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新婚熄与翁公老张林莹莹/《深不可测》

    “没什么,你和那位周总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请我吃喜糖?”

    将脑海里的回忆驱散,微红着脸的师晴雪转移了话题。

    “哪有那么容易,你们华夏不是有句俗语,叫婚前相处半年才能看清一个人吗!我和周淮安都才确认男女朋友关系没几天呢,他最近因为某个项目天天住在公司,都没啥时间见面。”      新婚熄与翁公老张林莹莹/《深不可测》    

    说起自己的感情问题,南琳倒是显得颇为理智,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颗小酥饼,继而问起对方:“你呢,前些天一直追着你的那位陈总,怎么不见了?”

    “我加了他现女友的微微号,给她送了一支录音笔,那个陈总就没再出现。另外,他那个现女友准备把她爸公司的法律咨询业务交给我们律所。”

    说起自己应对脚踏几只船的渣男经验,师晴雪快速得云淡风轻。

    以前她还没有这么直接,自从请了私家侦探调查堂姐夫没有结果,那位收了钱的私家侦探不好意思,师晴雪就请对方帮忙调查追求者,一查一个准。

    人心啊,真是经不起丝毫的怀疑。

    “这酥饼还挺脆的,哪里买的……话说,你最近拒绝人家都这么直接的?”

    没有说好友的做法有什么不对,同样痛恨渣男的南琳只是有点奇怪对方的转变。

    她记得,以前师晴雪对待那些追求者,都是从容不迫,让对方知难而退,有些时候还能给律所增加点业务。

    现在的做法,简直太干脆了,基本上得罪一个是一个。

    不过,这业务的增加量倒是没减少。

    “咱们做律师的,时间宝贵,没必要浪费在那些渣男身上。这酥饼是我那个姐夫从横城带回来的,你可以去网上买一点。”

    喝了口咖啡,看着闺蜜快速消灭两颗小酥饼的师晴雪无所谓地说道。

    还别说,用了那私家侦探,她相亲什么的了解过程都省略了,直接一步到位。

    那些开着豪车、自以为青年才俊的家伙,根本不用浪费口舌,看下调查资料就可以K.O了。

    “好吧,你这样子,我想让周淮安帮忙介绍,都不敢开口了。”

    耸了耸肩,没有继续吃酥饼的南琳一脸无奈地感慨道。

    她可不想男朋友介绍过来相亲对象,双方没看对眼不说,转眼还和她男朋友绝交。

    “对了,老师那边联系得怎么样了?”

    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师晴雪问起了自家律所扩大的重要事务。

    如今她们律所的事务已经进入了瓶颈,堂姐和堂姐夫的六家公司占据了她们两人大部分的时间,几个签约的年轻律师也没有处理大案子的能力,律所迫切需要一根擎天顶梁柱来提升咖位。

    而履历爆表的大学导师,就成了师晴雪的重点攻略目标。

    “老师说,只要我们拿下仁玉投资的代理业务,就愿意加盟我们律所,成为合伙人。”

    说起这事,南琳也是一脸正色地回答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仁玉投资的事务还是她们律所负责,但是随着仁玉投资的项目日益扩大,已经由杭城本地一家老牌的事务所代理。

    如今,她们两个想邀请回国的老师加盟,扩大律所规模。

    而那位本就是某家律所合伙人外加某政法大学客座教授的老师,自然看不上她们律所现在的业务量,想要让律所拿出一些成绩。

    别看她们现在每年营收能超过千万,利润不少,但是在那些大佬眼里,还不够一个大案子的收费。

    “仁玉投资?!!!”

    听到合伙人的话,师晴雪忍不住皱了皱眉。

    她堂姐现在都不大管事,要是想把仁玉投资的法律代理业务拿过来,还得那位堂姐夫松口。

    “你有没有办法?要不要我请许先生吃顿饭,探探口风?”

    见到好友皱眉,吃完酥饼拍拍手的南琳笑着追问一句。

    “不用,我自己约。”

    自家堂姐夫怎么能让别人来约,要面子的师晴雪下意识地把活揽了过来,之后就有些难办了。

    堂姐临盆在即,她也不想让对方烦心,只能私底下找那位堂姐夫聊聊。

    说做就做,未免被合伙人看低,师晴雪立马拿起手机,给对方发了个微微,提出了下午茶的邀约。

    “这小妮子搞什么?”

    正在陪老婆追剧的许仁山,看到黑丝小姨子发来的微微,忍不住皱了皱眉。

    不过,许仁山还是痛快地答应了对方。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小姨子想要作妖,按下去就是了。

    在家里陪着老婆吃了午餐,再散会儿步,等老婆午休之后,许仁山才起身前去赴黑丝小姨子的约。

    在一家西式下午茶的西餐厅包厢里,许仁山见到了小姨子,除了那千年不变的黑丝,早上见到的黑色工作套裙换成了一身蓝色蕾丝连衣裙。

    若是抛开之前的成见,这位黑丝小姨子的打扮还真透漏着一点点温柔,搭配着那娇美的容颜,仿若一朵娇艳亮丽的白莲花。

    就这形象,走在大街上,不知道得让多少路人回头。

    “姐夫,想吃点什么?”

    见到对方过来,师晴雪挤出一个还算甜美的笑容,开口问了一句。

    “一杯茶水就好。”

    看着桌子上的六样甜点,本就不喜甜品的许仁山没有再点东西。

    两人之间,没必要喝多少咖啡,说那么多的废话。

    尤其是,对方一开口就这么乖巧地喊‘姐夫’,其中必有阴谋。

    “服务员,来一壶龙井茶。”

    喊来服务员,师晴雪点了一壶茶水,没有第一时间聊起今天的目的,而是问起了另一件事:“姐夫,喜视视频出资两亿购买《我在时间尽头等你》的网络独播版权,青果娱乐还不准备卖吗?是因为先前的对赌协议?”

    “如果TX视频愿意追加版权购买费,我们会优先考虑他们。”

    听到小姨子问起这事,许仁山倒是直言不讳,半靠在沙发椅上强调了一句:“至于那个对赌协议,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姐夫霸气。”

    美目中闪过一丝赞赏,师晴雪直接了当地夸奖了对方一句。

    “说吧,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

    面对这个满脸假惺惺的小姨子,不知道对方什么心思的许仁山单刀直入,快刀斩乱麻。

    被对方夸奖,比被对方怼还难受。

    听着对方如此直接的提问,师晴雪心里闪过一丝羞恼,深吸一口气后,开口说起今天的目的:“姐夫,我们准备邀请老师封西畴加入律所。封老师之前在哈佛任教,一直以来担任***律师事务所的特别顾问,也是***政法大学的客座教授”

    “说重点。”

    打断了对方的废话,许仁山再次强调一句。

    “”

    双眼瞪大了一些,师晴雪强制压下心里的不舒服,脸带微笑地继续说了起来:“姐夫,不知道仁玉投资的法律咨询服务,能不能给我们律所?”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47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