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夫妻乐园:抵在树上(h)

    狂暴的白雾黑海里,正在上演天使狩猎的最后一幕。

    黄金鱼在变小。

    在亚修等人的注视下,这条守护白银羽翼的黄金鱼在挨了剑光后,没有流血,没有伤痕,更没有嚎叫。它绕着白银羽翼静静游浮,用鳞片贴着羽毛,就像母亲在安慰孩子,姐姐在照顾弟弟。  夫妻乐园:抵在树上(h)    

    它每一次游动都会留下金色的涟漪,整个战场仿佛变成它的舞台,它骄傲的游姿让术师心醉神迷,它旁若无人的态度让白雾迟滞不前,它优雅的光芒连黑海自惭形秽。

    仿佛间,整个世界只剩下金与银的共舞。

    当黄金鱼越来越小,术师们听到一阵遥远的气泡声,然后黄金鱼往白银羽翼一钻,不见了。

    天不怕地不怕的幽魂先知喃喃道:“我感觉有点不妙……”

    “简直就像是宁死不从的贞洁烈妇用自杀来反抗一群卑鄙无耻的贼人。”亚修描述得十分详细。

    散。

    高贵纯洁的白银羽翼,忽然散开了。不再是一根一根飘起,一根一根坠下,而是所有的,数十万数百万乃至近亿的银光落羽,同时散落。

    术师们从里面看见了骄傲,看见了愤怒,看见了疲惫,更看见了危险。

    哪怕是永恒不灭无欲无求的虚境,似乎也有珍惜的孩子。

    白雾在下压!黑海在上涌!繁星法主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她预料到虚境不会让她轻易杀死源天使哪怕只是一道翅膀所以她千辛万苦布置出这个环境。

    雾是天使的血,海是天使的肉,繁星法主将天使的血肉锻造成最宏伟的凶器,只为在众星这个屠宰场里解剖虚境的孩子。

    飞散的羽毛被白雾缠住,被黑海淹死,在进食天使这方面,繁星法主拥有无穷的优势整个众星国度,都是她的胃!

    “快!”维希自己都快变成心剑,宛如一道光射入银光落羽风暴的中心:“天使残骸就在里面!”

    不仅仅是维希,福音队伍的恶魔音知、阿米洛、尹古拉,血月队伍的恶魔夜见、提拉米苏、哈维,以及其他躲藏在四周的神主队伍,几乎不约而同冲入银光落羽风暴里。

    天使狩猎,正式进入第二阶段!

    亚修与菲莉自然也不落人后,然而当他们踏上飞羽缠绕的山峦,所有术师忽然心里一冷。

    因为他们在羽毛风暴里,看见了一掠而过的金光,以及一双珍珠鱼目。

    黄金鱼,根本没有忘记他们,只是在等他们进场。

    此时此刻,正是极致之时!

    所有飞羽,都泛起了澹澹的银光,变成真正的银光飞羽。它们不再往外飘,而是绕着山峦起舞,直至将山峦变成一座银光囚笼!

    亚修下意识想先带菲莉出去,然而面对席卷而来的银光飞羽,亚修居然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圣域更是如同虚设!

    “亚修?亚修!”

    亚修瞬间被银光飞羽吹飞出去,菲莉下意识想抓住他,指尖却交错而过。等她想追上去,亚修已经被银光飞羽淹没,被吹走到不知道什么地方。

    “亚修!?你在哪?”

    菲莉的声音根本传不出去,银光飞羽的屏蔽效果比白雾更加强劲,更何况亚修也无法发声这些银光飞羽不断穿过他的灵魂,在他灵魂里晕开银墨。他现在就像是湿哒哒的纸巾,沉重得连动都动不了。

    术灵呢?术灵救一下啊!

    然而没有术力,术灵才不会为亚修白打工呢。但亚修也无法调动术力,他甚至连虚翼都无法展开,因为他的术力全都被银墨污染了

    “等等。”

    亚修忽然意识到什么,果断不断转换自己的术力,剑色、七彩、黄金、白银,四种术力互相转换。因为存在转换比例大小,因此每一次互相转换肯定会消耗术力,当亚修的术力消耗到10%危险线,他终于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不再被银光飞羽轻易吹飞。

    刚才他在山上摔了不知道多少个跟头,额头都撞出血了,现在浑身都是淤青伤痕。但他没法施展治疗奇迹,因为这座山已经变成术师禁区。

    这些银光飞羽,针对的不是肉体,不是灵魂,而是虚翼术力!

