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妈妈今天晚上就是你的_bl小说推荐h

    蓝迪和吕叶江南也走了,洪涛没提出过份的要求,让中立派可以很轻松的坐山观虎斗,这是上上签。洪涛也没表示出服软的可能,这样保皇派也吃了定心丸,继续在回归的问题上和改革派斗呗,坚决不能惯着。

    至于说确保联盟规则得到百分百执行,根本就不算条件。当官是干嘛的,不就是执行法律、维护法律,为幸存者服务的嘛,不用任何人提醒也得这么干。当然了,说过之后可能干得要认真点,也是人之常情。  妈妈今天晚上就是你的_bl小说推荐h    

    “洪理事长,那晚上的饭……”本以为洪涛的旧部一起来是为老领导撑腰的,可是听了半天,啥有用的也没听见,秀山太太反倒先拿不准了。

    “吃,一定要吃!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我以前是官,现在是流民,和他们不是一个阶级,肯定没啥可聊的。但咱们必须是一伙的,也必须有的聊,对吧?”

    面对这个和颜悦色又满身都是心眼的老太太,洪涛的笑容就比较难看了。其实这才是他真正的笑容,轻易不展示给外人看,很宝贵。

    “……洪队长,如果需要,我们可以像当年抵抗丧尸群一样,再次开着卡车冲一冲。只要能给后代留条好点的活路,卡车司机我来找!”如果流民里面也分派别的话,秀山太太就是坚定的保皇派,且比周媛、吕叶江南更激进。

    她在这十年里完完全全观摩了联盟高层的变化和发展路线,越看越失望,于是更加坚信只有当年那个以不太可能的方式出现在眼前、并救她们于水火男人,才能带着大家走上正确的道路。

    不光眼下正确,是确定长远的方向,让子孙后代都能享受比较安稳的生活。为此,她和她代表的那些人不惜豁出去性命也要搏一搏。

    “秀山太太,现在咱们要对付的不是丧尸,而是人。今天你们有勇气毁掉一群人,那明天也会有别人干同样的事,在这个问题上不光日本幸存者能豁的出去。

    你也说了,这辈子没多少年可蹦跶,是要为下一代、下几代人铺路。我们此时的所作所为就是在教授下一代该怎么生活,千万不能为了一时痛快省事去当坏榜样。人学好太难了,可学坏就是一哆嗦。”

    当有人和你说,为了让你成功,他们愿意付出生命相助时,应该是非常令人欣慰的。这是人与人之间最高的信任了,有啥还能比生命更贵重呢。

    可洪涛除了欣慰之外,还必须制止这种无条件的信任。如果自己这么干了,那就混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无论输赢都失去了所有意义。

    “可是您现在的处境……”肝脑涂地的建议被驳斥了,秀山太太没生气。

    “中国有句老话,置之死地而后生。您如果真想帮我,咱们不如聊聊该怎么改善流民生活的问题。我这个人广学而博,啥都懂点,不见得非去最上面才能发挥作用,是金子在哪儿都会发光,对吧?”

    在晚上与城南安全区里的几位大老会面之前,先和秀山太太沟通一下彼此的想法很有必要。这个老太太当年可是坚定支持孙飞虎的,甚至还吃了瓜落,但依旧没远离祸根,说明她一直还有梦想。

    “在安全区里发挥作用……您打算以下克上!”不愧是来自岛国的人,秀山太太稍微一琢磨,马上就得出个很符合她们国情的结论。

    “我打算把孙飞虎当年没做成的事情再做一遍,怎么样,是不是有点疯狂?”本来洪涛是不打算这么早就揭开盖子的,但被秀山太太刚才的表现感动了,左右权衡之下,还是决定冒险相信她一次。

    反正被出卖了也没太大关系,那是所有流民的损失,自己不是没尝试,努力了,失败了,们心无愧,也就不用瞻前顾后,带着朱玛撒丫子跑吧,谁还能拦住不成。

    “当年您更疯狂,带着几千人面对上百万丧尸的围攻坚决不退。现在只是小意思,不就是几万人嘛。飞虎之所以不成功,除了识人不明之外,资历声望也是硬伤。

    虽然他是个失败者,但我想他会很愿意给您当个帮手!沉楠和白思德嘛,我建议还是先不要明说,逼迫太紧的话反而会产生反作用。不表态、不站队,但依旧是平安公司的股东,在一定程度上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应该没问题。”

