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想把你抱进身体里面是什么歌_贺朝在谢俞里面塞东西车

    镇山黑熊血脉诞生的消息就像是一道飓风,瞬间席卷了整个南荒。

    所有的猜测,都是正确的!

    除了灵明石猴这样的半步帝妖血脉,《西游记》还可以连通天道,催生出更多的天道妖族!    想把你抱进身体里面是什么歌_贺朝在谢俞里面塞东西车  

    一个不受血脉配额限制的妖族!

    简直就是妖祖在世啊!

    说实话,之前对于《西游记》创生天道妖族的事情不少妖族还是处在观望态度的。

    毕竟灵明石猴血脉诞生的背景,是孙悟空作为书籍的绝对主角存在,而且承载者是当年号称南荒天骄第一的袁不败啊!

    而后面出现的白龙马,那也是云龙一脉自有底蕴。

    至于其他的妖族,能否获得天道妖族的血脉,又或者得到了,是什么上限,这些都是不能确定的。

    花费了大代价,万一弄出来是个灵妖上限呢?

    说句实话,即便是大圣上限,也要分几品!

    对于那些中上实力的妖族来说,低于一品的话,也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但是!

    人族陈洛,果然除了篇幅短小精悍以外,在其他的方面,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

    看看黑熊精吧!

    只需要一章啊!

    一章造就一个天道妖族,还是祖妖血脉!

    一章,写不了吃亏,读不了上当。

    这是《西游记》的一小章,却是妖族历史的一大章!

    按前文写的,唐三藏一路取经,要走上十万八千里!

    眼下这才刚上路,这才哪到哪!

    那接下来遇到了妖族还会少吗?

    咱就是简单计算一下,平均每五千里出现一名妖族,那就是二十一个还有富余啊!

    谁能在这里面抢到先机,那可能是影响到一族兴衰的大事啊!

    现在走在南荒,还能时不时看到一些莫名发笑的乐子猴呢!

    至于会成为书里的反派?

    众妖族表示呵呵一笑,毫无压力。

    黑红怎么就不是红了?

    去做反派吧,去做不被定义的反派,去陈洛的书里,做一个可爱又迷人的反派吧!

    而随着熊小能激发天道祖妖血脉,另一个名字也在南荒传扬开来。

    阿达摩!

    之前的阿达摩,并不是没有名气,作为东苍武道天骄,他的资料一直都被各大势力密切关注。

    如今人族武道大昌,尤其是作为武道圣城的东苍城,每天都会有新的天才横空出世。

    但是在所有人对如今武道天骄的排序中,有三个人被列为第一档。

    少林阿达摩,武当宋无疾,城主府纪仲!

    这三个人,盖压同代,这里的同代,可不仅仅只是指武道。无论是儒、道,亦或者妖、蛮,同境界内,他们几乎无敌。

    等到陈洛能开万里道,这三人必将一飞冲天,只要不中途陨落,未来不可估量。

    有着这样的身份,阿达摩入南荒自然也受到了不少关注,不过对于阿达摩立南荒少林的举动,众妖族也只是观望而已。

    众所周知,武道的根基在于经脉穴位,而妖族的经脉穴位和人族迥异,所以根本无法修行武学。

    那拜这个少林,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要谈什么大乘佛法,说出天花乱坠来,只问一句,这禅宗佛法,可有大道否?

    真要是学了,平白还要和西域佛门为敌。

    不划算啊!

    你以为青丘和羽渊傻吗?

    人家早就想好了,他们亲近的是儒门,认可的是陈洛。读红尘书,走血脉路。武道修行,敬而不亲。

    也不怪他们,毕竟妖族修不了武道。

    但是万万没想到啊……

    之前让俊疾那帮猴精猴精的给抢了先,今天又让熊族这群憨直的货捡到了宝!

