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小雪公交车灌满好爽|丝祙欲妇白爽4—6

    奥伦公司的出手,终于解决了供应链上最后的一环。

    在得到消息后,道恩当即飞去德国见那边的供应商去了。

    这边宣东已经拍完第三部,转场去拍第四部了,同时奥伦公司的场景补拍也已经完成,全片已经送至,猝死鬼夸嚓一通猛剪,瞬间完成合成,就差精剪渲染调色等没做了。  小雪公交车灌满好爽|丝祙欲妇白爽4—6      

    李闲云本来想拖些日子交给奥伦,再想想我连赌神和超级黑客都搞出来了,还和他们装什么逼啊?

    所以意思意思拖了几天就先把合成好的片子递过去。

    科瑞德一看片子,瞬间惊为天人。

    我了个操!

    易胜传你你们牛逼大发了啊!

    真成了!

    虽然早就听说过名气,虽然也见识过他们的效率,虽然有保底拍摄协议,但内心深处,他们其实还是没抱太大期望,说白了是把这合作作为试验田来看待的。

    现在试验田非止成功了,还高产了,而且妥妥的能赚钱了,奥伦公司上下一通合计,都觉得可以深度合作。

    于是当即拍板要下片子。

    不过在看到李闲云送来的竟然是两份样片后,一时诧异,再看内容。

    我靠,怎么有一份是……

    科瑞德终于明白了。

    于是在奥伦公司董事会一通讨论后,科瑞德再次给李闲云打电话。

    “李,您的第二份样片,是全息电影?这才是您这次保底拍摄的真正目的,对吗?”

    “是的。”这时候李闲云也不用再掩饰了:“这是附送的,效果还不是太好,是我的管家拿着手机在我家拍的。”

    无所谓了,效果是不好,关键是成果已经看得清楚明白。

    科瑞德道:“我们希望能入股您的全息影像公司。”

    “很多人都想入股,但总是给不出一个让我满意的价钱。”

    “我们诚挚的希望您能给我们一个机会!”

    李闲云嗯了一声,这才大致说出他的规划。

    科瑞德听明白后,道“子公司以二百万米金从总公司拿货,负责全米的租赁服务?”

    “是的。”

    “维护成本呢?”

    “基础件十年没问题,一些关键件五年左右,易耗品三个月左右,具体还要看播放次数,不过这部分可以改进。总体维护成本嘛,要是按一天使用十六小时计算,不算人工,目前判断一年两万米金左右,包括了易耗品,五年一次大维护,大概需要二十万米金。”

    因为租赁期间的维护是自己负责,所以这些钱的成本是子公司承担。

    “维护人员呢?”科瑞德继续问。

    “这个要看具体部件,光学核心组件不维护,只更换。基础件维护总公司负责,普通件子公司负责,到时候会有清单。如果米国这边能按照一家影院一个全息影厅计算,那么四千套设备,大约二百个维护人员就可以解决。”

    “摄像设备呢?”

    “易胜传媒独家制作,暂时不对外租赁。”李闲云笑道。

    现在一共就三台全息摄像机,全部是超神科技自己搞的,因为都是定制,不上产线,所以成本也奇高,单是制作成本就一套一百五十万米金。

    不过要是形成流水线生产,那成本就能降到三十万以下,比影院设备便宜。

    科瑞德犹豫了。

    对他来说,钱不是问题,但是全息电影的制作被垄断就是个大问题。

    合着院线不但要高价租你们的设备,还只能放你们的电影?

    李闲云明白他的顾虑,笑道:“我可以承诺,在全息影院设备完成之后,立刻开始全息摄像设备产线,大约两年时间内完成,而且也可以考虑部分放在这家子公司里,但这部分要看情况议价。”

    科瑞德松口气:“这样还可以。价钱呢?”

    李闲云也就是抢两年的钱,这个可以接受。

    “一百万租金,一个月。”李闲云回答。

    全息影像摄像机的制作成本比全息影院设备低,但是租金更高。

    原因自然就是它的量更少。

    全息影院设备未来也许能做到三万家,但是全息摄像机未来可能就只能租五千台。

    市场才是定价的主导因素。

    科瑞德也被这个价钱吓晕了:“这太贵了。”

    这特么是影院设备十二倍的价格啊!

    李闲云无耻回答:“但这样全息电影数量就会减少,也会更有价值。”

    “这也意味着成本更高,光设备租金可能就几千万米金。”

    “未来的电影,不应该是艺人主导的电影,而就是科技!再说自己不做,也可以象这次这样,双方合作嘛。易胜传媒帮着做,就不用担心设备成本的问题。”

    操!

    那不还是你们家包圆制作?

