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白洁老师(推进菊眼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在伦敦玩了两天,两人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买。

    倒不是张宣舍不得。

    而是杜双伶不让,想起在华盛顿花的23万美元,她可不敢随便买了。

    后来还是在他的坚持下,杜双伶才挑了几件便宜的纪念物品。    白洁老师(推进菊眼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期间,张宣同袁澜的妹妹袁裳见了个面、吃了个饭,最后带了一本相册回来。

    回国前夜,张宣给赵蕾发短信:我和双伶明后天回中大。

    赵蕾几乎秒懂老板的意思,回复短信:周容8天前来了中大,在陪文慧。

    老男人读完短信,随后习惯性删除,把手机揣入兜里。

    文慧妈妈在么

    这样似乎挺好,双伶就算见到文慧在学校也不会起疑心了吧。

    再说了,自己和文慧之间也是干干净净的,心虚个什么劲呢?

    咱不能心虚,这么想着,张宣洗完澡就出了淋浴间。

    陶歌、杜双伶和谢琪此刻正在沙发上聊天。

    见他出来,陶歌就说:“姐明天跟你们一起回国。”

    张宣坐下问:“怎么突然想着要回去了?”

    陶歌说:“家里临时有些事,得回去趟。”

    张宣点头,识趣地不再问。

    由于明早要赶飞机,几人没有玩太久,晚上11点不到就各自回了房间休息。

    躺在床上,张宣一把抱住杜双伶:“这次出国,先是美国,再是英国,有些匆忙了,下次带你好好玩。”

    杜双伶轻声说:“没呢,我觉得这样挺好,要是每个地方呆太久了就没新鲜感了。”

    这话在理,张宣换个话题:“马上就大四了,读研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

    这是三年下来,两人第一次就这个事情交谈。

    杜双伶轻轻回答:“我们三个估算过,其实我和慧慧保研的机会很大。

    青竹的话,有一次考得不太理想,可能会出现一些波澜。

    但总体来讲,我们三个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就算保研不成功,考研也不怕。”

    其实以自家媳妇的读书天赋,他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毕竟前生在南京大学也是轻轻松松就保研成功。

    他本来想顺嘴问一句文慧也在这边读研么?

    但下一秒还是选择住嘴,话到嘴边都咽了回去。

    他心里有逼数:自己得做到在嘴边忘了文慧。

    第二天,四人吃完早饭就赶去了希思罗机场。

    去京城的航班晚一个小时,张宣、杜双伶和陶歌先走了。

    有些意外,同乘的飞机上有一位很漂亮的女士,张宣和大多数男人一样,忍不住瞄了瞄、瞄了瞄,最后闭上眼睛睡觉。

    陶歌和杜双伶把他的微小动作尽收眼底,见他这幅想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样子,两人面面相觑几眼后,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到达香江后,一行人没有马上回羊城。

    张宣掏出手机给许志友打电话:“你人在香江没?”

    许志友回答:“昨天刚和老邓从美国回来,你来香江了?”

    “对,我也是从伦敦回来,路过这里。”张宣如是说。

    许志友忙不更迭地问:“你在哪?我来接你。”

    张宣报了地址。

    许志友电话里喊:“你们等着,我马上开车过来。”

    来了两辆车,一辆许志友开,一辆老邓开。

    张宣上车就问:“你们去美国做什么?”

    许志友回答:“一个华人校友结婚,我们去参加婚礼。

    顺便还去拉斯维加斯玩了一把。”

    张宣问:“赢了没?”

    许志友得意地道:“我赢了一百多万美金,老邓输了2万多美金。”

    张宣揶揄:“这么玩,老邓这几年不是又白忙活了?”

    许志友听得哈哈大笑。

    许志友的珠宝生意兴隆,一进门就碰到好几个香江明星在里面购买东西。

    张宣悄悄问邓达清:“他一个新品牌,怎么这么多明星捧场?”

    老邓告诉说:“许志友这家伙眼光毒辣,我们以前倒是小瞧了他那明星老婆,演艺事业发展不怎么样,但在圈子里人脉倒是挺广,带了很多生意过来。”

    老邓瞧一眼不远处的陶歌,小声问:“你小子是不是对陶歌用了迷魂药?

    人家一个银角大王的女儿。怎么整天替你忙东忙西?”

    张宣斜了他眼:“你不也是高材生么,不也是在为我做事?”

    老邓气结:“我不一样,要不是看在当初那4000万的份上,我会鸟你?”

    说到这,老邓幡然醒悟过来,“陶歌不会是喜欢上你小子了吧?”

    张宣煞有介事地道:“你不说我都没往这方面想。

    你一说,我倒觉得有可能,毕竟不是人人都像我这样天赋异禀的。”

    老邓奇怪地看他,“什么天赋异禀?”

    张宣伸手指比划比划:“量角器和直尺。”

    老邓咧嘴直笑:“你这家伙!”