    镇山黑熊血脉凝聚的景象落入了不少祖妖的眼中,他们眼力不差,自然看得出来,这道血脉,除了本族之外,还需要禅宗佛法加持!

    难道是因为在书中黑熊精最后是被观世音收服的原因吗?

    一瞬间,南少林顿时成了众祖妖眼中的香饽饽。

    万一呢!

    众祖妖也看明白了,《西游记》这本书说的就是陈玄奘取三藏真经的故事,妥妥的佛门流啊!

    赶紧回族里拾掇拾掇,送一批血脉去少林出家!

    去晚了,可能就排不上号了!

    ……

    而在南荒都把主意打在了南少林上的时候,南少林中,新晋天道祖妖血脉,镇山黑熊熊小能则是一脸正色地望着亲自前来看望他的熊族巅峰大圣熊一个。

    “大圣爷爷的意思,是让我尽早为熊族留下镇山黑熊血脉?”熊小能眨了眨眼睛,一脸单纯地望着熊一个。

    熊一个点了点头:“小能啊!”

    “如今你已经被列为我熊族圣子,本来应当是让你安心修行,但是天道血脉珍贵,族里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先留几个种下来。”

    “熊族的各系妙龄母熊,黑的棕的白的,任你挑选!”

    熊小能皱了皱眉:“可是大圣,从成妖年纪来看,我现在才十六岁啊!”

    “十六岁好啊,血气方刚!”熊一个哈哈一笑,“老熊我十四岁就没了!”

    熊小能叹了一口气:“可是,我已经决定,入少林出家,青灯古佛,了此残生。”说着,熊小能双手合十,行了个礼。

    熊一个面色一僵:“小能啊!不行啊!”

    “唉,大圣爷爷,我的心上熊已经嫁做他人妇。小能的心,早就死了。”说着,熊小能努力说出了一句自己好不容易从阿达摩那里学来的一句人族的诗,“曾经沧海……嗯……难为水,除却……嗯……嗯,巫山……嗯……不是云!”

    熊一个:(; ̄д ̄)

    小能啊,咱就是说,如果记不下来,不用硬背的。

    “谁!”熊一个脸色肃然起来。

    让我看看,是谁家的熊该喝药了!

    “唉,这样不好!”熊小能又叹了一口气,“虽然熊花花被他父亲当做了联姻的工具,又被他现在的夫君日夜用铁链锁着,但是毕竟他们还是夫妻。我不便多说,还是青灯古佛,日夜为她祈福……”

    “别!”熊一个连忙挥手打断道,“熊花花是吧?居然用链锁扣住同族,本大圣这就去了解情况!”

    说着,熊一个化作一道黑风飞走。

    熊小能望着熊一个消失的方向,终于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花花,我现在可以救你了!”

    ……

    东苍。

    “若是天道妖族繁衍,人族和妖族便有了联手对战的基础。”军校之中,一名看上去文弱的书生望着棋盘,说道,“药师,你怎么看?”

    棋盘对面,那被叫做药师的年轻人澹澹一笑:“人族军伍为正,妖族军伍为奇,奇正相变,根据不同的人族英灵和妖族特性,这军法上的变化又多了许多!”

    “但是子云,我依然认为,以堂皇军阵对敌,乃是上策。你次次行险,虽然都能以少胜多,却禁不起一次失败!”

    “那就不要失败好了!”陈子云无所谓地一笑,放下一枚棋子,“军校将种云集,未来对阵蛮天,需要你的正,也需要我的奇。”

    “这不就是你说的奇正之变吗?”

    “若是有合适的妖族觉醒天道血脉,倒是可以为我的白袍军增加一些底牌。”

    听到陈子云的话,李药师也是轻轻叹了一口气,落下棋子,转移话题道:“听闻蛮天出了一名人族奇才。”

    “不过五品境界,却成为一部蛮族部落的军师,带着那不足三千的蛮部屡战屡胜啊。”

    陈子云点了点头:“嗯,太平城的学子,好像是叫王玄策,受过梧侯一卷兵书。”

    “听说在太平城时,曾经提出以蛮制蛮的策略!”

