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chinese高中生勃起ga (doi尿失禁)最新章节列表

    也是被现场气氛弄得有些尴尬,卢薇薇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对着电话吐槽道:

    “我说张梁,你看你都干了些什么好事?你把肖叔叔都弄哭了,我还以为你是个情种呢?没想到,你也只不过是一个表里不一的混蛋……”

    “警察同志,我……我也有苦衷啊。”也是被这个从未谋面的女警察骂得狗血淋头,电话中的张梁,此刻也是郁闷的不行。    chinese高中生勃起ga (doi尿失禁)最新章节列表  

    但卢薇薇可不管这些,平生最恨负心郎。

    尤其是张梁对待老肖的女儿,当初也是薄情寡义。

    虽然说,最后来参加老肖女儿的葬礼,并且下跪认错,得到了老肖的原谅。

    甚至最后离开的时候,还问老肖要走了女儿的遗作作为念想,怎么看都像个痴情郎的样子。

    可就是这样一种人设,一直存在于老肖的印象中15年。

    可是15年后的今天,张梁这种人设崩塌之快,几乎让人猝不及防。

    也难怪老肖会如此情绪崩溃。

    是的,如果说,这15年间,还有人会惦记女儿,那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安慰。

    可现在,张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击碎了老肖的所有幻想。

    也难怪大家现在的情绪,几乎都是站在老肖这头。

    “张梁,你卖掉肖师傅女儿遗作的理由是什么?”在众人情绪激动的同时,也只有顾晨冷静如初,继续询问着相关线索。

    “理由?理由是因为……没钱买房。”张梁说。

    顾晨眉头一蹙,对着电话继续问道:“没钱买房,难道卖掉这幅画作,你就有钱买房了?”

    “没错,虽然你们可能感觉不可思议,甚至我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可事实上就是如此。”电话那头的张梁,努力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后,这才又继续交代:

    “我卖掉了那幅画,因此获得了一笔不小的财富,就这样,我凑齐了首付,买了现在这套房,这给我减轻了不少负担。”

    “等一下。”这边张梁话音刚落,顾晨便直接问他:

    “能透露一下,你把那幅画,到底卖了多少钱吗?”

    “二……二十万。”张梁结巴的说。

    “什么?”

    听到这,王警官不由一呆,整个人瞬间震惊道:“你……你把那幅画卖了二十万?那还只是一张手稿图,你确定你没有在诈骗人家?”

    “没……没有,绝对没有。”也是见王警官如此激动,张梁顿时也慌了,赶紧替自己澄清道:

    “我之前也不清楚,原来我前女友的画稿这么值钱?”

    “张梁,你把话说清楚。”也是见张梁现在情绪激动,顾晨也是催促着说。

    电话中的张梁深呼一口重气,这才平缓下心情,不由分说道:

    “你们可能觉得,这很不可思议对吧?没错,我也觉得,当初只是想把这幅画作,留个念想。”

    “可没想到,后来的生活一团糟,事业遭遇滑铁卢。”

    “那时候,要背负买房的压力,所以,正当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我忽然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帖子,是关于我前女友的。”

    “是什么?”卢薇薇紧张的问他。

    “是……是关于一个连载漫画,为什么就此断更的帖子。”张梁说。

    卢薇薇想到老肖的女儿,之前一直在跟东亚岛国的漫画杂志社合作,于是又问张梁道:

    “那个连载漫画,是不是霓虹国的一个连载作品?”

    “对。”张梁承认道。

    “那这个连载作品的作者,是不是你前女友?”卢薇薇又问。

    “对,是她,她在创作这幅连载漫画的笔名,就叫‘肖邦也不及我忧伤’,而那个帖子,说的就是关于她的作品。”

    “我完完全全看望了整篇帖子,这才发现,原来我前女友,因为题材原因,她在国内并没有太大知名度。”

    “但是,她的作品主要在霓虹国那边连载,所以在那边的知名度很高。”

    “由于创作的是鬼怪类作品,并且作品画风惟妙惟肖,质量很高,一经连载,便火爆了整个霓虹国漫画市场,人气更是直逼当时霓虹国顶尖漫画家。”

    “她当时也是霓虹国之外的海外漫画家里,人气最高的几名漫画家之一。”

    “可是,15年前的那天,她交完最后一份稿件之后,就再没出作品。”

    “而且那幅作品,至今也没有完结,一直处在永久断更状态。”

    吸了吸鼻子,张梁也是继续说道:“所以,霓虹国那边的粉丝,一直都在讨论这件事情,并且催更指数也是连创新高。”

    “而在国内论坛发布这条帖子的楼主,之前一直在霓虹国留学,在得知那部漫画作品的作者‘肖邦也不及我忧伤’是个中国人后,楼主一直在各大论坛发帖寻找。”