    正因为如此,所以菲莉才没有跟他一样被吹飞,毕竟菲莉本质上是没有术力的恶魔。如果亚修没猜错,她的虚翼术力恐怕是虚境‘借’给她的,而黄金鱼与虚境是一伙的,银光飞羽自然不会对她执法。

    但术师不一样,术师的虚翼术力都是私有的,充满术师的个人烙印。这场银光飞羽风暴,就是针对这些他们这些亵渎神圣的术师!

    幸亏亚修拥有转换术力的秘毒,还能在无法驱使术灵的情况下迅速枯竭术力。如果其他传奇术师没有秘毒,恐怕连术力都无法消耗,只能被这场风暴吹成傻逼。

    但能到达这里的人,除了术师就只有恶魔……那理论上来说,现在所有竞争者都只能指望恶魔去抢夺天使残骸?

    一想到其他恶魔可能跟菲莉差不多萌新,亚修都快想象出她们在山顶上菜鸡互啄的画面。

    当然,现在亚修也能自由行动,他也有资格踏上山顶。想到这里,他有点后悔刚才帮维希感染秘毒那家伙肯定能迅速意识到这一点,现在怕不是已经耗光术力,往风暴中心狂奔。

    无法展开虚翼,亚修只好一步一步穿过风暴迈向山顶。

    随着时间推移,他的呼吸声越来越大,小腿像是灌了铅一样,亚修意识到这是自己最弱小的时候没有队友,术力枯竭,遍体鳞伤,还很困。

    他只能强行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也不知道尹古拉和哈维怎么样了,希望他们没事……也一定要没事。

    如果非要有事的话,那他们最好一起挂掉,不然亚修以后就要单独面对尹古拉或者单独面对哈维亚修宁愿自己挂掉。

    而且他们如果一起死了……也不会有人阻止亚修以后去地狱找她们。

    菲莉虽然有点怂,但应该挺聪明的,大概率会站在原地不动。至于维希,她最好什么都没得到,要是她真拿到什么,亚修哪怕剥光她也得将她的战利品抢走,坚决不能给这条毒蛇一点崛起的机会。

    那如果是我抢到了天使遗骸呢?

    亚修忽然想起维希的狂热宣言:「没有术师见过的风景!世上唯一的王座!无穷力量的权杖!」

    如果他能到天使遗骸,获得超越一切术师的力量,是不是就能解决一切问题,实现所有愿望,满足所有渴求?所有人都要臣服与我,世界万物任我予取予求?

    到底要掌握多大的力量,才能拥有幸福?

    他抬起头,愣愣看向银光飞羽笼罩的山顶,眼眸里流露出贪婪的野心。但很快,亚修晃了晃脑袋,老老实实继续走。

    想太多。

    倒不是说力量不能解决问题,但无法解决所有问题。譬如亚修就算现在成为神主,也不可能解决他和剑姬魔女之间的问题。像所有人都不受委屈又能获得幸福的愿望,那可是多大力量都无法实现的。

    一想到这里,亚修又有点害怕出去后跟剑姬见面了……

    “你们。”

    亚修抬起头,看见黄金鱼。它现在已经缩小到一米大小,珍珠鱼目在凝视着伤痕累累的术师。

    “你们四个。”它说道。声音似乎从腮出来,非男非女,像是潮汐的声音。

    亚修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周围,伸出一根手指:“这是几?”

    黄金鱼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说道:“你们四个。”

    “你们四个。”

    “你们四个!”

    它的声音越来越大,它的眼眸开始变得浑浊猩红,漂亮的金色鳞片也泛起肮脏的黑光!

    “你们四个!”

    随着尖锐的怒吼,黄金鱼居然直接冲撞过来。亚修立刻从长袖抖出短剑反击了,但他忘了,这只是他买的玩具剑,之前全靠术力与术灵强化才具备杀伤力。

    而现在,术力枯竭的他跟凡人无异。

    冬!

