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500部高H长篇小说合集TXT下载,农村小荡男娃h文

   丁艳红半路同魏子森斗酒。

    魏子森竟然败了,喝得醉醺醺的,让柳思茗心疼不已。

    看到柳思茗扶着魏子森在一旁嘘寒问暖,李正很心酸,突然心血来潮地拿杯酒向董子喻说:

    “董子喻,大四了,我们喝一个。”    00部高H长篇小说合集TXT下载,农村小荡男娃h文"    

    董子喻身体笔直端坐着,不为所动,眼睛盯着自己面前的酒杯说:“今天喝多了,喝不了了。”

    见董子喻瞧都不瞧自己一天,从小到大要雨有雨、要风有风的李正心慌慌地厉害,也尴尬得厉害。

    最后还是方美娟拿起酒杯解围:“李正,子喻确实不能喝了,你就别难为她,我陪你喝吧,今晚不醉不归。”

    一句“不醉不归”,让在座的众人齐齐望向了方美娟。

    没人是傻子。

    都明白一向很沉稳的方美娟今晚为何欲求一醉的原因?

    才一个暑假不见,沉凡不仅把幺妹带来了不说!

    还结婚了!

    这对方美娟来讲是个非常巨大的打击。

    苦苦暗恋沉凡三年多,一朝美丽的梦幻彩虹全部破灭,这对她是何等的残忍。

    要不是真的喜欢沉凡?

    就算这样了,也真的希望沉凡过得好!

    不然她是不会来参加这场“婚宴”的。

    虽然全场忍了下来,可看到沉凡和幺妹儿来来往往在自己跟前晃动,方美娟只想把自己灌醉,来个眼见不见为净。

    “来!不醉不归!”李正转头跟她碰杯!

    Duang地一声…

    酒杯碰在一起,两个心里苦涩的人开启了一场痛痛快快地求醉之旅。

    面对这乱糟糟的光景,没人去劝。

    都想着他们发泄出来就好了。

    董子喻自始至终都不曾关注李正,反而小声问张宣:

    “你这么有钱、这么有名,是快乐居多?还是烦恼居多?”

    张宣问她:“为什么这么问?”

    董子喻道:“事业的事情我还不懂,就先不讲。

    就拿感情生活来说吧,喜欢你的女人都那么优秀,又那么多,我感觉你却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走着,你是担心她们心怀不轨才接近你的吗?”

    张宣瞧向她:“这个怎么说呢?不是有这么一句话么: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我获得了相应的权利的同时,也自然会付出一定代价。

    你说的这种心怀不轨的女人不少,我确实也不敢随便和一个女人走得太近。

    甚至有些女人我有点烦她,却不能得罪太狠,这就是身不由己。

    可人活着也不能总是这么想,不能总是想些差的。

    就比如说方美娟吧,我们都清楚,她对沉凡是真心的。

    可结果注定悲哀。

    但你有没想过?如果把方美娟换成你,结局也许不一样?”

    董子喻若有所思地瞄沉凡一眼,笑着不接话了。

    等沉凡走过去,董子喻感慨:“你越来越成功,我估计毕业后像这样跟你单独聊天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我现在有个问题特别好奇。”

    张宣示意她问。

    董子喻问:“你有主动追求过异性没?”

    张宣沉吟了一下,说:“有。”

    董子喻问:“杜双伶?”

    张宣摇头:“不是,另有其人。”

    董子喻问:“没成功?”

    张宣笑道:“这个问题你毕业时再问我。”

    董子喻说:“不用问了,我知道是文慧。”

    张宣:“”

    小十一这时结束了和罗雪的说谈话,头往两人中间一插,用只有3个人听到的声音笑眯眯地说:“不是文慧,是米见对吗?”

    董子喻扫一眼周围,低声错愕:“米见是谁?”

    小十一瞥一眼他:“某人的心头好。”

    张宣翻翻白眼,同旁边的万军说话去了。

    张宣问:“老万,舞厅生意怎么样?”

    万军中气十足地回答:“生意好。以前我觉得建筑工地当包头挣钱,但没想到开舞厅更挣钱。”

    欧明搭话问:“里面是不是有很多美女?”

    万军说:“不仅有美女,还有很多美少妇,老欧你要是去,我可帮你介绍。”

    欧明摸摸光头:“这样不好吧,我老欧不碰良家的。”

    “良家?”

    万军呸一声:“屁的良家!良家会深夜在舞厅鬼混?”

    欧明说:“好像也是哦,那老万你有没有尝过鲜?”

    万军嘿嘿一笑:“你见过有几只狗吃狗肉的?”

