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在床上被男票做哭是什么体验|不要再c了

    江祺领着冯桂花去楼上的时候,大家伙正在做菜。

    黄富贵在捣鼓糯米饭,老约翰正在一边看视频教程,一边盯着烤箱里的鸡翅,王二丫在揉面,汪杏花在切黄瓜。

    所有人一起做饭还是黄富贵提出来的,他觉得这是大家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年,应该每人都露一手做道拿手菜添添喜庆。  在床上被男票做哭是什么体验|不要再c了    

    然后就出现了江祺和冯桂花进门时看到的那一幕。

    新同事一到,大家顿时停下手上的动作,上前表示欢迎。

    黄富贵拉着冯桂花进房间看他们刚刚铺好的地铺。

    说是地铺,其实垫得还挺厚。最下面是一张席子,席子上面是两层垫子,垫子上面是两大床厚棉被,然后才是床单,被子和枕头。

    房间本身自然不用说,有王二丫这个打扫卫生小能手在,家里不可能出现任何落灰的地方。

    兔兔正趴在枕头上,默默发出薰衣草香清新空气。

    冯桂花对自己的未来几天的居住环境表示满意,实际上她也不需要睡觉,有没有床都一样,有个地铺更安心一点。

    在来的路上江祺也征求了一下冯桂花的意见,问她是想和之前的同事们住在一起,还是额外给她租一间单间。

    冯桂花是江祺抽出来的第四张人物卡,老约翰在今年必定升星,黄富贵卡二星不升三星占一个卡槽。老约翰升星后,江祺十有八九还会再抽出一张人物卡,到时候楼上肯定不够住,势必要再给卡牌人物租其他房子。

    江祺完全可以从冯桂花开始就给她租新房子,毕竟他给冯桂花安的身份是住附近的保洁阿姨,冯桂花如果和黄富贵他们住一起有些不太符合人设。

    对于自己住单间不和同事们一起住这件事,冯桂花没有任何意见。她本身就是现代人,可以无缝衔接现代生活,不需要适应。

    江琪打算明天就找时间去小区附近的中介问问,小区里有没有出租的一居室。正常租房子肯定是租不到曹永军家这种精装修的便宜的四室两厅的好房子,所幸冯桂花对住房的要求也不高,正常的房子就行。

    如果小区里有就租小区里的,小区里没有再租店附近的。

    房间里,黄富贵对即将入职的新同事进行入职培训。

    房间外,已经占领沙发和茶几的丽丽和玩具之灵们热情的邀请江祺和他们一起看电视。

    “老板先生,你要和我们一起看电视吗?这部电视剧真的是太好看了!”赛车向江祺发出邀请。

    江祺一看,电视上正在播放花园宝宝。

    丽丽还在捧场地喊:“玛卡巴卡!”

    江祺:……

    行吧,这勉强算是电视剧,好歹这些花园宝宝都是真人穿皮套演的。

    这种电视剧对于江祺这种年纪的人来说可能有些幼稚,但对于丽丽和玩具之灵们而言正正好。

    “等看完花园宝宝,你们可以再看天线宝宝。”江祺向玩具之灵们推荐他的儿时最爱,“然后还有小猪佩奇,海绵宝宝之类的动画片。过年这几天的白天不出意外的话你们都得待在楼上,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好的,老板先生!”麋鹿站起来对江祺点点头,然后又趴下接着看电视。

    “板板,新年快乐!”丽丽在看电视之余还不忘祝江祺新年快乐,祝完了就接着看电视了。

    “新年快乐,板板明天给你发红包。”江祺笑着道。

    “谢谢板板!”

    江祺看了眼时间,四点半。他刚刚领着冯桂花去超市买东西没花多少时间,从这里走回去差不多20分钟,五点前回去,不会耽误事。

    正在江祺要开口说自己先回去的时候,正在厨房里切西红柿的汪杏花拿着刀飘了出来,飘到冯桂花房间门口问道:“黄叔,你的八宝饭还做吗?不做我帮你把材料先收到一边去,我要开始做我的菜了。”

    “做的做的。”黄富贵连忙跑出来,“你不提醒我我都忘了,这糯米饭刚蒸好我还没拌猪油呢。”

    冯桂花听说黄富贵要做八宝饭也跟着出来,看见黄富贵准备的材料眼睛一亮,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这八宝饭能让我来做吗?我家里人最爱吃我做的八宝饭了,每年过年年夜饭都少不了我做的八宝饭。我不光活着的时候给家里人做,我刚死的那年过年也给家里人做了一次八宝饭。”

    除了江祺之外的众人:?

