧!”

    ……

    墨居仁现在在什么地方?

    此刻的他,正在和某个“老朋友”一起打高尔夫。

    站定,全身放松,挥杆,击球!

    高尔夫球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落在距离球洞不过2米的位置。

    墨居仁淡定走上前,轻轻一推杆,这颗高尔夫球就顺势落入球洞之中。

    只是两杆就轻松进洞,他的高尔夫球技还真是媲美职业选手了。

    “老墨,你什么意思啊?”

    不远处,林向天挺着一个大肚腩,一脸不爽的走了过来。

    “你现在可是走投无路了啊,亏得我好心好意陪你打高尔夫散心,你就这样敷衍我?”

    林向天很气愤,实在是太气愤了。

    他知道墨居仁的球技很好,但没想到对方遇到了糟心事,球技还能这么好。

    和对方的球技相比,自己的手那可真是太臭了。

    挥杆击球后,这球不是飞到灌木丛里头,就是飞到景观湖里,就没有一个球落在草坪上的。

    所以,林向天很不爽。

    在我的球场,不能有人比我的球技好!

    可他忽略了自己的技术。

    说实话,要在东方都找到一个比他球技还差的人,还真是困难啊。

    “林总,说起来我也很奇怪,我的心情明明不是很好,可每一次和你打球,我总感觉自己能超常发挥。”

    墨居仁也意外了,自己平日里的高尔夫球技,好像没这么厉害吧。

    他说着,走到十几米开完,再次挥出一杆,高尔夫球在天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直接落入球洞之中。

    一杆进洞!

    “卧槽!”一旁的林向天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呼一句。

    “不玩了,不玩了!”

    随后,他直接一甩杆,不想玩辣!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话说林总,我最近的事情,我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为什么我老婆这么兢兢业业,也会被人翻出20年前的旧账呢?”

    “这谁知道呢!”

    林向天呵呵一笑,但眼中有一丝异样。

    他其实内心吐槽,你丫的自己做过什么事,自己不知道啊。

    你不会真以为是你老婆的问题吧?

    “林总,外面有客人找!”

    也就在二人聊天时,一个侍者突然走到附近。

    “谁?”

    “他说他叫张伟,是林总的熟人,他还带了一位叫墨玉珠的女生。”

    林向天看了眼墨居仁,这不你家闺女吗?

    “让他进来!”

    虽然很不爽张伟,但林向天还是挥了挥手,放张伟进来了。

    不多时,张伟就和墨玉珠来到了二人这里。

    “哟呵,墨议员,你在这儿陪林总打球?”

    “是啊,最近诸事不顺,很多人也不搭理我,正好林总缺个球伴!”

    墨居仁面露苦笑,然后看着墨玉珠,一脸的歉意。

    他估计也知道,自己老婆在受审,自己却在这里打高尔夫,有些不妥吧。

    “既然来了,我也顺手打一杆。”

    张伟说着,直接取出被人丢在脚边的一根球杆,然后拿了一个高尔夫球,装模作样的放置好。

    站定,放松,挥杆,击球!

    高尔夫球化作一道完美的弧线,瞬间落入四十多米开完的球洞之中。

    又是一杆进洞,而且距离比墨居仁的还要远两倍!

    “卧槽!”

    看到这一幕,林向天嘴巴半天都合不拢。

    这尼玛什么情况,为什么墨居仁和这小子,都能一杆进洞,而自己一杆打出去,球都落不到草坪上?

    这高尔夫球,玩着真没意思,不想玩辣!

    林向天对于自己最喜欢的运动,产生了一丢丢的怀疑。

    张伟这边,放下了球杆后,看了眼自己的手,

    “还行,手艺没退步!”

    装逼!

    这妥妥的就是在装逼!

    林向天的脸都绿了。

    “林总,我们要和墨议员说会话,你不介意吧?”

    “哼,你们说去吧,老子不玩辣!”

    林向天连地上的球杆都没去捡,气冲冲就走开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84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