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老汉与饥渴的寡妇(校宿玩小雪)最新章节列表

    苏明安后颈处伤口已经缝合,一枚核心能源躺在苏凛手中。

    “手术过后,你会有些虚弱,记得每天都来找我灌注维生能量。等凯乌斯塔结束,你就能摆脱这具躯体。”苏凛说。

    “……谢谢。”苏明安说。  老汉与饥渴的寡妇(校宿玩小雪)最新章节列表    

    无论是手术,还是那一场梦,他都该说谢谢。

    他看了一眼弹幕,内容还算正常,看来苏凛在他昏迷过程中没有做什么阴险的事。

    【呀,明安醒啦!你已经是女孩子啦!】

    【今天是除夕,大家一起在直播间念新年贺词怎么样?】

    【咱们可以用文字转播龙国新年晚会,今年晚会请了不少大佬,运用世界游戏的虚景架构系统来表演,肯定很精彩。】

    【凛酱怎么从不开直播?凛酱!!你平时在透过苏明安的眼睛看谁?在看我,对不对?(微红的眼睛里写满了控诉,贝齿轻咬下唇,上扬的狐狸眼中蓄满泪水,幽怨地叹息.jpg)】

    【我的评价是苏凛不如霖光,白毛加一万分。】

    【苏凛看了立刻连夜染白毛。】

    【明安,看看我么么么~(叼着玫瑰出现)(被玫瑰刺到嘴)(慌忙逃离)】

    【急死了,没法传递吕树的信息,吕树*****】

    【头一回这么遗憾和苏明安隔了一个世界,其实我最大的遗憾就是隔着屏幕认识他捏。】

    ……

    苏明安才发觉,原来今天就是除夕。

    副本开启第十四天,2022年1月31日,过了今晚,就是农历新的一年。

    尽管翟星上的时间永久停留在了2021年9月30日,对于活在世界游戏的人类而言,他们却已经经历了四个月的时光。

    他几天前还希望能过一个不错的新年。但看现在这走向,估计世界还是不肯放过他。

    霖光这个精神病的威胁、随时可能发生的核爆、末日城特雷蒂亚的针对、他维的虎视眈眈、还有隐藏着的爱德华等玩家……这些都是问题。

    他突然看见苏凛在低头吃什么东西。

    “你在干什么?”他说。

    等苏凛抬头,他才发现原来苏凛只是在低头盯着手心里那枚能源。

    “别误会,我只是在观察这枚能源的能量,这算是给我的谢礼。”苏凛说。

    苏明安移开视线,他差点以为苏凛也被入侵了,头脑不正常到在啃手。原来苏凛“升级”靠的是能量。

    苏凛擦干净手指,突然说:

    “哪怕人类有一天真的机械飞升,只要灵魂的本质还是人类,那就是人类。真正决定你是不是一个人的,是你的灵魂。”

    “嗯?”苏明安抬眼。

    “所以记忆复制,其实不能视作复活。因为这意识不是你的,只是对于其他人而言,相当于你又活了一次。除非你复制出来知道自己是复制品,否则在复制品看来,【我自己就是自己】。”苏凛说。

    “……”

    “在我眼里,无关外貌,只有灵魂。所有的存在都是独立的,你与阿克托完全不同。”苏凛说:“你的灵魂独一无二。”

    “这方面我还不需要开导。”苏明安说。

    他虽然这样说,但苏凛的话,确实让他思维清晰了一些。

    这个世界的代入感太强,阿克托身体残留的情绪共感极为严重。在之前听到特雷蒂亚近乎宣判的直播时,他感到一股彻骨的哀伤。阿克托的情绪如同附骨之疽般缠绕着他。

    副本构造越来越真实,他逐渐分辨不出副本与真实世界的区别,有时候,为了推测人物的剧情发展,他会主动沉浸其中。

    身为“阿克托的仿生体”,他的行动被全盘否定,他会感到些许挫败,这无法避免,与个人理性无关。

    “我只是随口一说。”苏凛也不在意。

    “对了。”苏明安问:“你说你能看到灵魂的颜色,那我的灵魂,是什么颜色?”

