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公主肚兜下的浑圆被揉捏np(班长好紧好软)最新章节列表

    “胡说八道!总兵大人被绑架的事情,绝对与建州女真毫无关系!他们没那个动机,更没那个能力!”

    大概是因为所有人皆是颠倒黑白,硬是要把何宇被绑架的事情与自己、与建州女真联系在一起,这种事情的反复发生,让西门盛烦不胜烦,早已是忍耐到了极限。

    所以,听到方振山的这般说法之后,西门盛当即是脱口而出、厉声反驳。  公主肚兜下的浑圆被揉捏np(班长好紧好软)最新章节列表    

    随着西门盛的话声落下,在场众人皆是面色一变,辽东镇一方纷纷是表情凝固,而方振山与吴世霖二人则是冷笑不止。

    因为,西门盛的这般反驳,无疑是直接承认了何宇被绑架的事情。

    这件事情,关系极为重大,辽东镇此前就算是强撑着睁眼说瞎话,也一直都在坚决否认。

    西门盛显然是很清楚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事情,但他依然是不管不顾,继续说道:“你们屡屡把建州女真搬出来,硬说是建州女真与总兵大人被绑架的事情有关系,还把本将牵扯进来,说此事是本将与建州女真的合谋……不外乎是为了转移焦点、逼人就范、掩饰真凶罢了!

    你们为了各自私利,睁着眼睛说瞎话、指鹿为马,但也别指望本将就会一直委曲求全配合你们演戏!

    本将就把话放这里,总兵大人被绑架的事情,乃是缘于自己人的暗算阴谋!总兵大人至今也无法被顺利营救,也是因为某些卑鄙小人暗中阻挠!若是不能正视这一点,这件事情就永远都不能解决!”

    说完,西门盛转头扫视了辽东镇众人一眼,看到辽东镇众位高层武官皆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冷笑道:“方振山与吴世霖这二人虽然不安好心,但他们有一句话没说错!咱们辽东镇虽然实力最强,但别的势力也不是瞎子聋子傻子,局势发展到这一步,总兵大人被绑架的事情已经不可能继续隐瞒下去了,说穿了也好,能逼着所有人皆是正视现实,而不是只想着自己那些蝇营狗苟的私心算计!”

    再然后,西门盛又转头瞪着方振山与吴世霖二人,态度也是愈发强硬,语气阴沉道:“至于你们二人,本将也把话说明白!我家总兵大人被绑架的事情,你们想要幸灾乐祸也好,想要事后向朝廷中枢弹劾告状也罢,但绝对别想要浑水摸鱼、趁火打劫!本将绝不会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出现,辽东镇的十余万将士也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出现!

    现在,你们立刻退兵回营、不可再有异动,等到我辽东镇顺利营救出总兵大人之后,也就不会再约束尔等的行动,也会给尔等一個满意交代!若是尔等不服,那就真刀实枪打一场就是!你们不是一直都想要用这种事情要挟我们辽东镇吗?那就打吧!看你们有没有鱼死网破的能力,后果自负!”

    说到后面,西门盛已是大声咆哮起来。

    再然后,西门盛把手放在腰间刀柄之上,瞪着眼睛杀气腾腾,摆出一副就要率先冲锋陷阵的模样。

    这般不理不顾的表现,简直就是发疯一般。

    但西门盛乃是辽东镇的二号人物,多年以来战功累累、积威甚重,见到他这般毫无预兆的发疯表现,在场众人一时间皆是被镇住了。

    不论是存心挑衅的方振山与吴世霖二人,还是已经下定决心要与西门盛为敌的李泽荷、甘成、徐郃三人,又或者仗着兵力优势已经架空软禁了西门盛的何匪、何仁胜二人,此时皆是有些不知所措,许多人甚至都没胆子与西门盛目光对视。

    就这样,气氛变得愈发尴尬,所有人也稍稍沉默了片刻。

    随后,方振山再次冷笑了起来。

    数月之前,方振山还是坐镇一方的固原镇总兵,虽然说固原镇的实力与影响力皆是远远不及辽东镇,但他曾经也是一位见识过大风大浪的军阀了,虽然会被西门盛镇住一时,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冷笑之际,方振山看着西门盛的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敬佩。