    “城主府那边已经派出了两位大儒,前去暗中保护他。一旦事有不协,就会掩护他返回东苍。”

    “将星如云,谋臣如雨啊……”李药师抬头望向窗外,“梧侯,真乃我人族之福!”

    陈子云轻轻一笑:“莫要装深沉了!”

    “梧侯,可是咱们的尊长!”

    李药师脸上一红,正要解释两句,一道声音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见二人对弈,挑了挑眉:“谁赢了?”

    李药师连忙转移话题,对着来人说:“薛兄弟,你来的正好,子云已经连负三盘了,你来替他!”

    陈子云鄙夷道:“若是你不用神通作弊,我怎么会输?”

    “也不知之前故文相来我军校讲学,你都学会了些什么!”

    薛仁贵摆摆手:“我就随便问问,你们继续下吧。”

    “武院那边出了点事,我和高长恭要过去调停一下,回来取点东西。”

    李药师闻言,放下手中的棋子:“怎么回事?”

    薛仁贵一脸苦笑:“还不是程咬金那个憨货,看上了逍遥派的女弟子,跟个煤球一样追着要青鸟,被几个逍遥派弟子布阵给围了!”

    “那憨子性子直,直接跟人打起来了。”

    “你们也知道逍遥派的能力!”

    “现在连去救援的秦叔宝、徐茂公也都陷进去了。”

    “我得去捞人啊!”

    听薛仁贵说完,李药师叹了一口气:“我和你一起去吧,我去找找红拂。”

    “红拂毕竟也算是逍遥派的人,居中调和更合适一些。”

    薛仁贵点点头:“对啊,不然你以为我来取什么东西!”

    李药师一愣,伸手点了点薛仁贵:“薛兄,这些嘴上便宜可不是大将之风。”

    薛仁贵哈哈一笑,转身就往外走:“我知道,但是我开心!”

    “快点吧,不然他们就要被种生死符了!”

    “知道了知道了。”李药师站起身,朝陈子云示意了一下,跟着薛仁贵,走出了小屋,下一刻,就出现在军校之外的东苍街头。

    每次看着热闹的东苍街头,李药师心中的都是有种感慨,可惜自己来的晚,入军校时梧侯已经外出游历,没能眼见到梧侯的英姿,也不知道是他究竟是怎样的人物,区区一年时间,就打下了如此繁华的圣地根基。

    定然如传说中一样,英明神武吧!

    生于这个时代,真是幸运啊。

    感叹了一声,李药师迈步朝着武院走去!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在他心中无比敬仰的东苍城主陈梧侯,却在一声声叹息声中进入了摆烂模式……

    ……

    幽冥。

    陈洛坐在丰都王宫的后院里,看着天空,痴痴发呆。

    两天了。

    自己在这王宫中无所事事足足两天了。

    若是在人间,还能出去逛逛街,听听曲,再不济请人和自己好好说一段《红尘录》也行啊。

    更别提要是在东苍了。

    可是在幽冥

    无聊啊……

    战事胶着,听说就连狄阁老都现身主政了,根本找不到聊天的人。

    这都不关键,关键是自己一个逼都憋了两天了。

    再憋,就要憋坏了!

    “大师伯,你要是再不出关,我就爬上去了……”陈洛感叹了一声,突然耳中传来上官婉儿天籁一般的声音:“丰都王,陛下要见你!”

    陈洛猛然从椅子上弹起来。

    大师伯出关了!

    好耶!

    陈洛从储物令中拿出那已经闲置了两天的厚厚文稿,直接施展身法,朝着麟皇寝殿而去。

    ……

    “陛下,要不要休息片刻?”寝殿中,上官婉儿看着麟皇,面露忧色。

    此时的麟皇,全然没有之前容光焕发的样子,而是脸色惨白,看上去虚弱不堪。

    “不必。”麟皇摆了摆手,“陈洛还没来吗?”

