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女神宿舍的管理员:雪白的乳房

 朱丽。

    是朱丽,苏明成的前妻。

    今天是帮他和吴菲接风洗尘的家宴,怎么苏明成把前妻也叫来了?  女神宿舍的管理员:雪白的乳房    

    不只是苏明哲,苏大强和吴菲也吃了一惊,一个咬到螃蟹壳子硌到了牙齿,一个把筷子戳到孩子脸上,面对幽怨的小眼神儿一个劲儿地说对不起,是妈妈的错。

    而苏明玉,本就阴沉的脸直接垮了下来。

    “朱丽……你……也来了?”

    苏大强的话提醒了苏明哲,赶紧起身招呼:“来,明成,朱丽,快坐,坐啊。”

    招呼两人落座,他又带着三分怪罪的语气说道:“明成,你去接朱丽是好事,怎么也不跟我们说?搞得大家都没准备。”

    “准备什么?”林跃说道:“丽丽又不是外人。”

    朱丽笑笑,没有否认。

    苏明哲注意到她的表情变化,刚要问她想吃什么,叫服务员点餐,毕竟之前是照着五个大人的量点的,现在多了一个,理应加菜。

    “明成,你跟丽丽……和好了?”

    苏大强瞪着一双金鱼眼,视线在两人间不断往复。

    林跃看了一眼前妻:“差不多吧。”

    “什么叫差不多吧。”

    “就是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想……我们很可能会复婚。”

    他伸出手去,按住了朱丽的手。

    她没有躲,表情也蛮自然的,至于是演得,还是习以为常,只有她自己知道。

    这边复婚二字一出,苏明哲用一副教训语气说道:“你们俩当初不声不响地就把婚给离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老大,你这次回来,不是为了教训我的吧?”

    “呃。”

    老大是想说话的,但是吴菲在下面踢了他一脚,把后面的话堵了回去。

    “服务员。”

    “您好,请问还需要些什么?”

    门外站着的服务员听到吴菲的招呼走进来。

    “朱丽,你再点两个菜吧。”

    “不用。”朱丽摆摆手:“够了,够了,这些都吃不下。”

    “老大有钱,不像我们,穷光蛋,不用给他省钱。”林跃也不矫情,也不看菜谱,直接盲点:“来个招牌酱烧小牛排,自磨鲍汁酿豆腐,广式葱油蒸虎斑,苏式双味虾,再来两瓶52度五粮液。”

    吴菲的脸有点黑,他这一通点,起码4000块钱没了,苏明哲工资再高,也禁不住这么造啊。

    林跃只当没有看到她那张脸,冲朱丽说道:“老大回国内工作,可喜可贺,怎么也要多喝几杯,庆祝一下。”

    苏明哲说道:“对,对,对,要多喝两杯。”

    很快地,服务员把两瓶五粮液和酒具端进来,给二人满上后走出去。

    “来吧,老大,预祝你工作顺利。”

    “谢谢,谢谢。”

    俩人端起杯子饮酒。

    苏明哲含笑抿下一截,抬头一瞧对面干下去三分之一,脸有点苦,只能又补了一口。

    那边苏大强也想喝,但是给苏明玉拿眼一瞪,吓得又把手缩回去,螃蟹也不吃了,低头看着桌布一言不发。

    苏明哲并未注意到老头子的窘迫,招呼林跃和朱丽夹菜。

    几杯酒下肚。

    他脸红了,话也多起来,在林跃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去上海报名”后表态道:“我想先把赡养爸的事情解决了。”

    “怎么解决?”

    一直在对面的椅子上低头玩手机的苏明玉问道。

    “就像上次爸住院的时候在电话里说的那样,我想给他买套房子。”

    “在哪儿买?上海吗?”

    这时苏大强摇着手说道:“我不去上海,人生地不熟的,到那边连个朋友都没有,我就在苏州,明哲,你在苏州给我买房子就好。”

    苏明哲说道:“爸,在苏州买房子,谁照顾你啊?”

