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女生输了给对方玩一个月作文(撑开粉嫩菊蕾)最新章节列表

    每天早上6点30,是早间新闻的时间。

    这个时间点,也是很多上班族起床出门的时间。

    有空的在家里吃早餐,顺便看个新闻,没空的路上的报纸,茶楼的电视,也能获取到资讯。    女生输了给对方玩一个月作文(撑开粉嫩菊蕾)最新章节列表  

    “昨日,警方在新界南展开抓捕行动,据可靠消息称,本次行动是为了打击国际犯罪组织与本地帮会的不法交易,行动中,警方成功抓获上百名三合会成员,并有某上市公司主席同时被捕,在现场,警方还成功缴获大量疑似黑钱的港币”

    茶楼里,吃饭的上班族,老年人看着电视里,记者拍录下来的画面,顿时响起了一片热议。

    “好多钱。”

    又是古惑仔,又是上司公司主席,又是国际犯罪组织,想起来,就能脑补到一出出刺激的大戏。

    没过多久,就有人拿着报纸咋呼:“上市公司主席原来是他。”

    “谁啊,谁啊?”邻桌的人起身看了过来。

    “马思哲。”

    “马思哲!”

    “那不是那个高科技集团的主席么?”

    “屁个高科技,就个卖按摩仪的,我买了一个不好使,还不让退款。”

    “我觉得还行啊,按得挺舒服的,我儿子给我买的。”

    “你儿子给你买颗玻璃球,你都能当成是钻石!”

    “那本来就是”

    “唉唉,你们看这新闻,上面说周瑜和马思哲有私仇,其实马思哲根本没参与,周瑜这是为了公报私仇,故意大庭广众抓马思哲,就为了让他难堪。”

    “瞎说,那马思哲算什么东西!也配跟周sir比?”

    “就是!”

    “唉,不是,你看这新闻,因为马思哲和涉案人物见过面,周瑜就把马思哲抓了,马思哲解释清楚了,周瑜硬是扣着不放,不让接电话,不让处理公司的事务,就因为周瑜买过这家公司的股票还套牢了!”

    “”

    “唉,还有,集团员工听说董事长被抓,好几条业务线受到影响,甚至有厂家听闻后,怕破产,索要材料费,导致办公用品被抢,还有人被打伤,联系董事长,电话打不通。”

    “通过律师去协商,让马思哲先保释出来处理集团业务,也被警方拒绝。”

    “交1000万保释金也不行,就为了让马思哲继续关下去,这是为了让集团倒闭,下的黑手警队的某些人和某些资本家在打配合?对手在使阴招?”

    “还有照片,集团员工在抢夺中被打,重伤进医院,劳动力瘫痪,家里没钱吃饭,请求集团赔钱,因为董事长不在,人事说没办法处理”

    “哇,这个担架上包的跟木乃伊似的,这是被打了多少顿?”

    几个人你一份我一份看着报纸读着,城里的事好复杂,还每份报纸不一样。

    但是看起来,好像这个集团没了董事长,确实爆发了很严重的事情。

    人都有恻隐之心,而且民众又看不到事实,看着被打砸后的办公室照片,担架上的重伤人员,同理心就往着弱者的方向去了一点点。

    “哇,太可恶了,这不是明摆着说周sir乱搞?周sir那么正直的一个人,太可怜了。”

    “是啊,这帮记者比警察还有本事,一晚上无缘无故出那么多黑材料,肯定有问题。”

    “说周sir乱抓人,就该让周sir把他们通通抓起来。”

    “喂,不过要我说,要是让他在警方的看管之下,出来处理下集团事务,好像也挺应该的,毕竟这么大个公司,这么多人要吃饭。”

    “说的轻松,警察哪有这种服务,保姆啊,还看管之下,要么看押,要么就只有保释。”

    “那就保释呗,反正有1000万的保释金在嘛。”

    “1000万,对这种人算钱么?跑了怎么办,你负责啊?”

    “不会吧,1000万还跑?而且这么大个公司还在,起码几十亿吧”

    “都要坐牢了,谁还管公司,痴线。”

    “你说谁痴线!”

    “说你啊,我跟你说,相信周sir,准没错,我女儿跟我说的,周sir永远可以信任!”

    “我又没说不信,这是在探讨,有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案,你不要转移话题啊,你说谁痴线?”