    苏凛沉默了一会:“和我的颜色一样。”

    “那是什么颜色?”苏明安问。

    苏凛没有回答,抬手:“好了,你们可以进来了。”

    布满阳光的山洞前,突然“唰唰唰”闪现了一堆人。他们人头挨着人头,一瞬间挡住了血日的阳光。

    夏晟、露娜、路、程洛河、曜文……他们的头一个接一个地窜过来,似乎想要观察苏明安的恢复情况。

    “城主,特雷蒂亚他们太气人了,公开了一大堆实验计划,我们赶紧杀回去,把他们赶下台!”年轻气盛的曜文大喊。

    “城主。”同样年轻的程洛河还算稳重:“群众只会服从上层的领导,只要我们压制了特雷蒂亚,那些民众只能服从您。”

    “你们认可我?”苏明安问。

    “当然。”为首,夏晟单膝跪地,神情一如既往地肃穆:“是您救了烽火,是您让十一区发展至如今的末日城,是您把我们从死亡线上捞了回来,您是不一样的。”

    他抬起头,漆黑的眼眸显得坚定:

    “我在烽火当副领主的时候,心中就只有让所有人活下去的想法。我想,我来到这个世界,想做的一切事都是为了让更多人活下去。

    谁做大统领,谁做将军,谁去率领军团,谁管城邦资源,我都无所谓……我只想辅助您,让所有人的生活过得更好,这就是我活下去的目的而您帮我们做到了这些,所以,无论什么情况,我都不会离开您。”

    苏明安注视着他漆黑的眼睛,像是一对没有棱角的黑曜石。

    他从未和这位沉默寡言的统领交心聊过,直到如今的危急时刻,才能看出一些人的忠诚与坚贞。

    夏晟这样守卫者的姿态,如堡垒般沉稳而坚定,如同一名宣誓效忠的骑士。

    随着夏晟的下跪,后面齐刷刷矮了一排的人,只有几个玩家还站着。

    “好。”苏明安点头:“那我们回”

    旁边,苏凛突然抬头,皱眉望着远方耀眼的色泽。

    “科技世界,人类的最强武器。”苏凛说:“简直是一柄对准自己文明的利剑……这种东西就不该被制造出来。”

    苏明安的心陡然一紧。

    “哗!”

    远方,那是一抹骤然亮起的巨型光耀。

    “那是”露娜拔高声调,几乎失声。

    ……

    血红的数字间,面板传来神之城的指令密码。

    海面之下,一名头戴军帽的长官,沉默地接收指令,将命令运转至每一颗镶嵌在潜艇中的螺丝钉。随着海域的清空,长官按下一枚猩红按钮。

    “霖光大人疯了……”

    长官与他的军士们垂首,如同树枝弯折的白杨:“愿古旧的信仰原谅我们……”

    一瞬间,一抹宛如飞鱼般的瑕白尘光冲出沸腾的海面,骇浪如同煮沸的开水泼洒而开,密密麻麻的气泡在日光下破裂翻涌!

    【KT2计划已启动……】

    【数据重构中,正在启动……启动成功,顺利完成发射,祝人类好运。】

    红字细密铺就而开,片刻后,屏幕黯淡,海面上一道白影升腾。

    一时之间,各城的指挥中心都收到了警戒提示,百亿级计算飞速运作,高层被迅速送往安全的核掩体。城市之间,金融大厦之上,原本滚动不息的广告停止,换成了数行“核爆来临”的血红警戒。

    震动隐隐于大地间传递,那道飞驰的白影如同利刃,弹头朝下,像一场庄严的审判。一柄达摩克里斯之剑正从人类的头顶轰炸而落。

    当它驾凌第一城的上空时,没人觉得它会下落。第一城隶属神明阵营,来自神之城的核弹不可能摧毁这里。

    他们欢呼着,庆祝着自由阵营要完蛋了这核爆肯定是冲着末日城去的,他们昂首挺胸,像为这场末日礼花行一次注目礼。

    然而,当他们注视到这柄铡刀亲近他们自己的头颅时,整座城市一片死寂。

    为什么这枚核弹会在他们的城市下落?

    为什么神之城会向他们发射核弹?