    “我已经通知了丰都王,应该马上就到了。”上官婉儿话音刚落,就听到陈洛的脚步声,偏过头,就看到陈洛笑嘻嘻地跑了进来。

    “师伯,我这一次嗯?师伯,你怎么了?”陈洛很显然也发现了麟皇的异样,连忙将邀功的话咽回肚子里,关切问道。

    “无妨,此事稍后再说。”麟皇澹澹摇头,说道,“婉儿说你备下了不少《西游记》的文稿?”

    “嗯!”陈洛连忙将手中的文稿递了上去,语气中带着一丝小小的张扬,“写了四回!”

    “四回啊!”麟皇接过文稿,“看来土龙炖冥韭还是有作用的,婉儿,继续给丰都王安排。”

    陈洛面色一变:“师伯,其实……”

    上官婉儿澹澹一笑:“遵旨!丰都王,还不谢恩?”

    陈洛:o(╥﹏╥)o

    这不是我想要的效果!

    “多谢师伯!”陈洛叹了一口气,屈服了现实。

    半刻钟后。

    麟皇看完最后一页,将文稿放在了一遍,看着陈洛:“给云龙送好处了……”

    “你之前说,竹林六弟子是云傲天的女儿,对吧?”

    陈洛连忙点头,之前麟皇就说过,她入幽冥之时,竹林弟子就有两位,所以对于云思遥,麟皇知道的并不多。

    “嗯!”陈洛点了点头。

    麟皇露出浅浅的笑容:“之前没有和你细谈过。但是看你行文,对云龙一脉维护的紧,你与这六弟子关系不浅吧?”

    陈洛腼腆一笑:“我与六师姐订了终身,只等师父从天外归来,禀报师父。”

    麟皇微微点了点头,突然面色一变,说道:“跪下!”

    陈洛一愣,先跪为敬。

    反正是师伯让跪的,不丢人。

    麟皇望着陈洛:“你血髓之中可没有云龙之气,在人间时可是瞒着你六师姐胡来?”

    “既然已经有了心上人,怎么能如此放荡?”

    陈洛:(Д)

    我不是,我没有,我冤枉!

    “师伯,这里面有原因的。”陈洛说着,就将自己在麒麟墓的事情,隐去风南止的身份,重新说了一遍。

    “大概就是这样了。”

    麟皇也是第一次听陈洛说这些,皱了皱眉:“这么说你是被人采补了?”

    陈洛张了张嘴,倒是也不能这么说……

    在这个语境下,不承认吧,自己就是禽兽;承认吧,自己好像禽兽不如了。

    “就是都失去了意识……”

    麟皇看了看陈洛,抬抬手:“起来吧!”

    “日后要收敛一些。”

    “不过,没有留下什么子嗣吧?”

    陈洛一惊,师伯,你别说这么吓人的话题啊。

    “应该,不至于吧?”陈洛想了想,以风南止的性格,真要是珠胎暗结,恐怕第一时间就要来找自己拼命了。

    “嗯,血脉越强盛,后辈繁衍越难!”麟皇琢磨了片刻,点了点头,“你身负麒麟、金乌、白泽三重妖族血脉,应该没那么容易。”

    陈洛松了一口气:对嘛!

    “唯一的变数,是混沌的创生演化之力。”麟皇又悠悠补充了一句。

    陈洛的心猛然提起!

    “若是对方血脉不差,融合你的血脉,再加混沌之力,这天资可就有点吓人了。”麟皇没有注意到陈洛渐渐发白的脸色,自顾自说道,“假如真有子嗣,这样的资质一定要带回人族抚养,明白吗?”

