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小说h(上贾母)最新章节列表

    审讯室。

    周瑜拿着杯咖啡进门坐下,眼神顺势在对面两人的神情上扫过,然后又看了看魏德信帅气的发型和高档白色西装,是个体面人,在警局关了一夜看不出一丝凌乱。

    “魏先生好像昨晚没睡。”    小说h(上贾母)最新章节列表    

    魏德信耸耸肩:“陌生的环境很难让人睡得着,周sir把我请到这里来,本就没准备让我睡吧?”

    “瞎说,那不成虐待了,律师面前不要乱讲话。”

    周瑜说完往椅子上一靠,看了看手表,对着蒋柏奇一笑:“蒋状,交流的时间也给你了,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工作做通了没有?”

    “你解决他了?”蒋柏奇从周瑜进来,就用审视的眼神盯着周瑜,眉头一直皱着没有松开过。

    他想知道周瑜对马思哲的审讯结果,这对下面采用什么样的策略,很有借鉴意义。

    周瑜思考状的抬头,想了想道:“也不算彻底解决,至少目前为止他还没承认。”

    蒋柏奇琢磨着话里的意思,皱眉不发表感想。

    周瑜看了他一眼,目光回到魏德信身上:“魏德信,现在正式开始盘问,昨天下午,你在车上被捕,你当时去那里干什么?”

    “准备去见朋友,也就是施嘉莉。”

    “你们两个什么关系。”

    “就是朋友。”

    “警方当时在你车辆的前方仓库门口,搜出20亿港币现钞,并且有几个自称是长兴的社团份子负责搬运,这件事情跟你有没有关系?”

    “没有。”

    “那为什么施嘉莉说有?”

    魏德信一怔,表情不变很快吐口:“我不清楚。”

    蒋柏奇看了眼魏德信,两个人早就商量过全部经过,整件事情其实很简单,对魏德信来说,只要施嘉莉否认,就与他无关。

    哪怕施嘉莉承认了洗钱,但只要不供出魏德信,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

    施嘉莉一个人扛下来,不会牵扯到魏德信,魏德信足够干净。

    蒋柏奇想起当问魏德信的时候,魏德信还很有信心,说以他的了解,施嘉莉不会把他说出来。

    现在,狗屎!

    好在还可以打否认牌。

    周瑜点头:“也就是说施嘉莉承认洗黑钱,并受你指使这件事,全都是假的,与你无关?”

    “跟我毫无关系。”

    “你和施嘉莉怎么认识的?”周瑜问道。

    蒋柏奇开口:“魏先生,这个问题涉及私人隐私,你无需回答。”

    “他曾经是我集团下属贷款公司的员工。”魏德信无所谓道。

    “你这是准备把所有罪责推给施嘉莉了?”

    “魏先生,你无需回答。”蒋柏奇沉声道:“周sir,施嘉莉承不承认洗黑钱,与魏先生有没有参与并没有直接关系,如果施嘉莉说是魏先生指使,请拿出直接证据。”

    周瑜摇头:“老实说,这我还真没有。”

    “你从当时设计这个洗钱模式的时候,就把施嘉莉推在前台,自己作为幕后,而施嘉莉信任你,也从没有想过对你来点录音,或者留下账本什么的,照这么看,你很安全。”

    “所以,我才说,你是准备把所有问题推到施嘉莉身上。”

    “不过你和施嘉莉这么熟,你又是去看施嘉莉,结果刚好施嘉莉又在那个时间节点,进了20亿的货有没有那么巧啊?你觉得法官信不信?”

    “周sir,巧合从来都有,这只是我的客户运气不好,才会被你们当成嫌疑人配合调查,甚至,这就是施嘉莉的阴谋,是她约了魏先生去现场,可能就是想在出事的时候,让魏先生承担主责。”

    蒋柏奇说完周瑜就笑了:“蒋状,你不去编故事可惜了。”

    “我只是在说一个可能,香江的法律重证据,这种指使之说,我得提醒周sir你,法庭一定不会采信。”

    蒋柏奇摇了摇头:“如果周sir手里只有这么点东西,我想我的当事人已经尽了配合的义务,警方没有理由再继续扣押他下去。”

    “那要是再加一个梁思敏的指证呢?她也指证你才是洗钱集团在香江的真正合伙人,并且,她亲眼看到你和施嘉莉上去找马思哲,还是她亲自接待的你,这你这么解释?”

    周瑜看向魏德信。

    “我见过很多人,一个女人,抱歉我实在没什么印象。”

    魏德信扭头:“蒋状,一个最多见过一两次的女人,而且根本没说过什么话,她对我的指证有效么?”

    “当然没效!”

