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np耽美文/ 突然将蝴蝶遥控器开到最大

   终南山,浩然书院。

    竹楼不远处,山长正在和青莲道长吴全义对弈。

    “哈哈哈,最近有一件好事,一件坏事。山长想要先听哪一件?”  np耽美文/ 突然将蝴蝶遥控器开到最大    

    青莲道长吴全义捻起一枚黑子,放在了棋盘右上角。

    “唔那就先来说说好消息吧。”

    山长捻起一枚白子,随之落子。

    “好消息嘛也很简单,自然是书院方面已经成功的拿下了妖皇布里古的人头,老大老儿,姚言成功返回了书院。众人聚集起,这算得上是一件好事吧?”

    山长闻言轻轻点了点头。

    “至于坏事嘛。我听那臭小子说,最近他在书院藏书阁的时候看到那猩红闪烁的频率越来越快了。”

    “唔”

    山长听到这里的时候多少觉得有些激动。

    “猩红闪烁又开始加快了吗?”

    “是的”

    青莲道长吴全义嘿嘿一笑道:“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是现在看来,这是真的加快了很多啊。”

    “这么看来的话,那臭小子的判断还是很正确的。我们总该是对这个猩红闪烁多加重视一番了。要不然的话,恐怕这个什么所谓的猩红闪烁会影响到我们最终的结果呢。”

    “嗯,但如果真的像小七十二说的那样,这个猩红闪烁来自于遥远的河外星系,那我们又怎么能够做到确保一切顺遂呢?那个距离实在太远了。即便是穿过时空之门,那也要经过几个跳跃,穿过好几扇门才能够到达。整个过程中我们还得保证自己不迷路。因为但凡我们迷路的话,那之前所做的全部努力就白费了。”

    山长说到这里的时候悠悠叹了一声。

    “是啊。”

    青莲道长吴全义也是点了点头道:“这个确实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

    “不过倒也不是无解的。”

    青莲道长吴全义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们去找他们困难,也就意味着他们找我们也很困难。这样的话,只要我们能够保证发出的信号很薄弱,这样他们就搜检不到我们。”

    “你的意思是,屏蔽掉这个世界的真气?”

    “要想真正做到屏蔽掉所有真气显然并不现实。但是我们可以做一些尝试。”

    青莲道长顿了顿道:“一开始可以先在小范围内试验,比如说长安周边。如果确实好用的话,可以推广到整个大周。”

    “但是这样做的话其实风险是相当高的。”

    山长悠悠说道:“远的不说,就说近的,这些腐蚀者得知书院大阵被我们关闭之后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冲过来。到了那时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倒也不能这么说。因为如果那臭小子说的都是真的话。那腐蚀者跟猩红闪烁背后的暗影族其实是有着联系的。所以我们其实也是在试探暗影族的虚实。”

    青莲道长吴全义吞下一口吐沫道:“就看山长有没有这个决心和魄力了。”

    “啊哈哈哈,老夫有什么好怕的,只是在于这么做合不合适罢了。”

    山长顿了顿道:“如果合适,那么就没啥好说的,干就是了。”

    “山长说的有道理啊,书院确实不应该有怕的东西。”

    青莲道长吴全义一边捋着胡须一边悠悠说道:“其实呢,腐蚀者也好暗影族也罢都是一群邪恶之徒。这些家伙是不得天道的,肯定会被老天爷所鄙视,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顺应天道,铲除他们。”

    “然也,就是这个道理。”

