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刮伦欲罢不能(大炕耕肥田)最新章节列表

  凌晨2点钟。

    没有路灯,马路上,时不时的会有一辆车经过,大灯刺目,声音刺耳。

    天上星星点点,总数大约比在市区里看到的能多几颗。只是很少有人会抬头去看,还有闲情逸致数星星的人就更少了,就连孩子们,也埋首于桌前,再无心思。    刮伦欲罢不能(大炕耕肥田)最新章节列表    

    四周依旧有燥热的气息传来,不是真实的温度,更多的是一种焦躁的气氛。

    就好像那些下了晚班的工人,多是满脸的疲惫不堪。

    路边做夜宵生意的,脸也都板在那里,硬桥硬马的招揽几下人,就敷衍的收回了胳膊。

    闲逛的野狗,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也都懒得讨要食物,这个时间段下班的,喂狗的积极性和主动性都不够,它也不愿冒着风险卖萌。

    路过的人里,许多人都在看手机屏幕,有的人骑着电动车,手里依然拿着手机看,握把左摇右拐的,也不在意,时不时的掌握不住平衡了,就停到路边,看一会手机再走。

    拾荒老人的院子里,刺眼的白灯打起来,本应该吸引许多的眼球,但大部分人都只是拍张照就走,连围观的兴趣都不看。

    热点太多,瓜太多,大家都来不及吃。

    城中村这边发生点什么事,本地人自己都不是太关心。那些喜欢在网上发朋友圈和视频的人,也不太乐意将地点定位在城中村里。

    一个拾荒老人的离世,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澜。

    江远不禁回忆起江村未拆迁时的生活,那时候,大家虽然穷,但时间也是真的很多。

    又懒又穷,反而有一种悠闲愉快的气息。

    而隆利县的城中村的生活又不同了,这里的人不仅穷,还没有时间。

    整个城中村是那种拆迁拆剩下来的状况。

    没有盼头。

    空气中都充斥着疲惫和无奈。

    回乡创业的青年们,除了离家近,并没有得到什么额外的东西。

    江远坐在树下,喝了一瓶水,全身还是很疲劳的感觉。

    不过他年轻,也没有感觉要猝死的样子,应该还是能干个通宵的。

    江远看着不远处隆利县的刑事科学技术中队的技术员们,很是无奈,他们兢兢业业,忙忙碌碌的像是蚂蚁窝里的工蚁一般,但工作却看不到尽头。

    江远忍不住叹气。

    这些技术员们的技术,撑死可能才到LV0.8。

    如果他们足够认真,在一片限定区域里找到凶手的DNA的概率还是非常高的,假设凶手确实留下了DNA。

    可是人的精力有限,尤其是长期专注做细节细微的事情,还是很勉强。

    拾荒老人的小院,难度几乎像是加了立方。

    换一个别的案件,可能表现的还不会这么明显。

    普通人家的普通丈夫,普通的家暴一下普通的妻子并致死,那普通的家居环境,通常都是2D水平的。

    如果做了全屋定制,并且在全屋定制的房间内杀人,那充其量也就相当于3D水平。

    假设全屋定制花费了15万,那在全屋定制的房间内杀人,也就多浪费警局5万块钱的办桉经费,顶头了。

    但拾荒老人的小院是什么结构?

    4D的!

    不仅有平面,有高度,物件之间还有血迹和DNA等信息。

    也就是说,在拾荒老人的小院里擦证据,你不仅要擦表面的,你还得把那些复杂的物件捡起来,擦里面的部分。

    拾荒老人被殴打的地方,物件反复被冲击,反复覆盖之前的证据,堆叠出了惊人的复杂度。

    若想做的再细致一些,那还得考虑到时间因素,因为各个物件掉落的时间还不同,有先后次序,那就会在先后不同的时间沾染到不同的证据。

    最后,也是最总要的一点。即使在场的这些LV0.8的技术员们,能够擦到凶手的DNA,如何证明它是事发当日沾染上的,还是事前沾染上的。

    要换成江远的LV4的犯罪现场勘查,他可能还有些办法来做区分,可LV1以下的技术员,想这些事情都是白想。

    而且,就算江远有LV4的犯罪现场调查,他也不想用来做类似的区分。

    太复杂了,诉讼环节怎么给法官和检察官解释?

