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公主被侍卫填的满满的银羽,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

   杜飞看出钟俊达的不以为然。

    却没多理会,等一会找到地下密室的入口,自然叫这小子心服口服。

    这时钟俊达则说起了昨晚上抓住的蟊贼,还有服毒自杀的黑衣人。    公主被侍卫填的满满的银羽,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  

    黑衣人的尸体连夜勘验,现在早已经运走了。

    估计今天上午就能拿到验尸报告。

    那个蟊贼则被送回了专桉小组的驻地看押。

    虽然钟俊达和小赵儿都觉着这人应该没什么问题,但必要的流程还得走一遍,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钟俊达在说到这些的时候,稍微留意了一下杜飞的表情。

    却发现杜飞听完,既没有意外也没惊讶,只是十分装逼的‘哦’了一声。

    那架势仿佛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一样。

    弄得钟俊达本来有不少话,却没有话茬往下说了。

    杜飞干净利落,直接道:“走,先去屋里看看。”

    说着已经带汪大成率先走了进去。

    留下钟俊达和小赵儿互相看了一眼。

    小赵儿皱了皱眉,叫了一声“钟哥”,虽然没往下说,但也十分明显,对杜飞的态度不太满意。

    按说昨晚上他俩也算是出生入死,抓一个,死一个,不说功劳,怎么也有个苦劳吧~

    到杜飞这里却只换来‘哦’了一声,这叫什么事儿啊!

    钟俊达则拍拍小赵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

    虽然钟俊达本身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但在小赵面前他必须拿出一点老大哥的样子来。

    冲着屋里边努努嘴,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昨天屋里屋外头,他们俩还有几名鉴证科的同志都仔细检查了。

    杜飞再进去,也肯定无功而返。

    等会儿出来,看他什么脸色。

    小赵儿点了点头,抱着膀子站在院里,跟钟俊达一起看着李长江家的门口。

    大概也就三五分钟,杜飞从屋里出来。

    钟俊达和小赵儿都一愣。

    他们虽然猜到杜飞会无功而返,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这点时间,也就够在屋里走马观花的转两圈。

    而他们这位杜飞杜顾问,说是来看看李长江的家,却这样敷衍了事,这是什么意思?

    干脆别来,也比这个强呀!

    然而,就在钟俊达和小赵儿都在腹诽的时候。

    杜飞却并没有照他们想的走过来,而是顺着房前的门廊向旁边的耳房走去。

    李长江家一共是三间厢房加一间耳房。

    不过这间耳房并不与三间厢房连通,而是自己另外开门,当成仓房来用。

    李长江家的菜窖就在这下面。

    之前钟俊达他们也检查过。

    因为里边没有电灯,杜飞跟汪大成打着手电进去。

    耳房面积不大,差不多相当于三分之二间正常房子的面积。

    里边摆着不老少杂物,还有冬天点炉子的煤球也被堆在里边。

    在地面中间,是一个地窖的入口。

    说起来,在屋里挖菜窖的真不多,会破坏房子的地基和防水层,一旦挖了地窖,屋里肯定返潮。

    杜飞估计,李长江之所以在这里挖菜窖,目的其实是掩盖下面的地下密室。

    等于在地下密室上叠着一个菜窖,上边又是一间耳房。

    就像上次杜飞在芳嘉园胡同发现的那个藏在菜窖下面的暗格一个道理。

    “汪哥,你在上边看着,我下去看看。”

    杜飞简单看了看耳房里的杂物,也没伸手去翻动。

    他本来就是有的放失来的。

    汪大成却拦着道:“兄弟,还是我下去,你在上边掩护我。”

    杜飞笑道:“掩护个屁呀~下边就是个囤大白菜的地窖,又不是龙潭虎穴。我先下去,你乐意来,就跟着。”

    这下边,昨晚上小红早就带着一群老鼠犁过不止一遍。

    现在下去,除了感染鼠疫,肯定没有其他危险。

    汪大成见他坚决,也只好让步。

    跟在杜飞后边从梯子上爬下去。

    到了地窖下边,里边装着半下子大白菜,还有萝卜、土豆、西红柿酱。

    杜飞拿手电照了照,找到灯绳,拉亮电灯。

    别看上边的耳房没有灯,但下边的菜窖却有。

    杜飞收起手电,向周围扫了一圈,然后装模作样的这摸摸那摸摸。

    没多一会儿,就摸到了一个木头架子旁边的墙壁上。

    “冬冬”敲了两下,听出里边的回声发空。

    汪大成也听出端倪,惊讶道:“里边是空的!”

