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自己惩罚自己必须跟隐私有关方法,说我和他的谁的大

    说话间,王璎容就带着王守哲来到了这一片火系灵田下方的火灵脉核心处。

    这里和那一片幽冥魔殿一样,同样是建造出了一个火系灵殿。在这里,火系灵脉汇聚成浓郁浑厚的灵气,凝聚出了一大片灵池。

    灵池中的真水赤红如火,如岩浆般滚烫,更有赤红色的灵雾弥漫其上,远远看去,云蒸霞蔚,极为神异。    自己惩罚自己必须跟隐私有关方法,说我和他的谁的大  

    王璎容手头还有别的事情要忙,把王守哲带过来之后,便离开去忙别的事情了。

    王守哲则是来到了灵池边,和之前一样,将赤红仙莲藕种下后,便随手催熟起来。

    然而,赤红仙莲的品阶比幽冥金莲还要更高,一通催熟下去,种藕上也仅仅是勉强长出了一条细细的地下茎。

    这赤红仙莲乃是超品灵药,仙魔两朝目前还没听说过有用到它的丹方,也没有炼丹师有能力将此物炼制成丹药。因此,申屠氏虽然培育出了仙莲子,却也只能选择将仙莲子直接吞服炼化。

    仙莲子内的能量虽然算是比较温和的类型,但直接生吞炼化,总免不了会有部分药力在炼化的过程中折损消耗,效果当然远不如搭配其他灵药炼成丹药。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超品灵药,终究是超品灵药。

    一连催化了十多天后,赤红仙莲终于勉强长出了一片弱弱的嫩叶。

    王守哲对于这超品灵药的催化难度,终于有了个清晰的认知。

    以他现在的修为,想要将这赤红仙莲催化到开花,尚有可为,但若想要将莲子也催化至成熟,怕是真的要到猴年马月了。

    “不急不急,慢慢催化。”王守哲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至少,此宝乃是王氏得到的第一株超品灵药,也算是极大丰富了王氏的底蕴。

    而且,他如今的修为也不过紫府境而已,再过几十年,等他突破到神通境,催化速度想必还会有一个飞跃式的提升。

    到那时候,或许就能催生出成熟的仙莲子了。

    ……

    而就在王守哲忙着种藕的时候。

    无尽的虚空之中。

    空寂凄冷,好似看不到边际的虚无之中,一块块破碎的山峦陨石和古老遗迹的碎片,在大大小小的空间漩涡引动下,毫无规律地飞速穿梭或旋转。偶尔的情况下,它们会撞击在一起,溅起无数碎片,被附近的空间漩涡吞噬干净。

    空间动荡之下,一条又一条空间裂缝被撕扯开来,深邃黝黑,散发着让人头皮发麻的危险气息。

    然而。

    就在这一片混乱危险,生灵绝迹的空间乱流之中,却出现了人类的身影。

    那是一位蓝衣飘袂的俊美青年。

    他背负着双手站在一条大头鱼身上,姿态轻松,神色安然,仿佛周围的一切危险对他来说都无足轻重。

    就连他脚下的那条似鲸非鲸的大头鱼,也是神态悠然。

    长鳍在虚空中轻轻一划,便激荡起一道道空间涟漪,如同最灵敏的鱼儿般穿梭在空间漩涡和垃圾碎片之间。

    仿佛这无尽虚空,便是那条大头鱼最舒服适宜的环境一般。

    若是有眼力界的人在此,必定一眼就能认出,这就是罕见的空间系仙兽鲲!

    只是,比起体型圆胖,还是个未成年的王宗鲲来,眼前的这头鲲体型无疑更加庞大,身上的线条也更加修长流畅,显得更加优美,优雅一些,显然已经接近于成年了。

    “姒无忧,本小姐真是信了你个鬼。”贴身擦过一个空间漩涡,那条鲲嘴里骂骂咧咧地埋汰着,“不知道本小姐是中了哪门子邪,居然陪着你来【破灭之域】这种鬼地方。这地方百万年前就是鸟不拉屎的垃圾场了,怎么可能找到逆天机缘?”