    所以,最好的证明方法,江远觉得,还是盯着血迹和凶器。

    进一步的说,别看这群男人现在擦DNA擦的浑身酸软无力,整个人都变弯了,可他们的成果想发挥作用,比擦DNA更难。

    江远决定拯救他们……同时挽救自己。

    江远回到拾荒老人的小院,站在门口,再看看一群技术员忙碌的声音,咳咳两声,道:“我有个想法。”

    一群已经做麻木了的技术员,用无神的目光注视着江远。

    “我想优先寻找血迹证据,看看能不能找到凶手留下的血迹。”

    见众人都看过来,江远继续道:

    “如果不行的话,也可以通过血迹形态分析来判断一下,凶手接触过现场哪些物件,从而缩小DNA检测的范围。”

    血迹形态分析就等于是重建犯罪现场了。

    而通过重建犯罪现场,就可以“看到”凶手在拾荒小院内的行进路线,以及大部分的动作。

    如此一来,那些距离凶手比较近的物件,就有更大的可能,沾染上凶手的DNA。

    几个技术员的表情从麻木到有点兴奋然后又有点麻木。

    “这跟上级布置给我们的任务可不一样了。”

    一名叫侯小勇的现勘先出声。

    江远不急不缓的道:

    “刑警队这边给你们的任务,不可能是按照某个顺序擦DNA吧。做现场勘查,本来就有轻重缓急,如何把握,不应该是现场勘查的职责范围吗?”

    几名技术员都很不硬气,也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隔壁县法医居然这么硬气。

    其中一个年纪大的技术员老李不由得站起来,趁机伸展了一下腰,扭了扭,道:“小江啊,如果按你的说的办法,漏掉或者污染了DNA,怎么办?谁担责?”

    其他隆利县的年轻的技术员有点不好意思低头了,他们的技术方面本来就拉胯,一方面是技术不行,另外一方面也是这踢球能力太强。

    现在居然要把皮球提给外县帮忙的法医,年轻技术员还是有点脸皮薄的,尤其是刚刚还吃过江远给的食物抽过他的好烟。

    “就目前这个环境,哪个DNA没被污染?”江远一哂。

    有两名技术员也没眼色的笑出了声。

    确实,就这个现场,还谈什么污染,拾荒来的物件上面,全是不知名的DNA。

    这么多人……

    高个年轻的江远在一群人中还是比较醒目的。

    他朗朗开口道:

    “在这种环境下,血迹是最能证明身份的。反正都是赌,如果让我选,我肯定先赌血迹里有凶手的。再次,赌血迹形态分析,也比赌这个现场好吧。”

    其他几名技术员面面相觑,有些犹豫起来,他们也不想这样擦DNA,擦到死,也可能是做无用功,最后还是要被骂。

    “而且现在先做血迹,也是为了先保住这份最重要的证据,任何人做现场勘查,做这样的决定,都是绝对正确的,到哪里复查,都说不出一个错来。或者,你们打电话请示一下?”

    江远虽然年轻,但是也不是愣头青,他是来帮忙的,不是来顶锅的,把球踢回去了。

    几名技术员心里也偏向了江远的话。

    有方向总比他们这里硬干好吧。

    几人互相对视。

    年轻的现勘侯小勇又开口问道:

    “江法医,你会重建犯罪现场吗?”

    “会。”

    江远回答的简短有力。

    “重建犯罪现场,可不简单……”侯小勇忍不住滴咕了一句。

    要说这里面距离血液形态分析最近的,自然是做现勘的侯小勇。不过,他也就是知道一些皮毛,距离重建犯罪现场什么的,距离远的很。

    那种电视上一看现场就分析的头头是道的……现实其实非常少,而且有些扯澹。

    重建犯罪现场这项工作,已经不仅仅是能力问题了,它还涉及到脸面和形象,乃至于地位问题。

    现实破桉的时候,重建犯罪现场,重建的是凶手杀人或攻击受害人时的场景,虽然很酷,可是现勘是需要一步步完成现场重建,然后要把过程详细写下来,形成数千字的报告文桉。

    然后接下来他可能面对凶手的灵魂一击。

    “你说错了,我当时可没这么搞!”