    王二丫呆呆地问道:“桂花奶奶,你和杏花姐姐一样都是半鬼王吗?”

    “什么是半鬼王?”冯桂花懵了。

    “这不重要。”江祺连忙出来打圆场,“你们各自所属的世界不同,修炼体系和成鬼方式可能也不太一样,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

    “冯奶奶,你现在做八宝饭,需要的时间久吗?”

    有一说一,江祺想吃冯桂花做的八宝饭。

    这些卡牌人物的技能有多有用大家都有目共睹。

    黄富贵的技能是青菜面,在技能和厨神光环的加持下,他的青菜面跟发光料理一样,基本和粒粒金黄的神级蛋炒饭一个级别。

    冯桂花的八宝饭的技能描述里虽然有说她的八宝饭可能不是最美味的,但也说了是最具有家味和年味的。

    今天是什么日子?

    大年三十啊!

    今天晚上要吃的是什么饭?

    年夜饭啊?

    试问一年365天中,还有比今天更适合吃冯桂花做的八宝饭的日子吗?

    今天不吃,再等一年!

    冯桂花看了看黄富贵准备的材料,道:“加上蒸的时间,二十分钟吧。”

    “如果我不蒸完之后现吃,而是带去我大伯家吃,会影响味道吗?”

    “不影响不影响。”冯桂花笑着道,“要是路上凉了,再放到锅上蒸了两分钟就行,只要不隔夜就不影响味道。”

    “小黄啊,我直接用你准备好的材料,不介意吧?”刚刚的问询被带跑偏了,冯桂花又问了一遍。

    “不介意不介意,冯姨你随便用。”黄富贵乐呵呵地道,“其实我也是跟着网上的教学视频学着做的,之前没做过,今天第一次做。既然你有经验擅长,我就在旁边看着,正好跟着学。”

    “行。”冯桂花洗洗手,开始做八宝饭。

    黄富贵准备的材料以果脯蜜饯为主,没有太多的干果,红枣也只泡发了一些。冯桂花考虑到江祺是要带走给一大家子人吃的,干脆用大号的面碗做big版的一碗八宝饭。

    一边做,冯桂花还一边说。

    “虽然这个八宝饭上面要铺什么东西没有具体的讲究,有什么就铺什么,主要是图个吉利好兆头。但这种蜜饯果脯放太多还是会腻,掺些干果进来不光好看能增加颜色,还能增香。”

    “红枣可以多准备一些,留几颗完整的切半当点缀,剩下的碾成泥铺上可以调味。”

    “然后这个馅料不能放太多糖,可以掺些蜂蜜。之前我听别人说可以放枫糖,我试过总觉得味道有点怪怪的,我喜欢放干桂花,这样豆沙馅吃起来有桂花香大家也爱吃。”

    冯桂花在做八宝饭上显然是颇有心得的,说起来头头是道。

    汪杏花原本在边上切菜,听着听着连菜都不切了,一脸向往地问道:“冯奶奶,那时候八宝饭蒸好了吃起来是什么味道啊?”

    “什么味道?”这个问题还真难住冯桂花了,她做了这么多年八宝饭,第1次有人问她八宝饭是什么味道。

    在她看来八宝饭就是八宝饭的味道。

    “甜味吧。”冯桂花道,“等我给你做一碗,一吃过就知道了。”

    “好呀好呀!”

    20分钟后,江祺用抹布垫着,端着一满碗喷香的八宝饭离去。

    5点27分,江祺敲响了江晓康家的门。

    “来了来了,是江祺哥吗?”江婉婉飞快地跑去给江祺开门,“江祺哥你怎么出去了这么久?刚才我妈还让我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瓜子你买了吗?饮料你买了吗?”

    “买了,都买了。”江祺指了指脚边,他两个手都拿了东西没法敲门,刚刚把袋子放下敲的门。

    “帮我拿一下。”江祺把八宝饭递给江婉婉,提着袋子进门换鞋。

    “这是什么呀?”江婉婉盯着面碗里的八宝饭,这碗八宝饭得倒扣着放进盘子里才能看出来是八宝饭,现在反着看就像是一碗白米饭,“江祺哥你端碗饭回来干什么?今天超市送饭吗?”

