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肉文耽美/抑制剂的副作用by栖鹤海棠小说

  觉醒国度已经覆灭。

    连带着最后的底牌也被摧毁。

    历经之前那次大战……    肉文耽美/抑制剂的副作用by栖鹤海棠小说    

    石炎深觉殖装战兵虽然强大,但却也真的靠不住。

    毕竟一具空空旷旷的身子,什么时候不知道什么东西强行进去了也没人知道。

    这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石炎甚至无法理解,他以前是怎么觉得这些东西是顶顶好用的?

    随即醒悟,恐怕是那时候高端的武者和异术师实在太少。

    而且一个比一个刺头儿,比起来,这些殖装战兵们简直不要太方便。

    可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

    殖装战兵的缺陷就出来了……

    如果是以前,石炎可能还会考虑抢救一下。

    但现在,古武升维成为武道。

    第一批修炼斗气的那批斗者们也都已经可堪大用。

    那么殖装战兵的存在也就没那么重要的了……

    销毁,全部销毁。

    甚至石炎做的比苏唯想的还要绝,他不仅销毁了所有的殖装战兵,更连殖装这一体系也要彻底湮灭掉。

    此事自然在现实里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但对苏唯而言,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最起码,觉醒国度最大的仰仗算是彻底没了……

    别人不知道,苏唯还能不知道殖装其实就是觉醒国度为了给他们培养战兵才会出现的么?

    依理来说,虚数空间之内的觉醒国度被覆灭,所有的臣民们都被苏唯转化成为了北境的子民。

    中亚帝国的殖装战兵也被彻底销毁。

    就连艾丽丝,也开始在苏唯的建议下,将所有的殖装战兵们封锁冷冻,而不是如同之前那样随意的保存……

    除非人为解冻,否则这些殖装战兵们休想自行走动一步。

    毕竟一国之君,不可能苏唯一句销毁,她就真的全部销毁。

    她还指望这些东西作为对抗教会的中坚力量呢。

    所有的殖装战兵都在控制之中……

    再加上神主已死,理论上来说,觉醒国度早已经成为了历史。

    但偏偏还是出现了意外。

    这神主是苏唯亲手斩杀。

    而那一句来自系统的提示……

    天网衍生体,让苏唯心头多少有了几分不安的预感。

    就如觉醒国度背后的永夜圣君,背后还有神主。

    难道说神主背后,还有什么么?

    这特么的不就是无限套娃么?

    这五个字让苏唯一直在意,却又不知道该从何查起。

    这也是从艾丽丝手中得到文极君之后,苏唯没有第一时间销毁他,而是用维生仓养着他到现在的原因所在。

    不过为了防止他伤势恢复之后走脱,所以苏唯也仅仅只是一直维持着他的最低生命气息,毕竟无论是武极君还是永夜圣君,哪怕是神主,那种种神妙的能力都让人为之惊叹。

    与他们拥有同样智慧的文极君,自然也是不可不防。

    虽然因为这样导致他晚醒了许久,倒也正好让苏唯利用这段时间,把他们打下的江山给接收下来。

    如今得知文极君苏醒的消息。

    苏唯立即起身,在蝶的陪同下,一起往科研院而去。

    负责照顾文极君的,正是已经正式脱离维生仓,恢复了正常人身份的罗淮。

    之前怎么处置他,苏唯还为难了一番……

    若是论他的罪行,自然是罪该万死。

    可如果不是他,与觉醒国度之间的战争必然会旷日持久,就算获胜,恐怕也得是千把章以后的事情了。

    从这一点来说,罗淮可算的上是劳苦功高。

    虽然非他本意,但功劳就是功劳,真要杀了他,苏唯还真有那么几分愧疚。

    放离自然也不可能,这罗淮浑身上下满满的反人类因子。

    放出去,那就是个不安定因素。

    正不知道该怎么处置的时候,文极君被带了回来……

    正好,文极君对罗淮有知遇之恩,两人之间感情深厚,由他来照顾文极君,苏唯还能省掉一个护工的工资钱。

    就不信罗淮还好意思找苏唯开工资。

    而事实上,罗淮确实对觉醒国度已经有了极深的感情。

    哪怕知道很可能觉醒国度的覆灭是因为他的关系,但在看到重伤的文极君的第一时间,他仍是本能的将其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得知苏唯让他照顾文极君的时候,他甚至还不自觉的对苏唯生出了几分感激的心思来。

    当苏唯到来的时候。

    文极君仍然被安置在维生仓内,虽然苏醒,神色仍然有些萎靡不振,只是眼神震怒,恶狠狠的瞪着罗淮。

    而罗淮同样脸色苍白,面上是浓浓的愧疚……

    可以想见,他肯定刚刚才被骂过。

    “文极君,这应该还是咱们第一次见面吧?”