    听这头鲲的口气,竟然还是头母鲲。

    而且,即便是在虚空之中,厉害些的强者也能震荡空间,发出类似于声音的震动让人听到,并不影响交流。

    “玉鲲姐姐~我也是无意中翻到了族中古老文献的记载,才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蓝衣青年姒无忧脸上带着微笑,丝毫不介意鲲的抱怨,“因为担心出错,我查证了好久,才终于摸到了一点蛛丝马迹。当年【玄灵圣女】为了追杀恶贼,就是一路追到了这【破灭之域】中,最终再也没有了音讯。”

    “我们姒氏当年的老祖宗,曾经协助过玄灵圣女追杀窃贼,因此知道些线索,便偷偷记录了下来。如果我们能找到玄灵圣女的遗物,并找到那一部随着圣女一起失踪的【元水圣图】,就发达了。”

    “玄灵圣女?”名为“玉鲲”的母鲲听到这名字明显吃了一惊,随即却是猛地醒悟过来,“不对!当初玄灵圣女出事之后,有大老亲自追查过线索,最后也是一无所获,不了了之。凭你,又怎么可能找到线索?”

    玉鲲的语气中充满了不信任。

    “玉鲲姐姐,咱们姒氏可是圣族,乃是一个古老而强大的氏族。”蓝衣青年姒无忧自信地说道,“咱们手中掌握的上古秘辛可并不少。”

    就在说话间,远处一块巨大的遗迹碎片当空袭来,眼瞅着就要砸中蓝衣青年和玉鲲。

    这时。

    那青年头顶蓦然浮现出了一部仙机盎然的典籍。

    那典籍有着黑色的封皮,看着与宝典有些类似,散发出的气息却更为浩瀚玄奥,带着股难以言喻的灵韵气息,让人情不自禁便心生敬畏。

    典籍光芒笼罩下,只见他不慌不忙,一掐指诀,磅礴的仙灵之气便汇聚在他指尖,化作一道厉芒击中了遗迹碎片。

    “轰!”

    遗迹碎片被轰成了无数碎渣,撞在他们的护体罡气上只是溅起了一道道涟漪。

    “姒无忧,你的【玄水破天指】又变强了不少,这一击下,哪怕是凌虚境强者多半也不敢正面硬怼。”玉鲲夸赞地说道。

    “那是自然。”姒无忧脸上露出了骄傲之色,“我继承的家族仙经《玄水真仙经》,本就是以‘柔中带刚,无坚不破’而着称。玉鲲姐,你再往那个方向看一看,尤其是要帮我注意一些奇怪的空间波动。”

    “知道了。”玉鲲一甩鱼尾,调转了方向,同时也埋汰道,“你也别太得意,你都已经快要到神通境后期了,血脉却还只是天子丙等,若再找不到特殊机缘,这辈子极有可能就卡死在真仙境中期了。”

    “玉鲲姐姐你放心,我肯定会找到机缘提升血脉,我也一定会找到失落的【元水圣图】。”姒无忧自信满满。

    说着,他神色一动,忽的看向了一个方向:“咦?那里似乎有一道破碎的空间裂隙……让本公子来试试。”

    说着,他便反手取出了一枚白色的玉佩。

    那玉佩形制古老,上面镌刻着密密麻麻的上古符文,看着极为神秘。

    他捏紧玉佩,海量的玄气顺着指尖涌入玉佩,一道道无形的能量顿时如水波般向外扩散了出去。

    “你用姒氏的【八方玉佩】做什么?”玉鲲感觉到头顶的波动,不禁有些纳闷,“难道你认为,这鬼地方的空间缝隙中,还会有姒氏族人在么?还恰好是有资格拥有【八方玉佩】的贵血族人。”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姒无忧笑道,“我说过,玉鲲姐姐你可别小瞧我们姒氏的古老底蕴,唔,似乎没有什么反应,我们换个位置继续搜寻~”

    “随你便吧,我给你一年时间,要是再找不到线索,本小姐就懒得陪你浪费时间了。”

