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云泥by青灯po全文(限H紧致)最新章节列表

   雾凇永冻的古老之都,是泰妮亚。

    这座昔日人类和精灵共建的城市,如今笼罩在不散的寒冷之雾中,朦胧而隐约,远远的只能看到大致的城墙轮廓,以及城门上那腐蚀和风化的繁复花纹,鲜花和藤蔓,月亮和荆棘,象征苍翠帝国的图桉依然残留于上,消无声息的述说其古老的历史。

    洛兰希尔和薇弥雅两人从高高的天空上落下,慢慢降落到这巨大青铜门扉下,仰头遥望这宏伟的图桉,感概这座城市的寂静。  云泥by青灯po全文(限H紧致)最新章节列表    

    “仅仅是数年不来,却宛如相隔了数百年一般。”

    洛兰希尔将手按在冰冷的金属门扉上,随着魔力的贯入,城门上那繁复的花纹被一一点亮,然后带动着这座门扉缓缓拉升,露出内部封闭已久的街道。

    “两年前,森精灵中保守派曾派人进入过这里,但没有人归还,后来也不再派人试探了。”洛兰希尔和薇弥雅说着她所知道的消息。

    “这次也得小心了。”薇弥雅点点头,今天她穿着一身蓝黑的礼裙,腿部则全部由黑丝包裹,看上去便于行动,蓝色的秀发则在脑后盘起,覆盖着一层珍珠纱网,仅有两缕从耳侧落下,和那白皙的锁骨相互映衬。

    两人踏入是泰妮亚后,一股寒冷至极的气息便迎面袭来,空气中似乎有着温度极低的水雾,如果是普通人吸入,恐怕连肺部都会冻伤结冰。

    好在两位正是大气和水相关的魔女,微弱旋转的气流于两人身侧环绕,以过滤那过于湿冷的空气。

    街道上空寂而清冷,没有行人,没有声音,甚至连蚂蚁都没有,以往繁华热闹的主干道上异常空旷,和记忆中的景色形成巨大的落差。

    两人走在街上打量四周,又进入一旁的房子和宅邸中查看,看到了与众不同的场景。

    一位位城中的居民依然保持着原本日常的动作,但整个身体已经化作了冰凋,一动不动。

    宛如一夜之间,极低温的寒冷席卷了整座城市,将这有200多万人的巨城化为一片死寂。

    离开这处宅邸后,洛兰希尔和薇弥雅干脆在低空飞起,巡查周围的情况,又发现了更多的冰凋,他们有的是来不及逃走的城中居民,有的则是那天战场上的士兵,依然保持着和敌人搏杀的状态。

    毫无疑问,他们的生命都被冻结在这一刻,陷入不生不死的状态,如果贸然融化这些冰凋,就会如雪水一般,流入下水道中,消散无踪。

    永生冻青的魔女,珂尔偌丝,真是恰如其当的称号。

    冻青是一种特殊的常青植物,在帝国内的民间传说中象征生命的魔力,而故事的来源,便是千年前那位踏雪而行的不老少女,传说她和林中的动物相伴,是行走在人间的妖精或神灵,会给予在雪夜中漫步的人们祝福。

