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强奷到高湖(侠女前后破苞)最新章节列表

 县尊温言道:“不知和尚从何而来?”

    “和尚”之称,随西方教大行东土,亦流传开来。

    并非所有僧人都能有此称,只有其中德高望重、道行高深者方能称之。  强奷到高湖(侠女前后破苞)最新章节列表    

    县尊以此称呼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僧人,足见此时僧人于大唐地位之重。

    同时,却也是在试探江舟所化身的菩提达摩。

    若是一般僧人,是万万不敢妄自担此尊号的。

    江舟一笑:“贫僧自西方佛国来,欲传法东土,济渡众生。”

    “和尚好大愿。”

    县尊大赞,旋即话锋一转道:“却不知和尚有何神通,能济渡众生?”

    江舟扫了他一眼,忽露一丝古怪笑意,笑得县尊也有些莫名发毛。

    直到他面露不悦,江舟才道:“县尊可是心有烦忧?”

    县尊皱眉:“大旱连年,又有妖魔肆虐,本县如何能不忧心?”

    江舟摆手摇头:“此为公事,贫僧所问,乃县尊家私之忧。”

    县尊不悦道:“本县清贫乐道,齐家和睦,何来家私之忧?”

    江舟笑道:“齐家和睦,却无子承欢,圆中有缺,岂能无忧?”

    县尊神色微变:“和尚此话何意?”

    江舟呵呵一笑,往袖中一掏,却是掏出一粒圆滚滚、红艳艳的丹丸。

    “县尊,于阴阳和和之际,服下此丹此丹,便能解县尊烦忧,若是信得过贫僧,请县尊笑纳。”

    “贫僧这就去为县尊降那妖邪了。”

    说着便起身离去,也不去看那满脸尴尬羞怒、却隐有一丝跃跃欲试的县尊。

    那枚丹丸,其实就是他偷偷照着之前得到的那张展阳神丹丹方炼出来的。

    本来只是好奇,纯粹的好奇,却没想到在此时用上了。

    他如今的道行,想要看出一人的身体状况并非难事。

    对这位县尊来说,展阳神丹就是最好的神药,根本就无法抗拒。

    说来,要是达摩祖师真有眼,见了他顶着自己的名头干这勾当,哪怕定力再深,想来也得跳脚。

    ……

    夜间。

    郑县粮仓。

    一个年纪不大的年轻人盯着江舟好一会儿,才道:“那老髡胡,县尊与你说了甚么?”

    如今对西方教不满之人,皆以髡徒称僧人,意为秃子,却带有更多的蔑视。

    江舟变化的达摩样貌,深目高鼻,显是胡人模样。

    此人如此唤他,显是对他极其不满。

    江舟只是呵呵一笑,没有理会。

    这人面色微怒,待要发作,却被一个穿着羊皮袄子的老者喝住:“住口!”

    “今夜定要捉住那鼠妖,若出了差错,惊走鼠妖不敢再来,你等可担得起罪责?”

    “那老僧,莫以为当今圣上善待西方教徒,你便可在这东土横行无忌,若是坏了我等好事,一样要将你打杀,叫你身死道消!”

    他们已在此埋伏两夜。

    其间那鼠妖曾现过身,众人都曾各展手段。

    虽然让那鼠妖跑了,但此老所展现的手段却是最令众人惊异。

    反倒是江舟一直在划水,也让众人对僧人的忌惮渐消,变成了对他的不满和小觑。

    却都知道羊皮袄子老者不好惹,那年轻人也不敢反驳。

    只恨恨瞪了江舟一眼,便静伏起来。

    一直到得后半夜。

    粮仓之中终于有了异动。

    “这鼠妖好大的胆子,果然还敢再来!”

    众人摒息宁神,只因那羊皮袄子老者早已布下禁制,掩去众人立身之所,倒也不虞被那鼠妖发现。

    却见地面忽有一堆浮土凸出,一团圆滚滚的黑影跃了出来。

    鼠头鼠脑,四下探望。

    旋即喃喃有声:“硕鼠硕鼠,请食我黍!”

    “鼠口夺粮!”

    对着眼前仓中堆积如山的粮堆张口一嗫。

    粮堆竟然肉眼可见地下降,被吸入那黑洞洞的阔口中。

    片刻功夫,数丈高的粮堆便已消失不见,那妖又换了一堆张口狂吸。

    此妖身不过三尺,却也不知将那粮吸到何处。

    “此妖竟有如此腹纳乾坤的手段!”

    诸人都是两眼发亮。

    若是能擒下此妖,剥皮拆骨,以其精魄神魂定能炼制出一件收纳乾坤的法宝来!

    这等类似壶中洞天、袖里乾坤的神通手段,天下间可不多见。

    纵然是天上仙神,也没几个有这等神通。

    谁能不动心?

    此时这只鼠妖本身,在他们心中比县尊悬赏更重许多。

    江舟却是神色古怪。

    这只肥老鼠怎么会在这里?

    这竟是元千山养着的那只满仓将军。

    “嗝~!”

    怕是连吸了上百万石粮,那肥鼠才停下来打了个饱嗝,有些意犹未尽地看了看四周仍存量不少的粮堆。

    怕遇上昨天那群人,却不敢再贪心。

    正想要走,却听一声暴喝:“动手!”

    几人从禁制之中飞身而出。

    满仓将军见此,鼠眼中露出一线饥笑,似乎并不将这些人的埋伏放在眼中。

    “想捉满仓爷爷?下辈子吧!”

    “爷爷走也!”

    圆滚滚的身子急急一转,便想如往日一般遁入土中。

    但众人早已有备,岂能令它得逞。

    那羊皮袄子老冷笑一声:“筑室反耕!”

    从腰间解下一把铁锄子,望空一抛。

    地面竟陡然凹下一个大坑,仿佛被人于短短瞬间,挖走了一大片。

    沙石泥土亦都变成了石砖泥瓦,井然有序排列起来,成了四面高墙,刹时间将肥鼠围住,地面也铺上了石砖。

    这等挥手间筑室起楼的手段,江舟也还是第一次见。

    满仓将军一头扎在砖地上,哎哟一声,竟直接被弹了回来。

    晕乎乎地坐在地上,羊皮袄子老者冷笑一声,又解下一根草绳,欲将其缚起。

    却有一人阻道:“陈前辈,你既已得了擒妖大功,这鼠妖还是分予我等吧?总不能好处都让你占了去?”

    “你是流字门的前辈,也是有头有脸之人,若是如此,传出去,未免有些名声不好听吧?”

    其余几人也是隐隐挡在羊皮袄子老者身前。

    妖还未拿,这些人竟就起了内哄。

    江舟看着地上的满仓将军,却也不急出手。

    他了解这只肥老鼠,它没这么大本事,也没这么大胆子。

    能在郑县作怪这么久,都没被人捉住。

    “啊!”

    却听突然一声惨叫,却是有一人突地诡异地身子从中一折,整个人便像被什么吞了一样,隐入虚空之中。

    四周除了几人,却不见什么东西。

    众人一惊。

    “不好!还有一只!”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37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