    “死鸭子嘴硬,你能想到的,人家周sir想不到?你还能比周sir聪明?”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说不定就有什么好主意呢?”

    “玻璃球当钻石啊?”

    “那就是钻石!”

    警局,会见室。

    “姚大状,今天的新闻是不是很好看?”

    马思哲微笑,态度依然悠然自得。

    姚可可脸上画着淡妆,即使是厚粉也有点掩盖不住烟圈下的黑色。

    被周瑜说准了,昨晚她只睡了三个小时,就这还是她强迫自己睡的。

    原本对这案子,她没觉得有多难,即使是周瑜办着案子,总归还是要按证据来,看过卷宗以后,对结果她还是总体看好,证人不开口,警方证据不足,48小时后必定放人。

    只是因为昨晚最后蒋柏奇的话语表现,让她有了一丝疑惑,对蒋柏奇的实力,她肯定认可,所以她回家以后,翻来覆去的查找案子中的可疑点,一直到深夜,都没有找到。

    是没找到?还是本身就没有?

    她想不通蒋柏奇为什么这么说,但是不管如何,明天这一场,她必定竭尽全力!

    她渴望成为蒋柏奇这样有声望的大状,但是律师届很残酷,也很现实,赢者通吃。

    中环bd一整层的写字楼,千万级起步的律师费,至于豪车什么,那只是小钱。

    但要是输了她不会输!

    “姚大状?姚大状?!”马思哲连叫两声,不耐烦的敲了敲桌子:“没睡醒啊!”

    马思哲很不满,正好展现自己能力的时候,姚可可居然发呆,装逼连个观众都没有。

    姚可可很快回神,思绪一转,正色道:“我刚才想到案子的事,走了下神,不好意思,马先生你说什么?”

    这个理由马思哲好受了一点,拉着脸说道:“我说今天的新闻好不好看?”

    姚可可一笑:“相当精彩,想必周sir和新界南都承受着莫大的压力,特别是从马先生公司里抬出来的几位头破血流的伤者,他们那不幸的遭遇,嗷嗷待哺的家庭,真是叫人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马思哲哈哈一笑,心情舒爽:“高明吧?这就是议员的实力,不从攻击周瑜本人下手,那样太low,而是用卖惨的方式引起社会的关注,用民众的同情心去倒逼警局放人。”

    姚可可眼神闪过聪慧的隐晦光芒,嘴角浮起笑容:“马先生,我是律师,刚才的话我可没有听到。”

    “哧。”这帮律师真会装,马思哲鄙夷了下,不过也无所谓的笑,自得的说道:

    “普通人的愚昧就在于他们天然会同情弱者,这是人的劣根性,所以只要给他们一个目标,比他们过的还惨的目标,他们就会觉得不该如此,同情心泛滥,然后就会想当上帝,帮他们去伸张正义。”

    “这一次,我就要让他们把怒火宣泄在周瑜身上,让周瑜自,食,其,果!”马思哲一下一下的扣着桌子,眼含恨意。

    其实他可以不做这些,不管怎么想,他都不可能坐牢。

    做这一行早就建立了攻守同盟,不管是他手下的人,还是魏德信的人,都是主要参与者,按法律算,都是主要参与者,肯定没人会承认。

    但是这笔钱的损失!注定是亏了20亿啊!

    怎能不恨!

    姚可可听完只能眨眼一笑,“马先生一定会如愿以偿。”她是律师,违法的事情只当没听到,不表态就行。

    马思哲咬了口专门让警员帮忙去买的早餐,喝了口咖啡,气道:“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我今天一定要出去!别再让我吃这种垃圾的东西!”

    砰,咖啡落地。

    九龙宏光道,星岛大厦。

    这里是星岛日报的所在地。

    门口不远处的车上,ia的陆志廉抖了抖手上的星岛日报,看的很认真。

    周瑜的黑料不好找,那就是一个工作狂,也不参加什么警司级别的联谊会,酒会之类的事情,以至于外界能听到周瑜的消息,都是在新闻发布会里。

    一般记者利益不相关,也不会去撩拨周瑜。

    像现在这样,别人花了大量心思编排的小作文,看起来别有一番滋味,反正他看的津津有味。

    他的手下则是专注的看着报社门口的动静。

    让记者写一篇檄文,不算贵,贵在临时加急,那也估计就几万,十几万的样子。

    这种私下的交易为了防止被追踪,不会用到转账,只会收现金,所以,现在报纸发了,他们就等着对方什么时候收钱。

    半个小时后,目标走出了大厦门口,男性,32岁。

    “头。”