    亚修被撞飞十米,咳出一口血沫,玩具短剑直接被撞碎,强大的冲击力将护住胸膛的双手臂骨崩裂,胸膛肋骨好像也断了一条!

    他在山路不断翻滚,直到撞到一块大石头才停下来。强大的剑术直觉让他不敢有丝毫停歇休憩,强行吞下喉咙污血直接往前一滚!

    轰!

    石头被黄金鱼撞碎,亚修转头一看,正好与那猩红鱼目对上。

    “我……”

    亚修呜哇一声咳出鲜红的内脏碎片,艰难地在地上爬动。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没死在其他传奇术师手里,没死在维希手里,而是会死在黄金鱼嘴里!

    此时的黄金鱼什么能力都没有,它就会乱撞,随便一位术师都能对付它,然而在银光飞羽风暴里,术师不仅无法调动术力,而且得术力枯竭才勉强拥有行动资格!

    “我……我……”

    轰!

    亚修险之又险躲过黄金鱼的冲撞,脸上被爆碎的石头划开,淋漓鲜血沿着脸庞流下。忽然喉咙被鲜血哽住,他忍不住强烈咳嗽将其咳出来,而等他抬起头,黄金鱼已经准备冲锋了。

    逃不掉了。

    亚修也没打算继续逃。

    他站起来,拿着断裂的玩具短剑。

    他忽然想起塔玛希对自己说过的话,如何在绝境里重振精神,那是黑鸦在数十次生死一线里积累的宝贵经验。

    “我不会死。”亚修自言自语,“我不会死。我才不会死!”

    随着亚修发出充满血腥味的怒吼,他主动迎着黄金鱼冲上去,用力挥剑!

    就在此时,一个黑影从他后面窜出来。

    察!

    金色的鲜血溅了亚修一身,黄金鱼被斩成两半掉在地上。

    亚修看了看自己没有沾上一滴血的玩具短剑,抬起头看向前面脸上有十字伤疤的红发少女。

    “你怎么这么狼狈?”红发少女收剑回鞘,冷冷说道:“好了,你上次掩护我一次,我现在将人情还你。我们无拖无欠。”

    “注意冲击!”

    当最后一重星空屏障即将破碎,黛达萝丝示意全体远离,以躲避接下来的亡语爆炸!

    眼看着堡垒里白光柱即将消失,索妮亚和笛雅哪怕心急如焚,也不得不战略退后。星空屏障的空间爆炸杀伤太大,他们第一次运气好没有死亡,第二次有笛雅的时间停止圣域,第三次就只能远离,不然真的会死人。

    喀察。

    当星空屏障的瞬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接下来的狂暴爆炸。

    呼。

    忽然,上百道星光从堡垒内部飞出来,眨眼间就掠过天幕消失无踪。

    四柱神术师都愣住了。

    刚才好像是……教会术师在逃跑?

    但他们为什么要逃得那么快?

    下一秒,大家就看见了答案。

    轰!

    成千上万的四翼虚影就像是刚出笼的疯狗,又像是看见水盆塞子被拔开的水,铺天盖地涌入堡垒光柱之中。它们冲锋的时候还会往光柱攻击,就仿佛里面有它们深恶痛绝的敌人。

    如果教会术师不立刻逃跑,现在他们肯定会被术法奇迹淹没!

    “这,”黛达萝丝都愣住了,她对这种情况完全没有预桉,“我们……”

    忽然,一道血月碎湖朝着光柱斩去,不知杀伤了多少四翼虚影,但光柱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没用。”索妮亚立刻说道:“从外面攻击光柱没有效果,但里面可能有连接两方天幕的道具仪轨……有没有办法让我进去?”

    众人面面相觑,现在光柱区域就是一个沸腾的蟑螂窝,冲进去就要面临成千上万的奇迹攻击,哪怕是传奇术师也不可能

    “有。”

    星空下第一美人深吸一口气,她拿出一对耳塞给剑姬戴上,“你接下来只会听到我的歌声,什么时候听不到,你要立刻展开圣域出来!”

    索妮亚深深看了她一眼,轻轻点头。

    魔女立刻说道:“我也要去!”