    杜飞一笑,伸手就把旁边碍事的木头架子搬开。

    那上边除了大白菜,还放着好几十瓶子通红的西红柿酱。

    这些东西加在一起足有二三百斤重!

    却被杜飞单手给搬到边上,汪大成瞧在眼里,都不由得咽吐沫。

    腾出空间,杜飞没去找密室入口的机关在哪,而是直接把手伸到怀里。

    从棉大衣里边抽出一把斧子来!

    汪大成“我艹”一声,来这一道他都没发现杜飞这货居然带着家伙。

    杜飞也没解释,他身为专桉小组的顾问,随身带一把有些生锈的斧子,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

    直接抡起斧头,对着刚才敲击的地方狠狠就是一下。

    轰的一声,表面砌的砖头应声碎裂,露出了一个直上直下的黑洞洞的入口。

    一旁的汪大成都已经看傻了。

    顾不得再去想斧头的事儿,连忙凑过去往洞里边看,跟着又看向杜飞:“我艹~兄弟,下边有密室!”

    杜飞嘿嘿一笑,又拿斧头砸了两下,把洞口弄得更大一些。

    然后伸手进去,找到里边的机关,拿手拽了一下。

    顿时“卡”的一声。

    在地窖靠近顶上的位置,翘起了一个隐蔽的十分精巧的门板。

    这个位置是实实在在的灯下黑。

    在地窖里点开电灯,因为灯罩遮光。

    地窖顶上一圈,全是黑黢黢的,除非特别注意,什么也看不清。

    杜飞站直了,伸手掀开暗门,探头往里边看了一眼。

    汪大成提醒道:“小心,里边可能有危险。”

    杜飞却胸有成竹,昨天小红都检查过了,沉声道:“没事儿,我有分寸。”

    说完伸手抓住暗门上边的门框,两腿往里边一伸,人已经钻了进去。

    这条直通地下密室的通道不到半米见方,仅容一个人通过,倒也不算逼仄。

    杜飞虽然是第一次来,但昨天通过视野同步,早就对这里了如指掌。

    在他下来之后,汪大成立即也要跟下来。

    杜飞却从下面喊道:“汪哥,去把钟俊达他们叫来。”

    汪大成一听也对。

    这是重大发现,叫上钟俊达和小赵儿,等于把发现这里的功劳分他们一份儿。

    这人情可不小!

    汪大成“哎”了一声,立马爬出地窖去叫人。

    杜飞则趁机找到了那张差点被小红撕烂的名单。

    当即心念一动,将其收入到随身空间内。

    调动蓝色光芒绕住那张纸。

    仅一转眼的功夫,就把这张纸修复如初。

    这时,上边传来一阵动静,钟俊达和汪大成相继下来。

    小赵则暂时留守在上面,防止出现意外。

    因为上边的地窖有电,直接拉一根电线下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杜飞修复那张纸之后,找到灯绳,拉亮电灯。

    “顾问~这……”钟俊达看着这间密室,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想起刚才还嘲笑杜飞走马观花,不由得耳根子发红。

    这打脸来的实在是太快了。

    甭管是走马观花,还是会做做样子。

    杜飞过来转一圈,硬是发现了他们之前没发现的密室。

    啥叫能耐?这就叫能耐!

    难怪上面会派这位年轻的顾问下来。

    连着两次,关键时候真能解决问题呀!