    大师姐、二师姐、姚剑仙的回归让赵洵一时间信心大增。

    原本他还担心会不会因此而面对腐蚀者的猛攻而出现让人手足无措的情况,现在看来却是他想多了。

    书院的底子还是很厚实的,书院的实力还是很强大的。

    只要书院上下一心凝结在一起,那么对付区区一些腐蚀者还是不在话下的。

    腐蚀者真的都是一群跳梁小丑,也就是敢做一些偷鸡摸狗的把戏。真的对上了硬茬子,他们真的是一丝一毫的办法都没有。

    所以赵洵现在已经把自己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训练自己,提升自己身上。

    一直以来赵洵的修为提升速度还是相当不错的。

    这当然得益于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以及三师兄龙清泉的悉心指导。

    可以说二人的悉心指导,使得赵洵在相当程度上能够获得极大的提升。

    武道修为提升这种事情其实相当讲究一个所谓的因缘际会。

    缘分到了,那修为真的是蹭蹭蹭的往上涨。

    但是如果缘分未到,其实不管你怎么努力,最终还是会陷入到一个相当尴尬的地步。

    目前来说,赵洵十分得到来自于竹林剑仙姚言的指导。

    道理也很简单,姚剑仙是如今不可多得的全方位的人才。

    有了姚剑仙的指点,赵洵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全方位的获得提升。

    尤其是姚剑仙最近刚刚摸到了超品的门槛,虽然并未完全进入超品境界,但说一只脚迈入超品境界是绝对不过分的。

    在这种情况下,赵洵想要让姚言指点他修为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赵洵在努力的使得自己平复心情。

    姚言见状只觉得好笑。

    “哎呀,你这么紧张作甚。你这么紧张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姚言双手一摊示意赵洵放松下来。

    “保持轻松,保持放松的姿态。真的没啥大不了的。”

    姚言嘿嘿一笑道:“其实修行这种事情呢,看的就是一个自信。只要你能够保持自信,其实接下来的一切都会变得水到渠成。但是如果你不能够保持自信,甚至经常处于一种怀疑自己患得患失的状态,那基本上就不用指望能够达到太高的修为境界了。我这个人呢向来是有啥说啥实话实说的。所以在我看来很多时候保持状态是一回事,提升状态又是另一回事了。赵洵啊,你现在的状态其实总体而言还是保持的相当不错的。但是依我看啊,要想全面提升状态还是需要有一个过程。这样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现在开始替你全面的制定训练计划,你看可好?”

    赵洵闻言直是兴奋不已。

    姚剑仙那是什么人物,那绝对是能够够得上顶级修行者的啊。有姚剑仙在这里帮助他,那他要想达到较高的境界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再有啊

    赵洵也非常期待所谓的定制性计划。

    有姚剑仙在这里给他定制计划,那还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情?

    赵洵只需要老老实实的按照姚剑仙给他制定的计划执行就行了。

    这根本就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没问题,没问题。你姚剑仙你只管按照你的计划来,我一定保证认真训练。”

    赵洵知道这种时候态度很重要,如果他能够表达出一个非常和善的态度,那么接下来姚剑仙就很可能帮助他获得更加全面的提升。

    如果赵洵自己都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那换做了姚剑仙肯定心里也会不爽的啊。

    所以赵洵知道这个时候他一定不能过于的矫情,一定要尽可能的表达出自己该有的姿态。

    有了这个姿态之后不管是对赵洵而言,还是对姚言而言都是一个极好的保证。至少大家心里头会觉得踏实了不少。再训练起来的话那也是更加有力气了。

    有的时候双方缺的并不仅仅是信任,更是这种保障。

    有了保障之后双方的心态都会发生悄没声息的变化。

    有了这个变化之后一切皆有可能。

    有了这个变化之后一切都有可能实现。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对他是非常重要的时刻。

    如果他能够把握住这个时刻的话,那么提升是相当迅速的事情。

    但是如果他不能够把握住这个机会,那估计就要错失一次相当关键的机会了。

    “好了,废话少说。既然你同意由我来全权负责你的修行提升之事,那我也就不矫情了。”

    姚言深吸了一口气道:“其实所谓的修为提升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关键要在于你怎么看。如果你能够提升的极快,提升的很快的话,你有没有想过是因为你走对了路?修行之路漫漫,不同的道路可能会走起来感觉完全不同。有的路十分的崎区,所以走起来会觉得相当的累。但是有的路则相当平坦,走起来简直不要太轻松。你选择的道路不同,所以走起来的感觉也就完全不一样。很多时候这种感觉就是如此的。”

