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偷情主妇(夜夜风流)最新章节列表

    姜维暗骂了张飞吝啬,对将死之人都这样抠门,不愿意多给食物就算了,还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来搪塞,但不一会真有饱腹的感觉。

    这是毒物还是妖法邪术?姜维震惊得彻夜难眠,身体却没有半分不适。

    到了次日,姜维出恭完全正常,才知道那食物不简单。      偷情主妇(夜夜风流)最新章节列表    

    在祁山道赶路的几天时间内,姜维习惯了用压缩干粮来充饥,虽然口感上没什么优势,但胜在简单易携带,一小块就能补充半日体力。

    二月底,张飞率领骑兵走出祁山,虽然武都地界人烟稀少,但将士们却有一种归家的感觉。

    大军顺着西汉水河谷,行至武都道休息歇马时,张飞下令武二给姜维解除捆绑,武二和姜维听后都是一愣。

    “将军,您这是”武二满脸问号。

    “张飞,你想耍什么花样?”姜维表现得警惕。

    “俺早就说过了,俺老张要的是活姜维,绑了几日还不是怕你跑了?”张飞说罢就来帮着解绳索,就像当年义释严颜那般作派。

    绳索被解除之后,姜维身上瞬间放松,他揉搓着被勒出凹痕的手腕,十分小心地望着张飞,并皱眉追问:“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马超要置我于死地,你还怎么要活姜维?”

    张飞仰首大笑:“谁说马超要置你死地?不过是俺用来索要你的借口罢了,攻打天水的目的就是你啊。”

    姜维听得一惊,他与张飞素不相识,这黑厮为何这般?莫非真有什么龌龊思维?姜维想到这里又是一颤。

    “你什么意思?”

    “有人告诉俺,说伯约是可比邓士载的人才,俺素来爱惜人才,故而把你请来为将。”

    有人?邓士载?姜维脑中满是问号,自己才刚刚行冠礼,虽然在天水有些薄名,但不可能传播得太远,究竟是谁跟我过不去?

    姜维想起这几日的经历,张飞对自己的确比较不错,完全不像是对待死囚的态度。

    “谁告诉的你?那邓士载又是谁?”姜维皱眉追问。

    张飞并不打算隐瞒,如实回答道:“那个人就是蓝田,蓝子玉,而邓士载就是他唯一的弟子。”

    邓艾在汉中低调屯田,并没有显山露水,姜维不认识很正常,但却听过蓝田的大名,那个运筹帷幄击败孙权的高人,现在大汉十三州的土地上,很少有人不认识蓝田。

    “玄鸮先生?他不是交州牧吗?交州离凉州数千里之遥远,他何以能知天水的风土人物?”姜维有些惊讶。

    “蓝子玉有通天彻地之能,天下能人都在他掌握之中,汉中王麾下的徐元直、诸葛孔明、庞士元、黄汉升、庞令明包括马孟起等,他们都直接或间接受了子玉举荐,所以伯约你必定有过人之处,如不是如此,俺不可能花这么大力气。”张飞非常肯定。

    姜维更惊讶了,蓝田为什么会看中自己?传说玄鸮先生通鬼神,他该不会有什么特殊方法吧?

    “张将军现在给我松绑,不怕我找机会逃回天水?”姜维震惊之余故意岔开话题。

    张飞哈哈大笑:“这一路上已经荒无人烟,没有准备充足的食物,伯约如何从祁山走出去?”

    姜维试探性问:“莫非是当年张刺史(张既)强迁百姓的缘故?”

    “现在的武都只有大城市有人住,用十室九空来评价不为过,伯约要是肯留下为汉中王做事,我就把武都屯田交给你负责。”

    蓝田把姜维与邓艾作比较,让张飞误以为姜维也是后勤人才,所以这里才提到让他负责屯田,说得姜维不知所措。

    张飞见姜维表情奇怪,跟着从武二那里要来两把长枪,顺势丢给姜维说道:“俺不喜欢勉强他人,从来秉承的都是以德服人,听说天水麒麟儿文武双全,只要伯约能胜过俺手中的枪,就赠马送粮放你回天水如何?”

    “张将军,你是认真的?”姜维双手握紧铁枪,完全不明白张飞的意图。

    “那是当然,俺向来说一不二,你在上邽不是亲眼见到,俺放走了驸马夏侯楙么?所谓拳怕少壮,伯约现在双十的年纪,该不会怕俺这六旬老人吧?”张飞指了指自己鬓角,灰白相交的发色,好像在诉说这具身体并不年轻。

    姜维皱起眉头,警惕地看着武二、马六等人,沉声说道:“我怕伤了张将军,你这些骄兵悍将,也未必会放我走。”

    “儿郎们都给我听好了,姜伯约若是伤了或者杀了俺,完全是俺老张咎由自取、技不如人,尔等不可为难,立刻奉上战马、粮食让他走,此乃军令。”张飞厉声喝道。

    “唯。”武二带头抱拳附和,他知道张飞又要欺负人。

    张飞那碗大的拳头就是德,别看他现在头发斑驳萧瑟,实际那雄壮的身体还蕴藏千钧之力,年轻的姜维以为占了便宜,实际却上了张飞的当。

    “汝自求死,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姜维把铁枪向前一横,摆出了步战比武的姿势。

    “呵呵呵,千万不要留情啊,俺动起来可收不住。”张飞身体躁动起来,周边将士立刻让出比武场地。

    “我绝不留情。”

    姜维大喝一声,用右手挽住铁枪,脚步快速移动,整個身体向前一挺。快捷连贯的动作,犹如白虹贯日,仿佛要刺破苍穹。

    张飞反拖长枪迎了上去,就在对方枪头刺来的瞬间,他把那长枪向前一甩。

    砰的一声响,两把铁枪碰撞,枪身颤抖着发出刺耳鸣叫。

    姜维的力度在张飞的意料之中,然而姜维此时却相当震惊,他感叹这黑厮力量好大,已经快接近耳顺的年龄,不是应该脱力了么?怎么在马下还这么强劲?”

    两人第一招拼力,第二招开始拼技巧,之后便是力与技的结合,张飞的力量比较夸张,要化解闪躲格挡每一招,都需要对方全力以赴去拼搏。

    姜维使出浑身解数,与张飞斗得大汗淋漓,但始终没能占半分便宜,自己的体力却在快速下降。

    十几招之后,姜维发现张飞有意让自己,于是他奋力挡下一击之后,拉开距离把铁枪往旁边一扔。

    “将军不愧是万人敌,姜维不是你的对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87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