    一人一鲲,边说话边消失在了无尽虚空之中。

    ……

    同一时间。

    仙朝寒月高原圣皇峰上,宛如琼楼玉宇,天上宫阙的仙宫正一如既往地悬浮在云天之间,在阳光的照射下泛起道道朦胧的七彩光晕。

    仙宫南面有一道门,名为【登仙门】。

    作为仙宫对外的门户,自古以来,登仙门便是事故多发之地,例如想进仙宫却不得进的人,往往会死皮赖脸地待在门外。

    这一次,便有一位天人境后期的女子长站登仙门外,据说已经站了半年多了。

    这半年多,她不吃不喝,不撒也不拉,全凭一口玄气吊着。一开始,还有门将和仙宫弟子劝她,可久劝无果下,渐渐地众人也只能随她去了。

    到如今,她已经十分虚弱了,脸色十分苍白不说,脸颊也微微有些凹陷,看起来十分落魄,也十分凄凉。

    此时,登仙门中忽的出来一行人。

    前面匆匆而行的女子身材高窕匀称,可一副脸蛋却有些微微婴儿肥,看上去娇憨娇憨的。

    她,是刚从魔界战场上下来不久的王璃慈。

    这会儿的她脚步匆匆,似乎很不高兴,蓝宛儿也是亦步亦趋地跟着她。

    缩成了巴掌大小的渣渣鼠则是老老实实地趴在她腰间的小兜里,只露出一个小脑袋,探头探脑好奇地瞅着周围,看上去没心没肺。

    两人一鼠前脚刚出了登仙门,后脚,便有一个圆圆胖胖的老者从登仙门里追了出来,边追边苦苦劝说:“我的璃慈乖徒儿,宝贝好徒儿,为师错了~为师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让仙尊大人下调令让你回来。”

    “可是,现在魔界战事不是已经停歇了么?你可是为师的衣钵弟子,咱们总得回吞天圣地坐镇主持一番,给为师撑撑面子的吧?”

    “见过元元真君。”见得这群人,门将们当即就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一一行礼打招呼,“见过璃慈小姐,宛儿小姐。”

    元元真君可是吞天圣地之主,一身实力非常强劲,乃是有名的凌虚境大老。而王璃慈和蓝宛儿,如今也是大名鼎鼎,听说她们在域外战场上那是屡屡立下大功,威风得很。

    “师尊,战事虽然暂时结束了,可我的《魔界美食图鉴》还没完成呢。”王璃慈气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我刚准备在魔界四处走走,搜刮些没见过没吃过的美食呢,却被仙尊给强摁了回来,没想到居然是你的主意~”

    “哎哟,我的宝贝徒儿。”元元真君顿足捶胸道,“你真当魔界是咱家自留地,想逛就逛啊?你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叫为师可怎么活?呜呜~”

    “总之,师尊您坏了我的计划,你得赔偿。”王璃慈仍是气鼓鼓的。

    “赔偿,好好好,不就是赔偿吗?只要为师有的,一切都是你的,连咱们吞天圣地未来都是你的。”元元真君一听说只要赔偿,就能取得徒儿原谅,顿时就眉开眼笑了起来,开始从储物戒中往外掏好东西,“这是九阶地行龙的腿肉、里嵴肉,还有一对青鸾翅和脖子,为师已经替你烹制成了鲜辣味。豁,这里还有好东西,十一阶的海兽肉”

    见得这一大堆好东西,王璃慈脸上的愤怒之意顿时消弭,转而露出了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师尊,您早说您弄了那么多好吃的嘛,早说我就早就回来了。”

    然后,她就很开心的拉着蓝宛儿一起把各种美食都往储物戒里塞。

    “哈哈哈,我家徒儿爱吃,为师当然要想尽一切办法去弄好吃的。”元元真君拍着胸脯,一副“璃慈我养定你了”的态度。

    “多谢师尊,您可对我真好。”王璃慈愈发地对元元真君亲近了起来。

    一旁的门将看得是羡慕不已。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璃慈小姐的命可真好。

    登仙门外站着的憔悴姑娘看着这一幕,脸上也是露出了羡慕的表情。

    师徒俩腻歪了一阵,元元真君眼见得把璃慈哄好了,这才回了仙宫,继续去找仙尊议事去了。

    而这时候,收拾完美食的王璃慈也一眼瞅到了那憔悴姑娘。

    她不由问门将道:“这位门将大哥,那姑娘什么来头啊?怎么就不让她进仙宫了?”

    “哎哟,璃慈小姐您客气了。”门将点头哈腰着说,“那位是海歌公主,不是咱们不让她进,着实是她的要求太过为难仙尊,我们也早就劝她离开了,可她硬是站了半年……这可不是硬要给仙宫施压吗?”

