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让妈妈不断怀孕:被黑化的前任们抓住了

  丁雷要气死了,有人在针对网易。

    说实话,这几年,齐磊、王振东、丁雷、小马哥,还有唐海朝和陈方舟,当年东街17号吹大牛的哥几个,一个接一个的起飞。

    齐磊就不说了,那就不是人。  让妈妈不断怀孕:被黑化的前任们抓住了    

    丁雷已经想好了,他得好好锻炼身体,争取比齐磊活的长。等齐磊驾鹤西去那一天,一定把他脑子切片研究一下,说不定有新发现。

    王振东虽然经历了新浪的变故,可是人家找到第二春了,在畅想混的风生水起,已经是做到世界第一了。

    唐海朝混的也不错,亿唐网本来就是偏向电子商务,依赖30支付,国内电子商务网站都活了。去年在香港上了市,唐海朝也进了富豪榜。

    陈方舟的情况和唐海朝差不多,借企鹅社区和博客的东风,也混的挺好。

    至于小马哥就更不用说了,齐磊现在低调基本不出现在公众视野,可让小马哥嘚瑟着了,俨然中国互联网第一人就是他,风光的很。

    大家都过的挺好,就丁雷常年在挨揍。

    虽然还不至于活不下去,但丁总这几年过的真挺惨的,可谓是流年不利啊!

    怎么说呢?如果从上帝视角来看的话,那丁总就应该把齐磊杀了,保准他顺风顺水。

    掰着手指头数,在原本那个时空,网易赖以生存的那些营生几乎都让齐磊这个乱入者给堵死了。

    原本那个时空,网易经历互联网泡泡,可是借游戏的盈利很快就走出来了。

    在这个时空,虽然也做游戏,可是上面说了,《大话西游》不温不火。

    原来那个时空网易还搞过点卡销售,铺过线下的报停、网吧渠道。

    这个时空,丁总就没这个想法,点卡的生意谁做得过三石网吧?

    原本那个时空,网易的门户网站就算赚不到大钱,也是三大门户之一,广告也能赚一大笔。

    这个时空,谁还上门户网站啊?都去博客网和QQ社区泡着了。

    原本那个时空,网易靠米股发家,丁总也坐上了中国首富。

    这个时空,还什么中国首富?米股不被那傻叉针对已经烧高香了。

    怎么说呢?

    也幸好丁总有托底的,30支付的股份,还有东17号的平台盈利都还不错。再加上,国内互联网的融资环境不错,欧洲资本愿意投资,所以丁总日子还过得去,就是有点半死不活。

    可是,越这样,丁总越难受。

    按理说,哥们儿不应该混这么惨的啊!

    “他娘的!!”此时,丁总那张胖脸没有一块肉不在颤抖,“四毛六还不收手,再特么压下去,老子就停盘了!”

    “有病!!谁特么的脑子进屎壳郎了,玩我的股价干什么?”

    正骂的爽,齐磊的电话进来了。

    “干什么呢?”

    丁雷正气头上,跟齐磊也没收着,“骂娘!”

    齐磊一听就乐了,“出来透透气?”

    丁雷一想,米国那边的事儿,齐磊比他熟,正好让他给出出主意。真停盘损失倒没什么,关键是丢不起这个人啊!

    “我找你去。”

    临近黄昏,因为齐磊提前和门卫打了招呼,所以丁雷的车直接开进了北广,停在了雏鹰楼门口。

    一上楼就抱怨,“你倒是清闲哈!不像我们都是劳碌命。”

    齐磊笑骂,“少特么寒碜我,你日子比我潇洒。”

    这是实话,早期的那一批国内富豪,好几个都属于会享受生活的,而丁雷属于他们那里面最会生活的,小日子过的舒服着呢!

    只见丁雷往那儿一坐,自己打开一瓶矿泉水,“少扯淡,我来是请你出主意的。”

    齐磊挑眉,“什么事儿?”

    丁雷登时嗓门大了起来,“不知道哪个孙子在米股和我过不去,我特么快被玩停牌了。”

    “噗!!”齐磊没忍住,笑喷了。

    笑的丁雷莫名其妙的,愣了愣,“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你知道是谁?”

    齐磊赶紧摇头,“不知道!我哪有工夫管你的事儿?”

