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4p我被两个黑人包了一夜_芳芳的性福生活

    片刻后。

    熟悉的脚步声,从小院里传来。

    院门虚掩着,露出了一条缝隙。  p我被两个黑人包了一夜_芳芳的性福生活"    

    洛青舟从缝隙里,看到一双浑圆结实的长腿,正迈着熟悉的步伐,向着门口匆匆走来。

    他突然有些忐忑起来。

    “吱呀……”

    院门打开。

    刀姐露出了那张生着蓝色瞳孔的熟悉面孔,脸上露出了一抹惊讶的表情:“楚飞扬,你怎么现在来了?”

    洛青舟左右看了一眼,道:“刀姐,问你个事儿。”

    刀姐让开路道:“进来吧。”

    洛青舟道:“不了,我还要赶回去。”

    他没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昨晚我从你这里离开后,有没有其他人过来找你?”

    刀姐闻言,愣了一下,道:“什么意思?其他人是什么人?”

    洛青舟犹豫了一下,道:“千刀雪耻。她昨晚有没有过来找你?”

    刀姐微怔:“千刀雪耻?她来找我干嘛?她又不知道我住在这里。怎么,楚飞扬,你又招惹人家了?”

    洛青舟道:“你确定,她昨晚没有来过?”

    刀姐摇了摇头:“没来过。我送你上马车后就回来了,在后院练刀,没人来找过我。”

    洛青舟盯着她的脸和眼睛。

    刀姐一脸平静。

    “没来就好。”

    洛青舟心头终于松了一口气,解释道:“我昨天下马车时,遇到她了,不过被我跑掉了,我怕她跟着马车过来找你。刀姐,以后遇到她了,千万不要告诉她我来京都了,也不要告诉她你见过我,拜托了。”

    刀姐一脸好奇道:“楚飞扬,你到底怎么招惹人家了?你这么怕人家,是不是玩弄完人家的感情和身体,现在又抛弃人家了?”

    洛青舟道:“胡说什么,我有那么渣吗?”

    刀姐道:“有。”

    洛青舟没再理她,准备告辞离开。

    刀姐又道:“楚飞扬,人家那么漂亮,身材又好,而且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千金,最关键的是,人家有那么一双美腿,脚肯定也很好看。你要是真玩弄了人家,就该对人家负责,而不是逃避。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不负责任的男人了。”

    洛青舟不禁失笑:“刀姐,你怎么知道她有一双美腿,脚就一定好看了?”

    刀姐一脸理所当然道:“因为她叫美骄啊,美骄美脚,你听听,是不是这个意思?”

    洛青舟脸色顿变:“你怎么知道她叫美骄?”

    刀姐微微一笑,道:“前天我在街上遇到过她,她自己告诉我的。不过我没有告诉她你来京都了。”

    洛青舟愣了一下,想起了前天在街上遇到她的事情。

    “我没玩弄她,不管是身体还是感情。我家里有娘子,还有很多漂亮的小丫鬟,所以,我对她并没有兴趣。她一直在找我,估计是想报复我,毕竟我曾经在黑木林里羞辱虐待过她。”

    洛青舟说完,挥了挥手,道:“刀姐,今天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明早我过来,你带我去拜师。”

    说完,转身快步离开。

    木姨还在书店对面守着,那位南宫郡主不知道是不是已经从宫里出来了。

    他得赶快赶回去。

    刚走了一段距离,刀姐突然在身后道:“我不太明白,你们明明是一家人,你为何要羞辱虐待她?”

    洛青舟停下脚步,在原地僵了僵,转过头道:“什么一家人?刀姐,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刀姐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她不是你小表姐吗?”

    洛青舟僵在原地,愣了几秒,道:“不是。”

    刀姐笑道:“那她是洛青舟的小表姐吗?或者说,她是洛青舟娘子的小表姐吗?”

    小巷里,突然陷入了寂静。

    两人目光相对,都没有再说话。

    半晌后。

    洛青舟转过身,走了过去,停在了她的面前,道:“刀姐,能说明白点吗?”

    刀姐嘴角翘了翘,道:“这还说的不够明白吗?洛公子?”

    顿了下,又道:“哦,不对,应该叫洛解元。”

    洛青舟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道:“她昨晚来过,对吗?”

