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女人与公拘交酡过程/双飞岳和女

    夏德提问普利夏爵士的事情,是因为他没有彻底杀死这个恶魔的手段,匆忙中也无法布置封印仪式,因此只能等待医生尽快赶来。

    一墙之隔的音乐厅中,演奏还在继续,月光照亮了墙面,钉在墙上的银剑【守夜人】熠熠闪光。  女人与公拘交酡过程/双飞岳和女    

    恶魔依然在哀号呻吟,那把剑对它的影响非同一般:

    “我告知了他,到底什么是被选者,我激发了他的欲望,即使他没有同意让我附身,我依然因此获得了力量。”

    “果然已经知道了你知道他的什么过去?”

    夏德继续问道,恶魔虽然依然在惨叫,但脸上却露出了怪异的笑容:

    “为了获得一些珍贵的书本,他杀了人。为了获悉过去的奥秘,他谋杀了他的挚友。”

    夏德微微皱眉,恶魔的情报是否能够相信,他还要自己决断。正想要说些甚么,却忽然感觉到手中锁链猛地一松。

    在耳膜几乎要被撕裂的惨叫声中,他惊讶的看到被钉在墙壁上的恶魔,居然硬生生的舍弃了被【守夜人】穿刺的那部分本体,逃离了那把剑的影响。

    “大罪锁链”第一次被强行挣脱,嚎叫的恶魔恶狠狠的给出了最后的警告:

    “如果大罪的锁链再多一种罪孽,我恐怕就真的走不了了。真是可惜,第六纪的狩魔猎人啊,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即使是跨越如此漫长的时间也依然阴魂不散。但命运并非站在你的身边,如果有胆量,就追过来吧。”

    那团模糊的黑影直接融化在了墙体内部,看上去是穿墙而过,去往了正在表演的音乐厅舞台上。

    【大罪锁链】缠绕住【守夜人】的剑柄,将其从墙上取下。而一墙之隔的外面,正在演奏的音乐却在此时突兀的变调。原本激昂的曲调变得压抑低沉,小提琴发出的犹如锯木头一样的声响,让叙述英雄史诗的雄浑乐章,变得像是在讲述恶魔的故事。

    在曲调突变的同时,夏德也听到了骚乱声。正神教会和三大学院今晚都在音乐厅中布置了人手,这诡异的音乐自然引起了注意。

    但在夏德手中没有占到便宜的恶魔,对于没有【守夜人】这种克制性武器的普通环术士来说,依然是无法应对的。那阴森可怖的音乐没有停歇,但反抗和骚动声却越来越小。

    夏德知道这是由于他和医生行动才造成的事故,他不能等待和医生汇合,此时就必须去解决这一切的麻烦。

    只是提着剑刚要迈步,就听到了鼓掌的声音。

    狐疑的看向窗口的位置,一个带着绿色大帽,帽子上插着羽毛,怀中抱着里拉琴,身穿潇洒的白衬衣、绿外套,以及束口喇叭裤和褐色皮靴的年轻男人,正笑着坐在窗台上。月光照射在这位看起来像是吟游诗人的男人的身上,夏德丝毫没有察觉到,对方是何时出现的。

    【外乡人,你接触了低语。】

    “又是遗物?”

    “很不错,非常不错的戏剧。”

    年轻的男人笑着鼓掌,并示意夏德不必紧张:

    “自我介绍一下,在【创造与毁灭教会】的收容记录中,我被称为守密人级遗物【吟游诗人莱恩】。”

    他拨弄了一下琴弦,如同在撩拨听众的心弦:

    “我总是出现在音乐会、宴会以及庆典中,为那些表演出了华美乐章的艺术家们,提供考验和奖赏。”

    说着再次拨弄琴弦,这次的音调稍微高了一些。

    “嗯”

    夏德迟疑了一下,他猜测面前的这位,大概就是今晚教会和学院的目标:

    “我很荣幸你能够主动出现在我的面前,但我又不是艺术家,也许你应该去舞台上,今晚正神教会大概为你准备了相当隆重的欢迎仪式。”

    “不不,表演可不一定要在舞台上。”

    吟游诗人笑着说道:

    “刚才你和那位恶魔先生,在音乐声中表演的《勇者斗恶魔》非常出色。谁能够想到,在第六纪人类文明昌盛的现在,手持第三纪元狩魔猎人遗物的青年,能够在无人的角落,战胜货真价实的邪灵恶魔呢?”

    他再次拨弄了一下琴弦,背对着月光笑着看着夏德:

    “其实除了你以外,我还看中了一个有着古老神圣血脉的诗人,可惜他还比不过你,而且他见过恶魔以后就离开了,所以我出现在你了面前。”

    夏德迟疑了一下:

    “你说的那位,有智天使的血脉力量?”