    “她要干啥?连仙尊都为难,快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王璃慈眼前一亮。

    她现在对仙尊的意见很大,毕竟这一次她可是被仙尊强行摁回来的。

    “是一些不切实际的要求。这位海歌公主,是前夏国的罹难公主,她想要仙朝出兵去帮她收复前夏国。据说她奔走了很多世家,甚至连仙皇宫都去过了,却都吃了闭门羹。”

    “可不是么,现在大局越来越往仙魔两朝合作共抗魔界入侵上走了,前不久魔朝三皇子还率兵来支援咱们仙朝基地,双方正是处在气氛逐渐回暖的微妙期,仙朝岂会轻易与魔朝开启战端?”门将乙也是补充道,“可这前夏公主啊,就是不死心……”

    门将的语气中也透着几分无奈和叹息,既是感慨这公主的倔强,又是叹息她的拎不清局势。

    如果王守哲在这里,怕是很快就会认出来,这女子,竟然便是他当初在海上随手救下来的那位亡国公主。

    “我明白了。”王璃慈点了点头,然后上前一把拉住海歌公主道,“来来来,你跟我走,我带你吃点东西。人是铁饭是钢,你这不吃不喝半年了,身体都熬坏了。”

    “我不走,我要求见仙尊。”海歌公主倔强道,“请您放开我。”

    可王璃慈却没听她的,不由分说就将她捞起来往肩膀上一扛,而后飞身而起,化为一道流星往吞天圣地飞去:“你这样是肯定行不通的,我先请你吃东西,吃饱了之后就带你去见仙尊。”天空中,王璃慈随口解释了一句。

    “真的?”海歌公主停止了扭动。

    “这有啥好作假的?不过仙尊会不会答应你,我就不敢保证了。”王璃慈说道,“反正仙尊对你的事情,应该是比较头疼的,让他再头疼头疼就更好了。”

    吞天圣地距离仙宫本就算不上太远,如今王璃慈的血脉层次也高了,施展开神通遁法来速度飞快,当真是如同闪电流星一般。

    说话间,她便带着海歌公主回到了吞天圣地。

    蓝宛儿也紧紧跟在她后面。

    王璃慈在吞天圣地已经住了好几年,元元真君又把她当宝贝似的宠着,她自然是有自己的院子的。而且,还是一座占地面积颇广的豪华别院。

    回到自己住的院子里,王璃慈便快乐的架起了烧烤炉。

    这烤炉也不简单,不仅烤炉本身材质非凡,用料讲究,就连炉内所有的木炭都是高品阶的灵木料烧闷出的灵木炭。

    随即,她就取出了一块块新鲜的肉块,用各种来自魔界的新鲜调料将肉腌制好,然后往烤炉上一架。

    不多片刻,便有喷香扑鼻的烤肉味在院子里弥漫开来。

    “渣渣渣!”

    渣渣鼠早就已经爬出了小兜兜,急得在旁边上蹿下跳,馋的不行。

    “别急别急,先招呼客人。”王璃慈随手切了点嫩肉给海歌公主,嘱咐她道,“你先小口垫垫肚子,等胃口活络起来后再多吃。”

    海歌公主小口小口地吃着,忽而眼泪都落了下来:“谢谢前辈帮我,您叫什么名字?我走遍了仙朝很多亲戚家,也没人肯这么帮我。”

    虽然没有动手,但仅凭刚才抓住自己那一下,她也已经看出来了,眼前这位看起来好似比自己还年轻的“少女”,修为远在自己之上,就算没有神通境,紫府境也肯定是有的。

    “前辈就算了,我叫王璃慈。”

    “原来是璃慈仙子。我叫姒若楠,只是一个亡国了三千多年的招牌公主。”

    “那你就多吃点,吃多了才有力气去复国。”王璃慈开始给她大口大口的投喂。

    “……”

    海歌公主莫名觉得吃得好香,心中觉得暖暖的。

    唯有旁边的渣渣鼠,有的看,没得吃,馋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这时。

    王璃慈投喂的动作忽然一顿,一脸震惊地盯住了海歌公主……的胸口:“咦?你的胸口怎么会发亮?”

    “呀!”

    海歌公主惊叫了一声,急忙红着脸捂住了胸口。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慢慢掏出了一个玉佩。

    那玉佩通体纯白,外形古朴,如今正在忽闪忽闪地散发着亮光,隐隐约约间,好似还有玄奥神秘的符文在光芒中若隐若现,散发着神秘而晦涩的力量波动。

    海歌公主一脸错愕地看着玉佩,表情也是迷惑不已,心中的惊疑不比王璃慈少:“这是我们姒氏祖上传下来的玉佩,我也不知道它怎么会发亮。”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60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