    因为,方振山已经看清楚了西门盛这般表现的真正用意。

    *

    自从收到了赵俊臣的密信之后,方振山已经大致推测出了辽东镇的诸多近况,也明白了这场风波的始末经历,所以方振山同样是心知肚明,何宇被绑架的事情绝对与建州女真毫无关系。

    虽然赵俊臣没有明说,但方振山就像是几位辽东参将一样,认为这场绑架十有八九是与赵俊臣有着莫大关系。

    方振山此前屡次提及建州女真,还把何宇被绑架的事情与建州女真扯上关系,又暗示西门盛与此事有关系,也是缘于赵俊臣的安排与交代,理由就像是西门盛此前所言一般,是为了“转移焦点、逼人就范、掩饰真凶”罢了。

    毕竟,对于辽东镇而言,建州女真显然是一个更大的外部威胁,所以搬出建州女真的种种威胁之后,就能逼迫辽东镇去做许多事情。

    为了实现赵俊臣的计划,方振山这两天以来频频出手,做了许多准备,收集了许多“证据”,甚至是不惜出手抓捕了张正卿这个人脉关系极为广阔的辽东大儒。

    原本,按照方振山的最初计划,他接下来就要搬出自己所收集的种种“证据”,彻底坐实何宇被绑架的事情与建州女真有关系,还要趁机暗示西门盛与建州女真的合谋之事,必然会让西门盛百口莫辩。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西门盛则是毫无预兆的突然爆发了。

    不仅是不顾后果的坦然承认了何宇被绑架的事情,还进一步的营造了紧张局势,也进一步增加了两军兵戎相见的危险!

    而这般表现,看似是忍无可忍的发疯,但实际上则是另有深意,甚至还能算是一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手段。

    就因为西门盛的“发疯”表现,不仅是直接打断了方振山的后续发挥,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就让方振山无法彻底坐实建州女真的嫌疑与威胁,而且还利用自己所营造的紧张局势、两军兵戎相见的危险,逼着辽东镇众人接下来必须要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毕竟,建州女真固然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但吴世霖背后的山海关吴家、以及方振山所代表的朝廷中枢与文官体系,也同样威胁不小。

    对于辽东镇而言,这三方面的威胁,很难说哪个更大。

    简而言之,西门盛也同样是利用外部威胁、公开矛盾的手段,达成了“转移焦点、逼人就范、掩饰不利”的目标,可谓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与此同时,就像是西门盛自己所言,这种情况还能逼着辽东镇众人正视现实,而不是一味只顾着蝇营狗苟、内斗内耗,进而是加快辽东镇营救何宇的进程。

    这些弯弯绕绕,说起来有些复杂,但西门盛却是迅速看明白了局势与利弊,也立刻就采取了行动。

    作为一名边军将领,西门盛虽然并不善于蝇营狗苟、勾心斗角的伎俩,但他的眼光、魄力、与决断,依然是不可小觑。

    只可惜,方振山也很快就想清楚了这些弯弯绕绕。

    心中暗暗钦佩之余,方振山却不打算放过西门盛,很快就有了回应。

    *

    “西门参将好大的气魄!若非是本督曾经也有过执掌一方军镇的经历,还真要被西门参将给吓住了!

    不过,西门参将虽然看似气魄惊人,但在本督眼中,也不过是心虚之下,急切想要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罢了,否则又何必刻意打断本督的说话、不敢让人听到后续内容?

    就像此前你们所言一般,哪怕是真要打一场,许多话也必须要提前说清楚才行,对吧?总不能让双方将士不明不白的战死于此……”

    说到这里,方振山不待西门盛再次打算,已是挥着马鞭指向自己身后,道:“本督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不仅是发现了张正卿这个老贼投靠建州女真、泄露消息的事情,还寻到了另外几名关键证人,足以证明何宇总兵被绑架的事情与建州女真之间存在莫大关系……对于这些证人的说法,各位要不要详细听一听?”