    洪涛的态度很明确,秀山太太更不打算掖着藏着,连孙飞虎的意见都没问就把丈夫送上了贼船。不过对另外几个城南安全区的大老,她还是有比较清醒的认识。

    那些人,包括以后也会有联络的城北、城东的流民势力,在这个问题上很可能都是骑墙派,既不敢全力投入,又不愿意滴水不沾,总想着用最少的投资换取最大的利益,同时还要安全。

    “嗯,那我就再交点底,这次不是要独立,也不是要对抗,而是在规则范围内争取应该属于我们的权力。在这个过程中尽量不要使用武力,也不要有这种声音。

    联盟最怕的不是谁来硬碰硬,而是像高血压、糖尿病一样的慢性疾病。早期很难察觉,或者容易忽视,等发现了、重视了,基本也就没治了,只能维持。

    这一点您务必要和飞虎讲清楚,以后再有其他人加入也要讲,我不是要拿大家当炮灰去染红自己的顶戴花翎。在这件事里我会一直顶在前面,只要大家能在背后鼎力支持,成功的希望还是有的。”

    有关该如何与流民势力交涉沟通,洪涛一直都没太想好。以同行的身份人家不一定认可,脑袋上背着个联盟创始人的头衔,再礼贤下士也没用。

    以合作者的姿态吧,如何分配利益又成了大麻烦。毕竟还有不同的利益诉求,甚至个体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很容易产生猜忌、矛盾和分歧。

    但秀山太太的一番话,帮洪涛解决了这个大问题,也开创了另一条思路。先不成立太紧密的组织,也不需要太多人手。还和以前一样,以行业为基础弄个松散的利益群体,有好事儿了大家一起上,有麻烦了各显神通化解。

    松散有松散的好处,大家互不统属,即便联盟有所觉察也没法从中找到明确的主体。连主体都没有,怎么打击怎么破坏怎么分化呢。总不能把流民势力全铲平吧,如果真有那么大本事,也就不会有流民势力产生了。

    当然了,凡事都有两面性,松散自然也有松散的坏处,还很多。比如说政令无法顺利下达,力量也不能快速集中,秘密还容易泄露。人多嘴杂,又没有一套具体的管理办法,顺风倒的现象一定有。

    不过这些缺点如果放到洪涛具体要做的事情上,就不算太致命了,甚至都不是很严重。他不需要一呼百应,也不要一支颇具战斗力的准军事组织,更没有搞秘密活动的计划。

    “为什么您不去和飞虎亲自讲讲呢,别看我们是夫妻,但在这个问题上,他肯定愿意听到您的亲口教诲。”秀山太太还真是个比较睿智的老太太,对人对事都有很独特且靠谱的见解。

    在她看来,想拉拢一个人,靠别人传话显然没有当面交流效果好。什么叫人格魅力,那是需要用眼睛、耳朵、脑子去感受的,恰好洪涛不缺这个玩意。

    “因为我要从平安运输公司里辞职了,以后也不是任何一个势力的成员。组织人手为我摇旗呐喊的工作,以后只能交给您和飞虎去做。

    怎么样,怕不怕?即将要面对的可是武装到牙齿的联盟警察和军队,而我们所拥有的最大利器只是赤手空拳的流民。人数多并不见得能力就强,最终能不能成功,一半靠我这个冲锋的,另一半就得靠你们这些后援了。”

    但秀山太太再怎么睿智也摸不透洪涛的路数,在比狠的项目上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她可以带头去开扎药车冲向敌人,却不敢单独一个人面对联盟叫板。

    前者只需要一瞬间的勇气,后者则是连续不断的勇敢,想在相对长的时间内,面对各种意想不到的压力保持下去,太难了。

    现在洪涛就打算给大家演示一下什么叫勇者,他要切断一切利益纠葛,独自举着长枪刺向庞大的风车,最终还不一定会被大部分人理解。

    这可能就是他走到哪儿,都能影响一部分人的根源,也就是所谓的人格魅力。对于一个有能力为别人创造机会,还肯冒着巨大风险去这么做的人,除了佩服还能说啥呢。

    秀山太太向后退了两步,即便没穿她们的民族服装,也像穿了一样,仔细的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然后上身呈90度,并努力保持几秒钟。

    “应该还有未来和梦想……我坚信这一天会来到!”直到洪涛走远才缓缓起身,不知道是低头时间太长控的,还是心情太激动,脸上显出一抹病态的红晕。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18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