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骑在突出的木棒上的感觉视频,把小雪里面整满

    特种合金。

    实际上并非是一个新鲜的名词。

    早在地球时,人类就已经研究出了数十上百种性质用途的特种金属。  骑在突出的木棒上的感觉视频,把小雪里面整满    

    它们被广泛的应用在一些基础行业内,为科技发展带来了不可或缺的帮助。

    直到后来,吕宽等人随着传送门来到废土,也只是误打误撞添加了废土上独有的一些元素,这才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摸索出了新路。

    异种高能合金。

    这是废土四年后,人类对于新型合成方式诞生的合金,统一的称呼。

    靠着越来越多的元素发现,添加,尝试,验证。

    人类将这些废土独有的“异种”添加进原有的金属里,运用特殊的制备方式,制备出来了越来越多的功用变态的高能合金。

    但与此同时,使用这些高能合金的门槛也在逐步提高。

    从拿到手,苏摩整整熔炼反应了一整天,也只将百分之一的合金完成了初步的处理。

    后续,这些初步处理的合金还要再经过三次精细化处理,才能将制造过程中产生的外加应力全部消除,运用于逐日战甲的制造中。

    “不能心急!”

    “万事开头难,等到我熟悉了这制备的流程,速度变快是一定的”

    苏摩擦擦头上热汗,将所有合金小心装入储物空间里放好,这才松了口气。

    如果处理合金的目的不是为了制造逐日战甲。

    以他领地科学院建筑副院长的身份,随便就能找来几个研究员协助处理,哪里还用得着这么麻烦。

    可要是涉及到逐日战甲,为了以后的量产和带出去到外界的维修,再制造。

    这个流程就必须要苏摩亲自踏踏实实的走完一遍。

    如此,才能为以后的高楼铺下坚实的地基

    山中无岁月,寒尽不知年。

    桑田镇虽地处天元领地中心,可没了庞大的鸽子族群体后,依旧显得有些荒凉。

    苏摩沉浸在处理特种合金的工作。

    不知不觉中。

    四日时间又是眨眼而过,废土历八年六月三十日悄悄到来。

    这期间。

    孙权在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后,已经带着剩下的两成人手去了宝鱼县,良坊内仅剩四名老员工负责最低限度的店铺运转。

    封龙在拿了科学院的新式武器支持后,也带着已经到位的三百特攻队,分批次踏上了前往龙凰领地的火车。

    至于英雄会初代选中的十七位成员,在先前两位叛变的基础上,竟又是新加了四人进去,仅剩十一人还在尝试着拿到投名状。

    对此,苏摩早就有心理准备,自然也没有升起任何情绪。

    而且如果不是游戏强行下发的任务,以及即将到来的领地纷争。

    他甚至有些喜欢现在这样规律的生活,每天专注的沉浸在科研的世界里,坚定的将进度条一步步填满。

    良坊实验室内。

    “终于完成十分之一了!”

    刺啦。

    将一块烧红的合金全部丢入到水池中,看着氤氲而起的白色水蒸气。

    苏摩满意的摇晃两下脖子,站起身左右活动略有酸痛的腰椎。

    制备的进度提升,远比之前预估的要快得多。

    在星际人类的专注力加持下,他能够连续十五个小时将注意力沉浸在制造之中。

    这点,便足以让他的效率超出普通人五倍以上。

    再加上对流程的熟悉度越来越高。

    如果不是宝鱼县管理者急需他去上任。

    再有一个半月左右,逐日战甲初代版本便能崭新出厂,绽放自己的喋血神威。

    “其实也耽误不了太久”

    “宝鱼县还是有底子在的,在加上他们的帮助,只要我发布的命令都够执行下去就行”

    听到安静的院落里传来一阵吵闹,并且那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苏摩眉头一挑,打开实验室大门走了出去。

    “咦,你们怎么回来了?”

    “宝鱼县那边调研完了?”