    “嗯。”

    陆志廉的目光看了过去。

    目标沿着人行道过街,走到了他们这一边,然后走到一辆私家车旁,私家车的车门窗户口递出了一个公文袋。

    “有需要再all你。”

    “没问题。”

    记者笑着接过了公文袋,看了一眼,放进了自己带着的包里。

    “先走了,电话联系。”

    轻轻松松十万块,这不比上班轻松很多,看着车子开走,记者心满意足的转身就想回办公室去,只是仅仅一个转身,几个身着正装的人挡住了他的去路,为首的人肤色黝黑。

    陆志廉举起证件:“ia。”

    记者一下愣在原地,头皮‘wen’的一声轰鸣。

    在很早做这种事之前,就有心理准备会出事,但是又没觉得真的会出事。

    真的到了出事的这一刻,才知道现在是种什么样的心情。

    懊恼,后悔,工作要丢了,还要赔钱坐牢,生活一下子失去了控制

    啪,手也失去了控制,包掉在了地上。

    陆志廉轻笑一声,指了指地上的包:“不介意让我看下你刚拿的东西吧?”

    记者愣愣的没有回应,陆志廉也不需要他同意,手下捡起记者的包,找出了公文袋,打开。

    陆志廉看了一眼,眼神古怪带着遗憾:“就十万啊?”

    “啊?”记者回神,不知道什么意思,目光有些胆怯的看着陆志廉。

    “风险和收益也要成正比,黑周瑜啊,你就收十万?”

    没意思,要是都这样,这出门一趟才收几个钱,什么时候才能像周瑜一样,一次性收那么多。

    陆志廉摇摇头,“带走。”

    记者有点麻,什么叫就十万啊,这要写的不是周瑜,可能就几千块,真以为这钱这么好赚啊。

    “愣着干嘛,要我请你啊?”现场抓到,证据确凿,队员语气不善的直接呼和。

    记者抖了下腿,叹了口气,低头走向ia的车门。

    这里只是今天的一个缩影,随着送款车的不断更换地点,蹲守在几家报社门口的ia调查组,一个接一个的斩获成绩。

    不让这车继续送钱,又何必放它走呢?陆志廉要的,就是让它继续送钱,既是证据,也是收益,送出去的钱没收的才合理。

    随着一家一家报社的记者被抓,陆志廉也接收到了一个个回复,直到全部完成。

    按报纸寻人,轻松的很。

    他拿出电话打给周瑜:“周sir,我一大早就蹲在报社门口,早饭都没时间吃,现在收工了,要不要请我吃饭?”

    “一俩个钟头,收了起码几十万的赃款,还要我请你吃饭,你请我吃饭吧,陆sir?”

    周瑜此时已经在警局的审讯室了,今天有律师,肯定是正式的审讯,所以旁边有了个女便衣,负责记录,对面坐着的是姚可可和马思哲。

    只是他们两个,看着周瑜用着调侃的语气打电话,有说有笑的样子,肯定不会陪笑。

    一两个钟头,几十万赃款的字眼,信息量似乎挺大,让人浮想联翩。

    陆志廉也知道周瑜肯定在忙,目的达到,不开玩笑:“好拉,就跟你说一声,不打扰你了,有需要再all我。”

    “多谢。”

    周瑜收了手机,调整了下坐姿,让自己靠的更舒服点,这才看向马思哲。

    “马先生大清早请我看报纸,钱也花了,效果也起到了,现在有什么感想?”

    马思哲尚未来得及开口,姚可可身体前倾,抢答道:“周sir,我不明白你问我当事人的问题是什么意思,如果与案件无关,我可以代他拒绝回答。”

    马思哲抬手,微笑的盯着周瑜:“不用,我倒想问问周sir,你问我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要听外面的最新情况,他不信一点反应也没有。

    周瑜抓起桌面上的一叠报纸,移到了他的面前,慢慢的点了点名字,微笑道:“恭喜你了,花了几十万,成功请他们去ia喝咖啡,ia应该给你寄面锦旗,毕竟这年头,自费的人不多了,几十万,喝一年都足够。”

    马思哲联想电话内容,一下就听懂了,无所谓道:“那又怎么样?收钱办事,只要事办了就行,再过几个小时,等这件事情一发酵,新界南的电话怕是会被社会各界打爆,周sir有的忙了。”

    周瑜淡笑:“你还挺有信心,几个小时,好,给你几个小时,反正时间还长,不过马先生这么说,等于承认这件事是你指使的了?”