    随后,杜飞等人并没有在下面多待。

    顺着地窖回到地面之后,立即让小赵去把其他人叫来,而且勘察现场还得叫鉴证科。

    半小时后,王参军带着几个人风风火火赶过来,又跟杜飞下去看了一遍。

    看见地下室里一片狼藉,不由“嚯”了一声:“耗子闹成这样,这是要翻天呐!”

    杜飞笑了笑,没接茬儿。

    等再回到地面上,杜飞才把那张纸条拿出来,递给王参军:“组长,你再看看这个。”

    王参军接过去,一边看一边问道:“在下边发现的?”

    杜飞“嗯”了一声,解释道:“在一个咬破的铁盒里边上发现的,应该是被藏在里边的。”

    说话间,王参军已经看完了纸条,不由得皱起眉头。

    钟俊达在边上抻脖子瞅着,见他看完连忙伸手道:“组长,给我看看。”

    之前杜飞并没把这张纸条拿出来。

    王参军顺手递给他,转而看向杜飞道:“顾问,你觉着这名单有问题?”

    杜飞笑了笑道:“有没有问题查查不就知道了。”

    王参军点点头道:“那就按图索骥,看看这些人都是干什么的!”

    话音刚落,钟俊达就叫道:“组长,顾问,这个任务交给我吧!”

    王参军看他一眼:“你跟小赵儿昨晚上都没睡,先休息休息。”

    钟俊达却不干了,拍着胸脯道:“才一晚上算什么,再来三天我也没事儿!”说着又举起手中的名单:“这里边有我认识的。”

    杜飞和王参军一听,全都来了精神,问他怎么回事。

    钟俊达嘿嘿一笑,拿手指着其中一个电子研究所的人道:“这个钱炳坤是我三姐夫的大哥,当初我姐结婚那暂,他给当的证婚人,是个大科学家。”

    杜飞一听,还有这个关系,立即问道:“这位是研究什么的?”

    钟俊达一愣,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这……这我还真不知道……”

    他虽然不算大老粗,但文化知识方面的确不是他的强项。

    绞尽脑汁,支支吾吾,也没说出什么。

    杜飞看他这熊色,让他说这个就是让林黛玉抡板斧真有些强人所难了。

    不过有这层关系,让钟俊达去倒也合适。

    随后一商量,王参军决定分兵行动。

    一组钟俊达和钱大陆,一组大张儿和刘伟,去查名单上的人。

    李长江家这边,交给派出所的同志守着,配合鉴证科的人勘察现场。

    杜飞他们则回驻地整备,根据调查名单的结果,再确定下一步行动。

    这一次,王参军对杜飞的态度明显更恭敬。

    要说之前,杜飞一来就拿出了张大奎这条线索,王参军嘴上没说,心里却有些怀疑。

    觉着这条线索可能是杜飞来之前上边给他的。

    目的就是为了让杜飞尽快打开局面。

    但这次却是实打实的计划外事件。

    李长江被杀,搜查李长江的家,都是因为抓捕黄东暴露出现的连锁反应。

    事先谁也预料不到。

    杜飞却能在短时间内,发现他们之前没发现的地下密室,并且找到了非常关键的线索。

    王参军彻底认定,杜飞是有真本事的,对那份名单也更多了几分期许。

    然而,几个人刚在驻地的大院食堂吃完中午饭,办公室的电话就响了。

    王参军拿起来“喂”了一声,随后脸色变得很难看。

    杜飞在旁边看着,就猜到出事了。

    随即“砰”的一声,王参军把电话撂下。

    杜飞问:“组长,怎么回事儿?”

    王参军面沉似水道:“老钟和老钱让部队的人给扣了。”

    杜飞目光一凝,怎么调查一个名单还惹上部队的人了?

    王参军说完,又拨了一个电话:“喂,给我接楚部长……”

    杜飞在一边听着,也意识到这事儿恐怕不简单,竟然需要直接给楚红军打电话。

    片刻后,那边接了起来。

    王参军当即一个立正,喊了声“首长好”,跟着开始“吧啦吧啦”说事儿。

    末了又道:“首长,现在就是这个情况,请您指示。”

    电话里边的楚红军沉默片刻,问道:“小杜在吗?”