    张宣和欧明对视一眼,瞬间懂了,这老万的目标还是在刘琳身上。

    这顿饭吃了很久,众人直到晚上10过才返回学校。

    只是刚进南门,路上一直不言不语的方美娟“哇”地一声吐了,然后呜呜地哭了起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这句话放到方美娟身上也适合。

    把女生送回宿舍,张宣打道回教师公寓。

    303的牲口们猜到他可能要回去写作,就也没强行挽留回宿舍住。

    路过小礼堂时,张宣碰到一个熟人,谢艺。

    谢艺旁边还有个男生,长相不错,衣品一看就是值钱的大品牌。两人手牵手在散步。

    迎头遇到张宣,谢艺打招呼:“回租房啊?”

    张宣露个笑容,说是,接着问:“男朋友?”

    谢艺一脸甜蜜地介绍:“黄泽,外语学院的。”

    “你好。”张宣点头示意。

    “你好。”黄泽知道这位是谁,压根没想到这位会主动跟自己说话,顿时有点受宠若惊,忙不更迭地回应。

    等到张宣离去,黄泽转身望了望背影,悄悄问:“听很多人说,苏谨妤喜欢他?”

    谢艺没隐瞒:“对,这不是什么秘密,整个管院和整个学生会的人都知道。”

    黄泽又问:“那你觉得苏谨妤有戏没?”

    谢艺想了想措辞道:“除非在特殊条件下,不然难说,或者”

    黄泽看她:“或者什么?”

    谢艺说:“要看谨妤到底有多爱他了,更要看谨妤舍不舍得豁出去了。”

    黄泽似懂非懂,谢艺也不解释。

    回到教师公寓时,杜双伶不在,倒是书桌上留有一张纸条:亲爱的,我和文慧今晚回宿舍住。

    明天开学了,两人又像往常一样回了宿舍。

    把纸条放一边,张宣拧开钢笔帽,铺好本子,打算开始写作。

    “叮”,一声响。

    进来一条短信。

    米见:我明天回学校,你来我家的事情放寒假吧。

    盯着短信看了几秒,高兴回:好,路上注意安全。

    米见:有陈姐在,你放心吧,不早了,我睡了,你也早点休息,不要熬夜。

    这个陈姐指的就是陈茵。

    张宣回:嗯,我等会就睡,晚安。

    等了两分钟,没等到回复,张宣随即把手机放一边,静静心思,20分钟后开始继续写作。

    文泉如涌,思路还是一如既往地顺畅,钢笔尖在白纸上索索索地写着,不知不觉间就写了4000来字。

    抬手看看表,2:57

    晕,时间过得真快,就三点了。

    今夜的写作感觉特别好,可又想起米见不许熬夜的嘱托,老男人挣扎一番,最后还是恋恋不舍地搁下钢笔。

    收好笔墨,起身,打个哈欠扭扭身子去了淋浴间。

    尔后往床上一扑,睡觉。

    随即想到什么,一个鱼龙跃起来,顺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给赵蕾发短信:明天去火车站接杜玉,低调行事。

    看到短信发送完毕,打算继续躺下休息时,“叮”地一声进来一条短信:收到。

    张宣很诧异:你是没休息,还是被我吵醒了?

    赵蕾回短信:老板你的书房灯刚才还是亮着的。

    张宣怔住了,合着自己每次熬夜,一楼的赵蕾就跟着熬夜?

    这

    放下手机,老男人躺倒床上,心头无比踏实,感觉有钱真好啊!

    一觉睡到天亮,醒来时刚好接到赵蕾电话,“老板,马上到学校。”

    张宣坐起来:“到南门等我。”

    “好。”

    挂断电话,张宣洗漱一番就往校门口走。

    又是一年一度新生报道日,校门口人山人海,到处都是眼带憧憬的新生和家长。

    快要出校门时,碰到了小十一,张宣打量一番:“忙坏了吧?”

    小十一走进一步,慢慢声声问:“你心疼不?”

    得,这姑娘是个打蛇随棍上的主,不能惯。

    这般思绪着,张宣直接越过她,出了校门。

    小十一回头笑看他眼,也没跟,又忙活去了。要说开学谁最忙,那学生会无疑是其中之一。

    找到奔驰,张宣上车就问杜玉:“老同学,饿不饿?”

    杜玉说:“还好,谢谢你派人来接我。”

    张宣点点头,吩咐赵蕾开车去市中心,找个好点的湘菜馆吃饭。

    吃饭期间,杜玉谨记起希捷的一些细节嘱咐,问张宣:“什么是四大名着和中华字典?”

