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又黄又刺激又黄又舒/服在餐桌上吃饭的时候做

    任时光如深渊,吞没一切,任星海洪流惊涛拍天,宇宙崩裂,任沧海桑田,超凡中央世界变迁,王煊希望,自己都能有所坚持,一往无前。

    当然,他不会墨守陈规,不懂变通,连超凡中心大宇宙都在变,不断更迭,生灵自身又怎能不随之而变?

    “与大势相悖,可是,谁是大势?”      又黄又刺激又黄又舒/服在餐桌上吃饭的时候做  

    他活动筋骨,身为真仙,而且是最厉害的破限真仙之一,他恢复的很快,骨骼新生,血肉散发勃勃生机,血气如神虹冲出天灵盖。

    没什么好掩饰的,他就是这么强,想以《归化经》净化他,那就给这些人看看他的价值,让他们更期待一些。

    片刻后,他安静下来,彻底复原了,举手投足都有道韵,就是这么的快。

    只是他一身白衣染血,脊椎和心口那里的衣物更是有手臂粗的洞口,触目惊心,殷红一片。

    他并没有急着反击,一个不慎只能会送死。

    而且,他要确定出御道旗在哪里,其他都可以失去,但这件违禁物品必须得掌握在手中。

    脚步声传来,所谓的破限很厉害的年轻人到了,有男有女,一个个都有不俗的气质。

    有的人是那名大小姐从星空各地选出来的,并带回过真圣道场,显然得到了认可。

    s:.vip

    还有的破限很厉害的人物,本就是在真圣道场长大的“山外系”,自幼就被培养,如今很了不得。

    哐当一声,旁边一扇厚重的合金舱门打开了,里面是一片巨大而空旷的地带,足够比斗所用。

    这艘母舰,原本就比行星还要庞大,船舱内部自然不会狭小,再加上洞府效应,这里俨然自成一界。

    事实上,这本就是一位异人的道场,可迅速移动,能出现在星空各地,向对手的道统实施精准打击等。

    一行人走进去了,都有非凡气象,显然,他们也知道要和妖王孔煊对决,在扫视过后,都冷淡,无声,不再去看他。

    王煊最后一个入内,将自己的狼牙棒拎了过来。

    紫发女子的状态有些特殊,不止是被仙雾覆盖那么简单,就是她的身体也显得太过朦胧了。

    这片地带着实广阔,已经不像是船舱,更像是一块大陆,面积足够大。

    合金地面铭刻满了云纹,坚固不朽,不用担心被打穿。

    王煊开口:“还没有请教,这位女仙的名姓,究竟出自哪处道场?到现在我还不知。”

    他看向紫发女子,就是这么直接。

    他想弄清楚,到底是那个真圣道场走出来的人,本着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原则,先弄清楚是谁在针对。

    前方,紫发女子雍容华贵,白雾遮体,那里有茶几,有座位,更有神道茶,飘出一缕缕让人元神空明的清香,她静坐在那里。

    一位破限很厉害的奇才开口:“闭嘴,你现在是什么身份,阶下之囚,还没资格询问贵女的出身与根脚。”

    紫发女子摆手,让他无需这般,看向王煊,温和地开口:“首先说声抱歉,两位超绝世以一种不太柔和的方式将你请到了这里,原本不必这样激烈,我路经这里,知道时已经有些晚了。不过,他们说得也没错,五劫山腐朽了,那位真圣注定消亡,越早做出选择,对你越好。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带你去世外之地,我在那里等你。”

    她很柔和,但事实上,并没有说自己的身份。

    红裙女子笑道:“大小姐很看重你,你或许不知,以贵女的天资,这一纪注定要成为异人,仔细琢磨下,一位异人十分赏识你,好好表现吧。”

    似乎很厉害?王煊目光灿灿,没有回避的意思,就这么野性十足地打量白雾中的女子。

    他没有反击,也和此女有关,担心她身上有什么大杀器。

    他不急,已经解除禁锢,在这里获得自由身,现在要做的是,确定御道旗的位置,等待合适的时机,然后出手。

    当然,他认为绝对不能拖延,避兔那位异人突然回归。

    当看到妖王王煊并无敬畏之意,就这么当面扫视与打量紫发女子,刚才开口的那个破限奇才再次呵斥。

    “真是放肆,收起你五劫山一系妖王的野性,贵女是什么身份?岂容你这样大刺刺的扫视,你以为你是谁?五劫山一系的真仙都这么没规矩吗?不要将粗鲁当率性,人要有自知之明!”

