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又肉又污的黄文(小妇人撤档)最新章节列表

   吴彦祖!

    孟绍原很满意自己新的身份。

    对着镜子照了照。    又肉又污的黄文(小妇人撤档)最新章节列表    

    瞧,镜子里的这个帅哥,真他妈的像吴彦祖。

    中校参谋。

    这个职位是有讲究的。

    不管在国军,还是在汪伪军,参谋这个职务是最多的。

    为什么?

    在军队里拿份饷银,可职位只有这么多,怎么办?

    总不能让他当个排长连长的吧?

    那就参谋吧。

    要有人问你担任什么职务,你说自己是某连连长,人家一准会说什么你们营长是某某某,贵部如何如何。

    伱要说自己是参谋?

    哦,原来如此,久仰久仰。

    “参谋不带长,放屁也不响。”

    这话,就是从好几十年前开始有的。

    穿的是便装。

    一是穿便装不会那么引人注目。

    二来,你一个汪伪军的参谋,也没什么地位啊。

    “吴长官。”

    李之峰的称呼也换了:“这是谢老板给您在广州的开销。”

    打开一个皮包,里面放了不少的日圆、军票,还有三根金条。

    谢镇南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

    孟绍原的身份是番禺一个商人家的小儿子,从小不学无术,惹是生非。

    他老子为了给他谋个前程,花了一笔钱,把他弄到了军队里。

    “谢镇南做事细,这些他也都准备好了。”

    孟绍原从包里拿出了一块手表,那是日本的机械表。

    不仅如此,还有日本烟,一盒日本糖果。

    细节。

    孟绍原拿发蜡,把自己头发打理的一丝不乱,收好这些东西:

    “走,李勤务,咱们上别人那里拜访一下去。”

    ……

    广州街头,忽然响起了刺耳的防空警报。

    那是中美盟军的飞机又来轰炸了。

    街上的广州市民早就已经习惯了,一丝一毫都没有表现出慌乱来。

    这些飞机的轰炸目标可不是市区。

    而是包括黄埔码头在内的日军军事目标。

    孟绍原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中国只能挨炸不能还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现在,让日本人也尝尝炸弹落到脑袋上的滋味吧!

    他发现,不少仰头看着天空的广州市民,脸上都一样洋溢着无法掩饰的快乐笑容。

    ……

    听说这次的轰炸,命中了日军的一个军火库,死了不少日军士兵。

    孙朝文把脚踏车往边上一放,掏出了宿舍钥匙。

    “孙组长。”

    这时候,马路对面忽然有人叫他。

    孙朝文一看。

    是两个陌生的年轻人。

    “你们是?”

    “啊,我是20旅的中校参谋吴彦祖。”

    孟绍原掏出了证件。

    孙朝文接过来仔细检查了一下,又还给了对方:

    “有什么事吗?”

    “我有重要情报要来向您汇报。”

    孟绍原一开口,孙朝文皱了一下眉头:“这样,下午你去我办公室,咱们再细谈。”

    “情报非常重要,耽误不起。”孟绍原却神色肃穆说道:“您要是不相信我,我们现在就去您办公室,实在是十万火急。”

    孙朝文心里盘算了一下:“那好吧,你们跟我进来。”

    孙朝文打开房门。

    他背对着两个人,拉来公文包,看了一眼里面的手枪。

    ……

    “说吧,什么事。”

    一进去,请孟绍原坐下,孙朝文开口问道。

    “孙先生,自我介绍一下。”孟绍原换了一个称呼:“我是军统局行动处行动科科长王南星!”

    “混蛋!”

    孙朝文迅速掏出了手枪:

    “你好大的胆子,军统的竟然敢跑到我家里来了!都别动,动一动,打死你们!”

    他枪口一边对着孟绍原,一边慢慢的朝电话机那挪动。

    “孙先生,不用急。”

    孟绍原说出了一个名字:

    “赵玉芬!”

    孙朝文停住了脚步:“什么意思?”

    孟绍原不紧不慢说道:“你的上级让你尽快找到赵玉芬,帮她迅速转移。你当时就在分析,怎么能够找到赵玉芬并且将她安全转移?

    她的接头人失踪了如果被特务机关关押,作为直属日军特务机关的广州特务处,一定会收到风声。可是,作为情报科组长,你却没听到任何消息。很显然,出手的是特高课!

    我来判断一下你当时的思路,如果你直接出面,即便把赵玉芬安全送走,你必然会在日后引起特高课的怀疑,这对你继续潜伏在敌人内部十分不利。

    所以,你必须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既要马上转移走你的同志,还不能留下痕迹。

    你想到了一个完美的计划,利用敌人内部矛盾,找到了日伪广州维持会会长兼治安处处长,吕春荣,向他提供了一批黄金线索!”

    孙朝文脸上不动声色,可是内心却大事惊诧,如此隐蔽的计划这个人怎么会知道的?

    ……

    吕春荣,日伪广州维持会会长兼治安处处长,是日本特高课培养的心腹。

    此人在广州商界有一定的影响力,在日军占领广州前就被日本特高课策反,被委以高位。

    不过,此人和伪广州市市长彭东原一向不和,在陈耀祖“空降”广东后,与其联手挤走了彭东原。

    孙朝文之所以找他帮忙,就是因为吕春荣跟特高课的关系。

    而且,孙朝文和特高课的高层柳川良子之间有一些“特殊”的关系,吕春荣是为数不多的知情者之一。

    吕春荣对孙朝文突然到访有点意外,可他曾亲眼见过上司柳川良子对孙朝文的暧昧态度,因此,马上装作惊喜的样子,把他迎进办公室。

    “孙组长,好久不见,是哪阵风把你吹来的?吕某荣幸至极啊!”

    如果不是看在柳川良子的面子上,吕春荣才不会搭理一个小小的情报科组长。

    “吕处长,上次匆匆而别,兄弟礼仪不周,此次特地请罪来了!”

    几个月前,柳川良子在广州遇到孙朝文,心有好感,吕春荣恰好看到那一幕。孙朝文断定他猜不透两人的关系,故此套近乎,为接下来铺路。

    “兄弟此来,是想请吕处长帮个小忙的,不知吕处长可否赏脸?”

    吕春荣有些不悦,一个小组长仗着和他的上司有点关系,竟敢打秋风到了他的头上!

    不过,面子上却不好拒绝。

    “孙组长何出此言,只要吕某力所能及之处,无所不从!”

    孙朝文装作神秘地靠近他,低声道:

    “兄弟近日刚查获了一批要运走的黄金,但对方来头不小,不知吕处长有没有兴趣?”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30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