    蒋柏奇脱口而出:“如果这样就可以指证一个人洗钱,那么几个搬运工人如果都说是周sir指使的,岂不是说周sir才是幕后大老板了,何况梁思敏自己本身就不干净,居然还想指证上市集团主席,这种说法何其可笑。”

    周瑜也不着急,嗤笑道:“几个社团搬运工的口供,法庭确实很难相信,但是这个梁思敏,可不是什么不干净的人,她是警方专门派去洗钱集团的卧底,这样蒋状觉得她的信誉会不会好很多?”

    “她是卧底?”蒋柏奇惊诧道,随即面色深沉。

    周瑜哼了一声,“魏德信,你还不打算承认么?”

    魏德信看着周瑜不说话。

    卧底,麻烦!

    蒋柏奇快速思考,现在只能看这个梁思敏知道多少,但这个问题只能魏德信知道。

    蒋柏奇咳嗽一声,沉声道:“魏先生,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但是一定要想清楚,你和这个梁思敏卧底,到底见过几次,说过什么,在周sir面前可不能给假口供。”

    周瑜古怪的看了眼蒋柏奇,但也没说什么,这种话怎么理解都行,抓不到什么把柄,要不然他也不介意把这蒋柏奇送进去。

    魏德信听的懂,这是让他仔细回忆梁思敏的指证站不站得住脚,他和梁思敏见的真的不多,虽然梁思敏知道他去的目的,但是只要否认,理论上梁思敏构不成威胁。

    想清楚,魏德信说道:“我不知道周sir在说什么。”

    周瑜扣了扣桌子:“施嘉莉是你的手下,她指认你,你说不知道,梁思敏是卧底,她指认你你也说不知道,她们两个都是洗钱的关键一环,同属犯罪集团成员,你觉得你否认有用么?”

    魏德信摇摇头:“这你该去问他们。”

    周瑜的脸冷了下来:“魏德信,你现在承认大家都少点事情,非要抗拒,结果可不好。”

    “我真的不知道周sir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冤枉我,这是陷害。”

    砰,周瑜一掌拍桌,倾身道:“承认少点事,不承认更麻烦,其他人只是洗钱,你身上还有杀人,你是自讨苦吃。”

    蒋柏奇面色一变,扭头看向魏德信,然后又扭回头:“周sir,杀人可是重罪!你到底有没有证据。”

    周瑜冷哼,“蒋状,他好几次杀人的时候,施嘉莉都在现场,就在他家,亲眼所见,我还可以告诉你,连他杀人的手枪和被杀的尸体都已经找到,还有他自己家里的护卫,证人多的很,你还不承认?”

    魏德信冷漠脸,往后一靠,“我没有杀人。”

    周瑜也是往后一靠,看着他,平静道:“看来你是准备赌一把。”

    “故意杀人的罪名落在你头上,换你,你会承认么?”魏德信面无表情。

    “那就不用浪费时间了。”周瑜把口供本移给他,“你愿意用三分之一的减刑赌终身,这是你的权利,签字画押,等开庭吧。”

    魏德信拿起笔,唰唰的签下,偏头道:“蒋状,我需要跟你单独谈话。”

    蒋柏奇点头,看向周瑜:“麻烦周sir。”

    “给他安排。”周瑜冲记录员点了点桌子,直接离开。

    魏德信和蒋柏奇走到会议室,魏德信直接道:“蒋状,我需要你帮我做点事。”

    蒋柏奇知道他要说什么,有时候做点违规的事情,赚点好感度没什么,当然酬劳是必须要的,但现在魏德信的事情很麻烦,他并不想碰。

    魏德信推了推眼镜,平静的说道:“蒋状,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不会怪你,还是希望你帮忙。”

    倒是个聪明人,蒋柏奇思索了会,盯着他:“魏先生是想让我劝一劝你那帮手下,让他们最好不要多嘴。”

    魏德信笑了:“蒋状就是蒋状,一语中的。”

    “我只负责带话,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蒋柏奇沉声。

    “当然。”魏德信点头。

    “魏先生是真的不考虑认罪么?”

    “蒋状认为没的打?”

    “在我这里没有不能打三个字,客户的选择,就是我的选择,既然决定了,那就好好呆着,我不在,什么都不要说,安心等开庭。”

    “好。”

    “走了。”

    蒋柏奇拄着拐棍,瘸子,走出了龙行虎步。

    办公室,周瑜呼的一声,坐在椅子上,所有的人都过了一遍,该开口的开口,不想开口的也不用开口了,捋了捋文件,准备提交律政司。

    法庭,姚可可急匆匆的进门,找到相熟的法官,请求帮忙开出查封令。

    对姚可可这种新丁,法官无所谓,不过对她师傅,法官还是会给点面子,都是熟人嘛。

    于是法官就指了个书记员帮她办。

    “姚大状,怎么这么急,这种小事,你派个事务律师来不就行了?”

    姚可可轻笑:“刚好顺路带过来。”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74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