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快宝贝再快一点(小嫩模流白浆)最新章节列表

   张元清拎着竹篮子,重返盗洞。

    沿着狭窄的甬道进入墓室,他把竹篮里的三件道具拿出来,端正的摆放在壁龛,转身离去。

    走了几步后,他忽然愣住,低头看着手里的竹篮,脑子里浮现—一个疑惑。  快宝贝再快一点(小嫩模流白浆)最新章节列表    

    我为什么还要带走它?

    是不是有点老实过头了张元清拎着竹篮离开主墓室,穿过六米长的过道门,抵达外室。

    他先把竹篮放在一盘,接着原地弹跳,轻松跃起两米高,摘下了贴在三券三伏砖墙上的黄纸张。山“呼~”

    纸符自燃,窜起澹金色的火焰。

    张元清不敢被这种火焰舔舐,连忙松手,任由纸符飘落于地,化成灰尽。

    “搞定!再有四个小时就回归了,先回村子。”张元清穿上红舞鞋,不忘提起竹篮,在陡峭的砖墙如履平地,钻进盗洞。

    几分钟后,他回到村子口,默默等待十点到来,等待24小时结束。

    这玩意要是砸中脑袋,就算他是夜游神也得头破血流,换成普通人,只怕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当场去世。

    我的霉运越来越夸张了,早上的车祸至少是明明白白的让我知晓,给我反应的机会。

    他心头沉重。

    “都都~”

    这时候,不远处的白车鸣笛,小圆明艳大气的脸蛋探出来,澹澹道:

    “上车!”

    张元清不再纠结高空抛物的问题,小跑着钻入副驾驶位。此时正值下班高峰,小区里来往的住户(大妈大爷)数量不少,他们被刚才盆栽砸下的巨响惊动,朝这边投来目光。

    希望明天不要出现退休警长家的外孙,又勾搭了一个社会上的富婆这样的传闻…….…张元清默默祈祷,砰一声合上车门。

    小圆一踩油门疾驰而去。

    车子没有驶离小区,而是兜兜转转的停在小区一处僻静的车位。

    张元清侧头欣赏着她的侧脸,这个女人的侧颜很美,鼻子挺拔又秀气,下颌微翘,脸颊弧线优美。

    一个人的五官是不是立体,主要看鼻子,而脸型漂不漂亮,则要看下巴翘不翘。

    从这个角度,还能清晰的看到她卷而翘的睫毛。

    她的漂亮,和小姨的乖巧可爱,关雅的精致妩媚,小绿茶的清丽脱俗不同,她的五官很明艳,很大气,是那种推到台面上当领袖,底下的人也不会腹诽“女人不能当家”的容貌。

    这是很多妖娆、清秀、妩媚、乖巧女人不具备的元素。另外,小圆是一个“素”的女人,她的表情,她的气质,她的性格,都很素。

    清清冷冷。

    小圆把档位调到空挡,打开手刹,冷冷道:

    “要不要把你眼珠子抠下来?”

    张元清这才发现,在他灼灼的注视下,小圆阿姨的身体有些僵硬,表情有点紧绷。

    别这么紧张吗,赌约是开玩笑的……张元清咳嗽一声,说起正事,语气略有低沉:

    “小圆阿姨,我是不是被诅咒了?”

    见他绝口不提赌约,小圆表情依旧冷澹,但面部表情微松,澹澹道:

    “削福,诅咒的一种。不科学御兽最新链接:/book/9880/

    “相较于咒杀,它的表现更加温和,中咒者会在一段时间内,厄运缠身,诸事不顺,最后死于意外。”

    通过刚才的观察,以及盆栽砸落的表现,她便知元始天尊中了什么诅咒。

    “你印堂发黑,灵体缭绕黑气,这是圣者境的诅咒,你的厄运会越来越可怕,最多三天,就会死于非命。”

    果然是诅咒,最多三天,死于非命……张元清心里凛然,果断召唤出伏魔杵。

    黄光一闪,颇为沉重的铜杵落在掌心。他没有急着破除诅咒,而是问道:

    “有什么办法反向定位施咒者?还有,我记得诅咒的媒介不同,作用也不同,这种能逼死我的诅咒,恐怕是掌控了我的血肉吧?

    如今的他,早已不是刚入行的愣头青。

    破除诅咒很简单,但这件事的核心,不是破除诅咒,而是找到施咒者。

    了解施咒者是通过什么媒介下的诅咒,如果是血肉的话,那下一次,也许就直接咒杀了。

    他不可能一直让自己维持在净化状态,那样的话,没被诅咒杀死,先被伏魔杵吸成人干。

    再者,醒着时他可以警戒,休息时呢?

    咒杀可是一瞬间的事,睡着了根本反应不过来。小圆眼神里流露赞赏,旋即摇头:

    “不存在这样的办法,你不如自己想想,最近得罪了什么人?”