    刀姐笑了笑,没再隐瞒:“的确来过,本来我不准备告诉你的,我想看看你到底能在我面前装到什么时候,不过刚刚想了想,还是告诉你吧,免得你回去了,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洛青舟脸色变幻了一下,道:“她知道了吗?”

    刀姐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告诉她。”

    随即又一脸邀功似的道:“洛解元,你应该好好感谢我。因为当我发现事情不对时,我选择了帮你隐瞒和自污。我自损名誉,说我仰慕洛解元的才华,所以才邀请他来家里吃饭喝酒的。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主动邀请一个男子来家里吃饭喝酒,你自己想想,她会怎么想?她当时说话可难听了,可是我依旧选择帮你撒谎。所以,她就以为我是跟洛解元在吃饭喝酒,而不是跟楚飞扬。”

    洛青舟听完,沉默了多时,低头弯腰,深深地作揖道:“刀姐,多谢了。”

    刀姐挑眉道:“口头的感谢可不行,我喜欢什么,你应该知道的。”

    洛青舟没有任何犹豫,立刻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袋金币,递到了她的面前,道:“一万够吗?”

    刀姐很自然地接在了手里掂了掂,又打开看了一眼,道:“都是一百面额的吗?我比较喜欢最小的面额,因为那样拎起来重一些,舒服一些。”

    洛青舟准备再拿时,刀姐道:“算了,我还有事要请你帮忙。”

    洛青舟道:“刀姐请说。”

    刀姐把金币收了起来,道:“就是昨晚的事情,我爹爹很看好你。所以,希望你以后继续充当我的挡婚牌。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就会一直帮你保守这个秘密,如何?”

    洛青舟问道:“需要充当多久?”

    刀姐想了想,道:“一直到我爹爹放弃逼我成亲了,或者一直到我找到喜欢的男子了,可以吗?”

    洛青舟道:“会不会时间有点久?第一,你爹爹不可能放弃逼你成亲的,第二……说实话,刀姐的要求可能有点高,不太好找。要不刀姐说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帮你找找?”

    刀姐仔细想了想,看着他道:“我喜欢那种文质彬彬的,对人温柔礼貌,而且行为端正,心地善良的读书人。洛解元,你那里有吗?”

    洛青舟愣了一下,道:“读书人吗?说实话,我没什么朋友,也不认识几个读书人。不过刀姐放心,我以后会多留意的,尽量帮你找到。”

    刀姐道:“那在你找到之前,你可以答应帮我应付我爹爹吗?”

    洛青舟叹了一口气道:“刀姐觉得我能拒绝吗?”

    刀姐不禁一笑,道:“你当然不能拒绝,因为你不敢。”

    随即又道:“对了,我以后怎么称呼你?叫你洛解元呢,还是叫你楚飞扬?”

    洛青舟道:“当然是楚飞扬。文是青舟武是飞扬,在刀姐的面前,我永远都是楚飞扬。”

    刀姐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道:“我想看看你的真面目。”

    洛青舟道:“刀姐不是看过吗?”

    刀姐道:“的确看过,不过那个时候可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所以看了没什么感觉。”

    洛青舟看了一眼小巷外,见无人经过,方撕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一张清秀俊美的脸蛋儿来。

    刀姐盯着仔细看了几眼,突然看向他手里薄如蝉翼的面具道:“你这面具应该是法器吧?我上次怀疑你,撕扯你的脸时,几乎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洛青舟抚摸着手中的面具道:“应该是吧,戴在脸上后,它自动融合原来的皮肤,没有任何痕迹。想取下来时,只用把精神力集中在脸上,神念一动,就可以轻松取下来了。”

    刀姐看着他道:“楚飞扬,你真是秦家的赘婿?像你这么有才华,随便一考就是举人头名,修武又有天赋,短短半年就晋升到武师境界的人,干嘛要去做低人一等的赘婿?”

    洛青舟想了一下,一脸认真地道:“因为我家娘子,脚漂亮。”

    刀姐“噗嗤”一笑,道:“真的假的?对了洛青舟,我看到过你家娘子,长的的确很好看,很有书卷气,不过感觉实在太柔弱了,走路还要别人搀扶,感觉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似的,没想到你会喜欢这样的。”

    洛青舟微微一笑,没有再多聊那个可怜的少女,道:“刀姐,我还有事,要先走了,明早我再来找你吧。”

    刀姐点头道:“好吧,明天我带你去拜师。以后你就可以叫我师姐了,心里开心吗?”