    空荡的院落内,张达身后跟着七八个良坊的员工,正提着大包小包进来。

    看到苏摩从实验室走出,跟在后面的张敏的脸色微变,虽不再像之前那么争锋相对,但还是别扭的放下东西去了前厅。

    “老板,你忘啦?明天是博文考试的日子!”张达喜滋滋的迎上来,满脸笑容,竟像是年轻了十多岁一般容光焕发。

    离开了桑田镇,去了宝鱼县另一个完全陌生的行业。

    前后不过十天左右。

    不仅没让他感到半分为难,反而有了一种焕发第二春的舒畅感。

    那种久违的热血涌动,那种几十人齐坐一堂讨论得出正确结果时产生的多巴胺分泌。

    都让他深深的庆幸,能够误打误撞上了苏摩这辆“贼船”。

    “明天就是七月一了?”苏摩心中微微一算,这才想起时间竟已经不知不觉到了七月。

    他来到这片遗迹时,时间线才不过是五月。

    没想到时间竟过得这么匆匆,不知不觉中就是一个月过去,远比现实废土快太多。

    “宝鱼县那边我们已经初步对数据进行了归纳,剩下人的工作就是将收集到的数据填进去,来构成我们对市场进一步的归纳判断”

    “不过就眼下收集的这些来看,老板你果真是慧眼如炬,这宝鱼县的潜力比咱们桑田镇大太多了”

    “简直简直是一片宝地啊!”

    心中有百般感叹,奈何文化不高,张达憋了半天也只吐出宝地两字。

    但看那激动。

    苏摩笑了笑,倒是再一次验证了自己之前的判断。

    宝鱼县和领地其他县镇不同,是唯一一个缺少管理者,任由各项产业野蛮生长的地方。

    但这种缺少,既有坏处,也有好处。

    如果将其他地方比喻成一座高达几十层的摩天大楼,将管理者比喻成建造维修工人。

    先天的基础确实减少了建造方面的困难,但也相对增加了维修方面的难度。

    一旦大楼根基出了问题,在想要弥补。就得将原先建好的几十层全都拆了。

    可谓困难重重!

    而宝鱼县,就好比一座座平底上散乱的民房。

    基础差,成果也没有。

    一眼看过去破烂不堪,根本没有一处能拿得出手的地方。

    但相对的,想修复其地基却不是大问题,哪怕将所有民居拆了,也能很快时间便复建出更辉煌的建筑来。

    这便是优势所在。

    “老板,你看博文他能考上科学院吗?”

    见到苏摩脸上带笑,不言不语的模样,张达略带期盼的问道:“要是博文能考上,咱们店铺也算是有科学院的人脉了,到时候做起生意来更是无往不利,宝鱼县那些泥腿子都要敬咱们三分!”

    “这你别问我,去问问博文自己更靠谱”

    “再说了,明天就考试了,你今天还是别给博文在添压力了!”

    隔着窗子,苏摩能清晰的看到张博文依旧在专注的翻着手里的错题集,沉浸其中。

    和之前相比,现在的他俨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究其原因,也很简单。

    这四天时间下来,看到苏摩能如此沉浸在科研中,张博文年轻人那股不服输的心态,也渐渐让他进入了另一个层次,拥有了“信念”的雏形。

    只是,最终能走多远。

    进入科学院也只是第一步路,就连苏摩自己,也说不准张博文未来的终点到底在哪。

    或许是碌碌一生和其他研究员一样,混到年限到了,被迫离开科学院。

    或许能做出什么成绩来,真正加入到科学院内,拥有属于自己的科研项目。

    在教书育人方面,苏摩是完完全全的新手。

    他能做的,也只有在这一年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让张博文走的顺利些。

    未来,在这片和现实废土隔绝的时间线中。

    是龙是虫,全由张博文自己努力

    翌日。

    六点刚过,天空中便飘起了毛毛细雨,给闷热的天气送来一丝清凉。

    今天正是科学院招收学生的日子,就连桑田镇内讨论考试的声音也猛地多了起来,好像过节一般热闹。

    而在良坊中。

    天色才微微亮,苏摩便亲自下厨给张博文做了一顿早饭,又将放置了好多天的能车提前充满电开到了良坊门口放着,模样像极了文明时代那些送考学生的家长。

    “博文啊,今天考试你可千万不要着急,笔试爸相信你不会比别人差,但后面那个群组面试一定要牢记爸给你买来的那些考试秘籍上记着的注意事项,千万别得罪了那些导师啊”