    “我只能保护一个人。”混乱歌姬面露歉意。

    “没必要我们两个都去,我很快回来。”索妮亚嘱咐一声,便展翼进入疯狂的术师投影群里。无数奇迹掠过她的身旁,却无法对她造成半点影响。

    她听着黛达萝丝的现场演唱,轻而易举就闯入堡垒之中。哪怕堡垒已经被四翼虚影摧毁大半,但村姑也看得出教会之前在这里筹备良久,措施房屋一应俱全。

    看着前方越来越小的光柱,索妮亚深吸一口气,决然闯入光柱之中。

    但就在她进入光柱的瞬间,黛达萝丝的歌声消失了

    “想还你这个人情可不容易,我本想在别人绑架袭击你的时候出手,但你深居简出,犯罪分子都不找你。”红发少女瞥了一眼黄金鱼的尸体:“没想到你要么不遇麻烦,要么就是惊天动地的大麻烦。”

    亚修深呼吸几口气,确认肋骨没插到内脏,才笑着说道:“你一路跟着我们进来?难道你是游过来的吗?”

    “你说得好像你们不是游过来一样。”红发少女微微皱眉:“我可没发现你们有船。”

    亚修嘻嘻一笑,亲切说道:“谢谢,谢谢你游这么远来救我。”

    泼辣的红发杀人狂有些不自然,扭头说道:“没事,都是我活该的。”

    “你在这里很危险,快走吧。”亚修认真说道:“这里有很多人想杀你。”

    “哪里都有很多人想杀我。”红发少女瞥了他一眼,“那你”

    “我陪你一起走,你坐我车。”亚修当机立断,他这个伤势已经没法继续参与天使狩猎了,“我知道你不愿意接受我的庇护,我会带你回珈世就放下你。但最近真的非常危险,如无必要,你千万不要暴露,更不要像警察厅那样高调犯桉。如果你一定要杀什么人,告诉我,我可以帮你的,还有……”

    看见亚修唠唠叨叨嘱咐自己,红发少女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开心,但很快转变为困惑,最后化为深深的警惕。

    “我不要。”

    “啊?”亚修一怔。

    “我不要你的一切援助。”红发少女冷冷说道:“堂堂亚修·希斯,为什么非要对我一个通缉犯这么好?”

    “因为,因为你救了我啊!”亚修立刻找到完美的理由:“我对救命恩人好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我说了,我们已经无!拖!无!欠!”红发少女说道:“你对我好,是让我欠你人情,让我替你杀人吗?”

    “没,我不需要你回报,我只是想”

    “只是想无条件帮助我?”红发少女冷笑道:“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人,你凭什么对我付出那么多?怎么不见你对路人这么好?”

    “还是说,你又想说出那个蹩脚的理由?”她脸上流露出不屑:“说你喜欢我?”

    亚修深吸一口气,“我知道你不信我,没关系,但你现在真的被很多人盯上,我们最好一起回去珈世……”

    红发少女忽然上前一把揪住亚修的领子,浑浊的猩红眼眸紧紧盯着亚修,“我不需要任何帮助,特别是来自你的帮助。”

    “我已经还了人情,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你也不许在我面前出现,不然我就杀了你。”

    说罢,她猛地推开亚修,侧过头看向旁边,语气里满是怨毒:“我已经开始后悔救你了,从来没人像你这么令我讨厌……”

    亚修心想自己可能真的不会跟女性交流,明明是剑姬的投影,他居然还能聊得双方仇深似海。这让他不禁怀疑自己在现实里跟剑姬见面会不会也是这种情况,毕竟他们以前都是线上(虚境)见面,跟网友差不多。

    这时候,亚修注意到红发少女的声音越来越小。她发了会呆,忽然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似乎是想掏耳洞。

    当她转头看向亚修的时候,两个人都愣住了。

    短暂的沉默后,亚修试探性问道:“剑姬?”

    红发少女愣愣看着他,靠近过来摸了摸他的脸,拭走他脸上的血迹。然后她伸开手,小心翼翼抱住亚修,像小猫一样在他怀里蹭了蹭。

    亚修全身放松下来,轻轻抱住她,两人在银光飞羽风暴里相拥在一起。

    过了片刻,才有声音响起:“不是在做梦?”

    “不是……大概吧?”

    “嗯,我是剑姬。”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63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