    科瑞德已经隐隐察觉到李闲云垄断影视制作的野心。

    但他也不是什么龙头老大,也是自己能赚到钱就好。

    所以他死了拍全息电影的心,转而关注子公司的回报问题。大致估算了一下后,道:“米国四千家影院,根据IMAX巨幕的经验,可能最多一千台设备的拥有量。”

    你又不是苗辉,跟我装什么逼啊。李闲云不屑:“你不能只把巨幕作为标准。”

    “但你们的价格却是对标它们。”

    “价格高出有限,品质却高出十倍。按照我的理想推断,米国应该拥有至少五到八千个全息影厅,而且是在三年内做到。”

    科瑞德连连摇头:“这太疯狂了,光是基础建设成本就是一大笔钱,而这钱是要影院自己出的。”

    “没那个必要,改造就好了。米国还有那么多普通影厅,全息影院又不是巨幕,不需要把房顶拆了重新盖,直接把设备堆上去就能用,改造成本很低的,我的家庭影院不算设备,改造成本只花了二十万华币,换算下来只有三万米金。”

    这么一说,科瑞德松口气,这样的话门槛就低多了。

    一百万的年租金,月租金就只有八万米金,改造费用只要三万米金左右,这个是一次性的。

    十一万米金的入门门槛,意味着大部分影院都可以接受。

    IMAX巨幕之所以全球才一千家左右,主要原因就是入门门槛太高了,不光设备成本高,影厅改造成本也巨高,导致一上来就要投入几百万米金,有几个敢这么玩的?

    但是全息影院作为比IMAX更高端一大截的设备,入门门槛却比他们低得多,所以未来全球几万家全息影厅确实问题不大,搞不好以后就只有全息影厅了。

    3D还没淘汰2D呢,全息到要把其他的都直接干趴下。

    不管怎么说,现阶段米国这边保五千个影厅完全可以!

    “如果达到五千家,租金会降到多少?”科瑞德问。

    “八十万米金,这是最低价格。”

    李闲云已经把市场算死了,这个价格百分之三十的上座率,影厅还是赚大头。

    那我凭什么给你降更多?

    从一百万到八十万,就是他的最大让利空间。

    反倒是生产方的降价空间更大。

    这么一算,科瑞德心中有了数,按这个方式,以八十万租金五千套计算,就是四十亿米金一年。

    “易耗品呢?”科瑞德问。

    “易耗品成本价,所有盈利都归子公司,哪怕是以五年为基准摊购买成本,去掉维护保养、基础运营,人工费用,年利润可以达到三十亿米金……但实际五年之后大修一次,再用个两三年都没问题。”李闲云都帮他算好了。

    暴利!

    但这就是垄断必然的结果。

    而按这样的方式计算,那这公司按三百亿出售股权是客气的!

    操!

    买不起啊!

    科瑞德总裁期期艾艾道:“五千台可能需要至少六七年的时间……”

    他是有意把时间拉长了。

    事实是,全息影院要么不赚钱,那就五十台都难。

    要么很赚钱,五千台就轻轻松松。

    生意人向来嗅觉敏锐,大众市场可能还需要用几年时间来慢慢培养,B2B的市场,今年能赚钱,明年就火爆。

    入门门槛十几万的情况下,市场证明有前途,可能一年就达到既定标准。

    李闲云很淡定:“没事,我就按三百亿米金估值,出售总计四十九点的股权,也就是147亿,收获到的资金一半放在公司内,也就是73.5亿,所以实际对你们的估值相当于只有二百二十亿。但是入股方必须包部分设备的租赁。1个点二十套,包销方可以获得对应租金百分之三的收益,仅限第一年!另外,条件是一次性到位,不存在后续付款!”

    这个业务提成比较少,但老子都给你这么便宜的估值了,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李闲云现在就是老子给你让利,你给老子干活!

    “还有别的条件吗?”科瑞德问。

    李闲云露齿一笑:“限量市场,五千套。”

    什么?

    科瑞德大惊:“那市场扩大后呢?”

    “当然是我的。”李闲云理直气壮。

    “你不能这样!”科瑞德大叫。

    “嘿,伙计,你刚才可说的是铺五千套可能需要六七年的时间。”

    “……”科瑞德哑然。

    李闲云凑过来道:“等六七年过去,可能其他的公司已经做出了可以绕过易胜传媒技术壁垒的同类产品。那时候你们也赚到了钱,就算和别人合作,我也没关系的。”

    科瑞德想了想,回答:“也许……五千套用不了六七年。”

    “那你能保证一年铺满吗?”

    科瑞德疯狂摇头。

    李闲云手一摊:“无法保证效率,又想低价入股,这就是唯一的办法。”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57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