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服软(校园)甜柚子书包网_在车上把她弄得死去活来

    李克用的命令很快传到了杨刘渡。

    没什么可说的,往回退已不可能,唯有并力向前了。

    三月十九日,来自易州的五百骑兵充当先锋,拔营启程。  服软(校园)甜柚子书包网_在车上把她弄得死去活来  

    二十日,殿后的安福庆部千余骑也离开了杨刘渡。

    来自博州的四千多运粮夫子无路可回,只能跟着他们一起行动。安福庆将器械都发给了他们,反正刚刚修筑好的城池内外堆积了不少军用物资,长枪、步弓、皮甲甚么的还是不缺的。

    临走之前,晋人将带不走的物资全部烧毁。一时间烟尘弥漫、火光冲天,直到入夜时分都还在燃烧,远近可见。

    这仿佛就是一个信号,所有人都知道晋人跑路了。顿时侦骑四出,信使来回,消息在第一时间传递至四面八方。

    二十一日,义武军进驻了几乎空无一人的东阿县。

    这个县曾经惨遭朱全忠洗掠,城里只剩下寥寥二十几户人家,几乎什么都没有。

    义武军也没心思劫掠了,匆匆休息一晚之后,东进渡过济水,拐上了驿道。

    二十三日,超过两万晋军全师渡过济水,向东行去。

    至此,他们还没遇到什么像样的拦截。卢县守军装死,根本不敢出城,一路上只有少量夏军骑兵监视,偶尔袭扰一下,整体十分太平。

    但越这么走,所有人越慌。

    这不应该啊!夏人遣水师截断道路,不就是为了将他们围在此处,一网打尽么?怎么到此时还不见动静?

    二十五日,大军抵达平阴县南,扎营下寨。与此同时,真正的阻碍终于遇到了。易州刺史、义武军都押衙王处直来报,平阴县东北之防门一带有夏军驻守。他们遣人搜山,还遇到了夏人伏击的兵马。见行藏败露,夏人干脆也不躲了,直接打出了大旗,并且遣人下山扎营。

    “现在后退已经来不及了。”何怀宝叹道:“唯有并力厮杀,击破夏贼,打通前路。马将军,剪寇都数千将士能征善战,不如贵部打第一阵吧?”

    马珂心中暗骂,但事已至此,他也不便拒绝,只能说道:“都头既有令,末将便遵令而行。只是,夏人在此下寨阻拦,多半不止一道关口。若后面还有……”

    “若后面还有,自然由其他部伍顶上,马将军勿忧。”何怀宝当即表态道。

    “还有一事,攻寨可以,若平阴贼军出城……”马珂又道。

    “自有人料理。”何怀宝道。

    “某没什么好说的了。”马珂道。

    说罢,便下到了部伍之中进行动员。

    河北的武夫不好伺候,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关西武夫比较听话,至少在夏王面前挺乖的。河南武夫在梁王面前也很恭顺,在新征服者夏王面前不得不恭顺,驱使这两者都不算特别困难。

    但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下马珂动员成德武夫的“表演”,或许可以管窥一二河北的风气。

    “自天宝以后,河北诸镇倔强自立,敌不可以勇力机谋猝起而收之,故诸君得以土地传付子孙,至今一百四十余年矣。”

    “今夏、梁武夫胶固,兵强马壮。树德之志,非尽吞河朔不已。其所惮者,唯晋王李克用耳。”

    “夏、晋雌雄之势,决于河北。若树德下郓、兖、齐以西临赵、魏,则如芒刺在背,势亦难矣。”

    “河朔诸镇,素以河东为屏。河东强,则击晋,中原强,则联晋。若助晋王破树德,则夏之霸业中否,其势自衰,诸君可续享太平富贵。”

    以上是对军官们讲的。

    讲完这些,马珂组织了一下语言,又对大头兵们说道:“若晋王大败,邵贼攻入河北,即便州县并未沦陷,幕府也不得不厚币求和。自此,镇冀四州牛羊豕犬,尽输河南,资粮蓄积,为之一空。邵贼北来,沿途须置亭候,供牲牢、酒备、军幕、什器,夏兵入境,数十万父老飞挽馈运,不得安歇。若逢大战,尔等甲不去体,马不解鞍者十余年,远征千里,不得归家,尔等可愿?”

    这一番话说下去,无论是军官还是士兵,都士气大振。

    别以为武夫们听不懂这些。开天辟地以来,没有哪一朝的武夫有这么高的收入,以至于很多人经常吃肉,身强体壮,懂的事情还多,深度参与政治。

    马珂说的这些都是大实话。

    若被夏人征服,即便仍然保留着藩镇,当了附庸,也要大量输送钱帛,夫子长途转运资粮,军士数百里乃至上千里外出征战,一打就是很多年。

    谁他妈那么贱,放着本来的武夫大爷不当,去给人做牛做马?

    晋王的压榨并不狠。此番南下,也不过就出了几千兵马罢了。若邵贼来了,六千是打不住的,成德起码要出兵三万相助,还要提供大量粮草、马匹、夫子。更何况晋王在夏王的牵制下没有实力吞并河北了,这谁都看得出来,但夏王的最终目标一定是吞并河北,这也是人所共知的事实。

    那么,确实没什么好说的了,打就是了!