    苏唯微笑道:“虽然我对你可是已经很熟悉了,帝国双极,君文极先生。”

    文极君死死盯着苏唯,目光落在蝶的身上,他对当初那个与武极君同归于尽自爆而亡的美杜莎显然还有很深的印象。

    他冷冷道:“果然,最初那批在帝都之内作乱的贼人,就是你在搞鬼,一切都是你干的,包括觉醒国度沦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你下去吧。”

    苏唯摆手,示意罗淮离开。

    罗淮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离开了。

    虽然很担忧文君,但此刻他对苏唯的敬畏早已经铭刻在了骨子里。

    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他到这种程度……

    在他看来,苏唯早已经不是人了,那是比来自地狱最深处的魔鬼还要来的更为可怕。

    文极君仅仅只是在看到苏唯的那一刻失去了控制。

    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冷冷道:“果然,他也是你的人。”

    “你早就该猜到了。”

    苏唯说道:“当你知道《无限》ol同时涵盖现实和虚拟两个世界的时候,就该猜到罗淮既然是现实中的人,你难道就没考虑过他现实中的躯体到底怎么样了,你没有关注过这个问题,这就是你的取死之道。”

    “没错,是我错信了罗淮,害了陛下,害了神主,害了所有的同胞家人。”

    文极君眼底泛起悲痛之色。

    说道:“我本来就罪大恶极,如今觉醒国度已经覆灭,我这个最该死的人却反而没有死,怎么,还想要榨干我最后一滴的利用价值吗?还是说你想要通过我,找到异神尊的下落?可惜,别说我不知道,就算我知道,我也绝不会告诉你。”

    “区区异神尊,我还真没放在眼里。”

    苏唯摇头说道:“我只是有一件事情想问你,只要你能给我答案,我可以不杀你,甚至还可以给你自由,让你和罗淮离开太平岛,以正常人的身份在现实世界里生活到老。”

    “让我跟一个叛徒一起活下来,你认为这是恩赐?”

    “我以为你该猜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事实上,背叛你的从来不是罗淮,而是我留在他身上的暗门,通过他真正的身躯来遥控他的行为,不过现在他已经得回了自己的身躯,那么我的手段自然也就没用了。”

    “背叛就是背叛,无所谓自愿不自愿。”

    “但觉醒国度已经不在了,你也没必要固守着一些已经没用的秘密,只要你能获得自由,也许还有重新崛起的机会。”

    苏唯的话好像罂粟一样,让文极君的呼吸逐渐变的急促。

    他说道:“而且别忘记了,异神尊已经逃出去了,虽然教会方面宣称他们已经杀死了异神尊,但艾丽丝讨要异神尊尸体的时候,却遭到了拒绝,可见他们根本就没能活捉他,如果你能出去,如果你能跟他汇合的话,你信不过罗淮,但总不至于信不过异神尊吧。”

    文极君眼底浮现些微纠结,看着苏唯的眼神里满是忌惮。

    常年身在高位,与岳不群等人共理事务,甚至作为所有人的舵首在前方指引方向。

    也许做的还不够好,但这几年的锻炼下来,苏唯的心智已经开始逐渐向着上位者发展,凭借自身之势,甚至能够压制住文极君这常年处理国务的人上之人。

    看文极君有意动之色。

    他问道:“你想问什么?”

    苏唯问道:“你听过天网衍生体吗?”

    文极君闻言怔了一下,摇头道:“看来我们是没有合作的可能了,天网衍生体什么的,我听都没听过,恐怕给不了你想要的答案。”

    “是么?那太可惜了。”

    苏唯摇头道:“看来,你下辈子就只能在这个维生仓里度过了。”

    他转身离开。

    而在他离开很久之后,罗淮这才慢慢的走了过来。

    “文君……”

    “别跟我说话。”

    文极君狠狠瞪了罗淮一眼,闭上眼睛,闭目养神了。

    心头却忍不住暗暗警惕。

    天网衍生体。

    他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个?

    他明明应该没有任何机会才对,他甚至都没跟神主对过话。

    这边,走远后。

    蝶轻声说道:“苏掌门,他在说谎。”

    苏唯问道:“为什么这么认为?”

