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第一次亲密接触

    德维斯一脸真诚的说:“做人嘛!还是本分一点的好,总不能把手伸到别人的锅。”

    ‘雪云峰’眼睛笑得眯起来,对着面前的阙森塔法师伸出了手:“啊!我喜欢像您这样,能和我有一点共识的法师!

    以后……一定会相处的很愉快。”    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第一次亲密接触  

    德维斯也跟着笑起来,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

    ‘难风’抱着胳膊站在‘雪云峰’身后,笑容温和,姿态端正。

    站在外围看着这一切的‘完美光头’转头轻轻对着站在他身后的‘老年散打王’说:“都说是狼狈为奸……这对……”

    “猪狗不如!”‘老年散打王’斩钉截铁地说。

    “我……其实……我……想说的是狗突猪奔……没你……那么狠啊!”‘完美光头’在周围闪亮发光的眼神下喃喃地说。

    “切~”女牧师不屑地嗤了一声,冷冰冰地向旅馆内瞪了一眼,转身拉着一直在微笑着的艾德娜离开了:“走!趁着还没别的事让心情更不好前,我们去逛逛商店!”

    本来一脸无所谓的‘难风’突然伸长左手,满腹悲哀得喊着:“老年!求你了,看在兄弟情分上!别叫寸缕~”

    “啊?”‘老年散打王’放下手里的平板,“你喊晚了……我已经叫她了。

    怎么?

    寸缕不是自打她妈到了以后,就没钱花了吗?

    看看都不行?你啥时候这么有勇气了?”

    ‘难风’脸上写满了悲愤:“她现在有了!我的!

    你见过几个丈母娘连自己女婿的零花钱账户都管?

    寸缕现在都在用我的账户!

    可她每次……都把我的那份一起花了啊!”

    “唔……”‘老年散打王’摊开手,“我才不会管你们夫妻之间的小情趣,嘿嘿~

    啊!寸缕已经来了,艾德娜,我们快走,她说在商店门口等我们!”

    ‘难风’悲伤倒地,用力锤了一下地:“该死的!希尔最近做的钻石套,那群女人都要抢疯了!我的新车啊!遥遥无期了吗?”

    “所以……”‘雪云峰’难掩好奇的问他,“为什么你觉得都这么晚了,商店里那套首饰还能剩下呢?

    你是在瞧不起谁?我们不死族的富婆吗?”

    ‘难风’脸色一变,迅速站起:“今天的那套已经卖掉了?”

    “那叫卖?那叫秒杀。”‘雪云峰’笑呵呵地回答。

    “怪不得老年一定要这个时候去逛商店。”‘完美光头’恍然大悟道,“她身上还有好几万金币呢!正好去买点漂亮的普通首饰。

    否则的话……看到买不了……”

    “预算那就是个P!”‘雪云峰’干脆利落地说。

    “哈哈哈哈哈~”男人们发出了嘲讽的笑声,包括想明白自己零花钱暂时保住了的‘难风’。

    他们这里笑得很热闹……竟然忘记了,旅馆这边因为突如其来的客人,一直有一组官方记者在录制……而记者们,最喜欢带点乐趣的新闻。

    如果一个娱乐新闻不但有前因后果,还能来次让人笑口大开的后记,那就更美好了。

    虽然原因不同,但港口这边的不死族都挺欢乐。

    但有人却陷入了混乱……转身跟着不死族离开的艾德娜,让那群坐在酒馆里的阙森塔姑娘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很明显,艾德娜没打算和她们打交道,否则不会连招呼都不和她们打就离开。

    那她们试图用追随者的名义加入艾德娜那支冒险团队的企图,这不是要完蛋?

    这位阿祖斯后裔,态度冷淡,看起来不打算给来自阿祖斯信仰地的她们任何套近乎的机会。

    而她们来之前,虽然获得了德维斯和吕卡家族的允许,但艾德娜那位父亲却并不愿意给她们创造机会,甚至连封推荐信都不肯写。

    可如果艾德娜不同意的话……德维斯和吕卡有什么用?

    密斯特拉的灵魂碎片对其他魔网法师还有点压制……但对于已经把阿祖斯的名字顶在头上的那位大法师来说,不找她们麻烦都是他心胸宽广。

    要知道,银月城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其实已经没有几个法师不知道了……以贪污的名义驱逐一位超凡大法师,甚至把他赶出费伦大陆!

    这……让所有知道的人,都……不得不瞠目结舌。

    艾拉斯卓也不过就是仗着被背叛感情的那位是她亲生女儿,才给自己脸上留了那么一层什么都遮不住的纱挡了挡。

    但,谁不知道,银月联盟的至高女士,情人都能组成一支护卫军了!

    她不是最信奉,爱情不过是一段突如其来的激情,没有多久就会耗尽那套淑妮语录的吗?