    “不要心急,每个人都有十分钟的展示说明时间,他们要是抢在你前面,你就让他们去说,反正名额一天后才会公布”

    “”

    饭桌上。

    有了苏摩这个老师承包了大多数业务,张达这个亲爸也没闲着,仍旧在孜孜不倦的高频输出。

    途中,张博文听得烦了,反抗了两次。

    都被张达一手无情镇压“爸这还不是为了你好”打败。

    而张敏倒是有心想要劝上两句,但因为苏摩就坐在身旁,只能低着头喝粥强行掩盖尴尬。

    “行了,博文都知道的,你就别念他了!”

    最终,还是苏摩站了出来,打断了张达的唠叨,给饭桌博来了一丝清静。

    饭罢。

    张博文背上包,一行人上了能车,苏摩轻车熟路便拐上了前往科学院的方向。

    来自五湖四海多达三千名考生的考试,在废土可谓是一场难得盛景。

    这些人,几乎都是各大领地最富有的那一批人,送考的排场也是一个比一个大。

    平日里,前往科学院的这条马路上几乎见不到几辆能车。

    可今天到了临近科学院附近时,苏摩却愕然发现,就连双向四车道的马路都被这些过来送考的能车给堵了个水泄不通。

    到处都是人头,到处都是荷枪实弹负责维护秩序身着蓝色制服的护卫队,甚至不时间还能看到督查司的工作人员在人群中走来走去,将触犯规则的人扣上带走。

    而在那几座先前没有,临时摆出来的高塔上。

    苏摩甚至还听到了大喇叭来回播放着考试的规则,以及严禁携带的物品。

    “这也太魔幻了”

    “谁能想到废土都八年时间了,居然还能组织起这种规模的考试”

    透过车窗,苏摩能清晰的看到那些送考家长眼里的期待。

    或许天元领地在所有领地中,算不上最好的领地。

    但天元科学院,却是整个新大陆独一档的教育科研机构,是足以和三大领地媲美的存在!

    这里,酝酿出了无数改变人类命运的新兴科技。

    这里,也产生了数十种改变人类生活的奇妙物品。

    不算上那些得自于遗迹里的前人科技。

    论起真实的创新来,就连龙旗领地的几大科研所,甚至都要自叹不如。

    “老板,前面实在是太堵了,要不我们下车走过去?”

    摇下车窗,张达伸出头探望了一会,忍不住的提议道。

    本来能车就多,把本来宽敞的马路挤得难以通行。

    但还是有一些人图省事直接摆烂停在路边,导致不少考生只能下来徒步前往科学院内。

    “没事,再等下!”

    左手握着方向盘,苏摩随意的抬起右手按在一个只知道作用,但还没用过的按钮上。

    无形的电波发出。

    约莫十秒钟左右,两队十人身着显眼黄色制服的科学院守卫队,从远处疾驰而来。

    在确定了苏摩的座驾后,一队五人,一前一后。

    不到三分钟,一条笔直的前行道路被舒展开来,刚好足以能车前进。

    “???”

    “这”

    哪里见过这排场,看到越来越多送考的家长投来羡慕的目光,坐在后排的张达一时间虚荣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尽管他并不清楚,为什么能享受到这般待遇。

    但这种人上人的待遇,几乎能将他爽晕过去,眼下哪里还能顾忌这些。

    “爸,你还是把窗关上吧”瞅着不少人透过车窗看进来,张敏脸上不由泛起赤色红晕。

    说不爽吧,那投进来的目光给人的感觉,简直比做梦时打败这苏有宗还要舒畅几倍。

    但说爽吧,一想到这是苏摩带来的特权,张敏又有些心慌,脑子里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一个喊着妥协吧,你这辈子都不会是他的对手,你想要复仇绝对是无稽之谈,听他的话,跟着他,能过上以前从来不敢想的美好生活。

