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杂乱小说/灼热顶弄哭泣h

    仲卿预定的地方不远,就在橘洲。

    车子从橘洲大桥中段的立交桥上下去,上官澹澹和周咚咚就兴奋起来,因为刘长安带她们来这里玩过,还坐了两个人都不肯下来的小火车。

    这里确实有几辆卡通造型的小火车,非常可爱,很适合周咚咚这种真正的小朋友和上官澹澹这种幼稚的小老太太。    杂乱小说/灼热顶弄哭泣h    

    “以前橘洲分两段,上截称为牛头洲,下截称呼为水陆洲,后来才逐渐连接成为一整个的橘洲。水陆洲没有几棵橘树,牛头洲橘树成林,风景也远胜水陆洲,所以解放前的时代,权贵名人常常在牛头洲建了不少别墅。”

    下车后,刘长安照例忆古思今,像个称职的导游一样讲解。

    “1925年的9月23日是星期三,当天的郡沙《大公报》刊登了一篇署名司先生的文章,有记载:橘林间常有精舍,好像走到西湖的孤山深处。当时著名的唐生智公馆就在橘洲,常常让人以为是金屋藏娇的脂肪地,后来人们才在《浮生简述》中了解到,北伐战争大革命的序幕,其实就是在这处公馆中揭开序幕。那时曾凤冈,李锦章,陈伟丞,张润农,童梅丞的别墅也都建造在这里。”刘长安对站在身旁的仲卿感慨道。

    仲卿略微有些尴尬,“除了曾凤冈,其他人我都没有听说过。”

    “哈哈……你算是台岛人了,离开郡沙的时候太小,九年义务制教育都没有接受完。知道曾凤冈就不错了,大部分郡沙本地人,也不知道我说的这些人名。”刘长安笑着摇头,“逝者千古,名垂天下者,寥寥而已。”

    “你就不能先把鱼拿出来再泡妞吗?”上官澹澹不解地问道。

    她正和周咚咚站一起,在仲卿的车尾箱上摸来摸去,两个人的手整齐划动,跟雨刷似的。

    仲卿微微脸红,她突然想到,今天这种类似于家庭活动的场合,三太太为什么不自己来参加呢?

    就像今天去游乐园一样,这样的活动一定能够促进两个人的感情……只是三太太顾虑着不想直接询问刘长安答案,又或者是放不下姿态什么的。

    仲卿不禁有所领悟,如果想追男人,女人最好还是主动一点,不要那么矜持和骄傲。

    只是这种领悟也未必适合刘长安……她倒是主动过,结果被他一巴掌打晕,成为了人生之耻。

    想到这里,仲卿还是幽幽地盯了他一眼。

    这种事儿女人真是能计较一辈子的。

    刘长安没有听见上官澹澹的胡说八道,自然不予理会懒得计较,仲卿打开尾箱门,只见里边斜斜地放着一个冷鲜保温箱,外接带电源的制冷部件。

    这辆车的尾箱容积不算小,但宽度有限,这条鱼本身就很长,加上保温箱也只能这样斜斜放置了。

    上官澹澹伸手就去搬了一下,咬牙切齿地用力“呀呀”大叫两声就放弃了。

    “太重了,我搬不动。”上官澹澹搓了搓自己的手掌心,对走过来的刘长安说道。

    刘长安打了她的手掌心一下,把保温箱扒拉了出来,然后双手捧着。

    上官澹澹和周咚咚连忙跟上,一左一右伸手托住保温箱的底部,以帮助他节省一些力气,尽到自己的一份出力。

    “放哪里?”

