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幸福的一家小说无删减全文阅读;良妇羞辱

 “这般惊人箭法,不愧叫个女神弓!”

    “什么女神弓,难听死了,都是这些人信口胡说,本姑娘的绰号,乃是叫做‘无影箭’。”

    “出手即中,果然堪称无影二字。”  幸福的一家小说无删减全文阅读;良妇羞辱    

    “这算什么?我要真施展出无影箭的绝技,只怕天下无人能逃出……”

    一瞬间,当初遇见宗允儿时,二人的对话,在曹操脑海中流过。

    又想起当初正欲趁势拿了宗方,宗允儿斜刺里杀出,挽弓威胁自己的场景。

    原来她真的有一支无影箭!

    武松将大戟丢在地上,右手捏住那箭,咬牙慢慢拔出,却喜没有倒钩,自己打量一番,递给曹操。

    曹操不接,撕下衣服,先替武松裹了伤,这才接了那箭,拭去鲜血细看,却是天然生成的白色水晶,长二尺余,又被高手匠人刻出箭尖、箭羽,不含一丝杂物,光影直投,真如无形一般。

    曹操水晶见得多了,这般剔透纯净的,却是首见。

    宗允儿喝道:“能挡我一箭,还能挡我第二箭么?”

    曹操冷笑道:“欺我不识水晶么?这等剔透,又恰是这般长短的水晶,你寻遍登州海域,也难得第二柱,虚张声势,吓唬谁来?哼,武某本不愿杀你,但你伤了我二弟,也只得让你血债血偿!”

    说罢取弓在手,就势将那支无影箭搭在弦上,望她就射,谁知弓弦振处,叮铛一声,那无影箭炸做无数碎片。

    曹操一惊,连忙扭过头脸,好悬不曾受伤。

    看着手中残余的箭羽部分,心中大悔:谁料这箭竟如此脆,她射却又入肉不折,不知道是弓弦构造,还是射法特异之故。

    宗允儿见碎了那箭,顿时放声大哭:“啊!谁叫你胡拉乱射?我的无影箭啊!”

    她杀人不成,还赖在这里不走,虚言恐吓,其实就是为了想骗回那支箭去。谁知被曹操弄个粉碎。

    曹操也自懊恼,怒哼一声,又抽出一支羽箭来,宗允儿望见大惊,一拍白马,那马扭身就逃,兔子般东蹿西跳。

    曹操正欲细细瞄准,武松叫道:“哥哥切莫动手,待我亲自斩了她,方解此恨!”自家一拍马,径直追了上去。

    曹操连忙追赶,喝道:“二郎,此女箭法极为高明,便是没了这水晶箭,也难对付。”

    武松听闻,抽出腰刀在手:“哥哥只顾放心。”

    自古折在神箭手箭下的大将不知凡几,曹操又岂能放心?见他不肯停,也只得追在后面,无奈胯下坐骑虽然也是良驹,却哪及那白龙驹和掠影的神速?不出数里,已被两人抛在身后。

    他又追了一刻,只听脑后马蹄声响,扭头看去,却是呼延灼骑着他那匹踏雪乌骓,赶了上来,口中叫道:“哥哥,可曾受伤?”

    曹操勒住马道:“我二弟左臂中箭,兀自追了上去,兄弟且去看顾着他!”

    呼延灼闻言也不多说,打马一鞭,甩开曹操自己追了上去。

    曹操知道呼延灼武艺,见他追去,也自松了口气,慢慢停下马。

    不多久,后面鲁智深等大队追到,李师师竟也骑了匹马追来,冲到曹操身前,伸手上下乱摸。

    曹操这些天有暇时,便和她谈论诗词歌赋,臧否古今人物,日同行,夜同宿,两人感情,倒是一日千里。

    此刻见她如此关心,心中温暖,坐在马上不动,摸了摸她头,温言道:“我自无事,可恨二郎却中她一箭。”

    鲁智深惊道:“这个女子箭法,竟有这等奢遮?”

    曹操摇头苦笑,取出那支无影箭残余箭羽来,递给众人观看,好汉们传看一遭,无不啧啧称奇,花荣更是目射奇光,惊叹道:“这支箭,当真是千金不易之宝,若是放在战场上,足以左右胜败!”

    曹操叹道:“可惜吾等与此神物无缘。”

    花荣反复把玩那残箭,神色若有所思。

    却说武松紧追宗允儿,他两个都是宝马,顷刻间跑出二三十里,宗允儿被追急了,频频回身,发箭去射武松。武松既然知道她箭法高明,如何不加提防?手中单刀挥舞,连续噼开她五七支冷箭,又趁她背射减速,将二马距离不断拉近。

    这般又追七八里,两马愈发近了,宗允儿心中惊慌,此时恰从一个小村中疾穿而过,忽然一个七八岁小儿,从巷陌里蹿出,宗允儿大惊,挥手道:“让开!”