    “为的就是想要当面催更作者,继续在霓虹国连载那部作品。”

    “那后来呢?”顾晨继续追问。

    “后来?”张梁叹息一声,也是无奈说道:

    “后来我告诉楼主,我认识‘肖邦也不及我忧伤’,并且告诉楼主,这位作者就是我前女友。”

    “不过,前女友已经跳河自杀,所以这部漫画,将永远不会再更新了。”

    说道这里,张梁似乎触景生情,鼻头微微一酸。

    电话中,大家也明显能感受到那头张梁的惋惜。

    卢薇薇叹息一声,也是无奈问道:“所以后来呢?那个楼主什么反应?”

    “楼主很震惊。”张梁哽咽了几声,这才缓缓说道:

    “楼主说,这是他在霓虹国留学的那段时间,最好的精神食粮。”

    “因为国内是不会允许这种极其恐怖的漫画发布的,所以,这部让人看了毛骨悚然的漫画,一直在霓虹国那边畅销,拥有大量忠实铁粉。”

    “即便那部漫画作品断更多年,可依然会收到许多粉丝的高额打赏。”

    “所以,我也是在了解情况之后,才终于弄清楚,原来前女友的名气,早已在霓虹国那边家喻户晓,只是她一直很低调,以至于我也不知道。”

    “可是后来,那名楼主又质疑我,说我会不会骗他?我为了证明不是,还告诉那名楼主,我参加了前女友的葬礼。”

    “并且,在葬礼结束之后,问前女友的父亲,也就是肖叔叔,要来一张她的遗作,也就是那个鬼头图稿。”

    “可这下却让楼主异常兴奋,他当即要求要买下那张画稿。”

    “可毕竟,这是我前女友的遗物,我也一直想当做念想留下,所以就没答应。”

    “你既然没答应,可后来为什么要卖掉呢?”所长徐峰也感觉有些古怪。

    按理来说,这种东西溢价很高。

    但是对于张梁的价值,很显然,更多的是收藏价值。

    张梁有些无奈,也是惭愧的说道:“我本来是不想卖的,也态度坚决的告诉那名楼主,那是我留在身边的念想,是我前女友唯一能够留下来的东西。”

    “后来不管那名楼主如何找我,我都没有同意,但那名楼主,似乎一直很坚持。”

    “直到后来,我为买房凑首付的事情苦恼的同时,跟我现在的爱人,聊起这件事情。”

    “当然,我没有说是前女友的东西,我只说是个朋友留下来的遗物。”

    “而且,我把那次去参加前女友的葬礼,也说成是参加朋友的葬礼,所以,我爱人至今也一直以为,我的那位‘朋友’,是个英年早逝的漫画家。”

    “她也根本不知道,这幅画作竟然能卖钱?所以我也是跟她透露,说有人找我,想买那幅画作,我没同意的事情。”

    “那你爱人什么态度?”王警官问。

    “我爱人,她……她想把那幅画作卖掉,感觉能买一两千就不错了。”

    “毕竟,那幅画作,看上去非常恐怖吓人,她是看到过的,所以坚决不让那幅稿纸留在家中,所以我才一直放在地下室。”

    “原本,她几次都想丢掉的,可估计是我朋友的遗物,所有才没那样做。”

    “可现在,正好有个机会,可以处理掉这幅画作,并且还能小赚一笔。”

    “所以,在我爱人软磨硬泡下,加上当时那名楼主,又再次给我发消息。”

    “我头脑一热,就问楼主能出多少钱?”

    “那那边怎么说?”顾晨问。

    “那边?那边的楼主,问我能不能看看照片?于是我就拍照发给楼主。”

    “并且告诉那名楼主,这幅稿纸,是‘肖邦不及我悲伤’最初定稿鬼头图桉的稿纸。”

    “结构他给了我一个无法拒绝的数字,15万。”

    “15万?不是20万吗?”卢薇薇听到这个数字时,也是感觉非常震惊。

    王警官啧啧两声:“你去菜市场买菜不要讨价还价的吗?”

