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村干部日水娥第几集(性奴直肠菊蕾)最新章节列表

    午后时分,储氏哄睡了大女儿,又看了眼睡得正香的小女儿,便端起刚煮好的茶,去书房了。

    书房门没有关,储氏甫一靠近,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夏王的声音:“朱夫人低头,看着下面!”

    储氏轻啐了一口变态,放下茶盏、茶壶后就去隔壁看书了。    村干部日水娥第几集(性奴直肠菊蕾)最新章节列表  

    弟弟储慎平随大王一起回来了,给她写了一封信,多是夸赞夏王勇武刚毅、用兵如神,此外还有许多家常、亲情之事。

    储氏是聪明人,知道弟弟的意思,只不过内心之中微微有些不舒服。

    当初孟州城破,自己被夏王掳走之后,家里可是当她死了的,结果这会又指望起她来了。

    这一切的改变,只不过是因为她被这个天底下最有权势的男人看上了,日夜宠爱,先后诞下两个孩儿。

    静静地看了会书后,邵树德和张惠走了出来。

    张惠里面什么都没穿,就披了一件薄纱,隐约可见肉色。她的脸像红布一样,避开了储氏的眼神,不敢对视。

    邵树德精赤着身子坐了下来,浑身都是汗。储氏放下书,拿了块丝巾仔细替他擦拭汗珠。

    “你们随我去趟洛阳。”邵树德将储氏搂在怀里,说道。

    储氏嗯了一声。不过身子很快紧绷了起来,然后又慢慢放松。夕阳西下,储氏的胸口反射着腻人的白光。

    洛汴之间的道路不是很好走。

    战事频繁,损坏严重,也未来不及及时修缮,就这个样子了。

    这两日汴州幕府在讨论修缮洛阳、郑汴驿道之事,邵树德同意了,但要求他们直接参照孟怀之间的一等国道,修条一模一样的道路出来。

    汴州被征发了部份夫子转运粮草,但陈许宋亳等州没有大规模发役,因此很大可能马上就要开工建设郑州—汴州段的一等国道。

    洛阳宫城东北角有一处官庄,在瀍水之畔。

    因为是官庄,所以牲畜、田地都不缺,甚至连碾硙、榨油设施都有。人员也是专业的,饲养牲畜的都是草原上俘获的鞑靼人,种地的当初没有放归的汴州土团乡夫,修理机器的工匠同样来自梁军匠营。

    官庄内种了大片的胡萝卜、海甜菜、黑麦、黑麦草等作物,几乎是把当初金仙观原样移植过来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未来这处官庄会成为宫城的一部分。

    没办法,邵大帅就是这么土,都要当皇帝的人了,还要在宫城里搞农田。

    “大王,这些糖腌果子所用之糖皆来自海甜菜。”洛苑使王彦范让人端上了几碟蜜饯,介绍道。

    “海甜菜制糖如何?”邵树德拈起一粒果子,问道。

    “海甜菜去岁丰收了一茬,制了不少糖,甚甜。”王彦范说道。

    “可培育出了新种?”邵树德说完就摆了摆手,道:“罢了,时日尚短,肯定还没弄出什么名堂。”

    目前引进的海甜菜比起原生种,其实已经被地中海沿岸居民改良过一次了,根茎部的含糖量有所提高,但比起后世进一步改良的甜菜,还是没得比。

    “在河南、洛阳二县择民户发放一批海甜菜种子,教他们种植。”邵树德吩咐道:“这玩意耐旱,不挑地,很多以前没法利用的土地都可以利用起来。”

    新大陆农作物被引进到旧大陆之后,最初其产量并不高,比起小麦之类的传统农作物并没有什么优势。但为什么说还有很大的意义呢?因为玉米、土豆、红薯可以栽种在以前无法利用的荒地上,这些地或者较为贫瘠,或者干旱缺水,或者是山坡丘陵,无法有效利用,但土豆、红薯、玉米可以,这就是其积极意义,等于扩大了耕地面积。

    当然在国朝,这个意义不大。盖因此时非明清时代的集约化种植,人少、地多,耕地面积足够,没那个精力精耕细作,只能粗放式种植。一户几亩地,与一户几十亩、上百亩地,耕作方法肯定是不一样的,很现实的事情。