    洛青舟笑了笑,没再说话,挥手告辞,快步离去。

    刀姐突然又道:“楚飞扬,我昨晚的确没有告诉千刀雪耻,不过当时她问话和我猜到你的身份时,脸色来不及伪装。我不知道她是否会怀疑,你还是要小心一些。”

    洛青舟在远处道:“多谢刀姐,我知道。”

    刀姐看着他快步出了小巷,在巷口消失不见,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方转过身,准备进屋。

    但突然,她脚步一顿,僵在原地。

    她的爹爹正站在门里,满脸威严地看着她。

    洛青舟在街上雇了马车,很快进了内城。

    随即他从原路绕到书店的后门茅房处,直接从院墙跳了进去。

    刚落地,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洛青舟,你好了没?再不出声我就要进去了!”

    那位南宫郡主竟然已经从宫里出来了。

    好险!

    脚步声突然传来。

    他立刻转身钻进了茅房,解开衣带,脱下了裤子,然后又慢慢地搂着裤子,一脸痛苦的模样。

    “哗!”

    正在此时,门口的帘子突然被人掀开。

    南宫美骄那娇艳冷酷的脸蛋儿,和高挑的身子刚出现一瞬间,突然又消失了。

    帘子又垂落了回去。

    “你搞什么?在里面怎么不出声?”

    南宫美骄在外面忍着怒气道。

    洛青舟搂好了裤子,一边系着衣带,一边双腿发软,慢慢走了出去,有气无力地道:“郡主,我……我中午好像吃坏肚子了……”

    南宫美骄看了他一眼,立刻捂着鼻子,满脸嫌弃地跑远了,站在远处道:“宫里的食物怎么可能有问题?你刚刚出来,是不是又吃别的东西了?”

    洛青舟系好衣带,满脸痛苦地道:“郡主,别……别说话了,我感觉又想拉了。”

    “嗖”

    南宫美骄立刻又逃出好远,在屋里喊道:“洛青舟,你自己雇马车回去,别想再坐本郡主的马车了,臭死了!”

    洛青舟道:“郡主,你不是说要送给我一件礼物吗?什么礼物?”

    “等你回去洗了澡换了衣服再说。”

    南宫美骄立刻出了门,直接上了门口的马车,催促道:“木姨,我们走,不管他了。”

    木姨答应一声,驾着马车离开了。

    等洛青舟出了书店时,马车已经跑远。

    他依旧慢慢挪动脚步,走上了街道,在十字路口雇了一辆马车,很艰难地爬了上去。

    马车载着他,缓缓向着外城驶去。

    行驶了两条街道,他突然拉开了旁边的窗帘,脑袋稍稍探出了一点,望向了后面。

    果然,木姨驾驶的那辆马车,竟然绕路跟在了后面。

    那位南宫郡主是刚刚看出了什么,还是已经在怀疑他的身份了,又或者,只是单纯的以为他又要去拈花惹草,所以才偷偷地跟在后面?

    都有可能。

    马车很快出了内城,来到了外城的街道上。

    洛青舟决定神魂出窍再看看。

    他靠在后面,闭上了眼睛,静心凝神,神魂立刻离开躯体,穿透车顶,飞了上去。

    木姨驾驶的马车,依旧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不远处。

    但突然,他发现了其他异常情况。

    在木姨马车的后面不远处,也跟着一辆普通的马车。

    同时,还有两名身穿粗布黑衣的男子,正快步跟在木姨马车的后面。

    是郡王府的护卫?

    显然并不是。

    洛青舟飘浮在半空中,因为肉身还在马车上的缘故,不敢飘的太远,目光一直盯着后面观察。

    不管他们拐过哪条街道,后面的马车和那两名黑衣男子,都一直紧紧跟着,显然也不是普通路人。

    又穿过一条街道。

    后面那辆跟踪的马车,窗帘突然打开,一颗脑袋从车厢里探了出来,看向了前面木姨的马车。

    当洛青舟看到那张面孔后,眼中顿时寒芒一闪。

    他没有再犹豫,立刻飘落下去,魂魄归体,然后对着外面赶车的老人道:“老人家,不去枫叶巷了,去城西的西湖,我去会朋友。”

    “好叻!”

    老人答应一声,挥舞着马鞭,“啪”地抽了一下马屁股。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79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