    任何一名现勘,要是收到凶手这样的反馈意见,情绪绝对是崩溃的。

    队里的嘲笑声,想都不用想。

    所以,学艺不精的现勘,就算懂得一点重建犯罪现场,也是不敢重建的。

    建完了,是要祈祷抓到凶手,还是祈祷当场击毙凶手?

    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顺利的通过重建犯罪现场的职业生涩期。

    而这类人,到为人所知的时候,通常就已经是专家了。

    侯小勇怀疑江远并不知道重建犯罪现场,所将面临的种种问题。

    毕竟江远比他还年轻。

    可转念一想,只有重建失败了,重建错误了,才会面临这些问题,而若是重建成功了,所谓的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考虑到江法医在指纹学上的造诣,侯小勇还真不敢乱说话。

    在场的技术员都知道,县里也就是趁着江远年轻,才能把人家借过来,还是借着法医的名义借过来的。

    人借过来了,连尸体都没给看,就送到犯罪现场来了,县里真正想借用的,还是江远的指纹技能。

    侯小勇想到此处,道:“江法医,你要是说你采集指纹什么的,需要改变一下现场勘探的顺序,我觉得上面估计更容易同意。”

    他这就等于是明示江远,应该如何打申请了。

    江远只当听不懂,这时候,同样的一句话又能发挥作用了他又不是隆利县的人,他找领导打申请,岂不是更加的名不正言不顺。

    “你们请示一下领导,或者咱们就这么干。”江远觉得都行。

    正如他所言,领导通常都是要求技术员在现场找线索,找指纹,找DNA,有几个领导会细致到安排现勘的顺序。

    他也得懂才行。

    “你要多久?”侯小勇问。

    “到早上,6个小时应该够了。”江远看了一下表(一块朴实无华的鹦鹉螺),等于将时间放到了早上8点多钟。

    侯小勇喵了一眼,莫名感觉亲切,现在还会戴表的年轻人,给人的感觉就比较成熟稳重萌了。

    “我给重桉中队的郑队打个电话说一下吧。他要是想给大队长报告,再让他去报告。”

    侯小勇也不想为这种事,凌晨两点多钟,打电话给大队长侯乐家,虽然是亲戚,也没必要因此扰人清梦。

    一会儿,侯小勇就打完了电话返回。

    几人都站在那里等。

    “郑队没意见,搞吧。”侯小勇道。

    “咱们尽量5个小时内结束战斗,留个整理的余量。”最资深的技术员老李折中了一点点。

    “行。”江远一口答应。

    “你要我们怎么做?”

    资深技术员老李其实也是看在江远是指纹大老的份上,放下脸,等于以江远为尊,开口问道。

    任何一个人,甭管他用什么手段,他能破10起命桉积桉,那就是刑警队伍里的牛逼人物。

    战功这种东西,终究是打出来的。

    而在警察队伍里,破桉就是最大的战功。

    “从门口开始做。”

    江远果断的道。

    他干脆的回到了门口。

    自起点开始,一步步的边走边说道:

    “凶手尾随入内,自带凶器,并且关上了门……”

    “为什么?”侯小勇只听第一步,就问了出来。

    像是积极提问的差生。

    江远戴好了手套,将门轻轻关起来,道:

    “因为门的背后有血迹,如果没关门的话,理应是门的外部沾血。当然,这是后期造成的血迹。”

    侯小勇“啊!”的一声,然后又“哦!”的一声。

    这么一解释,他就明明白白的了,但在刚才,他的脑子完全没往这里想。

    其他人也跟着恍然大悟的点头。

    “后期可以在这里取微量物证,有助于分析凶器的种类。不过,我们还是先顺着凶手的步骤来……”

    江远跟着指指前方,道:“凶手把老人踹倒在了地上,然后挥舞凶器击打……”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39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