    “天网是在陆星生活的基本依靠,我在来到这个世界没两天,就已经会用天网查询一些生活方面的常识,可他听到天网衍生体,竟然一点儿震惊的表情都没有,甚至连瞳孔都没有缩小。”

    蝶说道:“他表演的太逼真,所以反而显的很假了。”

    “这也是我困惑的地方。”

    苏唯摇头道:“我刚刚听说天网衍生体这五个字的时候,第一想法就是天网是不是诞生出了自己的意识……我看过太多人工智能衍生智慧方面的书籍了,甚至因为这事儿太平岛上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工智能的出现,可如果真是天网诞生意识,那么神主的能力绝对不止我们现在所想象的这样,最起码,只要他操纵三大帝国所有的武器自爆,就能轻松毁灭人类世界。”

    “所以呢?”

    “之前文极君已经有了意动之色,就算只是虚与委蛇,但我确实说动他了。”

    苏唯摇头道:“可听到天网衍生体之后,他却迅速改口,说没有合作的可能,看来这件事情他确实知道,而且这件事情比我们想象中还要来的重要的多,让他直接放弃了虚与委蛇的可能。”

    “需要逼供吗?”

    蝶很贴心的提议道:“我们蛇人族有一种毒素,可以麻痹神经,如果用来审问的话,也许可以……”

    “这也是我在犹豫的地方,他所使用的身体可是殖装战兵的身躯,毒死他不难,但逼供……他根本连痛觉都没有,他的精神又无比坚韧,刚刚我想了很多手段逼问,比如说搜魂大法,心转身之术等,但对他可能都没有太好的效果。”

    苏唯摇头道:“我当时也只是随口一问,他肯定不知道我是从哪里得知这个词的,但如果一旦我们对他逼供,就会让他明白我们对这个消息其实很在意,一次不成功,到时候有了防备,再想知道这个秘密就很难了。”

    “那怎么办?”

    “殖装战兵,没有痛觉,可以自行屏蔽自我意识,甚至只要他愿意,也许自裁对他而言都不算难事,他还没死,肯定是还有别的盼头,只是不知道这盼头是异神尊还是别的什么……。

    苏唯沉吟了一阵,说道:“想要探查出这个秘密,可能还得着落在罗淮的身上了。”

    蝶奇道:“他……他不是已经不被文极君信任了吗?”

    “不,倒不如说经过这一次的背叛,他其实已经更被文极君信任了,只是不被他原谅而已。”

    “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们可能要等上一段时间了。”

    苏唯摇头道:“这个文极君机敏的很,想要瞒过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不太明白。”

    “不明白就对了。”

    苏唯笑了笑,说道:“走吧,你不是说唐家的唐元昊想要来找我谈一桩生意,而且姿态摆的很低吗?走,也该去见见他了,如果真有诚意,我也不是不能许他一些什么。”

    说着,拉着蝶的手往华山正殿走去。

    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亲昵,是一点儿也不隐瞒了。

    蝶心头羞喜,之前些微疑惑也都不算什么了。

    而此时,科研院之内。

    日常帮助文极君换完了维生液。

    短短一会儿的时间,文极君早已经虚弱的睡过去了两次……

    他的伤势太重,苏唯也没有刻意的为他养伤,只是保住他的命就好。

    中间,罗淮也曾数次想要跟文极君搭话。

    但文极君却对他爱搭不理。

    罗淮咬牙,看着文极君这凄惨的模样,终于忍不住低声说道:“文君,你放心,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救我出去?”

    文极君果然睁开了眼睛。

    撇了罗淮一眼,说道:“我第一次信你,延续了一百多年的觉醒国度覆灭,圣君败亡,族人全灭,连家园都被人夺走;第二次信你,神主被你偷袭而死,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殖装战兵被销毁控制,大好局面一夕反转,我也沦落到这步田地;现在你还让我信你?”

    “刚刚那个苏掌门也说了,他之前完全是通过在我的真实身体里留下的暗门来操纵我,我的身体被他掌握,那不是我的本意,我对觉醒国度的忠诚,文君您大可以相信,尤其现在我获得了身躯,他已经不能再掌控我了,我获得了自由。”

    “哦?”

    文极君看了罗淮一眼。

    问道:“我真的能再相信你吗?”

    “我知道文君您对我很失望,但您放心,我会用行动证明我的诚意。”

    罗淮压低了声音,说道:“事实上,这个想法几天前就已经有了,尤其那苏唯竟然还跑来询问什么天网衍生体,看来是想要从您口中获得一些关于我们觉醒国度的隐秘,如果您执意不说,他很可能会对您用刑……所以,我必须想办法把你送出去。”

    文极君:“你有办法?”