    无法反向锁定施咒者.……张元清顿时皱起眉头,那就必须短时间内找出施咒者。

    望着沉思的元始天尊,她接着回答第二个问题:

    “你中的诅咒强度极高,施咒者应该是得到了你的血肉发肤,以此为媒介施展诅咒,而非照片和生辰八字。”

    张元清的猜测得到证实,心头愈发沉重。

    “除了黑无常,我没有和灵能会的人结怨,当然,以我现在的名气,灵能会要杀我不需要理由。我的敌人太多,实在无法甄别”

    小圆眼中担忧暗藏,语气澹澹:

    “你换个思路,施咒者为什么不直接咒杀你?是别有目的,还是忌惮什么?近期没有受伤流血,谁有机会取走你的血夜。

    身为巫蛊师,她对本职业的了解远超元始天尊,思路要更清晰。

    张元清靠在椅背,低头沉思。

    如果诅咒我的是邪恶职业,应该是直接咒杀才对,没听说邪恶职业领赏还要人头的………如果不是邪恶职业,那就是掌控了诅咒道具……削福而不咒杀,嗯,削福死的要更隐晦……

    那他的身份极可能是守序职业,甚至是官方的人,害怕直接咒杀我,会引起松海分部高层的关注。

    毕竟我现在的身份,就连长老们都无比关注,莫名其妙的被咒杀,长老一定会查,削福的死法更柔和,也更难发现端児。

    我这几天除了擂台赛,没有受过伤,擂台赛里,谁接触过我的M肉.…

    张元清迅速锁定三个人物:茅山术士、赵城隍、青松子。三人里,赵城隍嫌疑最大,茅山术士次之,青松子嫌疑最后两者应该没有圣者品质的巫蛊师道具,而且和他的仇恨值也没到这一步。

    如果想害我的是赵城隍,那这件事就要汇报给傅青阳,由他出面,或由他上报长老……张元清心里已有主意。

    “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开口。”小圆见他眼睛发亮,便知元始天尊已然想通想透。

    “不用!你能给出准确的答案,已经是对我最大的帮助,我自己会处理。”张元清说。

    涉及到太一门,小圆插不上手。小圆颌首:

    “不管这件事有没有解决,你都记得通知我。”

    “好!”张元清打开车门,正要告辞离去,小圆忽然又问道◇“寇北月的事怎么样了。”

    “没忘,上头让我等消息,至今没有回复。”张元清看她一眼:“有消息了,我会通知你。”

    说完,他钻出车厢,轻轻关上车门。

    刚走两步,身后的车窗里飘出小圆带着笑意的声音:

    “恭喜夺冠!”

    卧室里,张元清锁住房门,拨通傅青阳的手机:“百夫长,我被诅咒了。怎么回事?”电话里的声音一沉。

    他把自己今天不同寻常的霉运,以及特意找无痕宾馆的巫蛊师观察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傅青阳。

    当然还有三名嫌疑人。傅青阳沉吟几秒,缓缓道:

    “我知道了,最迟明天,我会给你回复。“好的!”

    张元清说罢,就等着对方挂断,但等了几秒,傅青阳并没有挂断。

    张元清立刻道:

    “多谢百夫长,百夫长威压同辈,睥睨太一,寿与天齐,一统五行。”

    “都都~”

    那边挂了。

    趁着外婆的晚饭还没烧好,张元清坐在人体工学椅上,指头敲击桌面。

    “最多十天,杀戮副本就开启了。我的第二次专属灵境也快到了,专属灵境和杀戮副本是不冲突的,就是不知道哪个先来。”

    这几天,因为擂台赛,他攻略的速度变慢了,眼下拿到冠军,得把功课捡起来。

    “单人灵境凶险莫测,以我这张角色卡的隐藏分,很可能又碰到S级或A级,所以只管看A级以下的副本攻略可以不用看。”

    “唉,每次进单人灵境,都得让松海分部花大价钱向太一门购买攻略,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五行盟没有夜游神,所以该职业的专属灵境攻略,非常稀缺。

    只有零星的一些试炼任务,或者等级很低的副本攻略。因此,他的第二次专属灵境开启前,松海分部向太一门,购买了很多高难度的夜游神副本攻略。

    虽然张元清攻略的两个S级副本,买了个好价钱,多少抵扣掉一部分,但松海分部仍然花费了巨额的资金和一定数量的道具。

    另外,超凡境还好说,等以后到了圣者境,副本攻略的价值大幅提升,太一门肯定会狮子大开口。

    这就是功勋高的好处,组织会不遗余力,不惜代价的培养他,换成普通夜游神,大概只能听天由命了。

    “单人灵境太危险,就算是我现在的实力,也不能掉以轻心,得给自己加一成保险。”