    动员完毕之后,剪寇都六千武夫越过平阴县,向东进发。

    捧日军万人分成两部,一部屯于南侧山上,列栅戍守,主力当道设寨,阻住前路。而在北边的平阴县之内,还有赵岩所领忠武军四千余人。

    申时三刻,休整完毕的剪寇都军士列队出发,开始进攻由捧日军军使戴思远镇守的寨子。

    鼓声响到第三通时,双方开始交战。

    动员完毕的成德武夫非常勇猛,在驱使沿途抓来的郓州夫子填平壕沟之后,大军直上,奋勇夺寨。

    第一波攻势还好,只是试探性的,但在双方的步弓对射之中,捧日军就吃了大亏。居高临下射击,居然伤亡比敌军还大,这箭术差距委实太大了些。

    试探性进攻完毕之后,马珂有了底,立即拣选骁将两员,带兵薄寨。

    第二波进攻,差点就攻上了寨墙。戴思远急得满头大汗,带着亲兵奋勇搏杀,这才将成德武夫击退这才多久,就逼得主将亲自上阵稳住阵脚,捧日军六千曹州武夫直如废物一般。

    “吱嘎!”赵岩打仗手艺不行,但眼光倒是不差,眼见着捧日军有点吃不住劲了,于是亲自率两千兵出城厮杀。

    义武军都押衙王处直率三千步骑迎战,大破赵岩,斩首五百余级,差点趁机夺占城池。

    马珂率军发起第三轮攻势战至激烈之时,南山寨子中的捧日军下山来战,晋将米志诚率军迎战,捧日军副使李仁罕中箭负伤,败奔而回。

    但剪寇都这一波攻势也受到影响,再度功败垂成。

    何怀宝的眉头几乎皱成了一个川字。

    敌兵羸弱,看得出以新人为主,但反复纠缠之下,成德军三攻寨子而不克,士气已经受到些许影响。

    “先退兵,入夜之后袭营。我就不信打不了这些杂鱼。”眼看着酉时将至,何怀宝冷哼一声,下令道。

    “安福顺!”

    “末将在!”

    “你部军士早些入睡,今夜袭营。”何怀宝命令道。

    “遵命。”安福顺领命而去。

    李嗣本在一旁看着,有些不耐烦了。

    步兵需要走驿道,但他们骑兵不需要。但怎么说呢,你总不能抛弃步兵,独自带着义儿军跑路吧?虽说何怀宝的方略并没错,入夜之后偷袭,如果成功自然皆大欢喜,不成功的话,明日天亮后继续猛攻就是,夏贼看样子是挡不住他们的,无非是付出多少代价罢了。

    但还有时间吗?

    ******

    “快!快跑!不准停下!”

    “没吃饱饭吗?这么点路就跑不动了?”

    “到了郓州,敞开肚皮吃肉,快点!”

    “灭了晋军,人人有赏。平日里一个个嚷嚷钱不够使,这会给你们机会了,要抓住啊!”

    济水以西的驿道之上,数万人马气喘吁吁地小步快跑,疲累已极。

    军官们不断鼓着劲,用酒肉财货引诱,用鞭子刀鞘催促,尽可能让军士们快些赶路。

    左右义从军三万众,从郑州、汴州一带集结出发,飞速行军,这还不到二十日内,已经远远看到郓州的城墙了。可见这世上还是有听话的武夫们,在他们没有“学坏”之前。

    一队骑兵快速穿过麦田,引得人人侧目。

    这是铁骑军的人。没人出来阻拦或指责,为了赶路,这是在容许范围内的便宜行事。

    “这帮兔崽子,跑得倒挺快!”没藏结明羡慕地看了一眼消失在远方的骑兵,道:“数万人在背后追击,前方还有堵截,这次晋人不死也要脱层皮。”

    都虞候王敬荛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道:“铁骑军战力太弱,他们吃不下晋人的,最终还得看咱们的。”

    “哈哈!说得好。”没藏结明压下心中的隐忧,大笑道:“这次一定要占得头功。”

    父亲没藏庆香病逝了,他已经在事实上接任了部落头人。没藏氏的荣辱,已经全部压到了他的身上,压力很大啊。

    义从军超过三分之一的士卒是蕃人,横山没藏部、野利部、青唐诸部是大头。多年征战下来,已经是夏军精锐主力之一。

    这次若能剿灭晋人,战后叙功,他怎么着也得多抬一些没藏部的子弟上去。

    家族的经营,就是这么一点点来的。国朝有长孙氏、独孤氏,新朝定然也有没藏氏的一席之地。

    成败在此一举了!

    没藏结明一挥马鞭,向前而去。

    而在他们东面数十里处,铁林军副使野利遇略也全军渡过汶水。

    濮州行营都指挥使李唐宾带着亲兵至递坊镇与其汇合,然后过郓州不入,上万人直插平阴而去。

    平阴以东,作为全军总预备队的飞龙军一万余人也已经上马,一路向西。

    各条战线全部动了起来,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朝晋人扑过去,誓要将他们围歼在平阴城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66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