    齐磊没告诉他是吴宁干的,原因很复杂。

    简单来说就是,齐磊要防一手亚当斯。

    而丁雷真信了,哪知道齐磊还能瞒着他。

    登时抱怨起来,“你说这事儿也是见鬼了,华尔街那帮空头盯着我干什么?不是有病吗?”

    齐磊憋着笑,“空头嘛,谁不盯着?”

    却是丁雷翻着白眼,来了一句,“我特么一共就四千万流通股,他就算全攥在手里也就一千多万米金,不是有病吗?做空我能赚几个大仔儿?”

    好吧,这才是丁雷觉得憋屈的原因。

    他要是像企鹅那个体量,几百亿米元的市值,那傻叉要是做空也就算了,正常的很。

    可网易的体量,刚上市那会还行,股价高啊,十米元一股。

    可是现在,就剩四毛六,连原来的零头都不到。

    再加上,网易的总股本其实不多,经过几轮操作也才一亿三千多万股,流通股就四千万出点头。

    按昨天的股价四毛六来算,市值才五千多万,流通股加在一块才一千多万。

    丁总瞪着眼珠子:“在米股,这连蚊子肉都算不上!谁脑溢血吧?想放只蚊子进去?”

    齐磊,“……”

    事实证明,昧良心的钱是真不能赚啊!就这么一会儿,吴小贱被丁总诅咒多少遍了?

    晦气!

    ……

    八月中旬,齐磊踏上了去米国的旅程,同行的还有丁总。

    好吧,丁总也去米国,他要尽全力阻止“傻叉”对网易股票的围剿,真的不想再停一次盘了。

    同时,还有一个游戏代理合同要谈。

    虽然竞争对手很多很强,可是丁雷也必须争取一下。网易太需要一些强项目来扭转局面了。

    两人在加洲分开,丁雷本以为齐磊应该去西雅图的三石总部的,结果鲍尔森的私人飞机直接把这货接去了纽约,这次的行程全部都集中在东海岸。

    看的丁总羡慕嫉妒恨啊,这货属于在国内唯唯诺诺,一出来就气场全开的架势,有那么点大佬的味儿了。

    “正好,帮我查查,到底是谁!”

    齐磊笑了,“然后呢?”

    “然后……”丁总面色紫青,“然后求他,别特么搞我!”

    却见齐磊摇头上了飞机。

    落地纽约,是鲍尔森亲自来接的。

    “依照约定,EDN在调查你的消息早就放出去了,企鹅股价昨天已经跌到了57米元。巴菲特终于坐不住了,公开表示EDN就是米国毒瘤,让人作呕。”

    一脸得意,“小黑哥也在MZ党内部动手了,鼓动激进议员反对中国资本过度操纵米国互联网。”

    这两件事本来是没有关系的,可是发生的时间很巧,也就有了关系。

    外人看来,就好像是MZ党在指使EDN构陷齐磊。

    鲍尔森,“我还把嘉吉、路易达孚、ADM三家粮商的股价打下来17%,那三家现在应该在找B宫哭诉了。”

    “现在针对EDN调查你的这件事,全米几乎是一地鸡毛了。”

    齐磊静静地听着,渐渐露出玩味的笑容,“鲍尔森,你说实话,你到底是在为我抱不平,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齐磊根本不怕亚当斯,他没有什么把柄可查。

    这么做,也就是把姿态亮出来,这里和国内毕竟是不一样的。

    和国内遇强则弱,中庸之道不同,这里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丛林。

    有人朝你开了一枪,如果沉默,那么第二枪第三枪很快就会来了。所以,必要的反击其实是一种保护。

    可是说实话,齐磊认为这个反击没必要这么强烈,只要让一些人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就可以了。

    拉巴菲特下水,是有代表意义的。

    其它的,什么利用小黑哥,再拉上三大粮商,可不是齐磊的意思,完全是鲍尔森在出力。

    “为什么?”

    鲍尔森本来欢快的表情渐渐严肃,“为什么……”

    冷冷一笑,“齐,我也在表明我的态度啊!”

    “你齐磊不好惹,那我鲍尔森呢?他娘的亚当斯敢查你,就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必须让B宫知道,老子也不是好惹的。”

    “停停停停!!”齐磊听不下去了,这特么就是个戏精。

    “帮我约一下亚当斯吧!”