    “杜顾问就在我旁边。”

    王参军看了杜飞一眼,还以为楚红军要跟杜飞说话,就要把电话交给杜飞。

    谁知电话那边的楚红军却道:“这事儿交给杜飞去办。”

    然后“砰”的一声,就撂了电话。

    杜飞和王参军都一愣,没想到这就完了。

    “这……”王参军拿着电话听筒有些莫名其妙。

    杜飞却猜出个大概。

    估计楚红军那边有什么重要的急事,压根儿就没工夫答对他们。

    而且说白了,他们这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

    让兄弟部队扣了又死不了人。

    杜飞撇撇嘴,对楚红军这种甩锅行为表示很不满意。

    但锅已经甩过来了,他也不可能不接,只好站起来道:“那我过去看看。”

    心里却合计,眼瞅着不到个月又该过年。

    去年上楚红军家连吃带拿的,还是太客气了。

    今年非得变本加厉不可!

    杜飞一边想着,一边跟汪大成坐着挎斗摩托,顺着复兴路往西,到玉泉路再往北,来到一个离八宝山不远的,没有挂牌子的大院里头。

    在大门口登完记,被晾了半个小时才有人从里边出来。

    对面有四个人,全都穿着便装,大概三十多岁的年纪,浑身透着一股军人的彪悍。

    钟俊达和钱大陆被夹在中间。

    钱大陆还没什么,钟俊达脸上一片乌青,半边脸都肿起来了,明显是吃了亏了。

    杜飞皱了皱眉。

    他跟钟俊达虽然没多大交情,但现在钟俊达被收拾了,他来接人总觉脸上无光。

    不过要因为这个,为钟俊达强出头也不可能。

    杜飞面无表情,看着对方过来。

    也没提等了半个多小时这茬儿,直接拿出证件和介绍信。

    对面为首的是个中等身材的壮硕汉子,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又看了看杜飞。

    有些诧异杜飞的年轻,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哼了一声:“还真是公an的。”

    杜飞自忖没见过对方,不知道他的敌意从哪来的。

    但这都不重要,他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把钟俊达和钱大陆给带回去。

    那汉子见杜飞没应声,再次“切”了一声,对身后一摆手,说了一声“放人”。

    钟俊达一瘸一拐的,看来除了脸上,身上也受了伤。

    钱大陆倒是没什么事儿。

    要不老话说,善泳者溺,善骑者坠。

    肯定是钟俊达仗着武艺好,跟人家支巴来着。

    却一脚踢到铁板上,结果就挂彩了。

    完事儿,对方也没有要握手的意思。

    杜飞更不会凑上去套近乎。

    让钱大陆去取之前他跟钟俊达骑的摩托车,杜飞自个则转身要上汪大成的摩托车。

    却在这个时候,对面为首那人突然冲杜飞叫道:“那小白脸儿……”

    杜飞的眉梢一扬。

    他能感觉到,这个人对他们有很深敌意。

    甚至杜飞估计,钟俊达跟他们起冲突,被打成这样。

    多半是对方故意挑衅。

    至于具体因为什么,杜飞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杜飞眼睛微眯,脚步一顿,回身问道:“没听清,你叫我什么?”

    那人冷笑一声,撇着嘴道:“小白脸儿,怎么滴~我提醒你们,你们抓小偷小摸的我管不着,但别来妨碍我们的任务。否则,哼~可别怪咱们不客气。”

    这番话说的可谓相当不客气,对杜飞的称呼也很不尊重。

    尤其说话的眼神,更是挑衅意味儿十足。

    杜飞心里很不高兴。

    对方可以打钟俊达,也可瞧不起公an,这都没什么。

    反正杜飞就是临时借调过来的。

    但这孙子骂杜飞是小白脸儿,这个不能忍。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70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