    “唔”

    一时间赵洵却是有些悟了。

    可以说竹林剑仙姚言说的话还是相当的有针对性的。

    有的时候如果不能保证自己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的话,确实有可能随时出现走的越来越慢的情况。更为关键的是当出现了这种情况的时候,很多人想的不是停下来查看一下原因,而是继续选择走下去。

    所以他们的修为境界就会停步不前。

    因为对他们来说,这个时候的修为已经走偏了。

    在跑偏了的情况下要想继续提高修为等级那可真的是难如登天的事情。

    赵洵并不认为提升修为非常的困难,但是正如姚剑仙所言,你首先得要保证自己处于一个正确的轨道上。

    唯有你保证自己处于一个正确的轨道上,接下来才有可能会获得全面的提升。

    所以问题来了,怎么保证自己处于一个正确的轨道上。

    “姚剑仙,那怎么才能确定自己走的是正确的道路呢。”

    “很好,你问的这个问题问的很好。”

    姚言显然对赵洵能够提出这个问题感到相当的高兴。

    “其实要做到这点相当的容易,你只需要保证自己始终都处于一个完美的状态就好。如果你觉得自己不完美了不舒服了,那么很显然你所走的路线就是不对的。”

    “呃”

    赵洵听到这里的时候多多少少觉得有些愕然。

    但是不得不说,这好像又是很有道理的样子。

    很多时候人之所以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可不就是因为他们走的路线和状态有一定的问题吗?

    当这些路线和状态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那肯定就会使得一切发生潜移默化的变化。

    所以这就需要及时的纠错和调整了。

    如果能够调整的好话,那么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就会获得极致的提升。

    如果调整的不好的话,那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停步不前甚至是后退。

    修行就像是划船。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道理放在这里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

    赵洵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所以他并不会刻意的去告戒自己一定要如何如何。

    因为在赵洵看来,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彻底封死自己所有的路线让自己完全不能够与外界进行沟通。

    最好的方式就是及时跟自己的师父进行沟通,从他老人家哪里得到一些指点。

    目前赵洵的师父很多,但是既然他现在决定暂时由竹林剑仙姚言全权负责他的修行之事,那么目前赵洵的师父就是竹林剑仙姚言无疑了。

    所以在未来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赵洵都必须要从竹林剑仙姚言那里得到充分的支持充分的指点。

    只有得到了这些指点和支持,赵洵的实力和修为才能够得到极大的提升。

    提升实力和修为是每一名修行者都希望做到的事情。

    如今赵洵距离二品只剩下了最后的一步之遥。

    如果说他不想要获得提升那肯定是不现实的。

    赵洵是非常希望能够达到二品境界的。

    对赵洵来说如果他能够顺利的达到二品境界,就意味着他接下来有希望冲击一品。

    那可是书院目前除了山长以外的最高境界啊。

    即便是冲击一品失败,即便是维持在二品的修为境界上,那也是大不一样的。

    因为大部分的师兄师姐们也都是在这个状态。

    这也就是说赵洵能够跟书院的一众师兄师姐们持平了。

    保持持平的状态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对赵洵就已经是一个相当巨大的突破了。

    只要赵洵能够一直维持这个境界,那就是对自己的一个极大的提升。

    赵洵是一个相当现实的人,也是一个相当自信的人。

    对一个相当自信的人来说,要想获得巨大的提升,那就是要不断的奋进奋进再奋进,努力努力再努力。

    努力并不一定会有结果,但是不努力的话那是一定不可能会有结果的。

    这并不是鸡汤,而是赵洵这么多年来实际的体会。

    有的时候人总是会处于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愫之中,有的时候人总是会莫名把自己看高。

    因为这种普信男的存在是,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变得目空一切。

    但是他们确实没有真正认真的审视好自己。

    他们当真值得如此的高傲吗?