    “想什么呢?”江祺也是服了江婉婉的脑回路了,“这是八宝饭,刚蒸好的。只不过外面天冷,我这一路走回来饭都凉了,刚蒸出来的时候别提有多香了,我差点没忍住直接尝一口。”

    听说江祺带回了刚蒸出来的八宝饭,江冰和温洛连忙探出脑袋。

    江佩直接起身过来看,还没看到饭看见碗就惊了:“豁,好大一碗,这一碗能顶寻常4、5碗八宝饭吧。”

    “冯奶奶热情,听说我家晚上吃年饭的人多,非要给我做这么大一碗。要不是我拿不下,她能给我做好几碗。”

    “冯奶奶是谁?”江冰迅速在脑海中搜索她们认识的奶奶,找不出任何一位姓冯的会做八宝饭的奶奶。

    “是店里新招的保洁,就住附近,我在超市碰见的。”江祺道,“姐你不认识正常,冯奶奶要等年后再来上班。”

    “哇,江祺哥你都有钱到招专职保洁啦!”温洛一脸崇拜地看着江祺,很显然在他的心里能招专职保洁代表有钱。

    江祺:……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店里一直都有专职保洁。

    从最开始只有刘澜一个人拿工资的时候就有,只不过老约翰的保洁属性隐藏的比较深,从开店至今可能只有刘澜一个人知道老约翰原先是店里的保洁。

    现在八成也忘了。

    江祺把八宝饭拿进厨房,简单和大伯母讲了一下八宝饭的来历。大伯母一边惊叹这年头居然还有人家自己做八宝饭,一边找能装得下这一大碗八宝饭的盘子,准备到时候上锅蒸好热透就倒扣在盘子里。

    江祺回到客厅加入嗑瓜子大军。

    晚上六点,结束棋局的江晓康和姑父收起棋盘,和江晓亮与江晓光一起来到沙发,加入嗑瓜子大军。

    长辈们和小辈们在一块总得聊点什么,一般都聊和小辈相关的事情也是对小辈的关心。

    今年江家实在没什么可聊的新闻。

    江冰今年就开了一家剧本杀店,还没倒闭,江祺接盘之后开得那叫一个红火,都开新店找保洁了。江晓康等人准备的冰冰不要灰心,不要气馁,吸取教训,下次开店肯定不会赔本的话就没办法说。

    江祺开店开得好,一举成为整个江家做生意最成功的人。江晓康等人没做过生意找不到切入点聊,江晓亮倒是做过生意,还做过大生意,就是破产倒闭差点跳楼不太敢指点儿子的生意经,所以江祺这也没的聊。

    江婉婉普普通通的上大学,透明大学生。

    江佩今年倒是有所波折,失业了,但她失业不是她的问题是老板的问题。长辈们安慰了几句,鼓励她好好考公争取一次上岸后也没什么可说了的。

    于是大家的目光就集中在了今年即将高考的温洛的身上。

    对于高考考生,是个长辈都能找出一百句话来说。

    然后温洛就成为了此次谈话的焦点。

    对此温洛表示:(;′??Д??`)

    拯救温洛的是大伯母的一句开饭。

    “开饭啦,别在沙发上坐着呀!来餐桌这边坐着,江晓康,把碗筷摆好,你们几个小的要喝什么饮料自己拿啊,米酒在壶里小心烫。”

    “等八宝饭蒸好了就可以开饭了。”

    “大舅妈,我来帮你拿碗筷。”听到开饭两字,宛如久旱逢甘霖的温洛直接冲进了厨房,开始拿碗筷。

    “洛洛饿了吧,吃饭这么积极。”

    “饿了饿了。”

    “我记得你最喜欢吃甜的,等八宝饭热好了趁热吃,这东西凉了就不好吃了。”

    说话间,大家伙都已经落座了。

    年夜饭作为一年之中最丰盛的一顿,菜肴自然不可能比先前的家族聚餐逊色。大伯母和江晓红今天可谓是使劲浑身解数,从中午一直忙到了晚上,饭桌上的菜基本上都是大菜。

    鲍鱼烧鸡,葱烧海参,炖猪蹄,红焖羊肉,羊汤,油焖大虾,梅菜扣肉,清蒸鲈鱼,糖醋排骨,爆炒花***酒鸭,香菇滑鸡,油淋小白菜,胡萝卜炖牛肉,鱼头炖豆腐,黄金糕,酱鸭和还没上桌的八宝饭。