    许志友做东,请大伙在文华酒店饱餐了一顿。

    饭后,张宣约小刘见面,开门见山地说:“你手里有渠道没?我想去趟澳门,见一见袁澜。”

    小刘回答:“有,什么时候?”

    张宣说:“越快越好,最好是明天。”

    小刘二话不说,直接给赌澳那边打电话,几分钟后讲:“没问题,我们明早过去。”

    “谢谢,那麻烦你明天带我去一趟。”张宣说。

    小刘点头,给他散一支烟,张宣接过,两人就这样一边吸一边聊了起来。

    小刘说跟黄脸婆离婚了,缘由是他老婆不习惯香江这边的生活,回了内地。

    张宣诧异:“你没留她?她一提你就放她走了?”

    小刘落寞地望着窗外:“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还怎么留?

    我只是没想到,这几年她跟我吃了一路苦、却在日子有起色时走了。”

    张宣本想说几句安慰的话,但又不知道怎么说。毕竟社会很现实,各有各的苦。

    小刘吸完半包烟就离开了。

    许志友望着小刘的背影摇摇头,“这小刘啊,哎”

    张宣疑惑地看着他。

    老邓帮忙解释:“小刘深感对不起他老婆,这次离婚不仅把家产全部换成现钱给了老婆,还借了20万给他老婆。”

    张宣更不解了:“那为什么还离?现如今香江不比内地繁华?有好多人削尖了脑袋都往这边挤。”

    老邓和许志友对视一眼,“可能是害怕小刘这种半黑半白的日子吧。”

    休息一晚,第二天张宣、老邓跟着小刘去了赌澳。

    办理一系列手续后,终于见到了袁澜。

    “没想到你们回来看我。”这是袁澜的第一句话。

    “你瘦了很多。”张宣坐在外面说。

    袁澜讲:“进来之前,本以为一切都看透了;可进来后,发现还是有一些事情放不下,慢慢就变成了这样。”

    张宣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袁澜摇摇头:“不用,等我出来自己去做。”

    张宣和老邓对视一眼,没听明白。

    袁澜提示:“99年,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老邓明悟:“代价不小吧?”

    袁澜说了四个字:“倾家荡产。”

    老邓报出自己的电话号码:“出来打我电话,到时候我来接你。”

    袁澜嘴子动了动,记下号码,没说话。

    张宣把袁裳的相册交给她,“上次去伦敦太急,把这事给忘记了。这次特意补上。”

    袁澜说:“谢谢。”

    翻看着相册,袁澜露出了笑容:“袁裳似乎胖了些,这我就放心了。”

    张宣说:“她谈恋爱了,对象是东三省的留学生。”

    袁澜抬头:“男方条件怎么样?叫什么名字?”

    张宣告诉她:“名字我没特意问,只知道大家都叫他时光,长相还行,据说家里开矿,挺有钱的。”

    袁澜沉默几秒,说:“这样也好,袁裳到了结婚论嫁的年纪了。”

    聊一阵后,狱警提示时间到了。

    张宣起身,“我的电话你记得吧?”

    袁澜说记得。

    张宣嘱咐:“出来打我或老邓电话,到时候一起喝酒。”

    袁澜看着两人,许久后点点头。

    回香江的路上,老邓唏嘘:“袁澜人其实挺好的,可惜却放不下仇恨。”

    张宣望向海面:“那种仇恨,没几个人放得下吧?”

    老邓赞同:“倒也是。生而为人,带着遗憾活着也如同行尸走肉,不畅快。”

    接着老邓又说:“既然来了,就到香江多待几天吧,带小杜到处逛逛。”

    张宣摆摆手:“不了,我们今晚就回羊城。”

    老邓惊讶:“这么急?”

    张宣说:“陶歌家里有事。”

    闻言,老邓不再问。

    羊城似乎有所变化,又没有什么变化。想想才离开20多天,哪里能有什么大的变化呢?

    不过街上多了一些不修边幅的青少年,红头发黄头发,牛仔裤戳个破洞,还有纹身。

    张宣一开始挺迷惑,不过留意到街边街角到处都是“蛊惑仔”的海报和周边就明白了。

    这是电影古惑仔进入大陆,带起了一股模彷狂潮。

    张宣问陶歌:“是先跟我们回趟中大,还是直接回家?”

    陶歌说:“回家。”

    张宣把方向盘一打,奔驰往越秀区行政大楼驶去。

    到地方时,陶歌邀请两人:“晚饭已经准备好了,一起上去吃个晚饭再走。”

    杜双伶瞧向张宣。

    张宣透过车窗往二楼看了看:“你家似乎有客人?”

    陶歌说:“我大伯一家子都在。”

    想到陶芩曾说过的话,张宣拒绝了:“下次吧,这次我和双伶就不去了,有点困,先回中大休息。”

    陶歌仿佛知道的想法,没勉强,“那行,到了双伶给姐打个电话报声平安,别让让我记挂。”

    杜双伶笑语盈盈地应声好。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57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