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郎骑竹马来 绕床弄青梅:情欲秘书(h)

    酒楼的生意一般做中午和晚上。

    不过吃海鲜,当然要赶早。

    办案归办案,口福不能少。    郎骑竹马来 绕床弄青梅:情欲秘书(h)  

    周瑜带着罗小丝,不,是罗小丝开车带着周瑜,到了西贡。

    西贡靠海,多码头,空气中带着海水的咸味,码头边,则是各家的小渔船,汇聚在一起,这就形成了早市。

    码头和海平面有落差,来买海鲜的客人直接在岸上看,看中什么谈价钱,谈完就在岸上放个篮子下去,渔民拿走客人放的钱,然后把打包好的海鲜放在篮子里,客人一拉,交易完成。

    这种都是熟客,生人嘛,那有海鲜市场,挨宰去。

    民风淳朴的意思,就是鬼精鬼精的,见人下菜碟。

    都卖的便宜了,酒楼的生意还怎么做?

    福和酒楼。

    周瑜的车停在门口,下车进门。

    十几张大圆桌的酒楼正厅,这酒楼是真不小。

    “唉,随便坐,吃点什么?第一次来也没关系,我们这里保证新鲜,价格公道。”服务员上前问。

    “有什么好介绍?”周瑜扫了一眼,找了张中间的位置坐下。

    眼下十点不到,只有两桌在吃早茶,还有一桌,三个古惑仔模样的人原本在那吹牛打屁,看见周瑜,散漫的神情立马变得严肃,如临大敌。

    其中一个人更是直接起身往内屋走去。

    “大清早,海鲜粥啦,暖胃,爽口,再配上两笼我们这里的招牌,蟹粉小笼,那叫一个鲜甜,怎么样?”服务员一看就只是服务员,热情的推销。

    周瑜翻了翻菜单,点头:“行,你先上,我再看看别的。”

    “好的,稍等。”服务员跑向后厨,迎面对着一身黑色老人装的覃欢喜点头:“老板。”

    “嗯。”覃欢喜笑笑,往周瑜所在的桌子走来,几个手下自然而来的跟在了后面。

    “周sir今天怎么这么有空?”覃欢喜坐下道。

    “当警察也要吃饭的嘛。”周瑜斜了他一眼:“食材要新鲜啊,不然我投诉你。”

    “那当然,周sir肯来,我当然要拿出最好的东西。”覃欢喜诚恳的说完,扭头对着后面站着的年轻古惑仔说:“乐少,去三婶那挑个象拔蚌,要最好的,我请周sir吃。”

    “好的,欢喜哥。”被称为乐少的年轻人看了眼周瑜,快步出门。

    “本来是有冰鲜品的,那个便宜,不过那种东西骗骗不懂吃的客人还行,给周sir吃的,当然要最好最新鲜的。”覃欢喜和声解释。

    “公职人员不能吃请,还是社团大佬的请客,想我被调查么?”周瑜随意的口吻看着他。

    覃欢喜呵呵一笑:“当时你帮我恢复警察身份,也是你帮我联系的巩sir,就当我感谢你,即使是ia来调查,这个理由也站得住脚,再说了,谁会觉得你周sir吃请呢?一只象拔蚌,太少了。”

    “你也记得我帮过你?”周瑜斜眼打量,声音冷淡:“我帮你,巩sir帮你,帮的还不止一次,你就拿这个回报我们?打我们的脸?”

    覃欢喜摇摇头笑笑:“我也没办法的周sir,当时的情况你都知道,魏德信在,我迟早要死,我只能走,警察这身份,帮不了我的。”

    “所以呢,警察不做,就开社团,做古惑仔啊?”

    “开社团有开社团的好处,如果我当时有一班人马,我老婆就不会死,现在我带着一帮兄弟,没人能轻易杀的了我,我也是被逼的,除了这个办法,我想不想还有什么办法,能保住我的命。”

    “保命那你学人卖白粉?”周瑜一拳捶在桌子上,喝道:“你是觉得我不知道?”

    覃欢喜扯着面皮笑,顿了顿道:“在新界,有什么能瞒过周sir的呢,不过周sir,没证据不要乱说,我是老老实实的生意人,只想卖卖海鲜。”

    “本来也没觉得你会说,我的包子呢,快一点。”周瑜懒得说教,既然覃欢喜选了这条路,那就回不了头了。

    “猜fing,催一下厨房。”覃欢喜笑道。

    “是。”

    覃欢喜身后,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转身,行动丝毫不拖泥带水。

    周瑜随意的打量了一眼,身高目测一米八出头:“派头很足啊,还专门请个保镖,当过兵吧?”

    覃欢喜呵呵笑:“周sir好眼力,他叫猜fing,是当过兵,曾经救过我一命。”

    “来了,海鲜粥,蟹粉小笼。”服务员奉上。

    周瑜把东西往罗小丝那推了推:“你先吃吧。”

    罗小丝早就眼冒金光,抖了抖眉毛:“那我不客气啦。”

    她倒是一点都不怯场,直接开动。

    周瑜微微笑笑,扭回头:“覃欢喜,我这次来是有事问你,希望你如实回答。”

    覃欢喜点头:“当然,只要我知道的,我肯定告诉周sir。”

    “包括贩毒啊?”

