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春丽被虐,你好紧

    虽然遣散了一众的妖魔,实际上还是留下了大摊的杂事。

    涂山君对这些事情都没什么兴趣,对手中的权力更没什么兴趣,就都交给了聂权九。

    好歹也在世俗王朝混过,加上脑子里的许多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知识,涂山君还算懂点用人的道理。    春丽被虐,你好紧    

    大黑山主峰重新修缮,未至夜就修好了。

    各处宫殿楼群,俨然像是一座山顶的小城。

    涂山君按照布局安置了防御的阵法,有此阵在,基本可保证不会有金丹以下的修士或是妖鬼潜入进来。

    最让涂山君惊喜的是大黑山的宝库存留不少炼丹材料,还有一尊品相不错的丹炉。

    宝库内,灵石堆积成山,其中还陈列着很多法器、纳物符、储物袋,甚至是不同种类的符箓。

    说是宝库确实不为过,这些东西大多都是战利品,或是修士身亡被大黑山鬼王收集来,再就是用灵石购买,然后积压在这里的。

    大黑山境内有三条灵石矿脉。

    一条中型矿脉,两条小型,每年的灵石出产高达二十万。

    尽管出产不少,实际上俸禄一分,再加上供养灵脉,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山内盘踞着三品中等的灵脉,足够支撑金丹修士修行。这都得益于灵石养护,加上融合吸收小型的灵脉,方才产生足够金丹修士修行的灵脉。

    一看不知道,真掌控起来,才发现这十万里山河,所有的妖修鬼修都指望着这三条灵石矿脉。

    没有特产,只靠坊市交易,根本无法让灵石流动起来,更别提盈余。

    刚出了宝库到了正殿,聂权九早已经等候多时。

    见到涂山君走出来,拱手行礼道:“大王,西山的灵矿即将告罄。”

    “会有什么后果?”

    聂权九先是名言会出现多少减产,随后才说其中利害:“每年至少会少四五万灵石,如果没有足够的灵石发放俸禄,他们就会转投其他势力。”

    “地盘缩小不仅仅会动摇其他妖修的支持,同样会让周边的势力觉得大王无力支撑大黑山,肯定会引发争斗。”

    妖怪争斗更加频繁。

    总归就是为了自身的修行。

    如果没有资源的话,光靠每天吞吐灵气,就是把嘴磨出泡来,也吞不了多少灵气。

    更何谈是将灵气化作自己的修为。

    妖魔鬼怪和人修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想要快速提升实力同样需要资源。

    修仙之路,一步快,步步快。

    妖怪们都是实力强劲者王,资源雄厚者多助力。

    大王要能打,压得服其他妖怪,还能对抗其他大地盘的妖魔大王,给与这些依附来的精怪庇护。

    没有足够强大的修为,都不会有小妖归顺。

    如果没有资源,只会斗法,难道一路抢过去?

    是修仙不是送死。

    死的妖怪多了,他们也会质疑跟着这样的大王有没有前途。

    世间哪有一根筋的傻子,大王说让他送死,他就去送死。

    ……

    涂山君皱起眉头,他倒是没想到还会遇到财政危机。

    一年少四五万的缺口,他自己掏腰包倒是能补贴上去。但是这治标不治本不说,平白拿灵石资助妖魔鬼怪修行,这是个什么道理?

    “灵植、养护灵兽、酿造灵酒……”

    涂山君盘算着自己会的东西,其他的先不论,总而言之先开垦灵田种地。大黑山灵脉这么强大,该是能够开垦出几十万亩的灵田。

    不管是自给自足,还是贸易交流,都足以。

    用灵石修行实在太奢侈,有灵植作物就能保证修为的增长,虽然缓慢,胜在稳定。

    尤其是对于没有辟谷的练气士来说,灵植作物不仅仅能提升修为还不需要自己消耗时间炼化杂质,是练气士最好的选择。

    再就是,有活儿干就能减少精怪寻衅滋事。

    不然,天天吃饱了没事儿干,肯定要捅娄子。

    涂山君心中有了主意,并没有急于说。

    而是淡定从容的说道:“你先统计出境内所有妖魔鬼怪,将他们登记造册。”

    “一应杂事,你自己把握便是,若是感觉势单力薄,就将高平府的班底拉过来。”

    治江山,一个县的人才都足够了,何况是一个州府。

    涂山君对权力实在没兴趣。

    他还需要研究稀释盈月金丹灵液的丹方,上回在槐丰已经有了眉目,时间充足的话,成果应该很快就能出来。

    原先的大黑山是松散的,大黑山鬼王虽将之视为囊中之物,也并未发展,而是不停的收缴香火愿力凝练神躯。

    后来被负担压的走不出大黑山城,常年需要闭关,对于手底下的精怪约束的就更少。

    只要老实办事就会得到属于他们那份的俸禄,说白了,就是大黑山鬼王实力强,压得住,不然早就出乱子了。

    再就是,万法宗对于修士干涉凡俗的约束。不然那些妖魔鬼怪打破城池吃人,怕是能将寻常城池给吃空了。

    涂山君寻思。

    等到最初的混乱过去,厘定人口、收回庙观遗留的法器碎片,再行屯田政策也不迟。

    毕竟屯田之前都要有所准备。

    好在古仙楼有大型灵舟经过大黑山,所需物资能够在古仙楼采买。

    这件事涂山君打算交给马陆去办。

    话锋一转,涂山君问道:“你还有多长寿命?”