    吟游诗人笑着点了点头,这算是彻底证明了夏德的猜想,【知识与智慧】的被选者,有着智天使的血脉力量,这听起来颇有种钦定的感觉。

    “第六纪的勇者啊,只是现在,我还不能给你考验,因为你们的乐章还没有结束。去击败那恶魔,完结属于今夜的你的英雄史诗,到时我会将考验说出口。”

    “击败恶魔本就是我要做的事情。”

    夏德握紧手中的剑,在开始弹唱的吟游诗人的琴声中,走向了通往舞台的低矮阶梯。

    正在进行表演的主音乐厅中,原本应该是灯火通明、金碧辉煌,但当手持发光银剑的夏德登上舞台时,却发现灯光全部熄灭,看不透的黑雾笼罩在观众席上。

    只有舞台上还有一束灯光,照射在维克多·番尼的身上。在他的身后,被恶魔操纵着的乐团,正在越发疯狂的演奏那恶魔的篇章。

    观众席上不时亮起的光芒,代表着战斗正在进行。教会今晚虽然没有准备应对恶魔的特殊遗物,但教会对付恶魔也是很专业的。

    即使被它逃到了这里,但恶魔的处境依然不好。暴露在了教会面前,可比被医生追杀还要悲惨。

    和刚才舍弃身体的一部分逃离相比,此时的维克多·番尼居然又恢复了在三只猫旅店初见时的姿态。黑泥源源不断的向着他的脚下汇聚,这代表着不断被汲取的欲望。

    “高雅的场合,低廉的欲望,人类的想法万千,但贵族们想要的总是比普通人更多。”

    此时它丝毫不见刚才的狼狈,身体在阴影中不断胀大。在那恐怖的音乐声达到高潮段落的同时,它的头顶已经到达了这间音乐厅的天花板处。

    “阳光枪!”

    正在此时,黑雾笼罩着的观众席中,传来了清丽的声音。在暗金色的光彩中,头顶悬浮天平的伊露娜与太阳教会的十环术士格林小姐、和平教会的九环术士,看起来相当年轻的皮特罗先生一起穿过黑雾来到了舞台上。

    炸裂的雷霆长枪,在那巨大黑色可怖身影的胸口,炸开了一个大洞,但那大洞很快便被修补完好。

    伊露娜看向持剑的夏德,隐蔽的冲他点了点头,她自然是认识【守夜人】。

    “你完了。”

    夏德抬头看向那准备最后一击的恶魔,心中知道这件事已经结束了。

    伊露娜能够靠着【守夜人】辨认出此刻出现在舞台上的人是谁,教会的两位高环术士在略微思索后,也辨认出了大名鼎鼎的“唤神者”。

    当然,鉴于“唤神者”一直以来的名声都还不错,而此时出现的敌人却是恶魔,因此教会的环术士们也都没有多说什么。

    他们只是无法理解,明明今晚的目标是一位吟游诗人模样的守密人,为何恶魔会出现在城市里。

    “阳光枪!”

    “雷枪!”

    一金一银两道雷电长枪共同贯穿恶魔的身体,但那恶魔却依然能够快速治愈,看上去丝毫不受受伤的影响。

    在狂吼声中,恶魔恐怖的爪子抓向几人,但却被轻松躲过。它的目的当然不是想要轻松的“抓死”这些人类,在爪子触及地面的同时,它的整个右臂炸成了黑雾,黑雾快速扩散,彻底遮蔽了整个舞台。

    只有那些演奏着诡异音乐的乐师们,还在癫狂的操使着乐器,低沉阴冷的管弦乐声在黑暗里让人心中发毛。

    “希顿法印!”

    黑雾将几人隔开,沉默的夏德再次将手中长剑刺入地面。而在下一秒,维克多·番尼虚幻的影子出现在了流淌着黄金色流光的护盾外面,癫狂的拥抱护盾,并与其同归于尽。

    黑暗中无数幻象逐一闪过,即使是受重伤状态的恶魔,其本身的力量也依然是凡人难以想象的。那些细碎的低语和呢喃,依然在不依不饶的试图腐化夏德的灵魂。

    “夏德!”

    露维娅的透明身影站在远处做出试图拥抱夏德的姿势。

    “夏德!”

    手中拿着一本书的曼宁教授,像是在邀请夏德走过去与他探讨问题。

    “夏德!”

    斯派洛侦探的脸上带着柔和的表情,穿着死前的那件睡衣向夏德挥手。

    他所熟知的朋友们的幻影,一一出现在周围,在诱惑夏德放弃如今的抵抗。

    【幻觉。】

    “我知道。”

    见那些朋友的幻影没有效果,那些幻影便退入黑暗中。随后,财富、权力和一大群漂亮姑娘的影子,又如同陷阱一样的出现在了黑暗中的不同方向。增殖欲望的恶魔虽然无法直接诱惑夏德,但它催动欲望和放大情绪的力量,却还是让夏德感觉到了本能的不适。

    他察觉到自己的欲念正在放大,好在目前为止他还没有产生太过强烈的情绪。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84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