    一个却喊着绝对不能放弃抗争,一定要时刻牢记着对方的嚣张模样,迟早有一天要将这苏有宗狠狠压在身下,让他后悔当时做下的每个决定。

    那种莫名其妙的自尊心,让张敏每个睡梦中都会梦到。

    如果自己没有前往鱼人市,没有和苏摩交恶,按照家里人的规划和苏摩顺利的在一起,美满幸福度过一生的场景。

    可越是这么想,她便越是不想妥协,越想证明自己。

    “哎呀,你这缺心眼的孩子,关上窗干嘛!”

    “你看看他们那羡慕的小眼神,咱们现在享受的待遇,恐怕陈市长过来了也不过如此啊!”

    一拍大腿,张达突然看到了一个往日生意场上的熟人,脸色更是激动起来。

    之前他屡次想要请这人吃顿饭拉进关系,拓宽出更大的市场,但都被对方以没时间借口给躲掉。

    张达心里清楚,没时间是假的,对方嫌弃他是个只会种地的泥腿子才是真。

    可现在。

    看到他坐在能车,又有这些不知道从哪来的黄衣人开路。

    那人脸上的神采简直比那唱戏的还要精彩几分,哪怕用三分愕然,三分羡慕,四分后悔都不足以表述清楚!

    “陈市长来了”听到张达这么说,张敏脸色更红,索性直接扭过了头。

    从飞鹰酒店回来,张家其他人不止一次的问过晚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她一直都是含含糊糊应付过去,根本没敢说实话。

    要是让这些人知道苏摩坐在饭桌上,竟然能压得所谓的陈市长“唯唯诺诺”,一副听训的模样。

    恐怕那晚的自在集团扩张计划压根就不会有第二个声音!

    “他到底是谁!”

    随着能车开进科学院大门,观察到竟然只有自己这一辆能车能进来,其他都被挡在门外后。

    从后视镜里看到苏摩平平无奇的脸庞,张敏心中疑惑不由更甚。

    一个普通的自由市场电工,能够短短时间接连开发出能石镰刀,能石收割机就已经足够离谱。

    要是再加上和陈市长分庭抗礼,被科学院特殊对待,这已经完全超出了她能理解的范畴。

    “苏院长,您是来”进入到最后一道门前,六名持枪守卫走了上来。

    因为要直接面对研究员,谁也不敢保证这些考生里就没有心怀叵测的人在。

    为了研究员的安全,任何考生都不能携带武器,储物空间也会被五级封闭。

    包括苏摩要开车进去,同样也得受到这般限制。

    “我送考生,这是我徒弟!”

    “算了,让他进去就行,我们就不进去了”

    摇下车窗,看了看里面攒动的人头,苏摩索性直接停下了车。

    “带好东西,我们在考场外等你”

    “老师放心”副驾驶上的张博文乖巧点头,连忙打开车门下车。

    不过在走了两步后,他又突然绕回到车窗前,正对苏摩:“老师你是个好人,我姐虽然以前可能做了一些坏事,但我能保证她从来没伤过别人性命,只是只是废土太残酷了,她不得不穿戴上一身刺保护自己,保护我们。我不敢和您提条件,但您之前说过我要是考上科学院,您就答应我一个不违背原则的条件”

    “博文”意识到张博文要说什么,后座的张敏突然情绪失控大喊一声,眼睛直勾勾看向张博文。

    “老师,如果我能考上,还请您原谅我姐,给她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张博文一字一顿的说完,张敏连忙将视线又扫向后视镜中苏摩的脸,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但更多的还是不知所措。

    一秒。

    两秒。

    后视镜中的苏摩依旧宠辱不惊,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又仿佛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在张敏止不住的颤抖中,她的耳中终于响起那道往日里听起来讨厌,如今却如同天籁的声音。

    “行,只要你能考上,老师答应你!”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69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