    这个问题让聂权九略有惊讶,没有多加思考的说道:“约莫三十载。”

    妖修鬼怪的寿命并不比人修长,大家都是修仙的,境界之间的寿命增加虽然有差异却不大。

    不排除某些比较长寿的精怪,比如乌龟……。

    或是血统底蕴强大的精怪,他们同样拥有绵长的寿命。

    相比于寿命,那些精怪更值得注意的是修为和实力。

    涂山君看着聂权九,声音平淡的说道:“我相信你该是有些家底的,算上大黑山的一份,能够帮你买一方品质不错的结丹灵物。”

    聂权九猛地抬头看过来,似乎在探寻涂山君说的话是真还是假。

    他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只看到那人静静的坐在王座上,倚靠着座椅,手中的半卷经书持书人卷了起来,有一搭没一搭的拍在手中。

    “当真?!”尽管知道不该问,聂权九还是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

    “我涂山君的承诺,从不做假。”

    聂权九躬身:“臣,愿为大王效命。”

    “去休。”

    ……

    接下来的日子就比较寻常了,涂山君每天除了研究丹方之外就是带娃,然后有妖修进献神道法器碎片,涂山君就用阴魂丹将之换取来。

    半月的功夫,所有散落在大黑山境内的神道法器碎片都被他们找寻出来。

    这半月倒是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

    大黑山脚下世俗王朝的皇帝派人来大黑山祭祀。

    说是祭祀,实际上是打探消息。

    那夜异常的震动也就罢了,就连庙观内的塑像都换了模样,他们怎么可能还无动于衷,这可是关乎荣华富贵、身家性命的大事。

    也就是没有看到金丹宗师斗法,不然的话会更加震惊。

    “使君,我等已经探明消息,半月前大黑山尊王大宴之时,有僧道二人出手,后来那黑袍道人成了最后赢家,确与庙观内的模样分毫不差。”

    “没想到我等不知道的时候,天已经换了。”

    “就是不知道这位新王好不好打交道。”

    “我们还听说,这位大黑山尊王勒令所有妖仙不可再食人。”

    此话一出,使团中的官员顿时眼睛一亮。

    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喜。

    如果他们的情报无误,那位取代了大黑山鬼王的人,多半就是传颂许久的赤发仙。

    现在又听说大黑山的新王约束妖魔鬼怪就更加确定了。

    涂山君听说他们求见,但是他并未召见,随便派主峰大总管让她寻人打发。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见与不见根本无伤大雅,说不定见了反而麻烦。

    对方这么说不过是出于礼貌,就算真的确定涂山君就是赤发仙,他们也不希望真正见到涂山君。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得到的消息已经足够难以置信了。

    ……

    幽冥地。

    山峦起伏之地,楼观成群。

    道观下联上书“入门阴灵见真我”。

    身着锦绣衣裳的英俊青年将手中丹药碾碎,幽幽一叹:“丹药卖的贵也就罢了,为何药效也达不到理想的程度,与我曾经所吃,差的太远。”

    他已经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吐槽,总而言之,出了村之后就觉得人心不古。

    而且,最重要的是,近三十年过去了,他竟然……

    还不等他细想门口传来一声长吟:“报,大王!”

    被人打断了思绪,他有些不快,不悦的神色凝聚在脸上,不过也许是什么紧急的事情就没有追究,而是问道:“什么事?”

    “禀报大王,大黑山换新王了。”

    “妖魔鬼怪换一两个其他的王不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就让他觉得实在不值得被打断思绪。

    “说来也奇怪,小的与大黑山的银山太守交好,听说他在收集煞气,还找到了我的头上,小的左问右问,才知道,原来是他们新王让收集的,而且还是用丹药换取。”

    他抓住了重点,略有些惊讶的说道:“丹药?”

    “大王请看,这就是他们所言的丹药。”那妖怪刚将玉盒拿出去,便感觉手中一轻,玉盒已经到了那锦绣长袍的背影手中。

    妖怪小声的邀功道:“小的耗费不少灵石才换得一颗。”

    锦绣长袍之人打开玉盒,旋即呆愣半晌。

    这才一口吞下。

    随后猛地睁开双眼,惊呼道:“就是这个!”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82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