    仲卿在前面带路,走过翠竹环绕的一道月牙门,就来到一栋所谓民国风建筑的屋后,这里摆放着厨桌,刀具,餐具,前方一道推拉门后光亮可鉴,正是一个窗明几净的厨房,里边站着几个似乎并不怎么忙碌的厨房工作人员。

    餐厅品质如何暂且不说,但这厨房后面毫无异味,既没有可见的厨余垃圾,也没有油光可鉴的地砖,还摆放着几张风格简约的桌椅,倒是一个适合烧烤休憩的地方。

    刘长安把保温箱放在厨桌旁边,然后打量了一番。

    “这里原本是三小姐在橘洲的别墅,配备着一个还算不错的厨房,用具齐全,今天我们就在这里做烤鱼吃。”仲卿介绍了一下。

    “橘洲还有她的别墅?”刘长安说完才想起来,竹君棠好像提过一嘴,但是她似乎没有怎么来过这地方。

    “橘洲当然是不允许在这里兴建私人别墅的,不过你只要以商用餐厅的名义,交了准入金,租金和各种管理费用,你把别墅的一部分作为餐厅经营,其他部位作为私人生活住所使用,景区也管不着……至于这家餐厅经营的是好是坏,三小姐和景区,都不会在意。”仲卿指了指并不起眼的餐厅招牌。

    看那招牌旁边只点着一根蜡烛,竹影重重,过往的游客要不是专程慕名而来,只怕很难发现这里有一家餐厅……老板似乎并不追求门庭鼎盛。

    “她不常来吧?”刘长安顺口问道。

    “最近来过一次,那天颜同学给她补习外语,她说要去缅怀先烈,回忆抵抗列强入侵的苦难历史,心情沉重,每读一个异国用的字母都痛不欲生,无法学习列强使用的语言,就跑到了这里。”这事儿是金笑美告诉仲卿的。

    刘长安抬了抬手,还是做菜吧,做菜的时候沉浸在切割和烹饪的艺术中,心灵得到了洗涤,被竹君棠带来的精神污染和愤懑感也会排除干净。

    周咚咚已经把保温箱打开了,上官澹澹正拿着一把张笑泉的菜刀在胡乱挥舞着,蠢蠢欲动似要大展身手,像这种并非家庭厨房,更像在外面玩耍的环境中,上官澹澹对被刘长安支配着干家务活的抵抗情绪并不十分强烈。

    刘长安把她手里的刀拿走,用这刀,他怕自己不会切菜,要重新学习下米其林厨师的刀法才行。

    张笑泉的菜刀,其实也进不了竹君棠的厨房,也不知道这里怎么会有一把,可能是削尖了脑袋加上品牌方总裁能把采购的痔疮都舔好,才挤进了选购名单吧。

    “先生,需要我为你效劳吗?”一个穿戴整齐厨师服饰的中年男子,微笑着对刘长安说道。

    “谢谢,暂时不用,等下有劳厨房帮忙加工下。”刘长安笑着感谢,不过这种食材,自己来切割处理才好,就像洞房很少有找人替代一样。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便退到了仲卿身后,嘴角的笑意更甚,年轻人想要独自处理这样的大鱼?

    “今天有生意?”仲卿往后看了看。

    “其实现在生意还好了,今天中餐和晚餐一共接待了五桌客人,现在还有一桌客人,吃了挺久的,又是拍摄又是采访,好像是做美食评测什么的吧?”中年男人汇报道。

    刘长安已经戴上了厨师帽,系上了围裙,把那条龙趸从保温箱里取了出来。

    “哇!”

    “啊!”

    “天哪!”

    “嗷……嗷!”

    龙趸巨大的体型引人瞩目,刘长安拍了拍鱼身,确定了这是真正的龙趸。

    其实现在很多网络上美食UP主们宣称的试吃龙趸视频,包括13站一些几百万粉的UP主,使用的也都不是真正的龙趸,不过是一些其他品种个头较大的石斑鱼罢了。

    当然,龙趸本身也是石斑鱼中的一个品种。

    只要看到那些视频里,UP主们直接用刀剐或者刮鳞机处理的,都不是龙趸,而是其他品种的石斑鱼。

    因为真正的龙趸,它的鱼鳞是长在鱼皮下的,被厚厚的鱼皮包裹着,是一个特殊的结构,只能先剥掉鱼皮,再一片片地取下鱼鳞。

    不过,约定俗成大于一切,连生物学家都要尊重大家的统一称呼,现在大家都把比较大的石斑鱼叫龙趸,那就这样吧,也没啥好争执和计较的。

    “咚咚,你把头放到鱼嘴里,看看它能不能一口含住你的头。”上官澹澹指挥着周咚咚做她想看到的事情。

    “等下它吃了我。”周咚咚使劲摇头,尽管把鱼头戴在头上,宣称自己是龙大将军非常得威风,但是这条鱼太大了,让小朋友有点害怕。

    刘长安欣慰地点了点头,“这鱼非常厉害,它能一口一条小鲨鱼。”

    这时候几个厨师也来看热闹,当厨师的,谁不想真正操刀这样的食材?这才是梦想中的厨师生涯啊,整天煎几个鸡蛋,切几个小番茄和西蓝花,拿一堆这个那个搅拌打汁打碎,那叫什么厨艺啊!

