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快穿肉文,不要了两个一起太多了

  手刀未曾落下之时,玉柱确实手心出了汗。

    但是,手刀划过之后,玉柱反而暗暗松了口气。

    这就好像是,读初中或高中的你,偷偷去水流湍急的长江里游泳,被家长发现了。  快穿肉文,不要了两个一起太多了    

    唉,你等待挨锤的短暂时光里,那真的是异常之难熬啊!

    等竹笋炒肉吃饱了,反而浑身轻松。

    嗯,此时的玉柱,就是这么个感觉。

    “臣儿太过惜身了,有负汗阿玛的信任。”玉柱能说啥,只能伏地请罪了。

    “下次还敢不敢?”康熙看了看已经可以小幅度活动的右手,又瞄了瞄玉柱的脖颈,冷冷的问他。

    “汗阿玛,臣儿恐怕还是不敢挺身而出了。”玉柱死不改悔的只说真心话。

    “为何?”康熙用左手揉着右手,漫不经心的又问玉柱。

    “掌握兵权的外戚,安敢卷入皇族的家务事?”玉柱忽然挺直了腰杆子,“您就算是再砍臣儿十刀八刀,臣儿还是不敢掺合天家之事。除非,老爷子您清楚的指明了方略。”

    康熙气乐了,骂道:“好小子,小混蛋,你竟敢顶嘴了?”骂归骂,却无怒意。

    这时,康熙的视线,盯在两份黄澄澄的旨意上,久久不肯收回目光。

    王朝庆知道那是万岁爷的亲笔旨意。

    自从万岁爷的右手不能提笔,不能拿筷子之后,只用左手亲笔写过这两份旨意,字还不少。

    具体写的啥,包括王朝庆、魏珠和张鸿绪等身边的心腹太监们,谁都没有见过。

    康熙忽然抬起左手,轻轻的摇了摇。

    王朝庆和赵昌等人,赶紧哈着腰,屏住呼吸,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挨了刀,还敢顶嘴,很好,朕心甚慰。将来,若有不测之事,乾清宫正大光明匾后,以及朕的身边,各有一份绝对相同且为朕亲笔的旨意,这就是朕给你指明的方略。”康熙忽然长长的叹了一口,“也是朕赐给母族的百年富贵之基。”

    “臣儿全听汗阿玛的吩咐。”玉柱这话出口之后,浑身轻松。

    老皇帝的右手不能动了,这其实已经预示了,很多迫在眉睫的问题,必须作出抉择了。

    其中,最令老皇帝揪心的,肯定是储君的人选。

    玉柱宁可挨刀,也不掺合皇族的内斗,这正是向老皇帝表明了死忠之心。

    换句话说,只要老皇帝没有明确的指示,玉柱肯定是谁都不帮。

    现在,老皇帝已经讲得很清楚了,下一任储君的产生方式。

    但是,老皇帝故意不说,遗诏上,写的究竟是哪位皇子的名字。

    和老皇帝的故弄玄虚不同,玉柱心里门儿清。

    现在写的所谓遗诏,都是暂时性的决定。

    恐怕连老皇帝自己也没有料到,他竟然可以活到康熙六十一年吧?

    老皇帝掌握大政已经几十年了,他的心里很清楚,玉柱掌握的兵权,意味着什么?

    玉柱若是不稳,必定地动山摇!

    然而,玉柱的立场异常之坚定,他只听康熙的吩咐,绝不瞎掺合皇族之事。

    于是,老皇帝明确告诉玉柱,遗诏有两份,且都是皇帝的亲笔。

    这就说明,玉柱才是康熙最信赖的托孤之臣。

    自古以来,功高莫过于两件大事:拥立及救驾。

    现在,康熙把拥立新君的机会给了玉柱。说正经的,只要玉柱自己不作死,至少也可以安享几十年的富贵吧?

    伺候康熙用晚膳的时候,老皇帝依旧用左手拿筷子,去夹光滑异常的鹌鹑蛋。

    这种行为看似很可笑。实际上,老皇帝为了依旧掌握大权,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辛。

    满都护的儿子们,被晾了一个多时辰。

    等康熙用罢了晚膳,玉柱这才来见他们。

    时间很紧迫,玉柱也懒得绕弯子了,径直说:“奉旨,晓谕尔等,谁第一个劝说你们的阿玛不闹了,封贝勒。第二个,封贝子。第三个封镇国公,依此类推。”

