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玩具play|全家人一起做

    杜英好奇的看向梁殊,好似想问:

    这两个使者什么情况?

    梁殊亦然无奈,哪有直接开口这么问的?不吓坏了才怪呢。

    毕竟引杜英入蜀,直接从关起门来过自家小日子的世家变成关中新政的马前卒、为杜英开路的急先锋,这是任何一个世家都很难一下子接受的吧?    玩具play|全家人一起做    

    不过梁殊自然不能说都督是不是用力过猛,只能轻轻咳嗽一声:

    “都督之意,是关中想要和巴蜀全面合作,所以需要有人代替现在的梁州世家,重新搭建起来桥梁。”

    快要从椅子上滑下去的屁股堪堪稳住,常琚和王胡轻轻松了一口气。

    听听,这才叫人话!

    杜英微笑着说道:

    “是本公的表述存在问题,引起了误会,那余换种说法关中王师意欲南下巴蜀,尔等可愿为前锋?”

    常琚和王胡刚刚往上蹭了蹭,顿时差点儿重新滑下去。

    所以这话说得和之前又有什么区别呢?

    两人下意识的看向旁边的梁殊。

    杜英口中说出来的和梁殊口中说出来的,感觉完全就不是一件事。

    梁殊无奈的耸了耸肩。

    外交黑话都听不懂,巴蜀世家这帮家伙合该之前被桓温吊着打,现在又被杜英视为嘴边肥肉。

    原来他们还真的对于都督能够平等的和巴蜀世家之间做贸易存在幻想。

    梁殊的动作落在常琚两人的眼中,让他们如遭雷击,有一种被好言相劝引到店中,结果发现竟然是奸商的感觉。

    偏偏现在大门已经关上、人已经在陷阱中,看来今天这生意,不做也得做了。

    常琚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

    “蜀道艰难,郡公麾下的确带甲百万、良将千员,但恐怕想要全取蜀中,也得着实费一番力气······”

    杜英奇怪的打量着他:

    “大司马不是前几年方才入蜀么?大司马可为,余不可为?”

    常琚被噎了一下,王胡则赶忙接过来话茬说道:

    “蜀道两分,一走汉陇,一走荆湘,大司马是从荆湘入蜀,而现在郡公所在为汉陇之地······”

    “我朝开国之时,兵分两路南下灭季汉,岂非自汉陇而入耶?”杜英又好奇的说道。

    王胡也被噎了一下,最后只能和常琚相视苦笑。

    蜀道难于上青天,但是从古至今,的确还不是从未被跨越过。

    但······大司马当时入蜀的时候,朝廷在其余战线上都采取守势,北方更是乱作一团,大司马虚晃一枪,以奇兵奔袭灭蜀。

    而本朝开国入蜀更不用说,整个北方都在朝廷掌控之中,巴蜀和东吴不过是偏安、苟延残喘而已。

    现如今,杜英又有什么底气说自己能够做到和开国灭蜀以及桓温入蜀这两场行动一样的快捷迅猛、无后顾之忧呢?

    青州和河北还在战火之中,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杜英难不成还能放弃河北战场,选择在这个时候入蜀?

    正是因为清楚杜英的重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放在蜀中上,所以蜀地世家也格外有骨气,敢直接和杜英谈要不要平等贸易。

    然而杜英现在如此强硬的态度,让常琚两人不得不真的开始思考一种可能杜郡公不会要挥师南下吧?

    如果这样的话,巴蜀世家凭什么阻挡已经近乎举世无敌的关中王师?

    凭借巴蜀天险么?

    正如杜英自己所言,蜀道也不是一次被跨越了。

    又何尝多这一次呢?

    杜英似乎有些不耐烦的打量着两个人,手指在椅子扶手上轻轻敲着,就像是在数着什么。

    厢房中的谈话声虽然还有,但是似乎在常琚和王胡的耳边越来越远、越来越淡。

    他们所能够听到的,就只剩下杜英的手指一下一下敲着椅子的声音,就像是黄钟大吕,回荡在心头。

    “咚”一声落下。

    不再有声音响起。

    杜英缓缓起身,颇有些遗憾的看向两个人:

    “看来两家和都督府之间不好合作了,梁殊,替本公送客。”

    梁殊应了一声:

    “两位,请吧。”

    常琚顿时打了一个激灵,这就送客了?

    他恍然间才想起来,自己来到梁州,可不是代表巴蜀世家来向杜英投诚示好的,而是想要延续之前巴蜀世家和梁州之间的贸易,梁州正式换了主人,总是要来拜一拜山门。

    结果现在杜英直接送客了,岂不是意味着双方之间的合作根本没得谈?

    那······

    杜英毫不避讳的看向梁殊:

    “可以把常家和王家从能够和关中通商的世家名单上去除了,再问一问巴蜀还有没有其余的世家愿意继续维持双方的贸易,如果有的话,余还是很鼓励他们能够再越过秦岭、进入关中的。”

    梁殊看了一眼失神的常琚和王胡,微笑道:

    “这自然是有的。”

    “没有也无妨。”杜英看上去略有些不耐烦,“关中的很多商货本来就和巴蜀的货物有所重叠,大家既然做不了朋友,那之后就索性做敌人,本公正好看一看,是关中的财货更受欢迎,还是巴蜀的货物更得人心。”

    常琚和王胡的脸色彻底变了。

    如果说之前他们还以为杜英不过是在说大话,或者想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装模作样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完全收起了心中最后一点儿侥幸。

    很明显,杜英并没有打算真的和巴蜀世家达成什么贸易,他想要的,是和巴蜀世家之间竞争。

    杜英现在倾向于的,显然是在商贸场上竞争,让关中的商货去抢占巴蜀货物的生存空间。

    在此之前,双方一个低价、一个高价,井水不犯河水。

    可若是关中提高货物质量,却还能够保证货物的供给量,那么巴蜀的商货最后能够剩下什么?

    除了老字号的名望之外,一无所有。

    而很显然,只是凭借着老字号,是很难在这乱世之中立足的,百姓们也不傻,所看到的自然是谁的东西好用,而不是谁的东西有名气。

    这是一个地主家也没有余粮的时代啊。

    另外,从杜英现在已经展露出来的野心看,很显然他所贪求的,不只是商贸上的胜利,还有对于巴蜀的实际掌控。

    如果说天下其余的什么人能够在巴蜀世家眼皮子底下夺得巴蜀,那恐怕巴蜀世家不会相信,毕竟在杜英之前,这个世道上只有桓温征服了巴蜀,而且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巴蜀世家的不少为官子弟打包带去了建康府。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86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