    龙趸已经放血,刘长安在鱼头后方削掉一些皮,一刀下去再伸手在鱼嘴里一用力,就把鱼头给取了下来。

    “这什么刀法?”中年男子原本是餐厅的主厨,这时只能惊诧莫名,就算是市场里有几十年杀鱼功力,手底下处理掉无数几百斤大鱼的“杀鱼王”,也做不到这样举重若轻,一刀断头。

    “不用你帮忙,自然是有底气的。”仲卿微笑着说道,她也是第一次见识刘长安的刀功,但是感觉他就是能做到精彩绝伦的程度。

    刘长安又把皮仔细削下来,再取下腹中内脏,两刀就把鱼身分成两片纯粹的鱼肉,剩下鱼尾和一根纯白晶莹的脊骨。

    这大龙趸的脊骨,在古代就叫龙髓了,很多喜欢保养的老人,都会四处求购龙趸脊骨,吃了八十岁还能生儿子。

    “鱼皮麻烦处理下,然后蒸一部分。鱼肚子和鱼肠子都爆炒,鱼颈骨鱼翅鱼尾和刺骨开汤吧。鱼头做剁椒吧,鱼肉切一点做鱼生,鱼腩鱼肉鱼骨和鱼下巴鱼脖还有一些鱼皮,就拿来做烤鱼了。”刘长安想了想,就这么吃。

    “真是神乎其技,几分钟就把几个人一起动手半小时都未必能够处理完的大龙趸分割的如此干净整洁。”主厨心服口服地说道。

    原本只觉得是仲卿亲自接待的贵客,大概是什么二代之类的,哪里知道竟然有如此技艺,想来古人见庖丁解牛也不过如此。

    “过奖了。”刘长安客气。

    “我长安哥哥就是这么厉害!”周咚咚就不客气了,很高兴别人夸赞自己最喜欢最崇拜的长安哥哥,大声宣扬:“他还吃过龙!”

    “童言无忌。”刘长安连忙说道。

    主厨笑了两声,看不出来年轻人还挺……挺传统,现在“龙”也不是象征天子会犯什么忌讳,龙都去当服务员了。

    “我还想切几刀的。”上官澹澹又找了一把新的长刀,有些遗憾自己没有参与到处理食材的过程中,只好拿着刀横劈竖砍周围的竹子。

    周咚咚捡起上官澹澹砍掉的一根竹子,骑在上面拖着枝叶繁茂的竹梢到处跑。

    厨房里把点燃木炭的烧烤架送了过来,还有腌好的食材和调料,刘长安就准备大展身手,至于那些蒸啊炒啊的工序,就交给厨房做了。

    “其实在宝隆中心也能做,但我觉得户外更有烧烤的感觉。”仲卿陪在刘长安身边,看着红火炙热的木炭,白皙细嫩的鱼肉,还有刘长安身上散溢出来的,和竹君棠十分类似的清新气息。

    “看她们玩的多开心。”又指了指丢掉菜刀,拿着草地上水管到处滋水的上官澹澹。

    刘长安也瞄了一眼,想起了当初上官澹澹在未央宫里,坐着两匹果下马拉的小马车,在花园里颠儿颠儿跑,扑蝴蝶抓虫子,一会从马车上掉下来,一会掉进水里,一会儿又转圈圈自己摔倒的模样。

    不过那时候刘长安是偷摸进的未央宫,而上官澹澹年龄还小,只是个没有长大,没有多少力气,只能靠宫女服侍才能生活得下去的皇后。

    “城市里百分之八十的人其实是生活在一个低缺氧的环境中。户外氧分更充分,大脑更加活跃,对各种刺激的反应也更强烈,所以会有你说的感觉。”刘长安从科学的角度解释了一下仲卿对户外活动的向往。

