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赤裸天使/被黑人教练日的惨

   “周星星、陈百叻,马上给我回来。”

    “去给我逮住那个什么大闸蟹,狠狠地胖揍一顿,对,往死里揍,打得他亲生老母都认不出的那种。”

    周星星与陈百叻整个人都懵了。      赤裸天使/被黑人教练日的惨  

    他们纷纷以为自己听错了。

    两分钟前不是才说即刻滚蛋,不要插手这个桉子吗?

    “yessir,我们一定把他打成猪头炳那种款式。”

    周星星说完赶忙拉着陈百叻逃走,他生怕李二再一次反悔。

    另外一边。

    陈亚蟹正在打电话约汤朱蒂共进晚餐。

    汤朱蒂的公司早就上了正轨,她又有些不思进取,平日里闲得很,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老板,昨天那两个家伙又来了。”陈亚蟹的手下很快就报告道。

    “把他们赶走!”陈亚蟹摇了摇手,他被周星星与陈百叻搞得很烦,这俩人很明显是那种人菜瘾还大的低级赌仔。

    陈亚蟹八岁时的赌术就已经能够碾压这两个蠢货了。

    “赶什么赶,赢了钱还不准别人报仇了。”

    周星星与陈百叻走了进来,门外的小喽啰拦不住他们。

    “啊哒!”

    向陈亚蟹报告的小喽啰挥拳打向周星星,周星星轻松一个右勾拳,就把对方给放倒了。

    陈亚蟹这才认真地审视起周星星与陈百叻来。

    看来这两个家伙赌术一塌湖涂,但是身手却是很不错,陈亚蟹现在正缺乏一些身手好的帮手。

    “还想赌?”

    陈亚蟹好笑地看向周星星,在他看来,周星星这是在给他送钱花。

    “那当然,钱我都带来了,五万块,我要跟你玩梭哈。”周星星气势汹汹地大叫道。

    这个家伙平日里喊穷,竟然还藏有五万元的小金库。

    陈百叻倒是整天吹嘘自己是大款,却是一分钱都贡献不出来。

    “好!就跟你玩一局,你输了我也不要你的钱,你给我做事就行了。”陈亚蟹爽快地说道。

    “做什么事?”周星星愣了一下:“杀人放火我可干不了。”

    “不用杀人放火,杀人放火我也没胆子干。”

    陈亚蟹说着掏出一副扑克牌。

    “要不要验牌?”

    “这不废话,专业的高级赌徒,谁不需要验牌的。”

    周星星给自己身后的陈百叻打了一个手势。

    陈百叻装模作样地验起了牌。

    “星爷,扑克牌没有问题。”陈百叻一本正经地向周星星说道。

    其实这个家伙懂个卵的验牌,他刚刚只是查看一下,陈亚蟹有没有把两张鬼牌拿出来而已。

    陈亚蟹看到周星星与陈百叻的表情,很不屑地笑了,他是一个老千,自然不会老老实实,这副扑克牌其实是做了记号的,只是陈百叻与周星星看不出来。

    “好!那赶紧发牌吧!我今天可没有太多的时间。”陈亚蟹招手让自己的一个手下发牌。

    “等等,昨天是你的人发牌,今天怎么都轮到我的发牌了吧!”周星星立刻反对。

    “无所谓,随便你。”陈亚蟹掏出一条巧克力扔进嘴里。

    陈亚蟹已经看出,这个要发牌的陈百叻是一个草包。

    陈百叻开始发牌,底注是一千块。

    周星星的明牌是A,陈亚蟹的明白是一张9,周星星有话事权。

    “哈哈哈哈,第一张牌就拿A。”周星星这个家伙笑得很假。

    “那就玩得刺激一点。”周星星一脸狠劲地大喝:“我下五百块!”

    陈亚蟹:“”

    周星星下注五百块,跟别人下注五百万的气势是一样一样的。

    连发牌的陈百叻都有点尴尬了。

    “梭哈!”

    陈亚蟹的本钱不是周星星能比的,他直接拿出五万块扔在桌子上,要一把赢光周星星的钱。

    “啊,这就梭了?”周星星有些紧张:“你不再考虑一下吗?”

    “不考虑,跟还是不跟。”

    五万块在陈亚蟹的眼里只是小意思。

    最重要的还是陈亚蟹已经看到扑克牌背面的记号,周星星的底牌是一张方片三,而陈亚蟹的底牌是一张黑桃A。

    A和10自然是比A和3的组合要大的。

    “好,我跟。”

    周星星非常紧张地把自己的全部身家押上。

    陈百叻也紧张的继续发牌。

    因为周星星已经没钱加注,陈百叻一口气把剩下的三张牌一次性发完。

    周星星的四张明牌分别是:‘A、9、7、4’

    陈亚蟹的四张名牌是:‘10、J、Q、K’

    再加上陈亚蟹的底牌是一张A,这家伙拿的是一个同花顺。

    周星星的底牌是方片3,他连一个对子都凑不齐。

    “开牌吧!”陈亚蟹很澹定地向周星星笑道。

    “你先开。”

    周星星的手心已经攥满了汗水。

    “好!”

    陈亚蟹很无所谓地放开了自己的底牌。

    “10、J、Q、K、A,一个小顺子。”

    陈亚蟹看都不看自己的底牌就桀骜地笑道。

    “哎!”

    周星星叹了一口气。

    “我只有一对A。”

    周星星翻开自己的底牌,竟然是一张A,一张黑桃A。

    “你是一对A?”

    陈亚蟹本来正在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装逼,他听到周星星的话后,赶紧低头看向周星星。

    周星星竟然真的是一对A,而且还是黑桃A。

    ‘黑桃A不是在自己的手里吗?’

    陈亚蟹立刻看向自己的扑克牌。

    陈亚蟹的黑桃A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方块3。

    ‘这条粉肠什么时候换了自己的牌?’陈亚蟹不可思议地看着周星星。

    ‘黑马过林’是最高级别的换牌绝技,这个小赌仔怎么可能会?

    “了不起,了不起!”陈亚蟹向周星星比了一个大拇指:“竟然在我的面前换牌成功。”

    虽然陈亚蟹太过于轻敌,但是周星星成功换牌却也是事实。

    “哈哈哈哈,输钱就说我换牌,输不起就直说。”周星星大笑。

    “你理他那么多干什么,收钱啦!”陈百叻比周星星还要激动。

    “敢不敢再来一局?”

    陈亚蟹的激将法很低劣,但是他重新拿出来的十万块现金很诱人。

    陈百叻拼命给周星星打眼色。

    ‘再杀他一局我们就收手,十万块我们对半分。’

    周星星在心里面给陈百叻比了一个中指,这个王八蛋一毛本钱都不下,自己跟他对半分就是傻子。

    “怎么?怕了,用你们的话说,赢钱给不给人报仇的机会吗?”陈亚蟹摊手笑道。

    ‘黑马过林’他也会,但是周星星不应该会。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20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