    谁信她会管自己女儿的丈夫忠不忠诚!

    这些密斯特拉选民,做法太粗暴了!

    结果现在,让她们进退两难!

    她们该怎么办啊?

    艾拉斯卓其实很委屈,毕竟她也是被凯尔本摆了一道。

    但那时候,在阿祖斯和密斯特拉之间,艾拉斯卓只能选择密斯特拉……更何况,又不是要阿祖斯儿子的命。

    她可是对那位大法师的真实身份有一点猜测的……当然知道,无论凯尔本算计了什么,最后倒霉的都只会是凯尔本。

    只是艾拉斯卓也没想到凯尔本竟然也是被哈贝尔家族利用了……当然,知道以后,至高女士就更加愤怒了。

    她都宁可搞出这些破事的是凯尔本本人……那样,至少她得罪了那么多人,甚至法师之神,都还能安慰自己,是为了还清亏欠的恩情!

    接到了阿格莱亚那条小金龙托不死族送来的消息,艾拉斯卓整个人木在了布林山德小镇上……坦帕斯他们待在了塔尔歌斯镇那边,她们姐妹就选择了另外一座比较繁华的城镇。

    反正不死族,是每个小镇都扫了一遍,然后在小镇中心摆摊。

    密斯特拉选民现在最大的优势不就是随便飞嘛!

    她们几姐妹每天早晚各扫一次货就好。

    而且,她们的目的,只是不让耐色卷轴被阴魂王子们抢走……但她们也不希望自己拿到。

    命运之路这个时期,除了密斯特拉自己以外,谁拿到那玩意儿谁危险最大啊!

    除非无人知晓。

    可这根本不可能。

    除非有人真的带着满包的残枝落叶直接走人,而不是一点点,一根根的打磨出来。

    怎么可能?

    他们要是有这个决心,就不会来冰风谷找耐色卷轴这么危险的东西了!

    不过,富贵险中求,本来就是托瑞尔人的天性。

    大概对这些冒险者来说,真要是死在对耐色卷轴的争抢之中,也是种值得骄傲的事。

    放弃的人的确很多,就像那个来看热闹的艾德娜……发现冰风谷除了热闹以外一无所有以后,她就带着人飞快地跑了。

    甚至没给艾拉斯卓她们和她沟通的机会。

    艾拉斯卓眼眸低垂:这个后裔,她是真的彻底无法挽回了。

    莱拉和她在一起都没让艾德娜有打个招呼的意愿。

    但艾德娜一走,那个曼克斯也跟着走了,这让艾拉斯卓不得不承认……艾德娜一定关系到命运之路的节点,甚至是引出密斯特拉存在的那个人。

    估计灵魂碎片还是给了曼克斯一些指引。

    可惜,艾拉斯卓有点遗憾的想,要是艾德娜身上也有一块碎片就好了。

    那样的话,面对这么多竞争对手,那个一看就很聪明的孩子,肯定知道该如何选择……如果有她们七姐妹的共同支持,就算她身上的灵魂碎片没有曼克斯那么大,艾德娜也一定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可惜,命运石板绝对不会选择和她们有关的人,更别提艾德娜还有阿祖斯的血脉。

    他需要的是一场席卷整个托瑞尔的混乱之战,而不是因为身后有强大的支撑,命运之路连走都不用走,干脆直接就到了结局……成功者在一开始就决出了胜负。

    “艾拉斯卓。”欣布漫不经心的走了过来,“你又在算计什么?

    知不知道你为什么在我们姐妹中显得最老?

    就是想得太多,长皱纹了!”

    艾拉斯卓恼火地说:“像你就好?塔洛斯都觉得你能做狂怒者了!”

    “都住嘴吧!你们想在这里搞内讧?”正和风暴聊天的多芙忍不住开口,“在坦帕斯眼皮底下?

    你们没看到正和不死族一起玩摆摊游戏的红骑士吗?

    要打,等我走了以后再说。

    我可不想和你们一起丢脸。

    唉……深水城的时候,我的脸已经丢的够多了……能在一群观众底下,面不改色的和塔洛斯打到最后,我都佩服我自己的意志力了!”

    风暴淡淡地说:“出来一次就好,至少命运之路对我们的影响就少那么一点。

    希伦也就算了,只能听天由命。

    葵露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即使她是善良阵营,阿格莱亚也不太欢迎她进入……更别提有机会见到那位城主,询问伊莉丝翠的消息了!”

    “伊莉丝翠那边,估计要一直睡到密斯特拉归位,葵露还是想个法子参与一次命运之路,越早越好,晚了……说不定就真的完了。”艾拉斯卓放弃了教训欣布的念头……这家伙明显是心情不好,想找个战斗力强的人打一架。

    艾拉斯卓可不会这么好心,还去满足欣布的战斗欲望。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24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