    但怎么说呢,整体耕地足够,局部却还有不平衡的现象。比如曹州、宋州、魏州一带,人也太多了,人均耕地就少,能利用一些贫瘠的荒地也是好的。

    除了荒地之外,农家院子前后、田埂道旁,都可以栽种海甜菜。以前这里可能种的是绿豆,现在改种价值更高的经济作物,也有调节财富分配的意义。

    有钱人家里不缺粮豆,普通农户即便在田埂上种满了绿豆,价值也不大,没法激起有钱人的消费欲望。但糖就不一样了,市场需求其实一直存在,只不过始终供给不足罢了。

    北方的糖,以饴糖为主,是谷物淀粉制作的,其实就是麦芽糖的一种,邵树德前世小时候还吃过,味道还可以,但与真正的糖不一样。

    至于蜂蜜,产量其实是有限的,价格也很高。

    南方的蔗糖,受限于运输成本,价格仍然很高,供给偏少,一般的有钱人家也购买不到足够的量。

    况且此时的蔗糖产量也很低,原因是甘蔗含糖量太低。邵树德记得,后世欧洲人大航海时代,到太平洋中的塔希提岛时,发现了当地独有的甘蔗品种,含糖量高得惊人,远超他们原本种植的甘蔗,于是开始移栽,改良品种。可以说后世几乎所有的甘蔗品种,多多少少都有塔希提甘蔗的血统。

    国朝南方种植的甘蔗是什么品种,邵树德不知道,但觉得含糖量应该很低育种,是一项系统的长期工程,对农业的意义极其巨大。

    所以,海甜菜是有意义的,但需要持续改良品种,提高其根茎部的含糖量。这事光靠官府不够,不如下放一部分种子到民间,扩大种植量,让老百姓帮着改良。时间长了,总会有效果的。

    地中海沿海的欧洲农民也是一代代改良海甜菜的。邵树德敢肯定,最初的野生品种肯定没现在含糖量高。

    “就这么办吧。关北也发一些下去,那边更需要甜菜。”邵树德一锤定音,下定了决心。

    关北百姓已经度过了艰难的饥荒时期,如今地权相当平均,人口也没有多到离谱的程度,人均资源占有量是不低的,生存方面没有问题,可以朝改善方面努力了。

    他突然想起了草原上加盐的奶茶,只能一声叹息,这是多缺糖啊。我得阻止你们往错误的方向上努力,奶茶只能加糖!

    “大王,妾前些日子听闻,有人称灵州为‘塞上江南’,有水有草,粟麦水稻都能种,还有许多牛羊,汴宋百姓可能过上这样的日子?”王彦范走后,张惠突然问道。

    “有点难。”邵树德说道:“实不相瞒,人太多了,但有所改善是可以做到的。灵夏百姓一户六十亩地,三茬轮作。汴宋百姓做不到一户六十亩,但三十亩甚至十亩地也可以农牧并举,无非是规模大小罢了。关键是我怎么收税,若我只收粮豆、绢帛,肯定不行。若我愿收皮子、羊毛,自然可行。”

    “大王若能让汴宋百姓富足安乐……”张惠凑了过来,在邵树德耳边低声道:“妾便答应你了。”

    “什么?还有这好事!”邵树德精神一震,惊喜地看着张惠。

    经过太医署医官的调养,张惠的气色好多了。看来身体的问题就要提早发现,提早调养,不能拖久了,不然就很难收拾了。

    “妾本为刺史之女,家逢变乱,颠沛流离。”张惠叹道:“若人人安居乐业,又怎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大王若能让做到,妾还有什么不能舍弃的。”

    “但这非一朝一夕之功……”邵树德皱眉道。

    “大王但做无妨。关东百姓亦大王治下子民,无非彼此,可不能光关西百姓得了好处。”张惠低声道:“只要大王一视同仁,可……可预支好处。”

    邵树德大笑。

    他本来就想通过提高关东百姓生活水平的事情来收取民心,张惠便是不说,他也会逐步推行。但这个蠢女人竟然自己送上门来,还有什么好说的,那事想想就刺激啊。

    “李逸仙,滚过来!”笑完之后,邵树德看向前方,大声道。

    李逸仙似乎想禀报什么,但过来后应是看到自己在与张惠调笑,直接躲到了一棵树后面,假装自己没来过。

    “大王,封副使遣人来报,新的木材烘干窑建好了。”李逸仙禀道。

    “好事,我明日启程去孟州。”邵树德说道。

    老实说,他对这个木材烘干窑的真实水平不抱太高期望。但这个窑是他要求建的,如今好了,去看看也无妨。

    古来造船、修宫殿使用的木材,一般是阴干。

    刚砍下来加工好的木头是不能用的,因为里面富含水分,以后会有变形,因此令其脱水阴干就成了必需。阴干的同时,还要往上面浇水,因为木材各个部位脱水的速率不一样,这同样会产生变形。

    木材阴干的时间非常漫长。像造船用的木材,一般要五六年,修宫殿的上好木材甚至更长。后世17世纪英国海军就有庞大的橡木阴干库存,按年份堆放,有专人管理。但在战争及社会需求大增的时候,这点木材是不够用的,很快就会被消耗一空,怎么办?

    木材烘干窑就应运而生了,这就是邵树德要求建的东西。没办法,洛阳宫殿的需求量实在太大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27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