    她不喊倒还好,一喊,小孩儿扭头看来,只见一匹白马风一般冲来,顿时吓得酥麻了手脚,竟是站在原地不动。

    宗允儿若是不减速,以这小孩数十斤分量,一撞既飞,倒也限制不住她继续逃跑,可是她素来侠义心肠,如何肯让一个无辜小儿因自己惨死?

    一咬银牙,奋力将马缰一拉,那白马顿时人立站起,希律律不满长嘶,大约知道主人心意,勉强转了下身躯,侧过身子,重重将前蹄落地。

    宗允儿这一下陡然勒马,本来就操之过急,偏偏白马还转了一转身,顿时间重心全无,哎呀一声惊叫,已从白马背上高高甩飞,心道糟了,这般速度摔下地,怕不是要骨断筋折!

    当下努力抱头缩身,团成一团,心道摔断骨头,也总比摔碎脑袋要好。

    眼见地面飞速映入眼帘,只听蹄声如密雨,马来似狂风,忽然腰间传来一股大力,眼中地面迅速远离,再回头时,只看见武松浓眉高鼻,仿佛天神般的铁汉面孔。

    微微一失神,随即察觉,自己正横在对方马鞍上。

    宗允儿毕竟自幼习武骑马,至此哪里不知?必是武松策马飞驰,关键时刻,一个蹬里藏身,把即将重摔在地的自己生生提起。

    蹬里藏身?

    宗允儿脑海瞬间浮现出这一招的姿势左脚脱蹬,右脚发力踏紧,整个人翻到马的一侧,全靠左臂抓住马鞍,右手趁机提人。

    武松的雄伟块头,加上自己跌落的惯性,两股力道加在一起,臂力稍小便难完成!

    可是他的左臂不是被我射伤了么?宗允儿眉头一皱,侧目望去,果然武松包扎好的伤口处,鲜血大片溢出,心头顿时重重一震。

    马蹄声渐停,那黑马打着响鼻,停下脚步。

    宗允儿盯着武松:“你我是敌非友,为何相救?”

    这女子的眼神,好生灵动!武松和对方对视霎那,呼吸不由一紧,连忙转开目光,冷冷道:“本想亲自打死你的,看你宁可坠马,也不肯伤那孩童,救你一救何妨!”

    宗允儿瞪着眼睛去寻对方目光,武松看天看地看飘落的黄叶天际的游云。

    二人僵持片刻,宗允儿冷哼一声,滑下马去,在怀中摸出出一个小葫芦来,打开盖子,斜睨着武松:“怕不怕我这是毒药?”

    武松飞快看她一眼,转过头,摇了摇脑袋:“我大哥对你祖翁评价极高,说他是当世罕见的忠臣义士,这等人的孙女,自然不会给我下毒。”

    宗允儿眼中闪过一抹喜色,冷声道:“算你们这些恶人有眼光!”

    伸手解开武松左臂包扎,药粉不要钱般往伤口倒去,不多时,鲜血渐凝。

    宗允儿抿嘴一笑,撕下素白袍一角,细细替武松缠好伤口。

    “这是我祖翁以前在江南为官时,和神医安道全求来的药,最是灵验不过。你每隔一天换一次药,好了以后,不留后症,不碍你使那大笨戟。”

    说着把葫芦递给武松。

    武松神色古怪,看天看地,缩手不接。

    宗允儿瞪眼喝道:“拿着啊!”

    武松脸孔渐红,摇了摇头,吭吭哧哧道:“拿了也没用,我、我自己不、不会搽。”

    心中暗自懊恼:这些不要脸的言语,为何大哥说来便那般浑然,我却说得这般蠢?

    正不快间,忽听宗允儿低低一声笑,武松忍不住看去,却见这个小娘不算白皙的面孔上,也正微微泛着红晕,那双灵动的眼睛愈发光彩照人,见武松看他,眼神一转,低声道:“我倒是会搽药,不过你大哥要杀我,我回去,便没了命。”

    “不会!”武松不假思索。

    “会也罢,不会也罢!嗯……”宗允儿低头想了片刻,忽然道:“这样吧,你若肯说服你大哥不造反、不滥杀无辜、不荼毒百姓,我就回去,帮你擦药,等你伤好了我再走,这个买卖,你做不做?”

    有分教:女儿乖巧男儿欺,男子老实女子坏。一物必有一物降,你说奇怪不奇怪?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96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