    “我不需要人照顾,我自己能照顾自己。”苏大强说完话看了苏明玉一眼。

    “苏大强,你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住,万一出点事情,挨埋怨的又会是我跟大哥,我看你还是去上海吧,平时让大哥的岳父岳母带你到处逛逛,上个老年大学,跳跳广场舞什么的,也是个排解寂寞的好办法。”

    苏大强不说话,只是摇头。

    林跃轻蔑一笑:“苏明玉,你还真是一个阴狠恶毒的贱人呢,苏大强跟你住了这才几天,就怕你怕成这样,当初妈在的时候他都没这么窝囊过。”

    他当然知道苏大强为什么变成这样。

    自从180万被骗后,苏大强过的什么日子?

    禁足;

    控制饮食;

    保姆24小时监视他的情况并定期汇报;

    不许他跟那群老哥们儿走动,聊天也不行,因为在苏明玉看来,他不接触聂来金,也不会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用冷暴力打击报复他的告黑状行为;

    这比赵美兰活着的时候苏大强过的日子还要难受,毕竟赵美兰不用顾忌儿女的感受,为他的事情负责,苏明玉呢?一边要应付众诚集团的内耗,一边要负责苏大强的人生,但凡出点差错,老大和老二便会质问她没有把老头子照顾好。

    “你说谁是阴狠恶毒的贱人?”她把筷子往餐桌上一丢,一脸狰狞看过来。

    “在座的除了你还有别人吗?”林跃拍拍朱丽的手以示安慰:“不过我很感谢你的阴险,如果不是你在背后搞小动作,唆使朱丽她妈去我单位闹,我也就没可能知道她对我还是有感情的,所以,谢谢啊。”

    这句话“谢谢啊”听起来是在表达感谢,但是钻进苏明玉的耳朵里,比小刀划擦铝材还要刺耳。

    苏明哲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明成,你是当哥的,就不能让让明玉吗?说实话,妈小时候对她……”

    说到一半停了,因为吴菲又在下面踹他。

    “妈对她怎么样?是妈让她变成这幅苦大仇深的样子的?是她自己书没读好,如何做人都没搞明白,还想学别人上清华去留学?这种人赚再多钱也是垃圾。”

    林跃看电视剧的时候注意到某些弹幕就想笑。

    有一种说法是这么为苏明玉的偏激开脱的,说正是赵美兰的偏心把她变成这样,不可否认,赵美兰在教育孩子这件事上存在不当,但是70%以上的责任在苏明玉自己。

    他觉得现在社会上流行的一种趋势挺有观察意义的,本来父母对孩子的爱是天性,天性是可以被生存因素,个人情绪压制的,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国内舆论正在把父母对孩子的爱绑架成一种责任。

    孩子成了罪犯,是父母的责任——那福利院没有父母的孤儿为什么很多都挺优秀,犯罪率并不比普通家庭出生的孩子高呢?

    教育方式不对,孩子的心理就会扭曲——老话讲棍棒之下出孝子,有人棍棒之下上了名牌大学,照样对爹妈孝顺,不可否认,也有人被打多了,跟父母还手,甚至断绝关系的。

    孩子没有考上好大学,没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也是父母的责任——谁让你没钱,买不起重点学校的学区房,报不起各种兴趣班,输在了起跑线上呢?

    孩子一直单身,没有对象,周围亲朋也会怪罪父母,说父母帮扶不够——有的子女甚至会怪罪爹妈没钱,如果家里有矿房子成排,自己还会没女朋友?

    所以孩子出了什么问题都能把罪责推到父母身上,而这种舆论造势,已经变成一种政治正确,谁敢提出异议,谁就是不配做父母。

    为什么会这样呢?观察绝大多数社会问题,只要跟着“钱”走就不会“迷路”。

    社会和谐需要父母把对孩子的爱看做自身责任,这种责任感会让他们不敢做出出格的行为,凡事谨小慎微,因为那有可能影响孩子的未来,所以社会稳定了。

    银行,地产商,教培行业,医院,乃至游戏……70%以上的商业机构都乐于看到父母把给孩子爱当成自己的责任,这样就可以压榨他们,让他们不断地在孩子身上投入大量金钱,不,应该说毕生财富,像找家教、买房子、娶媳妇、各种素质训练……子女经济能够拉动多少内需啊,毫不客气地讲,一旦子女经济熄火,中老年人降低需求提高储蓄,那么经济距离垮塌也就不远了。

    还有子女本身,作为既得利益的一方,他们当然也要舆论绑架父母,让本该属于老人的资源用在自己身上变成老人的义务。

    这些商业机构和为人子女者不断推波助澜,加强洗脑,也就可以理解了。

    就像《小欢喜》里演得那样,父母要做到什么程度才算尽职尽责?