    听到方振山的说法,几位辽东武官皆是一愣。

    他们早就注意到,方振山的坐骑后面跟着好几名被五花大绑的囚徒,但他们最开始只关注了张正卿一人,还以为其余囚徒皆是张正卿的同党,也就没有投入更多关注。

    但此时,听到方振山的说法,才发现这些囚徒或许要比张正卿更为关键。

    张正卿只能表明建州女真已经提前知晓了辽东镇的内部乱象,有可能会乘虚而入,而另外这几名囚徒,却很有可能会证明何宇被绑架这件事本身就源于建州女真的阴谋策划。

    西门盛已经隐约察觉到了后续发展,自然是不愿意任由方振山继续发挥,但还不等西门盛再次打断方振山,沉默许久的何匪则是突然出声道:“既然是关系到总兵大人被绑架之事的真相,自然是要听一下!”

    何匪此人只忠于何宇一人,现在也只想要营救何宇,但他受限于自身见识与情报有限,对于幕后主使的身份来历依然是毫无头绪。

    西门盛一直都在暗示这件事情与赵俊臣有关系,李泽荷等人则是纷纷表示这件事情乃是缘于建州女真与西门盛的合谋,何匪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信谁,所以听到方振山宣称自己掌握了相关人证之后,自然是不愿错过,也根本不会理会西门盛的态度。

    随后,李泽荷、甘成、徐郃三人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也纷纷表达了相同想法。

    看到这般情况,方振山冲着西门盛得意一笑,然后转头传令道:“姚禾、胡乔!你们二人现在就把自己所知晓的全部事情,向众位将军坦白交代!”

    随着方振山的传令,两名农户模样的年轻人,畏畏缩缩的走到了前面,然后就磕磕巴巴、相互补充的说了起来。

    “小人叫姚禾,胡家庄农户……”

    “小人胡乔,也是胡家庄的农户……”

    “……牛壮牛大哥他、他受到辽东边军的欺害,家破人亡之后,整日里满腹怨怒,就集结了庄内好些相似境遇的汉子,经常聚在一起发牢骚……”

    “……小人与姚禾曾经也跟着他们一起行动,但因为牛大哥他经常说些疯话,说自己想要报仇啥的,小人与姚禾只觉得害怕,所以很快就不敢与他们混在一起了……”

    “……但有一天,有一个人自称名叫许生的人突然出现,他说自己是辽东行商出身,也因为边军迫害而家破人亡了,与牛大哥一样想要报复辽东镇……从那人出现开始,牛大哥他们平日里的各种说法行动就更加令人害怕了……”

    “……又有一天,就是辽东镇封锁了胡家庄全境的那一天,那个徐生突然带着一批陌生人秘密见了牛大哥他们,接着牛大哥他们就离开了胡家庄,再也不见踪迹了……”

    听到这里,辽东镇众武官皆是表情严肃,也皆已是猜到,姚禾与胡乔所讲的牛壮等人,极有可能是在那个徐生的蛊惑之下,参与了绑架何宇的事情。

    然而,辽东镇众武官并没有因为这些消息而感到意外,因为这些事情西门盛早就调查清楚了,也向他们通报了相关消息。

    只不过,出于某些考虑,西门盛并没有直接搜捕整个胡家庄,所以也就一直都没有注意到姚禾与胡乔这两名关键证人。

    在西门盛眼里,胡家庄的相关人等皆只是被人利用的棋子罢了,所以他一直都在重点调查那个自称名叫徐生之人的真正来历。

    但很快,姚禾与胡乔二人,就说出了一个辽东镇众人并不知晓的惊人消息。

    “……不过,就在牛大哥他们跟着徐生离开胡家庄的前几天,小人与姚禾曾偶然在庄内遇到了徐生与身边一名同伙说话……”

    “……他们的那些话,根本听不懂……小人也是后来被官家审问之后才知道,那、那是女真话……”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314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