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猛地贯穿她的花茎撞击(陆靖骁顾惜)最新章节列表

    洛基拿着手里边的万楼凤之图,很是激动的说。

    “你还记得咱俩结拜时候发下的宏愿吗?    猛地贯穿她的花茎撞击(陆靖骁顾惜)最新章节列表    

    发愤图强,励精图治,孜孜不倦,七进七出。

    在有生之年,一定征服这张万楼凤之图,再每一栋都留下我们辛勤的汗水。

    你这么多年,是不是早就把这件正事给忘了?

    是不是为了权力的争夺,而背弃了我们的初衷。

    我们结拜的时候,一致的目标,不就是这一张万楼凤之图吗?”

    蔡根如果不是怕打扰洛基营造出来的氛围,真想吹口哨鼓掌。

    该说不说,这个目标比统一世界走上权力巅峰当神王,伟大多了。

    “大哥,想当初,为了我们共同的目标。

    我宁可,勾结异世的苦神,也要把你推向权力的巅峰。

    因为只有你站在山顶上,才能带着我一起完成这张万楼凤之图。”

    菜根相信,洛基绝对说的是心里话。

    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话,按照他的性格与人设,也不可能那么配合苦神。

    只是不知道,苦神是否知道洛基的初衷?

    八成应该是假装不知道,顺势而为。

    “大哥,整个世界的人都说,我洛基是个欧北世界意志的漏洞。

    所有人得到,都需要付出代价,只有我可以无尽的索取,无需付出代价。

    你可知道?其实都是苦神在帮助我买单。

    苦神付出的代价,远比我得到的多得多。

    可是你呢?你只有贪婪,你无视我做的一切。

    我以为,你会为了这张万楼凤之图,赞同苦神的计划,参与他的工程。

    谁能想到,你被权力蒙蔽了双眼,忘记了自己为什么出发。

    你为了神王那虚妄的权利,竟然拒绝了苦神,彻底背离了我们当初的誓言。

    你怎么可以这样?”

    说到这的时候,洛基流下了伤心的泪水,哭的像个孩子。

    就像是一起玩藏猫猫的伙伴,在洛基藏起来以后,奥丁独自回家吃饭了。

    把洛基留在原地,傻呵呵的等着奥丁来找他。

    等了很久很久,奥丁也没来。

    洛基独自面对黑暗,孤独,寂寞,还有莫大的委屈。

    奥丁在洛基拿出万楼凤之图的时候,双眼就已经呆滞了。

    听着洛基的话,羞愧难当,心如刀绞。

    再不顾及什么神王的面子,像洛基一样流下了眼泪。

    洛基使劲擦了一把眼泪,恨铁不成钢的说。

    “大哥,我知道,让你抛弃我的,就是因为神王的权利。

    我能够把你推向权力的巅峰,我也能把你拉下来,毁了一切。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你找到,回家的路。

    让你变成原来的样子。

    让你有一颗平常的心。

    让你想起我们最初的诺言。

    事到如今,你仍旧执迷不悟。

    为了神王的面子,宁可消散,也不愿意回到我的身边吗?

    那这张万楼凤之图,还有什么意义呢?”

    说到这,洛基颤抖的双手,撕碎了手里边的羊皮卷,好像撕碎了自己的梦想。

    奥丁看到洛基动了真格的,竟然真的把他们当初的梦想撕个粉碎,情绪一下子就失控了。

    终于跨越了多年的隔阂,抛弃了所有的爱恨情仇,更是放下了神王的面子。

    “不要啊,你不要撕,你不要撕啊。

    老弟,我错了。

    我真的错了,我对不起你。

    什么狗屁的神王,什么狗屁的权利,有个什么用啊?

    这辈子是来不及了。

    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我跟你一起完成万楼凤之图。

    我奥丁在此发誓,一定做到,绝不反悔。”

    蔡根突然感觉心里边有一股滑稽的感觉,但是并没有影响他感同身受。

    甚至有那么一点儿,被奥丁和洛基之间,那以欲望为目标的情感所感染了。

    不能单纯的理解为兄弟之间的感情,而是一种志同道合的精神,感染了蔡根。

    眼睛一热,竟然要跟着哭出来。

    蔡根赶紧抬头,不让他羞耻的泪水流下来,否则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洛基看奥丁终于知道拐弯了,把撕碎的羊皮卷,放在手心里一揉,重新展开,又是完整的一张。

    这样的小把戏,对于洛基来说,就像呼吸那么简单。

    不过,洛基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戏耍奥丁,他也是动了真情。

    重新把羊皮卷工整的叠了起来,小心的放在了怀里。

    “大哥,你要是在这儿把灵魂消散了,也就没有下辈子了。

    所以你要是个男人的话,你要还想跟我当兄弟的话,就不能破罐子破摔。

    苦神他老人家,已经建立了一套命轮系统,只有你接受了,我们才能有共同实现目标的可能。

    奥丁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稍微想了一会儿,慢慢的说。

    “老弟,我接受,你看着办吧。”

    听到奥丁终于服软了,洛基非常高兴。

    扭头朝着蔡根比划了一个耶,然后招呼蔡根过去。

    “大哥呀,你赶紧过来呀,给他个仁心,把他送走啊。”

    蔡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朝着洛基走了两步。

    可是两步以后感觉有点不是味儿。

    哪儿跟哪儿啊,就把他送走了,凭什么呀?

    这叫以德报怨吗?那何以报德呀?

    就算蔡根宽厚待人,不计较奥丁刚才的各种捉妖。

    但是他给苦神造成了多大麻烦啊?

    苦神都恨死他了,还能让他进命轮。

    那这算啥?优待俘虏吗?

    看到蔡根停下了脚步,脸色很不好看。

    洛基察言观色的能耐。绝对过硬。

    一下子就想到蔡根心存芥蒂,有点不情不愿。

    赶紧跑到蔡根的身边,贴着蔡根的耳朵小声说。

    “大哥呀,我知道你有情绪,但是咱们得大局为重啊。”

    蔡根一瞪眼睛就想问,奥丁跟大局有个毛关系。

    没用他说出口,洛基早就找好了理由。

    “大哥呀,你好好想想。

    如果奥丁真的没用了,还闯了那么大祸。

    按照苦神的脾气,那小心眼儿,能留他到今天。

    说明他还是有存在的价值,至少苦神他老人家不舍得把他灭了。

    我推测呀,作为一个世界的神王,应该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

    如果奥丁不被送走,那你送走的那些欧北神系的人,必将群龙无首,也无法形成战斗力。

    我甚至怀疑呀,奥丁的存在,与命轮的运转也息息相关,毕竟他是欧北世界的神王,世界意志的代言人。

    咱可不能成为情绪的奴隶,耽误大事啊。”

    洛基这几句话说的算是深入浅出,可信度相当高。

    纵使一万个不愿意,蔡根还是妥协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79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