    王煊回头看他,道:“知道你与我的差距在哪里吗?无论立身何地,我都有一颗自信的心。你看你,被说成很厉害的破限奇才,结果成了什么鬼样子了?抹杀了天性,活成了奴才,就你这种水准的超凡者,也配称厉害人物?我三五棒子就能砸死!”

    “让你们切磋,不是在这里聒噪。”身穿黑色外套的男子扫视过来,身为超绝世,还是很有气场的。

    一时间,整片场地中都充满肃杀之气,如同严冬来临,冰寒刺骨并有强大的精神场域压制向众人。

    片刻后,他收起精神威压。

    “行,我与你一战!”被王煊这么不留情面,斥为奴仆的男子,脸色阴沉无比,第一个走了出来。

    “我问下,我一不小心将他打死怎么算?”王煊回头。“让你切磋呢,不是生死相向。”红裙女子说道。

    王煊道:“大象走路,难道还要看脚下的蚂蚁吗?不小心踩到,难道还怪我?既然想要安全,那么就不要让他下场了,这样对谁都好。”

    “你说什么呢?!”对面的年轻男子面色冰寒,对方嘴巴这么损,完全没将他当作一回事。

    此时的孔煊妖王,那可真是飞扬跋扈,比传闻中的他还过分,他接着道:“想保命的话,立刻滚,不然我下手没轻没重,第五棒可能就会将你打没了。”

    对面的年轻男子,青衣猎猎作响,全身发光,他忍无可忍,道:“真要挡不住你五棒死在你手中,我也认了。”

    “好嘞,过来送命吧!”王煊拎着漆黑而又沉重的狼牙棒,指向了他。

    对面,青衣男子身上有御道纹理泛起,抓住一杆长矛,全身超凡因子沸腾,然后一声爆喝,杀气席卷整片战场,顿时让地面上所有云纹都复苏了,光芒滔天。

    “死!”

    他对这个妖王恨极,实在是他有些下不来台,御矛而行,合二为一,如同一道混沌闪电,撕开了星空,划过漆黑的宇宙,超越时空的束缚,向着王煊刺去。

    王煊的精神天眼,有御道纹理交织,精神高度集中,此刻没有保留,全力以赴,不仅是出口恶气的问题,也想让稳住这里的话事人,让他们看到他的无限潜力。

    一时间,他自己都露出异色,当精神天眼演绎到今天后,竟出现些许的变异,对手的速度似有些“变慢”了,更多的细节被他捕捉到。

    这一刻,他手持沉重的狼牙棒,横扫了过去,精准捕捉对方的御道纹理轨迹,狼牙棒砸中矛锋前端。

    顿时,碎片炸开,矛锋断了,而且长矛后面的部分也在崩断。

    王煊的狼牙棒一击而已,就震碎对方手中的一件异宝,并且去势不减,轰的一声,将整个人都砸中了。

    尤其是,最后关头,他的手腕微抖,有意控制狼牙棒的轨迹,砸向了对方的头部区域。

    青衣男子很强,但是,最后也恐惧了,对手太猛了,简直勇不可挡,像是一艘战舰撞上了猛禽,他根本扛不住。

    尽管他施展术法,释放其他秘宝,形成护体光幕等,并且在倒退,各种手段尽出,但是都晚了。

    噗的一声,他的身体爆开,连带着元神跟着炸开了,被打的血雨横飞,整个人彻底没了。

    红裙女子面色变了她原本准备救援的,但是,没有想到第一击而已,那名破限很厉害的人物就被打爆了。

    说好的五棒呢?

    其他破限奇才也都心中一沉,这个对手实在太凶悍了。现场鸦雀无声,谁都没有想到,转瞬间就出现这种结果。

    “这就是传闻中桀骜不驯、无法无天的百域第一真仙孔煊?”连紫发女子都诧异,这妖王的胆子也太大了。

    这可真是有点肆无忌惮,这里有成为孔煊主场的架势了。

    他下了死手,没有留情,直接就将人给打杀了!