    “超市里就不用啊。”卢薇薇反驳着说。

    王警官一时无语,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此时的张梁则是继续说道:“当时我看到这个价格时,我脑子都懵了,于是我赶紧问楼主,我说的是本国货币,是货真价实的毛爷爷,而不是日元。”

    “楼说告诉我,他说的就是毛爷爷,楼主说,他想买下来,这东西,如果转手买到霓虹国,或许他自己也能小赚一笔。”

    “因为他认识一些,我前女友当时在霓虹国连载作品中的许多大金主,大铁粉。”

    “那些粉丝是非常愿意为这种作者的遗作买单的。”

    “我爱人当时看到这个数字时,整个人眼睛都直了,感觉是捡到了一个大便宜。”

    “于是,她便跟这名楼主做起了生意,说没有20万面谈。”

    “我当时一听就怒了,我说给再多钱,我也不会卖。”

    “可是后来,那名楼主开价18万,说我两夫妻也别再演戏了,一口价18万,如果卖,他可以隔天就来我所在的城市,完成交易。”

    “但我当时就是不同意,因此跟我爱人爆发的结婚以后的一次冲突,我们吵得很凶,我也不知道,一幅画作,竟然会弄成这番模样。”

    “一个曾经压在地下室箱底的画稿,竟然价值18万?”

    “说实在的,很心动,可能错过了这次机会,18万就会稍纵即逝。”

    “而我爱人当时也是这个意思,她说,难道有脑残的家伙,会花18万买这幅画稿,如果我们不卖,那才是脑子进水。”

    “她一直在我耳边唠叨,说如果再不出手,可能人家就会改变主意。”

    说道最后,张梁整个人也是郁闷的不行,不由吸了吸鼻子,哽咽着说道:

    “我当时非常痛苦,似乎陷入两难的境地。”

    “一个是曾经承诺过肖叔叔,我要把这幅画作,永远保留下来,当做我的一种念想。”

    “可另一个是面对家庭的窘迫,加上我从小家里条件就不好,加上事业受挫,因此很难花费高价买房,即便买下来,高额的房贷,也会压得我喘不过气。”

    “可你们要知道,十多年前的18万,那还是相当值钱的。”

    “面对这种两难的抉择,我最终没有顶住压力,还是向现实妥协。”

    “于是,我在那名楼主的又一次催促中,告诉他,没有20万我是不卖的。”

    “结果那名楼主同意了?”顾晨说。

    “是的,他同意了,而且第二天,他就从魔都飞到江南市,专程来验证画作的真假。”

    “我记得,那天他安排我来一家咖啡店商谈交易,过程也很顺利。”

    “因为他是我前女友的铁杆粉丝,因此对于画作的真伪,他一看便知,知道这些线条的各种流畅程度,的确是出自我前女友之手。”

    “加上之前我告诉他关于前女友去世的情况,他也亲自来江南市验证过,也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当初我的确要了一幅前女友的遗作,当做念想保留起来。”

    顿了顿,张梁有些悲伤道:“所以,那天的交易,基本上没有太大问题,我们合着咖啡,顺理成章的完成交易。”

    “他给了我20万,我把那幅专门用精致边框表起来的鬼头手稿图交给他。”

    “然而他带着那幅画作离开,而我带着钱离开,就这样,我们各取所需。”

    “我用这20万付了房子的首付,减轻了许多买房的压力。”

    “而至于他那边,他到底有没有把这幅手稿卖出去,小赚一笔?我不清楚,也不想知道。”

    “我只知道,我就是个混蛋,我辜负了肖叔叔对我的信任,我就是个混蛋,一个表里不一的混蛋。”

    说道最后,钟发奎手机视频的里老肖,此时早已是泪流满面。

    而电话另一头的张梁,此时也是泣不成声。

    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悲凉起来。

    好半天后,卢薇薇这才深呼一口气,问电话中的张梁道:“张梁,那从这之后,你有没有跟那名购买者取得联系?”

    “没有,我不敢取得联系,害怕他卖不出去,然后后悔。”张梁说。

    闻言张梁说辞,顾晨扭头看向王警官和卢薇薇,也是意味深长道:

    “看来,这件事情,还得从鬼头漫画入手。”

    “也对,可我们前提条件,是需要知道那部作品情况。”卢薇薇说。

    于是顾晨又问电话中的张梁道:“张梁,那你知不知道,你前女友的那部作品叫什么吗?”

    “叫鬼王。”张梁说。

    “你确定吗?”顾晨继续确认的问他。

    “非常确定,因为我曾经也去了解过,的确发现那部作品,在霓虹国非常畅销。”

    “只是可惜了,如果不是因为我,可能,我前女友现在应该是个画小清新作品的漫画家,这都怪我。”

    张梁也是各种自责。

    但这种自责,在老肖眼里一文不值。

    毕竟,他把自己最看重的东西,当成商品给卖掉。

    这也就说明,当初自己原谅他,就是眼瞎。

    随后,顾晨又问了一些关于《鬼王》的相关线索后,这才挂断电话。

    但此时此刻,一直在聆听大家对话的老肖,依然在钟发奎的手机视频中默默的擦拭眼泪。

    顾晨几人见状,也是相互看看彼此。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89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