    只一瞬间,第一城居民的思绪便化为虚无。那柄漂亮的,炸出绚丽烟火的铡刀,像是灿烂的火焰蘑菇将他们包裹,他们的身躯涤荡在爆炸之中,逐渐感知不到自身,像投入了母亲的怀抱。

    爆炸冲击波穿破云层,直冲天空,裹着雄浑的橘白色光球,扩散时如同涨潮时层层叠叠的海浪。

    大地在颤抖。

    地狱之火在摧折的焦黑建筑间吞噬狂舞,临近爆炸边缘的人们痛苦地在火焰中奔逃,在白烟间化为一团碳灰。

    繁华的第一城,以及它的三十三万四千两百九十三名人口,死于这场核爆之中。

    第一城数支刚离城的运输队停在城外,注视着突然在火光中消失的城市,司机踹开车门,泪流满面。

    放射性的尘埃扑打在地面,一时之间,生灵涂炭,宛如地狱图景。

    数万遗体惨不忍睹,被骤变的气压挤破了身躯。幸存者呕吐奔逃,身上满是放射般的黑色瘢痕,他们的寿命不超过七天。

    强烈的电磁脉冲没有影响各大城市的传讯,由于阿克托的黑科技,他们的信息传递依旧正常。

    传讯器之中,传来各大城市无力的怒吼:

    “二十秒前,神之城从‘瑶光级-03’核潜艇上引动了核爆。”

    “他怎么会有核武器,这东西不是被统一封锁了吗?”

    “他为什么会对自己阵营的第一城先下手?他还算人吗?”

    “他是什么意思他要毁灭整个人类世界啊!”

    “这是神明的旨意!是神明的旨意,神明不要我们了!!”

    “拨通神之城的通讯他不接?一直拨!他想要什么,我们都给,不能让他继续毁灭下去!没人想给疯子陪葬!”

    没有人能平静面对死亡。

    除了在一城中瞬间消失的人们,临近的二城和中小城市都陷入了强烈的恐慌。

    神之城的一次核爆,毁掉了十分之一的人类生存区域,再发动九次,他们就会全员覆灭。

    “嗡”

    防空警报在各大城市空中震彻。人们慌乱迭起,不住奔逃。

    苏明安一行人在遥远的山洞里,直观地看着这可怖而震撼的一幕。像是人类一场庄严的注目礼。

    这一次,霖光是一个区域逐步发动的核爆,而不是一瞬间引爆整个世界。

    苏明安想起霖光离开前说的话

    【路维斯,如果你想活,之后就来神之城……神之城的城门永远为你敞开。如果你想带人进来,我也同意,但人数不能超过三位数。】

    【在不久后……那里会是唯一的诺亚方舟。】

    ……

    “滴嘟。”程洛河的通讯器传来声音。

    “喂,妈。”他接通,语声带着哭腔。

    电话那头久久没有声音。

    直到一声苍老的声音传来,夹杂着痛苦和喘息:“没什么,儿子,妈就想听听你的声音。”

    “妈……妈……”程洛河突然哭了。

    “你还好吗?以后要照顾好你自己,要记得吃早饭,不要光练枪忘了加衣服……”母亲的声音越来越低。

    程洛河的母亲,最近在第一城勘察情况。

    “……”

    所有人安静下来。他们知道,这只是第一发核弹。

    苏明安凝视着远方恐怖的爆炸,拳头握紧。

    这时,突然一声温和的男声,响在他耳边:

    “你好,亚撒·阿克托,世界之源的掌控者。”

    苏明安环视四周,却没看到声音的来源。

    “要和我玩一场‘文明赌约’吗?所有人的命,可都在你一个人手里我可以帮你杀死霖光,夺回神之城的控制权,阻断剩余的核弹,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男声传来。

    “你是谁?”苏明安开口,周围人投来疑惑的目光。

    “在你们的话语中。”男声传来:“你们都叫我【神明】。”

    “什么是文明赌约?”

    “就是我想邀请你……”男声传来,带着一股笑意:“玩一场文明的对赌游戏胜者获得新世界的一切,赢得未来。败者上百亿生灵丧命,失去主权。”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52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