    满都护共有七个儿子,除去死了的占珠宝之外,还有六子。这六个儿子,到目前为止,均无爵。

    再说了,满都护自己也仅仅是个镇国公而已,玉柱却开出了贝勒和贝子的悬赏,不愁这六个小子不心动。

    玉柱没有催促他们马上表态,给了他们酝酿消化的时间。

    “只有爵,没有官职么?”这是满都护的第七子重阳。

    “哦,要官职啊,可以。只要事儿办得漂亮了,别的不敢说,安排几个三等侍卫,我还是能做主的。”玉柱早就等着他们要官了。

    众所周知,大清的爵位收入,其实很有限。灰色收入,必须靠做官。

    玉柱是外姓之中,封宗室辅国公的第一人,又是领班御前大臣。

    并且,玉柱放话的地儿,就在乾清宫里,他的话可信度自然是高得惊人了。

    “广善怎么办?”这是满都护的大儿子明海。

    玉柱一听,嗯,这个明海倒有点手足之情,还惦记着给占珠宝报仇。

    “夺爵,永远圈禁于宗人府,其身边的刁奴尽数杖毙。”这是玉柱努力争取来的条件,已经是康熙的底线了。

    毕竟,广善打死了人,死的人还是皇族。如果不予以严厉的惩治,人人都来效仿,成何体统?

    满都护的儿子们,还想多提要求,却被谈判老手的玉柱抬手制止了。

    “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的好消息。”玉柱又特点强调了一遍,“第一个来找我的,就是贝勒了。”

    好家伙,刚才还在犹豫的六个人,争先恐后的往外面跑去。

    康熙不待见他们的玛法常宁,偏心于裕亲王福全,这是尽人皆知的事实。

    现在,因为占珠宝的惨死,让满都护的儿子们,有了捞取巨大利益的机会。

    说实话,如果不去抓住,那才是傻蛋呢。

    按照正常状态,满都护死后,他的六个儿子里,只有一人可以降袭辅国公。

    等满都护的儿子们跑远了,玉柱来见康熙。

    康熙听了之后,好半晌无语。

    玉柱知道,老皇帝的心里,很不舒坦了。

    堂堂爱新觉罗的子孙们,为了区区几个爵位,竟然都不想替亲兄弟申冤了。

    老皇帝的心里肯定很纠结了,他既希望事态迅速平息,又觉得甚为恼火。

    简直是太堕落了!

    当晚,玉柱夜宿于宫中。

    第二天中午时分,满都护的第六子寿星保,第一个来找玉柱了。

    玉柱望着跃跃欲试,很有些兴奋的寿星保,根本不须多问,就知道满都护最宠此人了。

    这时,玉柱派在满都护那边的侍卫回来禀报说,那边胡同里的白幡等物,全都撤得一干二净了。

    玉柱丝毫也不含糊,马上去请了旨意过来,当场晋封寿星保为贝勒。

    只是,玉柱留了一手。他先念了旨意,再告诉寿星保,等他出了兄长之服后,这份旨意再给到他的手里。

    玉柱怕寿星保有疑虑,还特意把旨意给他看了。

    这一下子,寿星保算是彻底的放了心,高兴的说:“不瞒您说,我阿玛不闹之后了,派人把他们几个都锁在了院子里。”脸上尽是无法遮掩的得意笑容。

    玉柱一阵无语,嗨,满都护这是有多偏心啊?

    儿子们之所以要闹家务,很大一部分原因,其实是父母连表面上的一碗水,也不想端平了。

    不过,满都护的家里,将来闹不闹家务,玉柱才懒得去管呢。

    苦主满都护不闹了,事儿也就平息了大半。

    打死人的广善,倒很机灵,躲到了裕亲王府里,再不肯露头了。

    最后,还是玉柱亲自带人登门,恐吓了现任裕亲王保泰一番,顺利的将广善抓入宗人府,关进了小黑屋里。

    掐头去尾,满打满算的二十个时辰以内,丑闻就迅速的平息了下去。

    玉柱的超强办事能力,再次证明了一个事实:老皇帝的眼力超群。

    庄王无能,信郡王无用,还是玉柱靠得住啊。

    过了几天,风平浪静之后,老皇帝下了一道旨意,命老四出任宗人府宗令。

    玉柱得知了消息之后,马上意识到,康熙在这个时间段,指定的继承人,肯定是老四了。

    今年是康熙五十三年,刚好三十六岁的老四,正是年富力强,精力旺盛之时。

    康熙秘密立老四为储君,照玉柱的揣摩,老皇帝恐怕是觉得,他的龙体已经熬不过两年了吧?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即使是老皇帝自己也肯定没有想到,他还可以熬八年之久。

    老四成了宗令之后,和玉柱接触的机会,就更多了。

    在户部,老四是管部阿哥,玉柱是左侍郎。

    宗人府里,老四是宗令,玉柱是右宗人。

    如果说,这不是老皇帝刻意的安排,玉柱敢从午门的城楼跳下去。

    老二胤礽怎么完蛋的?

    作为亲历者的玉柱看得很清楚,故意泼到老二身上的脏水,掩盖不了一个事实,老二的治国水平,并不比康熙差多少。

    老二唯一的问题是,他监国的时间太久,而老皇帝总不驾崩。

    老四去宗人府上任的那天,照道理说,玉柱应该带领众人去迎接顶头上司。

    可是,御前大臣的值宿时间表,却被老皇帝临时改动了。

    没办法,玉柱要在宫里值宿,不可能去迎接老四上任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87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