    答案是永远不够,总能找到被人诟病的地方。

    人活着肯定要寻找存在感,或者说人生目标,放眼国内社会,35岁以上的父母生活的意义是什么呢?大多数都已经不是为自己而活,沦为子女的奴隶和附庸,甚至连生病死亡都担心成为子女的拖累。

    于是父母要给孩子全部的爱,以孩子为主,把他们教育成才,做不到就是不配为人父母。爱不再是天性,成了一种责任,一种不容置疑的政治正确,谁敢说个不字,就会面对无尽的口水和谩骂。

    没有了理智的声音来修正,这场吃人盛宴能持续多久?喏,恶果已经初步显现了,因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觉得我付出所有的爱都没法给孩子一个优渥的成长环境,达不到尽职尽责的标准,那就少生孩子,甚至不生孩子,这种观念一旦形成社会共识,想要扭转就难了。

    很多人一看到问题就把责任推到父母身上口诛笔伐,说可笑吧,倒不如讲悲哀。学校没有责任吗?社会没有责任吗?整个社会的堕落,每一个人都扮演了推手和帮凶的角色。

    回到苏明玉身上来。

    古代不讲男女平等的时候,父母把资源都留给儿子,女儿会因为这事儿跟家里断绝关系吗?显然不会。

    苏明玉为什么控诉母亲偏心呢?自然是懂事以后接受外界讯息,形成了父母必须对子女一视同仁的价值观,当她的价值观和父母的意愿发生冲突的时候,不顺从她的价值观,让她委屈、抱怨、仇恨,在一些观众看来,就是父母的偏心扭曲了孩子的性格。

    那么给她灌输这种价值观的信息源就没有责任吗?你能接受父母必须对子女一视同仁这种极易矫枉过正的价值观,为什么不能接受父母是有偏好的人,不是分配机器,他们的人生自己做主,不为任何人而活,对儿女只要尽到养育义务就够了,我想要的东西凭我的能力取得这种励志价值观?

    因为要求别人从来容易,自己努力何其困难。

    所以林跃才会讲她学习再好,也是把书读进了狗肚子——学校是用来干什么的?初中没毕业的父母和博士双亲给予孩子的教育质量能一样吗?学校和书籍的存在,就是为了平衡和弥补这种差距,德育人心。苏明玉因为这个和父母断绝关系十年,都三十岁了还没学会做人的道理,在林跃看来,这种人骨子里的自私自利是无法改变的,还优秀?她配的上这个形容词吗?

    “苏明成!”

    嘭!

    苏明玉一拍桌子,猛然站起,抄起右手边那只杯子把里面的水泼向林跃。

    朱丽吓了一跳,没想到苏明玉反应这么激烈,本能地想要躲避,这时一抹黑光刺入视野,非常精准地戳中杯壁,看起来力道不小,因为本该泼到前夫身上的水一股脑浇在苏明玉脸上。

    哗~

    带着温度的水流弄湿了她的头发,还有一些顺着脸颊淌落,搞得衬衣胸口湿了一片,整个人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明玉!”

