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奶尖好疯狂)最新章节列表

    正月初十,陈庆接到了胡云发来的几封鸽信,将这几封鸽信连起来,陈庆便知道临安发生了一件针对他的巨大风波,一场文攻倒算。

    “夫君,这个黄有功是谁?”吕绣翻看一下鸽信问道。

    “就是那个青楼喝花酒,没有被录用的官员。”陈庆淡淡道。    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奶尖好疯狂)最新章节列表  

    “他在报复夫君,编造出一个雍王七宗罪?”

    陈庆冷笑一声,“他还没这个胆子,不过是个工具罢了,背后应该是秦桧,甚至天子赵构,其实这也是他们办《快报》的初衷,抹黑诋毁我,以前一直在做,只是这一次做得比较明显,也比较恶毒。”

    “那怎么应对,难道就任由他们诋毁夫君?”

    陈庆笑道:“这件事发生在正月初二,现在正月初十,过去了八天,说明这件事已经解决了,胡云在鸽信中说,郑伯父找了一名非常厉害军师级人物,叫做王牧,在《京报》上将所谓雍王七宗罪批驳得体无完肤,让临安百姓彻底明白了真相。”

    “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见过?”

    吕绣想了想笑道:“祖父给我的信中提到过他,说是大才,要推荐给夫君。”

    陈庆点点头,“不光你祖父推荐,张浚和郑统全也向我推荐他,能得到三名重量级人物推荐,现在连胡云也对他赞不绝口,推荐他为我的幕僚,替我监督《京报》,这个人值得重用。”

    “夫君认识他吧!”

    陈庆微微笑道:“他曾经是张浚的心腹幕僚,当年就是他替我补了军籍,又安排我进武学,我对他印象非常好,他若能成为我的幕僚,我求之不得。”

    “可我祖父说,他要为父守孝,暂时来不了京兆。”

    “那就让他留在《京报》,替我应付朝廷对我的各种诋毁污蔑,我确实需要这么一个人在临安维护我的名声。”

    吕绣离开书房走了,陈庆又取出最后一封鸽信看了看,鸽信内容很简单,就两句话,黄有功死了,朝廷定性为自尽。

    陈庆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这显然是秦桧杀人灭口,不过宣布为自杀,而不是他杀,有些出乎陈庆意料,如果宣布为他杀,那自己就得背上这口黑锅。

    但自尽也有两种,一种是畏罪自杀,另一种便是害怕被报复而自杀,如果是后一种,自己的名声多少也会受到牵连。

    估计是天子玩的小伎俩,最后认怂了,但又不甘心,所以不肯把‘畏罪’二字加上去,而是让别人去猜。

    当然,陈庆也不想计较这点小伎俩,黄有功自尽在目前这个大环境下一般也会被认定为畏罪自杀,痛打落水狗就是这个道理。

    这件事等着看最后的报告吧!

    陈庆把鸽信收起放在一边,他又继续考虑眼前的大事,制定年度战略。

    作为川陕最高统治者,陈庆更多是考虑战略,然后交给内政堂,由内政堂分解执行。

    这是他每年年初都要做的事情,实际上很多事情都有连续性,比如他去年拿下大同府,就是为了给后面攻打中原解决后顾之忧。

    所以他今年想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进攻中原。

    去年他夺取了河东路北部以及大同府,解决了河东路的北部威胁,而今年是金国全力征服草原的关键一年,金国将大举进攻蒙兀部,国力将向草原倾斜,这便是自己攻打中原的机会。

    陈庆可不是宋襄公,面对你死我活的战争,还不肯趁人之危,战争就是要抓住有利时机。

    这时,外面敲了敲门,“官人,是我!”

    是赵巧云的声音,陈庆笑道:“进来!”

    赵巧云端着一个盘子走进书房,盘子里是一叠文书,她把文书放在桌上,嫣然一笑,直接坐进丈夫怀中,搂着丈夫脖子娇声道:“人家两天来忙得这么辛苦,官人不给点奖赏吗?”

    “辛苦当然有奖赏!”

    陈庆低头吻在她红唇上,大手在她身上肆意游走,片刻赵巧云便娇喘吁吁,两腮绯红,身体不断扭动,陈庆刚要抄起她的腿弯上楼,这时,外面忽然传来奔跑的脚步声。

    赵巧云一下子清醒,连忙站起身,整理一下衣裙,只听外面一名使女禀报道:“启禀王爷,管家说周参事有事求见。”

    周宽来了,陈庆点点头,“请他在贵客堂稍候!”

    使女走了,陈庆搂着赵巧云温存片刻,低声道:“晚上我去你那里!”

    赵巧云娇羞地点点头,起身道:“外面冷,我给官人披上袍子!”

    陈庆披上厚袍,看见了桌上厚厚的文书,翻了翻笑道:“厉害啊!才两天就整理好了!”

    “我都看完了,大同小异,回头我再给夫君讲解。”

    “我先去见一见周宽,然后你给我讲解一下,过了上元节我就要给内政堂部署了,时间也蛮紧。”

    “嗯!我等会儿可能会在大姐那边,官人派人来叫我。”

    陈庆来到贵客堂,只见周宽坐在堂上喝茶,今天虽然是休日,但对于周宽这个级别的高官,已经没有什么休日可言了。

    “今天是哪阵风把周公吹来了?”陈庆笑眯眯走上堂问道。

    周宽连忙起身行礼笑道:“打扰殿下休息了!”

    陈庆请他坐下,又让使女重新上茶,周宽欠身道:“四川那边传来一个消息,有十三个州的知事准备联合向殿下递交效忠书。”

    这个消息不错,陈庆连忙问道:“消息是从吕青山那边传来的吗?”

    周宽摇摇头,“殿下,如果是吕青山的消息,那就是正式报告了,卑职说的还是小道消息,卑职在四川路多年,有一些人脉,所以能得到一些消息,消息是从梓州传出,梓州大粮商唐敬水和卑职颇有交情,消息就是他派人送给我,现任梓州知事杨安修是他的外甥,这个杨安修就是十三人中的领头者,可能过了上元节就会有正式消息。”

    陈庆沉思片刻问道:“这个杨安修是只联系了其他十二人?还是联系了很多人,但只有十二人响应?”

    “应该是前者,这十三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四川籍贯官员,卑职觉得他们之间就是一个小集团,平时经常联系。”

    “很有可能,不过我可不喜欢集团。”

    周宽呵呵笑道:“他们这种集团应该不是那种互相联姻,结成利益同盟的同盟,卑职觉得更多是一种同乡会,是一种抱团取暖,一旦环境改善,他们这种集团就会消融,当然,也会有少数几人结成亲家或者真正的利益同盟,那个是后话了。”

    “周公真这样认为?”陈庆淡淡问道。

    周宽明白陈庆所指,肃然道:“殿下,卑职没有私心!”

    陈庆点点又问道:“如果这十三人正式效忠我们,会不会产生榜样效应?”

    周宽微微欠身道:“这就是卑职要说的重点了,一旦十三人集团投效我们,必然会在四川路官场引起轩然大波,据卑职所知,很多官员对前途非常绝望,大家都知道来四川为官会被架空,没有人愿意来接替他们,他们只能一直呆在这里,从卑职掌握的各种情况来看,一旦有人带头,肯定会有大量官员效仿。”

    陈庆负手走了几步道:“记得去年我就说过,吏部司要重视考核这些朝廷派来的官员,我们不可能全盘照收,必须去芜存菁,留下真正的人才为我们所用。”

    “请殿下放心!”

    周宽起身笑道道:“卑职去年就部署吏部司官员着手考察,已经差不多了,会尽快完成报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94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