    陈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师伯,你不要这么平静地说出这么吓人的猜测啊。

    “不过……”麟皇又摇了摇头,“混沌无序,不干扰就不错了。”

    “几率太低了!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略加留意便可。”

    陈洛这才大出了一口气。

    师伯,你说话不要这么大喘气啊。

    不过转念想想,开什么玩笑,那可是白虎女帝啊!补全血脉前就是巅峰大圣的修为,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意外?

    不至于!

    “好了,这些事先放一边,朕有另一件要事和你商量。”麟皇面色严肃,澹澹说道。

    听到麟皇语气,言语中又是“商量”而不是“吩咐”,陈洛立刻将乱七八糟的想法先镇压心底,也是郑重问道,“师伯请说。”

    “此番你引人间攻击重创白莲净土,我大丰与中央婆娑净土联手,压缩白莲净土在幽冥的范围,直接打断了轮回大道霸占幽冥的优势,甚至将其截断了不少。”

    “但是,你觉得白莲净土是束手就擒之辈吗?”

    陈洛摇了摇头:“自然不会!”

    麟皇点点头:“不久前,朕察觉到,白莲净土以佛门大道为引,引人间的天地之力入幽冥,试图开启幽冥诡地!”

    “幽冥诡地!”陈洛眼前一亮,他可没忘记,不久前他刚刚得到陈萱的消息,当时陈萱便是进入了一处叫做“蒿里山”的幽冥诡地之中。

    “朕知晓白莲净土的想法。”麟皇接着说道,“之前你也知晓幽冥诡地的形成。”

    “是两界崩溃时,在幽冥的天道碎片做构成的小空间,里面存在各种扭曲古怪的天道规则!”

    “这些规则,其实就是古天道的一部分!”

    “白莲净土无非是想吸收古天道碎片,融入佛门大道之中,让佛门大道重新拥有超越朕的生死大道,继而扭转当下的败势,掌控幽冥!”

    陈洛沉思了片刻,询问道:“那师伯,我能做什么?”

    麟皇看着陈洛,难得地笑了笑:“这古天道碎片,唯有与天道相连的大道才能提取。”

    “白莲净土无非是仗着我无法离开大丰,他们有佛门大道支撑,以为立于了不败之地。”

    “那可就巧了。”陈洛笑了笑,“我也可以!”

    麟皇轻轻摇头:“从朕的私心出发,是不愿意让你卷入这场纷争之中的。”

    “古天道的规则诡谲波乱,危险不小。你是人族希望,朕自然不希望你冒险!”

    “只是朕闭关数日,试图凝聚一具本源化身,参与争夺。但是生死大道的本源一旦震荡,后果难料。朕数次尝试,都无功而返。”

    “无奈之下,只能讲这件事和你说清楚。”

    “毕竟幽冥若是落入白莲净土手中,人间也将陷入险境!”

    陈洛一愣,合着之前麟皇闭关就是因为这件事。

    “师伯,你别担心。”陈洛安抚道,“就算没有这件事,蒿里山打开,我也要进去寻找我姐的。”

    “现在不过是多几个地方而已。”

    麟皇看着笑嘻嘻的陈洛,也露出一抹笑容。

    “你是个好孩子!”

    “不过幽冥诡地对你来说也并非没有好处!”

    “你有混沌在身。”

    “若是能吸收古天道碎片,重新反本归源,将对你的大道大有裨益!”

    陈洛一愣,看向麟皇:“不能转交给师伯你吗?”

    麟皇闻言,也是顿了一下,有些吃惊地看向陈洛。

    随后,她抬起手,亲昵地拍了拍陈洛的脸:“天道本源啊,你舍得?”

    “那有什么?”陈洛澹澹说道,“师伯你掌控幽冥,才是最大的胜利!”

    麟皇笑了笑,摇了摇头:“此事再议吧。”

    “不过,朕感应到有一处诡迹秘地,就要开了。”

    陈洛严肃起来:“哪里?”

    麟皇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

    “那个地方,叫做忘川!”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41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