    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拥有如此自信的啊。

    自信是好事。但是当你没有那个实力的话,那自信就变成了狂傲和自负了。

    书院弟子普遍很自信,但是基本上不存在自负的情况。

    在赵洵看来即便是狂傲无比的三师兄龙清泉,也是相当的有自知之明的。

    三师兄只会去打那些在他看来稳赢的战斗。

    面对那些打不赢的战斗,三师兄龙清泉是根本连碰一下都不会的。

    这其实就是相当自信但是却不自负的体现。

    如果说三师兄龙清泉狂傲无边,盲目自负。

    那么他应该是敢于挑战一切对手,敢于和一切境界的对手死磕才对的啊。

    但是事实上三师兄龙清泉并没有这么做。

    这难道还不能够从某些方面反映出一些问题吗?

    反正在赵洵看来,这其实已经是在相当程度上说明了一些问题的了。

    所以赵洵在训练的过程中只会努力。他所关注的也只有自己。

    他不会去跟别人比较,他只会跟自己比较。

    跟自己的昨天比较,跟自己的前天比较。

    只要昨天比前天好,今天比昨天好,明天比今天好对赵洵来说就是绝对值得庆贺的一件事。

    而且有了竹林剑仙姚言在一旁的指导,赵洵是越发的有自信了。

    他坚信有了竹林剑仙姚言的指导,他的一切动作都能够完成的更加的标准。

    在修为这一件事上姚剑仙绝对是专业的。

    赵洵从来不会去质疑专业的人。

    有了姚剑仙在一旁指点,赵洵要做的就是努力的按照姚剑仙的指点做好每一个动作,不打任何的折扣。

    只要把每一个修为动作做到位,那么连贯起来之后就是一套相当强大的功法。

    对此赵洵也是存了一点小私心的,那就是想要向姚剑仙学习一套剑法。

    之前他也有机会向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以及三师兄龙清泉学习剑法。

    但是赵洵都没有这么做。

    这并不是说赵洵认为二人的剑法不够看。

    而是赵洵觉得既然要去学那就一定要跟做强大的人学习。

    谁是最强大的剑法强者呢,那自然是姚剑仙了。

    姚言不论是从那个角度看,都是天下剑法集大成者。

    赵洵甚至认为东越剑阁的那位剑圣魏无忌的剑道理解都不如姚剑仙,只是空占了一个超品大宗师的名头优势罢了

    不得不说姚剑仙的训练还是相当有一套自己的章法的。

    赵洵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但是第一次尝试姚言的训练仍然觉得有些不适应。

    “呃姚剑仙啊,这个训练体系真的是有些让人摸不清楚头脑啊。”

    “是吗?”

    姚言有些不屑的笑道:“可我一直都是按照这套训练仿佛来训练的啊。我也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可能你还没有习惯没有适应呢吧,一旦你适应了之后就会觉得一切都好,变得真香了。”

    “哈哈哈”

    赵洵真的是觉得有意思极了。

    姚剑仙说话是真的有一套啊。

    很多的时候姚言总是会给人一种相当诡异的感觉,现在看来确实是有东西的。

    既然如此赵洵就没有必要再坚持自己的观点了,就完全听姚言的就是了。

    反正按照现在这个套路来看,姚言肯定也不会坑他。

    那么接下来赵洵只要能够保持一个相对勤勉的态度,那么他相信自己的境界修为就会得到极大的提升。

    当然,该问的问题赵洵还是要问的。尤其是关于剑道方面。

    “姚剑仙,我有一个问题一直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罢。”

    姚言却是没有跟赵洵玩套路,而是直接了当的说道。

    “嗯是这样的,我一直不能理解剑跟其他的修行的区别。剑道和其他修行的本质区别到底是什么呢?”