    整整十八道菜,饭量稍微小点的人一道菜尝几口差不多就饱了。

    “哇,我妈这年夜饭还真的是按照鸡鸭鱼肉,山珍海味的理念来烧的,今年的菜也太多了吧!”江婉婉看着慢慢一桌菜眼睛都值了,得亏她家餐桌够大,不然都放不下。

    “哪里有山珍?”温洛把桌上的菜来回看了好几遍也没看见山珍。

    江晓红一脸无奈地摇头,脸上写满了我这笨儿子的脑子今年拿什么去参加高考:“香菇不就是山珍吗”

    “八宝饭来了。”大伯母端着最后一道八宝饭,让大家伙在桌上挪挪位置,把八宝饭挤进去。

    “这八宝饭真不错,自己家做的和超市里买的就是不一样,香。”说着,大伯母解下围裙落座。

    等最后一个人落座,江晓康笑着举起酒杯:“来,大过年的,我们大家先敬一下今天烧饭最辛苦的小妹和我最亲爱的老婆。”

    众人举杯。

    “新年快乐!”

    “大家先尝尝这八宝饭,我记得小祺说这是你店里的人自己做的是吧?我这都好多年没吃过现做的八宝饭了,我也饿了我就不客气了。”大伯母第一个对八宝饭伸筷。

    她没有选择铺满各色果脯的上层,而是在边缘夹了一大块糯米饭,还顺带沾了些豆沙。

    一口包下。

    大伯母细细地嚼着,没有说话。

    “妈,味道怎么样?好吃吗?”江婉婉在边上等评价。

    “别说,还真挺好吃,有那种自家做出来的东西的味道。”大伯母夸赞道,又夹了一筷子。

    江祺也跟着夹了一筷子。

    一口。

    甜的。

    豆沙很甜,但不腻,口感非常细腻,让江祺想起了小学门口一家早就不开的包子铺里的豆沙包。

    很家常,很简单,很甜,很好吃,很实惠。

    糯米饭也带着一丝淡淡的甜味,可能是因为被猪油拌过的缘故,非常香,颇有嚼劲。要说非常美味堪称珍馐,那肯定是算不上,但就是好吃。

    八宝饭和青菜面是两种风格的好吃。

    青菜面无愧于厨神的青菜面,一口就惊艳,让人不由得感叹世上竟有如此出尘绝艳之青菜面,青菜面居然能做的这么好吃。就算面条本身不发光,吃起来也会有这面会发光的感觉。

    八宝饭则不同,它不但不惊艳,反而还有点平凡。

    它就像每个人家里都能做出来的菜肴,只要长辈用心,愿意,认真,细心,就可以做出来的可口的好吃的菜肴。

    八宝饭就是家常菜,真正的家常菜,不是餐馆里那种标着家常菜的名,吃出来是好吃的外面卖的菜的味道。

    在江祺的认识里,家里的菜的味道和外面的菜的味道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外面的菜不论好吃和难吃,吃起来就是外面的菜的味道。

    家里的菜无论好吃还是难吃,吃起来就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这是家里炒出来的菜的buff。

    现在的这份八宝饭就带着这层神奇的buff。

    它不一定是最美味的,但一定是家的味道。

    “哇,这八宝饭……好家常啊!”江冰情不自禁地说出了别扭的赞美词,只见她把头转向江祺这边,小声道,“弟,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八宝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好像是大伯母或者咱妈做的感觉。”

    “明明以老妈的厨艺是做不出来这种水平的八宝饭的,但我就是莫名的觉得这个八宝饭很像是老妈可以做出来的样子。”

    在说亲妈坏话的时候,江冰的声音压得格外地低。

    “本来就是冯奶奶亲手做的家常的菜,你觉得吃起来像是家里做的菜很正常。不像家里做的菜,怎么能说是家常菜呢?”江祺道。

    “这样嘛?”江冰砸吧了下嘴,觉得这份八宝饭不太一样。

    管它的。

    江冰再次伸出筷子,眼疾手快地夹了一块大的。

    好吃就对了,想这么多干嘛,再不抢就没了。

    反正这八宝饭是江祺店里新招的保洁阿姨做的,江冰已经想好了,等年后开业她就天天去店里,和新来的保洁阿姨搞好关系。

    然后拜托冯奶奶给自己做八宝饭吃。

    她要吃十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66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