    鲍尔森点点头,“没问题。”

    被送到酒店,鲍尔森没上去,“上面有人等你,好好休息,工作的事明天再谈。”

    齐磊知道,吴宁和徐倩已经在房间里等他了。

    徐小倩是隔离之后就来了米国,一直还没回去。

    一见面,就挂在齐磊脖子上调侃,“听说这两个月很舒服嘛,在学校里躲清闲,还有李憨憨陪着?”

    齐磊瞪眼,“哪个王八蛋嚼舌根子?”

    徐小倩不加思索,“李憨憨。”

    好吧,服了。

    面对吴宁,则是轮到齐磊调侃,“你悠着点哈,丁雷都快吃人了。满世界找谁在算计他。”

    吴宁一挑眉,“你没告诉他实情?”

    齐磊摇摇头,“没。”

    吴宁和徐倩同时不解,“为什么?”

    要说恶作剧吧,齐磊没那么无聊。当然,该无聊的时候他一次也没放过。但是,这种让朋友提心吊胆的事儿,他一般不开玩笑。

    齐磊的解释是,“亚当斯又盯上我了,到时候,他不会注意不到吴小贱的操作。”

    做空抄底这种事儿,说合规也合规,可也不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亚当斯要是真想做文章,一定会摸到丁雷那边去。

    那丁雷知情和不知情完全是两个性质,所以还是保险点好。

    “好吧!”吴宁点了点头,撇了撇嘴,“我还真没考虑这么周全,又上一课。”

    齐磊则是让他介绍一下情况。

    吴宁,“快了,今天收盘应该能到三毛多,我的目标是两毛开始抄底。”

    “两毛……”

    齐磊直呲牙,吴宁和自己最大的不同就是:这孙子下手比自己还狠。

    “资金够吗?”

    吴宁,“差不多吧!有多大本儿就吃多大的盘呗,无所谓够不够。”

    齐磊却掏出一张支票,递给吴宁,“3亿6千万,我就不插手了。”

    吴宁接过,看了眼徐倩,“你爷们儿真大方。”

    徐小倩撇嘴,“那是。”

    齐磊不插手,是尽量不给亚当斯机会。再说,他相信吴宁的能力。

    这个局其实不复杂。

    又聊了一会儿,吴小贱识趣地先走了,把空间留给齐磊和徐倩。

    深夜,齐磊和徐倩相拥在酒店的飘窗前,看着灯红酒绿的时代广场。

    徐小倩突然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又缺钱了?”

    齐磊皱眉,“怎么突然问这个?”

    徐倩,“给小贱的资金都有零有整的,又没钱了吧?”

    齐磊,“……”

    女人心太细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儿,要知道,徐倩很久没有问过齐磊的财务状况了。仅仅凭借给吴宁的支票就能看出没钱了?

    “我……”好吧,哭丧着脸:“刚刚成立了一个行业扶持基金,子弹差不多又打空了。”

    “唉!”徐小倩长叹,“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呢?感觉你的钱永远也不够花。”

    “这才富裕几天啊?又没了。”

    年前,老秦给齐磊200亿的时候,他还吹呢,两三年之内资金流不用操心了。现在可好,才大半年,就败光了。

    “要不要……”傲娇的扬着下巴,“要不要我扶个贫?我很有钱的哦!”

    齐磊以为她说的是从30支付调动资金,厚着脸皮,“切,你的钱还不就是我的钱?”

    沉吟片刻,“暂时不用。”

    第一,还是因为亚当斯。

    从30支付调动资金虽然不算什么把柄,可他要是想给你使绊子,一样可以挑出毛病。

    别的不说,30支付现在是国家控股,只这一点就很让米国人反感。

    该说不说,这孙子真的很烦人!

    第二,他现在只是手头没有多余的资金,并不是真的缺钱。而且短期来看,也不会陷入资金困境。

    起码齐磊现在进项其实还挺多的,羽绒服在赚钱,企鹅在赚钱,包括盘古系统也进入了成熟期,依靠主题商店和付费服务,也在逐渐盈利。

    “真不用啊!?”徐小倩显然有点不太甘心,“我真的很有钱的啊!”

    齐磊,“留着吧,当嫁妆。”

    “切!”徐小倩很失望,“不用拉倒!”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56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