    马思哲一抖西装,往后一靠,嗤笑道: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从昨天到现在,我一直在警局里,你别想冤枉我,姚大状,我能不能告他诽谤。”

    姚可可嘴角抿起:“现在还不行,不过如果周sir继续说下去,那就可以了,马先生是有名望的人,法官一定会严肃考虑。”

    “听到了,闭嘴啊!”马思哲哼的一声:“高级警司又怎么样?我请一个律师团来对付你。”

    周瑜点点头:“如果你有机会,我倒是不介意,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你还有没有这么多钱请律师对了,姚大状,他的律师费给你了没有,别到时候收不到钱,白瞎了自己的黑眼圈。”

    “不牢周sir费心,我相信马先生会安然无恙的走出去。”

    “好,马思哲,现在有人指证你是国际洗钱集团的亚洲区负责人,你承不承认?”

    “谁啊?谁指证我?”

    “我是问你承不承认?”周瑜扣了扣桌子,冷声道。

    “当然不承认,我又没做过!”马思哲哧的一声,看着周瑜有些好笑,什么破问题。

    周瑜偏头:“记下来。”

    “记下来了。”

    “好,马思哲,你有没有参与过任何洗钱活动?”

    “当然没有!”

    “你和魏德信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可能见过,但是不熟。”

    “你和施嘉莉什么关系?”

    “朋友,也不熟。”

    “你和梁思敏什么关系?”

    “朋友,不熟。”

    “都不熟,那梁思敏指证你是他的上司,也是洗黑钱集团的亚洲区主管,指使她把20亿现金交给长兴的施嘉莉,你承不承认?”

    “疯了吧你,怎么可能?”马思哲摇摇头嗤笑,“你不用唬我,你觉得我会信?”

    周瑜又扣了扣桌子:“麻烦你听清楚我的问题,承不承认指使”

    “不承认!”马思哲硬气打断。

    “记下来。”周瑜又偏头提醒。

    “记下来了。”女文职哭笑不得,心里默念,我有那么不专业么?

    姚可可倒是狐疑的看了眼记录员和周瑜,这些问题都是基本问题,她也没什么好干涉的,只不是实在想不明白,周瑜老提醒记录员记录干嘛?

    总觉得很重要,偏偏又抓不到关键,真的是再普通不过的问题。

    周瑜继续说道:“你不承认梁思敏受你指使,但是梁思敏说是你指使的她,把钱交给长兴的魏德信和施嘉莉,施嘉莉也证实了这一点”

    “不可能!”马思哲大声道。

    “麻烦不要打断我,施嘉莉承认洗黑钱,并且同样指证你是国际洗黑钱集团的亚洲区主管,是她和魏德信一起和你谈的交易,并且定下了百分之十五的佣金,你承不承认这一点?”

    “不承认,我和她不熟!”

    “记下来。”

    “记下来了”

    “等等,周sir,你说施嘉莉承认洗黑钱,真的假的?”姚可可插嘴道。

    别人的口供在警局这一步,她是看不到的,而且,据她所知,到昨天为止,除了马思哲和魏德信,别的人都没有请律师,不知道现在有没有

    本来可以和别的同案犯律师沟通一下,但是现在,信息缺失,有点难受。

    怎么回事?这几个人都不知道请律师的么?

    周瑜斜了她一眼,想了想道:“看在蒋状的面子上,我破例告诉你一次,是真的。”

    姚可可皱眉,马思哲则是紧盯着周瑜,他还是不信,施嘉莉怎么可能承认?

    她可是直接操作人,是主谋!

    “那我再问你一次,施嘉莉指认你是这20亿的出资人,运来让他们帮你洗干净,你给他们百分之15的佣金,你承不承认?”

    “不!承!认!”