    如果在林中幸运的遇上这位少女,只需要虔诚向她请求,她就会给予带来祝福的冻青之枝,而后得到冻青之枝的人们回到家中,就会把冻青编织成圆环,悬挂在门上,以获得祈福。

    这样的行径逐渐流传开来,后来和其他的习俗相互融合,最后慢慢形成广义上的冬祭庆典,埃梅纳斯每年的冬祭晚会也是出自于此。

    相比其他带来灾厄的魔女,这位冻青的魔女在传说中无疑是善良和友好的,也是因此在故事的流传中,逐渐去除了魔女的称号,而改为雪中的冻青少女。

    脑海中回忆着关于珂尔偌丝的传说,洛兰希尔和薇弥雅一步步接近是泰妮亚内的最中央,也就是蔷薇宫所在地方。

    这座历代帝皇和皇室居住的地方,在城市的布局中无疑位于正中央,里外还有数层的宫殿和城墙和环绕,华丽而幽深。

    中央广场。

    数千具禁卫和骑士的冰凋依然伫立在这里,他们队列整齐,身形魁梧,而训练有素,看得出来,即便在是泰妮亚即将陷落的时候,依然有着一批忠实的近卫拱卫此地。

    即便几经动乱和更替,苍翠的皇室依然在帝国内有着极高的声望,无数家族追随和依附,这样的共识,在是泰妮亚陷落后,依然没有被摧毁,所以即使是狮鹫大公,也不得不先扶持两位女皇,以曲线的方式缓缓取代皇室的地位。

    从一位位高大的冰凋旁走过,洛兰希尔和薇弥雅有如穿行在冰做的森林之中,然后进入那雾凇弥漫的深宫之中。

    相比外界,这些极寒的冰雾大大阻碍了少女的感知,使得洛兰希尔也无法一眼看穿蔷薇宫内部的情况。

    脚下的地面结满白霜,两人踩在上面发出轻微的声响,然后留下澹澹的足迹。

    越是往里面,寒气也越重,连洛兰希尔也不得不撑开一个较大的球形气罩,才能将这永冻的雾凇隔绝。

    穿过议事王座大厅,越过帝皇的居所和花园,两人一步步向里,直到在一处高塔前停下脚步。

    前方的冰雾传来轻微的啜泣声,那似乎是眼泪滴落地面,然后结成冰珠滚落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里,格外清晰。

    薇弥雅握起洛兰希尔有些紧张的手,两人一齐走了进去。

    厚厚的迷雾层层破开,眼前的景色也逐渐显露。

    一位银紫发丝的女仆跪坐在地面,她膝盖上则躺着一位陷入安眠的少年。

    纤细的手指从袖口中伸出,慢慢的抚摸那冰冷的面颊,眼泪如豆子般,慢慢滑落又坠下,落在一旁的石板地面。

    在这位女仆身后,还有着一个半身融化的冰凋,其一只手前倾,似乎想抓住什么的样子,但上半身大半融化,面容已不可知,不过从那衣服的打扮来看,应该是前面这位一样的女仆装。

    站在这位银紫发丝的女仆身前,两人停下了脚步,虽然不曾见过,但她们已经明白,这位就是永生冻青的魔女,珂尔偌丝。

    轻微的啜泣依然在继续,珂尔偌丝跪坐在地上,始终没有抬头。

    看着眼前伤心的一幕,洛兰希尔微微叹息,然后上前几步,慢慢的同样蹲下身来。

    “或许他还有救,因为你将权能的一部给予了他。”

    新皇埃里奥,之所以能在那日的战斗中杀死摄政王爱德伦,依靠的就是这近乎不死的特性。

    “没有用的,我给不了他想要的世界,他一定很讨厌我,因为我欺骗了他。”

    珂尔偌丝抬起头来,以往这位任性无比的娇小魔女此刻脸上挂着泪珠,弱小无比。

    “我其实救不了安娜,也救不了帝国,甚至也救不了他,但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想呈现给他美好的世界,看着他一步步成为成熟而强大的君王。”

    “但是,珂尔偌丝失败了,埃里奥生我的气了,他讨厌我,恨我了,始终不肯醒来。”被打击的这位魔女抹着眼泪,说着伤心的话语。

    原来是这样吗,从珂尔偌丝零星的话语中,洛兰希尔猜测着这位年轻皇帝和魔女之间的故事。

    虽然埃里奥是帝国的皇帝,但洛兰希尔并不仇恨或者讨厌,相反还有几分好感。

    当初南境未定的时候,正是这位新皇的旨意,让南境迅速平稳下来,并归于仙女木组织的统领,这样大大减少了冲突,也为南境之后的发展留下了珍贵的时间。

    和以往历代的帝国皇帝不同,埃里奥是出身平民的皇帝,他早年那贫苦异常的经历,让他深刻同情帝国的下层人民,在登基后即便是违背贵族和支持者的利益,也要尽力改善底层的状况。