    苏明哲先叫了三妹的名字,又看向二弟:“明成?你……”

    “我什么?我做得不对吗?难不成让她泼我一脸再反击?”林跃端起杯子一口干掉里面酒水,冷冷地看着苏明玉:“以前我能把你打成狗,现在也能让你变成蛆,对了,我这人吧,见过太多贱人了,能让我厌恶到将动杀心的不多,你算一个。”

    “明成,她是你妹妹!”苏明哲将脸一板,怒斥道。

    兄妹矛盾扯到“杀”这个字,他是无论如何接受不了的。

    林跃呵呵一笑,懒得搭理这个从头到尾偏袒苏明玉的所谓大哥——一个十年不登家门的妹妹,一个陪伴双亲多年的弟弟,谁帮的他多?如果没苏明成听赵美兰的话做一个乖儿子陪着父母,他能安心地呆在美国追求精致生活?就像电视剧里有一集苏明成跟苏明哲控诉苏大强的话,苏明成说“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啃老吗?你在美国读书,那个苏明玉根本就不拿自己当苏家人,妈说就我一个儿子,她就想天天看着我,不让我抽烟不让我喝酒不让我应酬,我也不想混成这样啊,她说一家人平平安安的过日子比什么都强,我就一直陪着妈,妈走了,我成废物了?我靠,你们要求也太高了吧。”

    结果苏明哲就记得父母给苏明玉的资源少了,没想过苏明玉回报父母什么了——跟母亲吵架,跟母亲动手,针锋相对让母亲伤心,冷暴力,故意让要强的家长在亲朋好友面前丢脸,断绝关系十年不登家门,赵美兰死了后在葬礼上长时间打电话聊工作,还一边对身边人讲我不是苏家人,苏家的事不要找我,甚至让下属叫自己明总,以此来跟“苏”这个姓划清界限,一边又对苏明成怎么赡养苏家老人横加指责,这他妈一个什么狗东西!

    现在苏明哲说他跟苏明玉是“兄妹”?他跟苏明玉是兄妹?真苏明成或许会念一点旧情,在他这里苏明玉算个屁,叮了我一口的蚊子,一巴掌拍死就是了,没任何感情负担。

    “苏明成!”苏明玉咬牙切齿地看着他:“我一定会让你付出千倍代价。”

    发表完宣言,她拎起放在旁边椅子上的YSL手包,迎着听到动静进屋查看的服务员茫然的目光走出去。

    “明成,你这是干什么呀?”苏明哲想追上去叫住她,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一脸责备看着林跃。

    苏大强也晃着身子说道:“好好一顿饭,这还怎么吃?”

    “那天帐算的很清楚,这两年你们管苏大强,我会监督你们的成绩,要像我以前待父母一样,让他们开心快乐,结果一个把老头子照顾进医院两回,一个把老头子照顾进警察局,我挑你们的理不应该吗?苏明玉就因为这件事记恨我,然后把手伸到我前妻和前岳母头上,利用她们来对付我,如今被我戳到痛处就拿水杯泼我,到底谁没理,谁在作恶?结果你不怪罪她,反认为是我的错,苏明哲,没你这么拉偏架的。”

    “呃……”

    苏明哲被他教训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吴菲很头疼,因为在算账和讲道理这两件事上,老二总是能让你无言以对,非常憋屈。

    小咪瞪着一对大眼睛,一个劲儿地朝二叔看,倒是一点都不怕他。

    “丽丽,给老头子把酒满上。”

    林跃将另一瓶酒打开,对着苏大强一指。

    朱丽瞪了他一眼,抗议这种命令式的语气,不过还是走过去给苏大强倒了一杯酒。

    “这饭能吃,能吃……”

    老头子立即改了口风,端起杯子在唇边抿了一大口:“香,香啊。”

    在苏明玉家里的时候,她怎么控制他的饮食的?大鱼大肉不行,说会三高,喝酒也不行,是致癌物,海鲜不让碰,吃多了会痛风,就每天吃米啃菜,最多来点鸡丝粥,这才叫养生。

    以前她跟石天冬好的时候,吃的挺好,现在?呵呵。

    苏明哲一脸忧伤:“爸,你慢点喝。”

    林跃就像跟他唱反调一样,端起酒杯:“来,老头子,我敬你一杯。”

    “唔唔……”

    苏大强点点头,呲地猛嘬一口,二两的杯子见底儿了。

    “爸,我不是不让你喝,是让你慢点儿喝。”

    苏明哲急得拼命给吴菲使眼色,想让她也劝劝老头子,谁想到她不仅不说话,还把小咪抱起来,说一声“我饱了,带小咪出去散散步,你们吃吧”,完事头也不回地走了。

    苏大强一看大儿媳走了,抓着苏明哲的手腕说道:“明哲,爸以后就靠你了,你可不能丢下我不管。”

    “放心吧爸,我一定好好孝顺你。”

    “来,喝酒。”

    “好,喝。”

    “满上啊。”

    “还喝啊?”