    “记下来了么?”周瑜又偏头。

    女文职点点头,眼神哀怨,周sir我还是挺专业

    周瑜拿起看了看,一连串的不承认,挺满意这份口供,反转,递给了姚可可,“看看吧,没问题签字。”

    “问问完了?”姚可可诧异的看着周瑜,有点傻乎乎的接过口供本。

    这审讯才哪到哪,这不是刚开始么?

    周瑜嗯哼一声,叹了口气:“负隅顽抗,对罪行没有一丝悔改之意,如口供所写,全在上面了,我就不浪费时间了。”

    说话真难听,姚可可皱着眉接过,口供简简单单,根本没看头,她又挑眼观察周瑜,想要看出有什么猫腻。

    周瑜脸上只有平静,点头示意:“没问题就签字,我赶时间,还有下一场。”

    姚可可思索了一会,递给马思哲。

    马思哲大笔一挥,痛快的签完了字,然后把笔一甩:“我能走了么?”

    “走怕是走不了。”周瑜看了看上面的签名,递给女文职:“马先生你不还等着看我周瑜的笑话么,不能当面看见,岂不是亏了票价,好几十万呢?”

    周瑜轻笑。

    马思哲翻白眼嗤笑:“48个小时嘛,有意思嘛?”

    周瑜起身:“48个小时是没什么意思,慢慢坐。”

    马思哲冷哼一声,偏头不看表示不屑。

    周瑜真的转身就走,姚可可一直在看着周瑜,不可能那么简单的吧?

    她的目光紧盯,随着周瑜走到门口的脚步一停,她内心一跳,果然!

    周瑜扭头道:“梁思敏是警方的卧底,她有你每一笔交易的记录和录音,你这么不合作,三分之一的减刑怕是没了,48小时确实不适合你,48年差不多,慢慢坐。”

    砰,门关上。

    马思哲惊的微微抖了抖头,看着门口两眼发直,眼神里含着愠怒。

    姚可可立刻扭头,眼神凝重,快速说道:“梁思敏知道你多少事?”

    马思哲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变幻了说辞,轻声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怎么可能是卧底?”

    “不可能!”砰,马思哲一拳砸在了桌上,满脸怒气。

    姚可可深吸一口气,沉声道:“马先生,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你先告诉我,梁思敏知道你多少事?”

    马思哲压在桌上的拳头捏的死紧,逐渐泛红,声音向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低吼:“她全知道。”

    闻言,姚可可一下失去了力气,靠在了凳子上。

    紧皱着眉头凝思,不顾旁边马思哲‘贱人’‘bith’“老子要杀了你”之类的谩骂。

    想了想抬头道:“马先生,现在最重要的一点,是确认周瑜说的是不是真的。”

    “怎么确认?”马思哲其实也将信将疑。

    姚可可:“给梁思敏请个律师。”

    “我还要花钱给那婊子请律师?!”马思哲惊怒道。

    姚可可平静道:“马先生,梁思敏应该没律师,我不能和她直接沟通,但是只要给她请个律师,我就能和她的律师沟通。”

    “请!”马思哲恶狠狠的眼神,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好,我马上打电话,安排律所的其他人过来。”姚可可拿出手机,正要拨打号码,莫名想起了周瑜的那句话

    ‘他的律师费给你了没有,别到时候收不到钱,白瞎了自己的黑眼圈。’

    律师费真没给,像这种大老板都是师傅的关系,都是后给的,从来不会赖账,可要是万一马思哲出不去了不会吧?不会没钱收吧?

    这要是再介绍个人来,结果收不到钱,不得骂死她。

    “马先生稍等,我去下洗手间。”姚可可捂了捂肚子,皱着眉拿着包出门。

    马思哲正在怒意上,根本不关心。

    姚可可出门,蹬着小高跟,快步走到窗户边,拨通了冯应驹的电话,捂着嘴小声道:“师傅,客户有可能被判终身监禁,钱怎么办?”

    冯应驹正在赶来的路上,一听脑子有点懵,“这么严重?不是说没什么事么?”

    “有关键证人,他的女手下是警方的卧底,他提议再找个律师去试探下那个卧底,我觉得有道理,就答应了帮他找,但是我突然想到万一他没钱付账了呢,出了这么档子事,他的公司说不定都有问题。”姚可可小声急促。

    冯应驹很快笑道:“没关系,我知道他有处房产,拍卖了800万肯定拿得出来,大不了我们申请查封拍卖,不过你说的对,律师合同赶紧要补上,这是证据。”

    姚可可松了口气,“那就好,不过师傅,还有个律师怎么办,要不随便找个便宜的,反正也只是问一问,如果真是卧底,那就不是被告人,不需要废什么事。”

    冯应驹想了想道:“你觉得他被告终身监禁的概率有多大?”