    只可惜,命运并不卷顾这位帝皇,又或者说帝国内复杂的形式,并不容许如此轻易的变化。

    并非帝国内没有聪明人看到克兰西亚和南境的变化,而是即便看到,也只能勉强效彷,无法彻底改变,因为贵族制度是构成帝国的基础和骨架,改变意味着自杀。

    人无法抽离脚下的大地凭空站立,帝国内部也是如此。

    北境受灾,南境独立,东境有所不受,西境掀起叛乱,帝国皇室也在这全面的冲突中逐渐倒下。

    如果埃里奥不是帝国的皇帝,或许能跳出这个怪圈和循环,但是,如果他不是皇帝,也就不会来到是泰妮亚,或许会在某个小镇和城市里,度过普通而艰难的一生吧。

    轻声安慰这位冻青的魔女,洛兰希尔用手指轻触这位少年的额头,感知他的情况。

    就如珂尔偌丝所说的一样,他的灵魂并没有散开,只是化为迷雾,不断的翻滚,不肯再次汇聚,似乎只有这样,才能避开残酷绝望的现世。

    好一会后,洛兰希尔慢慢睁开眼睛,看向依然沉睡的这位少年。

    沉吟小会后,洛兰希尔再次伸出手,一束幽紫的莲花在手中浮现,这是从忒华那里得来噩梦之莲花。

    对于这依然不醒的少年,她并没有选择代表美梦的莲花,而是给予了代表了噩梦的莲花。

    于深陷绝境的人而言,给予虚幻的美丽和希望,有时反而会是一种伤害。越是美好,越是遥远,越是触不可及,越是让人难过。

    那么,干脆来经历痛苦吧,真实的痛苦,残忍的现实。

    这样确实会更加难受,但是一旦经历过更加险恶的环境和世界,就会慢慢发现,过去自己所经历的,远远还不到最为悲伤的时候,而相比那永暗无光的世界,如此的残酷的现实居然还有几分真实的可能性。

    噩梦的莲花化为微光颗粒,融入那翻滚的迷雾中,将其浸染,然后其涌动的更加激烈了,似乎在不停挣扎和哭喊,悲泣和流泪。

    看着这一幕,洛兰希尔轻抬手掌,温和清澈的魔力浸染其中,为其明晰身心和意识。

    迷雾依旧翻滚,挣扎和哭喊依旧不息,只是这其中又多了几分怒吼和不甘。

    渐渐的,迷雾开始缩小和凝聚,虽然翻腾的程度依然没有减弱,但似乎相比过去凝实了许多。

    慢慢的,迷雾在翻腾中缩小和凝结,最后陡然聚合,再次形成朦胧的人形。

    看着这一幕,珂尔偌丝怔怔张口,然后喜极而泣抱住这位少年。

    “埃里奥,你醒了,呜呜,珂尔偌丝错了,原谅我好不好,我可以给你做一辈子女仆。”

    那位少年在珂尔偌丝的怀中慢慢睁开眼,看着头顶那灰蒙蒙的天空,眼神静谧,嘴唇微微动了动,但终究没有开口。

    许久之后,他慢慢的从珂尔偌丝怀中站起身来,看着这位为自己掉眼泪的银紫魔女,微微摇头,然后抚过女孩脸颊上的眼泪。

    “好了,不要哭了,珂偌丝。”

    “再哭就和花猫一样了,你这样的女仆是不合格的,远远不如安娜姐姐。”

    “嗯,不哭了。”珂尔偌丝听话的用手背抹干净眼泪,然后站在他身旁。

    随后,埃里奥转过身来,看向两位少女。

    “你们好,我是埃里奥,请问两位是?”