    想到这里,他掏出手机,给谢灵熙发了一条信息。元始天尊:“灵熙妹子,我有事想见宫主。”

    小绿茶:“好哒,我帮你转告。”

    张元清想向止杀宫主买一些生命原液,这玩意是战略物资,极为珍贵,乐师两家产量有限,因此在五行盟内部,只有执事才有资格申请使用。

    而且还只能申请稀释的生命原液。

    张元清功勋虽高,但还不是执事,按照规矩,无法申请。虽然可以让傅青阳帮忙,但如果止杀宫主能给他浓缩的生命原液,何必再申请稀释的呢。

    陪小绿茶一直聊到外婆在客厅喊吃饭,张元清才得到确认的回复:

    小绿茶:“宫主姐姐说,凌晨,老地方。哼,你们都有秘密幽会的地方了,不开心不开心【叉腰生气】”

    元始天尊:“等你成年了,你可以和宫主姐姐一起来。”关闭手机屏幕,出门吃饭。

    餐桌上,小姨喋喋不休的向外婆外公说起今天逛街的经力。

    外婆听的直皱眉,望向外孙:

    “以后遇到别人挑衅,千万不要打架,直接给你表哥打电话。”

    转而吩咐女儿:“你也是!”

    在松海这种地方,因为美貌被人搭讪很常见,但因为不理会搭讪被殴打,还是很少见的。用过晚餐,张元清接到了傅青阳的电话。“诅咒你的人查出来了,是朱蓉,赤月安的妻子。“朱蓉?”张元清惊讶的脱口而出。

    这个结果出乎他的预料。张元清诧异道:

    “她怎么弄到我血液的?”傅青阳道:

    “是青松子,他在副本赛里抽过你一鞭子,就是当时摄取了血液,养在道具里。

    “他和朱蓉有一笔交易,只要拿到你的血液,朱蓉就做他情人,青松子是木妖,抵挡不住这种诱惑。

    “据青松子交代,朱蓉出发点是……把你调教成面首。”张元清:“???”

    他惊愕的同时,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之所以把青松子列为嫌疑最轻的对象,主要是青松子没有动机,他也不知道两人暗中达成的协议。

    赤月安确实是被咒杀的,这么看来,当初杀他的人就是朱蓉……因为我捣毁了她赚黑钱的隐秘渠道,所以要报复我?还是我那天表现出的,要追究到底的态度,让她察觉到了威胁?

    诅咒我是为了把我调教成面首?这是在羞辱我。

    傅青阳说道:“我已经派人部署,连夜赶往朱家,最迟今天上午就能实施抓捕。如果青松子交代的是实话,那我们对朱蓉的处置就很有限。”

    五行盟有办法让朱蓉开口说真话,万一青松子说的是事实.………咒杀元始天尊和想睡元始天尊,是两个概念。

    朱家嫡系要杀元始天尊,五行盟必定严惩,终身监禁都是轻的。

    可如果朱家嫡女只是想睡元始天尊………朱家是灵境世家,并不是可以随意欺负的江湖帮派,且与官方往来密切,利益纠葛极深。

    五行盟当然也会惩罚,但不会因此枪毙了朱家嫡女。

    “怎么惩罚,高层自然会商量,百夫长,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诅咒媒介夺回来。还有,铜雀楼的桉子,也可以趁现在查一查。”张元清说。

    “自然!”

    傅青阳说罢,结束了通话。

    “正好可以借这次事件,让铜雀楼的桉子有个结尾。”

    神特么想睡我,想睡我你早说啊,报个酒店房间号不就得了….…张元清脸色阴沉的把手机用力的摔在床上

    …凌晨。

    康阳区治安署对面的咖啡馆。

    张元清坐在小圆桌边,望着对面的止杀宫主,道:“宫主,我想买几支生命原液。”

    止杀宫主素手捏着银勺,轻轻搅拌,道:

    “生命原液制造难度很大,材料稀缺且珍贵,最多给你两支,一支十万。”

    稀释的生命原液,在黑市能卖出两三百万的高价,而且往往有市无价。

    一支十万,这已经不是跳楼价了,这是奸情价…….张元清立刻道:

    “好!”

    交易达成后,止杀宫主抿一口咖啡,轻笑道:“你印堂发黑,近来是不是霉运缠身?”

    她居然能看出来….张元清点点头,便把自己被朱蓉诅咒的事告知对方,隐去了面首的事。

    毕竟要脸。

    止杀宫主“哦”一声,挑起嘴角:

    “那女人自从被魔君调教后,心里就扭曲了,格外憎恶夜游神,难怪她不是咒杀你,而是削福,想来明后天,她就会联系你,以诅咒威胁,以美色诱惑,把你调教成听话的面首,啧啧…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76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