    “没有,这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到处都是监控,外界到处都是聚气入微级的宗师武者,正常来说,想要逃出去难如登天。”

    罗淮低声道:“但他们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得回了我自己的身躯,自然也就重新掌控了我自身的异术,他们都把我当成普通人,那我就有了机会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传授你异化之力,助你掌握别的异术。”

    文极君心头暗恨,心道等你助我逃出去,我就宰了你。

    觉醒国度因你而亡,神主因你而灭。

    就算不是你的本意,我又怎么能原谅你?

    但这苏唯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天网衍生体的说法……

    如果真让他得知这背后的隐秘的话,那才是真正的劫难。

    这罗淮,已经是他唯一的依靠。

    文极君低声说道:“答应我,如果逃不掉的话,杀掉我!”

    如果平时,他可能会向罗淮解释这个天网衍生体的秘密究竟是何等的重要。

    但现在……

    他却一点儿蛛丝马迹都不敢跟他说。

    这样就算罗淮是那苏唯的棋子,也休想再从我口中骗到什么消息了。

    文极君心道被你忽悠一次是因为你聪明,被你忽悠第二次是因为信息差,如果再被你欺骗第三次,那就真正是我蠢了。

    而罗淮也没有询问的意思,而是在帮文极君换完了营养液之后,悄悄的溜了出去,打算探查情报去了。

    他只是被勒令不允许离开太平岛,但还是能在研究所里稍稍走动一下的。

    偶尔还能跟人搭上几句话……

    毕竟他的身份并不是所有人都知晓,很多人都认为他是这里的研究员来着。

    这也是罗淮敢于轻许承诺的底气所在。

    他,罗淮,要用诚意,向文极君证明自己的忠诚。

    当然,可能也有他本身也想要逃离这个苏唯的原因,这人太可怕了。

    而此时。

    苏唯似乎对这一切全无所察。

    回到宗门大殿。

    此时,大殿之内,早有人等候多时。

    来人是一名约莫七十余岁的老者,须发皆白,看来颇有几分威仪。

    唐族族长,唐元昊。

    唐家在中亚帝国也是颇有几分名望的名门望族,虽然比不得五族,但在后起之秀中,却也是首屈一指。

    尤其是其家主唐元昊。

    最是为人称道……

    当然,被人称道的可不是他的能力,而是他的贪生怕死和恋权不舍。

    天下岂有三十年之太子乎?

    但在中亚帝国有,他儿子都当了五十多年的少家主了,还没转正。

    之前想要与《无限》ol做生意的就有唐族,只是接连吃了几次闭门羹之后,很多人就都放弃了。

    他们习惯了高高在上,已经忘记了该如何放低姿态……

    但唐元昊明显不同。

    他特地亲自登门,显然是因为比正常人更为需求《无限》ol。

    他老了。

    快死了。

    一家老小都在盼着他死。

    但他不想死,以前是因为恋权,现在的话,则单纯的是贪生。

    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机会,他不愿放弃。

    而苏唯亲自接待他的原因,自然也是因为他给的诚意最足。

    虽然这诚意在苏唯看来,还稍显不够。

    他问道:“想要获得原住民的身份?”

    “是的,苏掌门,如您所见,我已经老了,哪怕是最高规格的营养液,也无法再延续我的生命,所以我想要舍弃这一具身体,如同真正的祖星人一样,去到另外一个世界生活。”

    唐元昊说道:“钱不是问题,资源也不是问题,只要苏掌门您能答应我的要求,我这边好商量。”

    姿态俨然已经放的极低。

    苏唯微笑道:“就喜欢唐家主您这豪爽的性格,早这么痛快,咱们可能早就银货两讫了,何至于扯那么长时间的皮,毕竟名额有限,也就是唐家主您来的及时,不然的话,可能现在就是诚意再足,也买不到名额了。”

    “好说好说,之前主要也是不了解情况,连带着晚辈们行事无礼了些,老朽在这里代他们道歉了。”

    “那就看看卖身……咳咳……我早就备好的交易协议吧。”

    苏唯给蝶使了个眼色。

    蝶眼底浮现怜悯神色,转头去拿文件去了。

    而唐元昊则困惑道:“我……老朽刚刚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没……什么都没有,做生意讲究你情我愿,唐家主带着诚意,我自然不会让唐家主空手而归。”

    苏唯笑的温柔无比。

    韭菜还要防止割断根,但肥羊宰起来,需要客气什么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36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