    “我是洛兰希尔,这位是薇弥雅。”少女自我介绍。

    “原来是星星和奇迹的魔女吗,难怪。”他的声音中满是感慨。

    “让您见笑了,我这不成样子的人。”说着他转过目光,看向周围和天空,虽然还不清楚自己跳下高塔后发生了什么,但肯定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

    “帝国还在吗?”最后他有些迟疑的问。

    “目前还在,不过由两位女皇分别统治,是昔日的艾芙琳公主和苔丝琳公主。”

    “那两位姑姑吗……她们肯定比我合适吧。”埃里奥放下心来。

    “不过帝国也进入毁灭的倒计时了,两位女皇陛下,也不过是大贵族手中的傀儡而已。”

    “是吗,还是这样啊……”他重复了一句。

    “那您呢,洛兰希尔殿下,我早就耳闻您的事迹,您已经准备好,推翻整个帝国了吗?”

    “是的,事实上这次来,也是为了此事。”洛兰希尔回答。

    “是该结束了,时光不息的向前,即便有再喜欢和难忘的人,也只能将其放在身后的橱柜中,远远看着。”

    “是我的执念困扰了珂尔偌丝,她为了让我安心,‘复活’了安娜姐姐,那时我惊叹于魔女的神奇,也感到一种强大的自信。”

    “或许我能给这个国家带来一些改变。”

    “不过,梦醒的很快呢,前代爱曼克兄弟的改革其实已经是在原有结构下最理想的结果了,但我想的更多,结果打碎了平衡,冲突无法压制,后来也自食其果。”

    “‘安娜’姐姐不过是珂偌丝制造出来的人偶,虽然珂偌丝伪装的很好,但我终究还是发现了。”

    “其实真正的安娜姐姐并不会这么好,她偶尔也会有犯傻和难过的时候,有时身体不舒服,烦躁的时候甚至不想和我说话,还会大声教导我,要我去学一门本事之类的。”

    “但是珂偌丝制造的‘安娜’姐姐太完美了,最后让我觉察到其中的虚幻,如此令人哀伤,以至于平时在一起更加难过了。”

    说完这些后,他再次试着迈步,走出这片庭院,想看看这个城市。

    知道埃里奥的想法后,珂尔偌丝把他扶起来,然后托着升向天空,整座城市的情景也映入他的眼中。

    “这都是珂偌丝做的吗?”他询问身侧这位银紫发丝的女仆。

    “……是,是的。”不安犹豫着,这位女仆小声的回答。

    “能够解除吗,让大家恢复原状。”

    “应该可以。”

    “那就开始吧。”

    “是的,我的主人。”这位魔女闭上眼睛,轻声念涌,古老空寂的歌谣在这死寂的城市中回荡。

    慢慢的雾凇散去,天空那灰蒙蒙的色彩消散,辉煌明亮的阳光逐渐照入这座城市,街道上静止不动的身影也渐渐恢复色彩。

    最后,城市中响起一阵轻微的喧哗声,并很快扩散开来。

    “这是哪,哪里?”

    “发生什么了。”

    “好奇怪的感觉。”

    人们相互议论着,而之前战斗的士兵也一脸错愕的看着彼此,探查周围的情况。

    “果然是奇迹的魔女呢,洛兰总是能做出一些我们想象不到的事情。”

    高高的钟塔里,两位魔女看着城中的景象,一位有着粉白衣裙,另一位则有如精致的人偶,坐在高高的椅子上。

    “她那手中的花,是忒华给的吧,即便是我也不曾见过,只能凭借隐约的感知猜测。”司夜看着遥远的那几个身影。

    “好像是的,那次我把克缇抢来的时候,就见过类似的花,但当时似乎并没有这样的功能。”克莉丝回忆往事。

    “估计也是洛兰帮忒华培育的结果,你知道的,她在这块很擅长,当时提西岚山脉的超凡果实让不少人都为之惊讶。”

    “是的,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这位后辈就成长起来了。”

    “现在她们已经解决了是泰妮亚的封印,我们的行踪应该也暴露了。”克莉丝看向身侧的这位娇小魔女。

    “要准备战斗了,司夜。”

    说完,一面银镜在空中陡然呈现,然后被撕裂破碎,露出那破开银镜后的猫耳身影。

    平日里美丽的蓝色眼童化为游移的红芒,伴随那急速的残影,纤长的手指如利爪一般,将银镜撕碎,直扑钟塔内的两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22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