    “二两哪够?起码半斤,这个苏明玉,可把我害苦了。”

    “爸,明玉也是有苦衷的,她工作忙,压力大,又担心你再像之前吃坏肚子,所以老年人控制饮食是有道理的。”

    “明哲,你还想不想让我吃饭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

    ……

    一个半小时后,朱丽和林跃从楼上走下来,她这儿用打车软件联系了一辆车,回头一瞧,发现刚才还好好的前夫已经失去平衡,走起路来左摇右晃。

    “你没事吧?”

    “可能是……被风一吹……有些……上头。”刚说完话,他就一个趔趄差点坐地上。

    朱丽赶紧把人扶住:“谁让你喝那么多酒。”

    “我……我高兴,总算是……给那个贱人……一点颜色……咳咳……”

    “怎么了?是不是想吐?”

    “没……没事,我没事。”

    “还说没事,你这像是没事的样子吗?不能喝就别喝,一家人逞什么能。”

    “都说了……我……高兴啊……”

    朱丽想说这话你刚才说过了,给了苏明玉一个下马威嘛,不过话窜到嗓子眼儿又咽了回去,因为他拐了个急弯。

    “因为……因为你……你也来了嘛。”

    这话搅乱了她的心境,手上力道一松,身边人噗的一下坐到地上。

    “你没事吧?”她赶紧去拉。

    “没……没事,我怎么会……有事呢。”

    他嘴上说着没事,但是任何一个脑筋正常的人看了都不会认为他没事。

    滴滴~

    便在这时,一辆标致508靠近路边,司机落下车窗,报了一个手机号码。

    朱丽回答是,完事用力拉起林跃,扶着他坐进后车厢。

    司机闻到酒气皱了皱眉,不过没有多说什么,把窗户打开一条缝,发动车子离开泊位。

    “去南环西路对吗?”

    “不,先送他吧。”朱丽推推林跃:“你现在住哪儿?”

    “唔……”

    只见他浑浑噩噩地嚅动,至于内容嘛……根本听不清楚。

    朱丽凑近一些,大声说道:“家,你的家。”

    “家?”林跃带着酒气摆摆手:“没家了,没家了。”

    这话说的她心里很难受,沉默片刻说道:“师傅,找个酒店吧。”

    司机点点头,一面开车一面留意路边建筑。

    十分钟后,标致508在一家维也纳酒店门口停下,朱丽搀着林跃下车,在前台办理了入住手续,把人带到3楼客房。

    “以前你妈说,我也说,少应酬别喝酒,现在没人管你了,彻底放飞自我了是吗?”

    她把人往床上一放,坐到旁边喘息片刻,感觉力气恢复了些,便把他的鞋脱下来,拉过旁边的被子盖住肚子,又起身端起电热水壶去卫生间接了一壶水,打算烧开后放到床头柜,晚上口渴的话一伸手就可以够到,然而当她从卫生间出来,往床上一看,他竟把盖在身上的被子蹬了。

    喝完酒感觉燥热正常,但是现在已经12月,不盖被子肯定着凉,她只能将电热水壶往桌上一放,走到床头一侧,准备把里面的被子拉过来盖好,哪里知道身下的男人睁开眼睛定定地看了她一阵,带着酒气往上一拱,直接将她扑倒在床。

    “老婆,好久……没开会……了,今天……开一个……”

    听到“久违”的两二字,朱丽脑子一热,有点懵,在残存的理智驱使下她把人往外推,但是力道怎么看都有些弱。

    “苏明成,你醒醒,我是你前……”

    “妻”字没说完,她的嘴就被黏住了。

    唔……

    一分钟后,她紧紧抓着被子的手松开,反抗的哼声也变得绵软无力。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15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