    姚可可虽然很不想承认失败,但事关利益,直言道:“如果那女的真的是卧底,按照我对周瑜的观察,估计证据确凿,所以随便请一个就好。”

    “呵呵呵,可可,这师傅就要教你,做事不是这么做的。”

    姚可可不明白冯应驹为什么还笑的出来,而且挺开心的样子,不解的问道:“那师傅我该怎么做?”

    “我待会过来带来合同,你依然负责马思哲,这个女卧底,我亲自来。”冯应驹说道。

    “啊?”姚可可诧异。

    冯应驹轻笑一声:“还不明白?如果他会被判终身监禁,那这就是我们最后一次接他生意,你考虑怎么收钱很对,但是你更应该考虑的,就是怎么样把利益最大化,一栋房子,可不止800万。”

    姚可可灵光炸现,瞬间明白了,笑道:“看来他的房子能值1800万。”

    “哈哈哈,聪明,paris,你真是一点就透。”冯应驹大笑,“我待会就到,到了就签合同,签完直接去法庭申请查封。”

    “好的,师傅,那我在警局等你。”

    “哈哈哈,paris,你本来是我的助手,但现在变成了单独代理人,这次800万,你的佣金可也不少。”

    姚可可娇笑道:“那还是师傅肯给机会。”

    “是你聪明,等我。”

    香江与伦敦时差8个小时,冯应驹一接到消息就坐飞机过来了,现在本来就在来警局的路上,到的很快。

    “师傅。”

    “paris。”冯应驹步入警局对着姚可可一笑,然后一眨眼暗示,“我先去见他。”

    冯应驹很快见到了马思哲,马思哲看到冯应驹还是开心了些:“冯大状,你再不来,我心脏病都快犯了,paris是很好,但有你我才放心。”

    “马先生说笑了,我都还没心脏病,你这么年轻怎么会有呢?”冯应驹打了个哈哈:“不过马先生,我建议还是paris当你的律师好点。”

    “为什么?”马思哲皱眉。

    冯应驹淡然一笑:“因为我可以帮马先生去探那个女卧底的底啊”

    “但是。”马思哲犹疑。

    冯应驹打断道:“马先生,如果他是警方的卧底,想要套出来话不容易,有我去,你应该更放心,而且我也在,我和paris谁当你的律师,没区别的。”

    这个理由马思哲能接受,点头道:“好,交给冯状你。”

    “嗯。”冯应驹拿出合同:“如果没有什么问题,马先生麻烦签下字。”

    马思哲看见合同,顿时不爽:“什么意思,怕我不付钱?从来都是事后给钱,你是不是没信心?”

    冯应驹诚恳道:“马先生,多虑了,又没叫你现在给钱,你想什么时候给就什么时候给,只是合同得正式,现在大律师公会审核很严,一切手续得正规。”

    马思哲想想也确实没付钱,拿笔唰唰签了名。

    冯应驹和姚可可顿时一笑:“马先生,那我帮你去问。”

    “快一点,我不想在这里呆下去。”马思哲皱着眉扣桌。

    “好的,一定。”冯应驹微笑:“我和paris商量下对策。”

    马思哲摆摆手。

    冯应驹和姚可可出门,冯应驹低声道:“你马上去一趟法院,申请财产查封,要快,说不定他还有其他问题。”

    姚可可迟疑:“那法院的传票马上就会送达,被他知道,不太好吧?”

    冯应驹嗤笑:“有什么关系?你还在乎他的感受干嘛,钱到手了,他爱换律师都没关系。”

    姚可可微笑点头:“师傅说的对,那我现在就去。”

    “嗯,去吧。”

    姚可可拿着合同快步走,师傅真的挺狠,这一招下去,等马思哲知道了,都能气吐血!

    冯应驹看着姚可可的背影,闪过狡黠的光芒。

    他不能代理马思哲,马思哲必输,何必担上这个输家的名头,代理卧底就不同了,绝对不会输!

    做徒弟的,拿了钱,背个锅,很合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54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