    赵洵一直没有办法练出剑术跟剑法,他一直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所以他希望能够从姚言这里得出一些关键的信息。

    目前来看姚言还算是一个相当靠谱的人。

    有了姚言的指点迷津,那么赵洵整个人也能够变得相对的较为清晰一些。

    “唔,这个问题问的很好。”

    姚言双手一摊道:“其实剑术跟其他修行体系本质上是一样的,靠的都是气。”

    “靠的都是气?真气吗?”

    “是的。”

    姚言毫不犹豫的说道。

    “剑术的本质靠的也是气,只有保证了气的专注,才能够在接下来确保一切都拥有绝对的实力。如果无法保证气的专注,那么即便是你能够练出一些剑法的花架子,那也只能用来蒙蒙外行,稍微懂行点的人都知道你的剑法水平是稀烂的。”

    姚言一点也没有留情,而是直接说道:“所以在我看来,你之所以一直无法在剑法修行上达到一个较为强大较为无敌的境界,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你本身处于一种不能将气凝聚起来的状态。”

    呃

    赵洵听到这里是真的有些无奈了。

    同样的问题其实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也跟他讲过。

    那个时候赵洵就觉得很郁闷。

    道理也很简单啊。

    因为每个修行者身上的气其实都是有限的,自然不可能一直都拥有无敌的气咯。

    要是一直都拥有无敌多的气,并且可以随意用在任何修行法术上那这个人也太无敌了吧。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对赵洵来说他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全面的提升自己。

    但是这也是有一个底线的,那就是不能过于的消耗自己的气。

    如果赵洵要过于消耗自己的气的话,那么气就会存在不够用的情况。

    一旦气处于了不够用的状态,那么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就会出现令人无比尴尬的情况。

    不但是剑术修行会受到影响,其他修行也会受到影响。

    贪多嚼不烂,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

    所以赵洵要做的就是在其中掌握一个微妙的平衡。

    这个平衡的过程乍一看起来会显得有些难,但是只要多做适应就会发现其实也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困难。

    很多时候人们之所以会有这样那样的情绪,就是因为想的太多做的太少。

    赵洵则在这方面做的相对不错。

    当下的情况对赵洵来说其实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结果。

    如果能够在剑道上有所突破。他可以真的说是大圆满了。

    但还是那句话,他必须要保证自己身上的真气足够用。

    如果真气不够用从而出现了真气外泄的情况,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旦真气外泄,那对于修行者的损失不亚于是阳寿的损失。

    一般人肯定是接受不了这个结果的。

    “姚剑仙,我有一个问题啊我感觉我身上的真气不够用啊。是不是因为我修行的修行法术实在太多,导致真气分散了呢?”

    赵洵的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困扰了他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

    赵洵应该算是实打实的全能型选手。

    所以他修行的修行法术在整个浩然书院应该都是可以名列前茅的。

    这就绝对了赵洵在相当情况下会出现真气不够用的情况。

    以至于他都得向姚言进行一番咨询,才能够确定自己到底能否再在剑道修行上多多运力。

    毕竟如果真气不够的话,那影响可不是一般的大。

    真气不够,则会对整个识海的真气体系造成难以想象的重大影响。

    这些影响累积到一起后,一切就都会变得不一样。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赵洵努力的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他在安安静静的等待姚剑仙的回复。

    姚言却似乎丝毫都不着急,而是非常安静的沉默了一会。

    “我觉得这不是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你没有将真气很好的调动起来。真正强大的修行者是能够不断的来调动真气的。比如说原本真气在这个地方,在你练习轻功的区域。结果你现在需要开始练习剑术了,那你完全可以把真气从你练习轻功的地方调集过来。这其实并没有多么的困难。你之所以你觉得困难,你之所以觉得难以实现,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你没有适应。一旦你适应之后就会发现这其实真的是无比简单的一件事情,甚至和你日常的时候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

    “呃”

    调动真气?

    赵洵还真的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说法。

    “真气是可以随意调动的吗?可以随意调动用来修行各大修行法术?”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95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