    张宣没有怀疑,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杜玉都听懵了,在座位上晕晕乎乎好久才说:“这希捷真不是人,竟然留了一手。

    同样是暗恋,她要是把这一招告诉我,说不得我也心想事成了。”

    张宣听得直乐,“我记得陈岩家庭条件好像不错的吧,确定需要你寄的钱?”

    杜玉一听这话,顿时心气平衡了,“你说的对,陈岩家里比我家里还好,这一招对我确实没用哎。”

    说着,杜玉从包里掏出一个黄褐色挂号信给他:

    “老同学,你看我对你的事上心吧,不仅把挂号信给你买好了,邮票也在里面。”

    临了,人家又从包里掏出一瓶胶水。

    真是面面俱到,张宣心里暖暖地,说声谢谢后伸手从信封里掏出照片和几枚邮票。

    把邮票放一边,他迫不及待地观看照片。

    照片有两张:一张夏天的,一张冬天的。

    夏天的照片:钴蓝色修身单衣,搭配一件黑色七分裤,脚下是纯白色耐克鞋,空气刘海,丸子头,模样清澈明媚。

    很好看,张宣看了好久。

    接着看冬天的照片,其实头发造型没什么变化,就是衣服变成了黑色羽绒服,七分裤变成了黑色牛仔裤。

    杜玉一直在观察的细微表情,见他看完后,就连忙问:“怎么样,这照片你妈妈会喜欢吗?”

    张宣说:“漂亮,有味道,还是北大高材生,我妈妈当然喜欢。”

    杜玉试探问:“那你会让希捷见你妈妈吗?”

    张宣想了想说:“这个问题我还没想过,等时机到了再说吧。

    哎,你姐现在都还不搭理我,这有点伤脑筋。”

    杜玉伸手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掐一把,不让自己笑出来,安慰道:“放心吧,我吃了你的饭,肯定帮你忙。”

    张宣眼睛一亮:“那我以后得多多去医学院请你吃饭才行。”

    杜玉笑嘻嘻地表示:“你太势利眼了,以前可从来没找我,还是有漂亮的姐姐好。”

    张宣脸皮厚得很,很自然地接话:“亡羊补牢,为时不晚,现在也不迟嘛。”

    饭后,张宣把照片放回信封,贴好邮票。

    找到最近的邮局把挂号信寄了出去。

    末了给阮秀琴同志打电话,“老妈,您在干吗呢?”

    阮秀琴告诉他:“帮田娥老师晒稻谷。”

    张宣说:“希捷的照片我寄出来了。”

    阮秀琴关心问:“几张?”

    张宣如实道:“两张,一张夏装的,一张冬装的。”

    阮秀琴满意地说:“好,妈知道了,收到告诉你。”

    “成,那你先去忙,我回学校了。”

    “好,你回去吧。”

    杜玉在一边听着,“还真寄给你妈啊?”

    张宣转身:“你以为呢?”

    杜玉不可思议地道:“我就是感觉有点太天方夜谭了,你妈对杜双伶那么好,我曾好几次在校园里看到她们手挽手散步。”

    张宣幽幽地说:“等你以后生了个儿子,然后你儿子把两个非常优秀姑娘都睡了的时候,你就会理解了的。”

    杜玉眼珠子一瞪,嘴巴大张,手指比划比划,指指他,再指指自己,愣是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其实不止杜玉语塞。

    前排的赵蕾同样无言以对,可一想到自己老板的身价和名气吧,赵蕾又不觉得奇怪了。

    车子一直到回到中大南门,杜玉才憋出一句话:“张宣,我帮你可以,但你以后要对希捷好点。”

    张宣看着她眼睛,十分认真地说:“放心,我对自己女人向来比对自己还好。”

    杜玉很中意这话:“那就好,不然我会内疚的。”

    张宣接过她的行李箱:“我送你回宿舍吧。”

    杜玉一脸期待地说:“那多不好意思,你以后可要多来找我几次。”

    张宣痛快答应了:“行,以后保证隔三差五就来,来的你们医学院老师都知道我们的交情。”

    杜玉喜笑颜开:“如果真这样,我就不担心前途了咯。”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很快就来到了女生宿舍。

    此时里面有两个人:一个穿绿色衣服的,一个穿红衣服的。

    张宣对这个穿红衣服的女生印象很深。不仅是因为对方漂亮,主要还是这女生似乎特别钟情红衣服,夏天红,冬天红,只有偶尔几次见到不是穿红衣服。

    杜玉指着绿衣服的女生介绍说:“这是陈梦霞。”

    然后拉过红衣服女生,“这位你应该不陌生了,经常有见到的,她叫王格格。”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92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