    “没做过的我当然不知道。”覃欢喜笑的憨厚。

    周瑜突击问:“何佑莉是不是你杀的?”

    “何佑莉是谁?”覃欢喜一脸懵的表情,疑惑不解的问道:“周sir为什么觉得我会杀她?我根本不认识这个女人啊。”

    周瑜皱了皱眉,表情不似作伪,如果覃欢喜是笑着的,他反倒肯定,但就是这种茫然的表情,显的很真。

    说他表演,当然有可能,但有一点,周瑜一直疑惑,覃欢喜和他,真算不上有什么大仇,顶多就是身份上的问题,有必要直接来撩拨他么?

    周瑜眼神同时在他身后的剩下一个属下脸上一扫,那个手下也没什么奇怪表情。

    猜fing,乐少,打人的叫炮仗。

    “他叫什么?”周瑜对着覃欢喜的手下扬了下头。

    “志明,怎么了?”覃欢喜问。

    “谁是炮仗?”

    “他不在,周sir找他?”

    “叫他过来。”周瑜直接道。

    覃欢喜想了想,点头,“行,我打电话给他。”

    覃欢喜打电话,周瑜也没动筷子,倒是罗小丝吃的开心,被汁水烫的呼哧呼哧的:“周sir,这小笼真不赖,好吃,你也吃啊。”

    “你吃吧。”

    周瑜静静的看着覃欢喜打电话。

    “他刚起床,10分钟到。”

    “嗯。”

    门口,乐少拎了个黑色袋子走了进来,提了提:“我去交给后厨?”

    “哎,招待周sir,我亲自来。”覃欢喜笑笑,起身:“周sir,你先坐会,我去给你处理下。”

    “嗯。”周瑜点了点头。

    “你不吃么?”罗小丝看人走光,周瑜还没动口。

    周瑜玩味笑道:“这是在黑社会的地盘,如果他给你下药呢?”

    “咳咳,不会吧?”罗小丝瞪大眼,看着夹着的小笼不敢放进嘴了。

    “你说呢?只要利益合适,有什么不能做的?”周瑜摇摇头,往后一靠:“你就说,他在里面给你下点药,我们两个都吃了,昏了过去,然后他们把我们扒光,放在一张床上拍下照片,你说我们会怎么样?”

    “那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哦。”罗小丝认真想想喃喃:“不过周sir,那你出轨的消息肯定满天飞了。”

    周瑜满头黑线:“那如果把我和小姐放一起呢?”

    “那应该也没什么事吧,顶多就是说你周sir不检点。”这点事肯定搞不掉周瑜,还会招致周瑜的报复,罗小丝肯定。

    “单纯!你以为只是睡觉么?信不信这小姐起身就告我强.奸?”

    “嘶~。”罗小丝认真点头:“那你完了,警察都做不了。”

    周瑜瞪了她一眼,拉长音道:“知道就好,所以来这种地方都要小心,一个人出来绝对不能吃他们的东西,两个人出来最好不吃,要吃,也只能一个人吃。”

    “哦,我记住了。”罗小丝点点头,笑了,把小笼放进嘴里:“谢谢周sir把这个机会让给我。”

    “我是你上司,难道让你看我吃么?”

    “嘿嘿,你真好,不过,如果是我呢,他们会怎么对付我?”罗小丝好奇。

    “简单啊,第二天起来,你会发现你在一张宾馆的床上,浑身衣物完好,分不清自己到底有没有出事。”

    “为什么?”

    “因为这样,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出事,你会怀疑,但你不会确定,时间一长,所有的犯罪证据都没了,而他们,会在需要用到你的时候,拿着录像机出现,男主角可能是一个,也可能是十个,那个时候,你答不答应,都彻底完了。”

    “嘶~我不吃了,好惨。”罗小丝心有戚戚。

    “吃啦,我在又没事。”周瑜轻笑。

    “那好吧,能吃别浪费。”罗小丝嘿嘿笑。

    几分钟后,门口出现了一张桀骜不驯的脸,一看就是那种脾气很爆炸的人,周瑜眯了眯眼,这个人应该就是今天的目标,炮仗。

    炮仗看见周瑜,脚步一顿,面色一变,稍微有点拘谨的笑道:“周sir,你怎么在这里?”

    “你就是炮仗?”

    “对。”

    “我让覃欢喜叫你来的,坐。”周瑜面无表情的偏了下头。

    炮仗顿了顿,抿了抿嘴:“待会吧,我去看下欢喜哥。”

    周瑜挑眉,不说话,继续看罗小丝吃灌汤包。

    这个炮仗身高没有一米8,肯定不是他,如果非要从福和里挑人,最低消费两个。

    猜fing再加上炮仗。

    炮仗进厨房,呆了很久,终于和覃欢喜一起走了出来。

    覃欢喜穿着围裙,带着厨师帽,端着一个特大的白瓷圆盘,笑脸盈盈的走来,摆上桌面:“来,特级的象拔蚌刺身,很新鲜的,周sir,请品尝。”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62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