    “原来如此,这也是许多人喜欢户外活动的原因?”仲卿咬了咬嘴唇,眼眸中的妩媚横飞,意有所指地说道。

    刘长安想了想,点了点头,对于普通男性来说,如果是在森林,草地等含氧量更高的地方,对于持续运动能力来说确实有些许提升吧。

    “去年你和柳教授在宝隆中心开房,又常常出去户外运动,也是这样的原因?”图穷匕见,仲卿佯装自然地转进话题。

    刘长安的目光落在一片鱼皮上,龙趸的鱼皮毫无腥味,鱼皮厚实,胶原蛋白丰富,看上去晶莹剔透犹如果冻一样颤动,却依然有着足够的脆爽程度,营养价值能够媲美花胶。

    柳教授就是犹如这般美食的女人,可她也像眼前的鱼皮一样,落在刘长安手中,他却没有吃她,只是通过一些手法,把她变得更加美味。

    “三太太让你来问的吧?”刘长安略一分析就猜到了真相,仲卿也是女人,喜欢八卦,但是她很有职业素养和自控能力,再怎么感兴趣也不会贸贸然地试探这种隐私。

    仲卿有些讶异,但还是松了一口气,话说开了比拐弯抹角的试探轻松,尤其是在刘长安面前。

    她很清楚,刘长安这种人,平常和他开开玩笑,嘻嘻哈哈没有什么问题,但真招惹到他,他散发出来的压迫感甚至会超越三太太能带给仲卿的威势。

    否则,这次三太太回来,面对刘长安的许多事情,怎么会那么束手束脚,瞻前顾后?这可不是仲卿熟悉的行事风格。

    “她的性子其实还是没有怎么变,只是做事更加小心了一点。你老板以前有些狂妄的,在我这里吃了个亏,在特斯拉那里吃了个亏,现在学着谨慎了些。”刘长安笑了笑。

    在普通人的视角里,苏眉的一生堪称传奇,即便是刘长安来点评,也不会觉得历史上有多少女人能比她活得更加精彩,竹君棠说的世界邪恶势力掌门人,倒也不算高帽。

    在刘长安和特斯拉这里吃了亏,不能算是污点或者耻辱,有几个人面对这俩时不吃亏?

    换而言之,就是除了刘长安和特斯拉,根本没人压得住苏眉,若是有朝一日刘长安化龙而去,特斯拉永镇冰原,苏眉便是这世界的女王。

    哦,忘了上官澹澹……这只生物属于随机,无法预测的变量,忘记算上她也很正常。

    “可她对你的心意,一直没变。”仲卿也是不遗余力,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政治,将来如果真的像竹君棠经常嚷嚷的那样,形成了竹系的后宫势力,仲卿自然是要算在这一派系里的,哪能不抓住机会帮自家派系老大吹风?

    仲卿没想过自己可能没机会参与这种斗争,毕竟她和刘长安也算朋友了,大家都那么熟了,有事没事发点隐私照片,聊点暧昧话题,欲拒还迎地诱惑,点到为止地撩骚,有朝一日擦枪走火完全是可能的。

    更何况三太太深谙斗争之道,非常清楚任何派系斗争要想得到最终胜利果实,仗着的就两点:活得久,人多。

    那肯定会把仲卿这样忠心耿耿的通房大丫鬟拉进来的。

    仲卿说的没错,长情至此,刘长安也只能点点头表示肯定。

    “看在竹君棠的份上,我也没有办法和她计较什么了。只要她以后不再太过份就好,毕竟我是希望大家接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指导,在现代人类社会中正确积极生活,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对她以及她那群超凡生物小伙伴,起到示范作用,引导他们和谐生活。”刘长安对异兽其实也是这样的态度,但那群异兽明显的有自己的野心和针对人类的利益诉求。

    在刘长安眼里,人类族群内部是分高下等级的,但是他对人类整个族群的亲近程度,还是要高于其他生物,无论超凡与否……毕竟当他真的心头有火了,所谓的超凡生物不过就是比蚂蚁更强大一点罢了,灭就灭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72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