    王煊摇头道:“不知道这些年来都流行戴头盔吗?

    自己这么弱,防护措施还不到位,怪谁?”

    “放肆!”身穿黑色外套的超绝世,冷峻,严厉,他找人检验孔煊的实力,可不是让他行凶杀人。

    他右手探出,瞬间变大,想一把将孔煊抓过去。

    同时,他的左手中,出现因果钓竿,想再次以钓钩将他刺穿。

    “慢!”王煊寒声开口。

    既然获得了自由身,他就绝对不允许再被人禁锢,命土后方的一些东西都被他取出来了,时刻防备着。

    “你还有什么话想说?这次是切磋,不是让你逞凶。”黑衣男子冷漠地逼视着。

    “他自己都说了,五棒如果都挡不住,死在这里,那也怪不得别人,事实上,他连一棒都没挡住。”王煊开口。

    而后,他又道:“我总算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弱了,你们扼杀了他们的天性。什么是奇才?不仅要自信,而且心灵无枷锁,没有羁绊,时刻都可以有让自己顿悟的灵光。看看你们身边的人,都活成什么样子了,拘谨,唯命是从。原本都很厉害,现在被培养成了仆从。这样的人,我一个可以打十个!”

    “你真狂妄!”黑衣男子冷声道。

    但是,紫发女子却摆了摆手,道:“倒是也有些道理。”

    “所以,我对加入你们这一边,有些忧虑,你们以《归化经》净化我,如果我失去了天性,那还是我吗?没有了顿悟的灵光,还能成为异人吗?”

    王煊这样说道,如此才显得更真实一些,如果有可能,谁愿意被人度化?如果他不讲这些,不为自己争取,反倒不正常。

    “你想的倒是远,先过了眼前这一关,成为我们自己人再说吧。”黑衣男子冷声道。

    毫无疑问,他不会放弃“净化”,不然的话,眼前这个桀骜的妖王很难收服,不为他们所用的妖王,天赋再强,又有什么用?还不如死人。

    王煊早在心中为他判了死刑,第一个就要击毙他!

    紫发女子开口:“是吗?你如果足够惊艳,表现的异常突出,也不是没有免去净化的可能。我世外之地,有真圣坐镇,还容不下一个超规格破限者吗?任你桀骜不驯,无法无天,也无所谓。”

    “怎么才算惊艳,要不让两位超绝世都压制到真仙境界,联手和我打一场?”王煊说道。

    黑衣男子和红裙女子立刻冷冷地瞪了过来,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做。

    “你到底几次破限?”紫发女子问道。

    “我不知道,也许接近四次了,也许达到了四次,但最重要的是,我认为还可以继续破限下去。如果给我至高经篇,给我一个公平的大环境作为支点,别说是异人,我认为,就是真圣他父亲,我都能摆爆!”

    “闭嘴!红裙女子立刻喝斥。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想立刻死去吗?”黑衣男子更是直接警告他。

    紫发女子哑然,这个妖王确实野得离谱,比传闻中还过分。不过,她觉得这是对方在恐惧《归化经》,不想被度化,所以口出惊世之语,

    在这里大不敬。

    “你自信过头了!”紫发女子平淡地说道。

    王煊道:“如果不信,那就来一篇真圣经文,我可以现场悟法,绝对可以做到,不弱于当世任何人的参悟速度!”

    对面,那些破限奇才都露出异样的目光,这真是遇上了一个疯子,什么话都敢说,连这种无理要求都敢提,发疯的厉害。

    紫发女子看着他,道:你这是想有所表现,还是想赚我一篇至高绝学?”

    说到这里,她看向王煊,道:“我用其他方式检验下,你如果真有五次破限的潜力,不是不可以超规格待你!“

    王煊问道:“怎么超规格待我?”

    “给你至高经篇,将你送到真圣身边。”紫发女子说道。

    在她看来,管你是什么样的奇才,若是到了真圣面前,什么野心,祸心,都不算什么了,就是一条祖龙也得低头盘着!

    “#,不去!”王煊心中立刻这么喊道,开什么玩笑,至高经篇可以要,但去见真圣,找死吗?

    “你要检验试试看吗?”紫发女子问道道。为什么不试?来!”王煊先行答应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69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