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学长想吃我的小兔子;肥水不流外人田全文阅读免费正版小说

    鸽子歪着头,大概是感觉邓肯没有听清,很快又重复了一遍,声音比刚才还大:“艾伊!”

    邓肯终于明白了这鸟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你的名字叫艾伊?”

    鸽子骄傲地点了点头,在书桌上踱来踱去:“咕咕!”    学长想吃我的小兔子;肥水不流外人田全文阅读免费正版小说    

    邓肯忍不住揉了揉眉心,总感觉跟这只鸟交流起来比跟山羊头交流还诡异,而这主要是诡异在鸽子那难以捉摸的语言风格上:“你知道自己是怎么诞生的么?或者说……你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鸽子想了想,两只眼睛缥缈地同时望向了不同的方向:“哎呀,页面不见了,刷新一下试试?”

    邓肯:“……”

    他发现自己完全无法理解这只鸟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甚至不敢确定它突然就蹦出来的这些句子到底是不是跟当前话题有联系。

    但他又绝对可以肯定,这只鸟是有在思考的,而且是在很……认真地与自己交流。

    只不过它显然对“交流”有着自己的理解。

    邓肯又跟这个自称叫“艾伊”的鸽子交谈了几句,结果是他们的交谈始终维持着平行线般的频率,基本上就是各说各的,要说有关吧,实在看不见交点在哪,要说无关吧,这鸽子有问必答……而且偶尔还有那么一两句貌似是回答了邓肯的问题。

    交流到最后也没太多进展,邓肯只能皱着眉念叨了一句:“这又是个什么邪门玩意儿……”

    他觉得自己大概要很长时间才能跟这只鸟建立起正常的交流了,这个过程甚至可能比他适应山羊头的聒噪还要困难。

    鸽子则蹲在他对面的桌子上,无辜地眨巴着小眼睛,偶尔念念叨叨地要求V它50。

    邓肯没有在意这只鸟的念叨,而是曲起手指轻轻搓了搓,看着指尖的绿色火苗在空气中跳跃,他起码有一点可以确定那黄铜罗盘尽管已经与眼前的鸽子融为一体,但从本质上,它仍旧是一件可以被自己操控的“异常物品”。

    幽绿色的灵体之火升腾起来,鸽子“艾伊”的羽毛缝隙间也几乎同时升腾起了绿色的火焰,那枚挂在它胸口的黄铜罗盘则“啪”一声弹开,透明的玻璃壳下,略显虚幻的指针正随着邓肯的意志而渐渐稳定下来,描绘着诸多神秘符号的表盘也逐渐被火焰充盈。

    艾伊则全程没什么反应,只是相当自然地沐浴着这灵体之火,仿佛在等待邓肯的命令。

    在黄铜罗盘被彻底激发之前,邓肯主动散去了火焰。

    在测试过程中,邓肯心中也在默默总结着:

    “罗盘还能用……只是多了个古怪的‘介质’,暂时不能确定这只鸽子会产生什么作用,或许是某种助益……

    “目前还不清楚这个罗盘的底细,在做好准备之前最好不要进行第二次‘穿梭’……下次测试的时候要时刻关注罗盘和鸽子有什么变化。

    “鸽子和我之间存在联系,在激发出灵体之火的情况下,这种联系会变得更加明显,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直接控制鸽子出现在什么位置……但控制也只能到这一步……

    “‘艾伊’明显有自己的意志,会按自己的想法活动,给它下达的指令不一定都会得到执行,这一点与失乡号上的其他‘物品’不同。

    “能说话,有一定思考能力,会独立判断问题……和普通的异常物比起来,这只鸽子的性质似乎更接近山羊头……”

    邓肯心中总结了一些目前已知的情报,最后,他的目光终于落在了那柄黑曜石小刀上。

    如同干枯扭曲的手指般的刀身,漆黑反光的刀刃。

    这正是那个戴着金色太阳面具、在下水道集会场中主持邪恶献祭仪式的黑袍神官曾持有的东西,从用途来看,这应该是一件“仪式刃具”。

    邓肯以精神投射的方式抵达了那个疑似位于“普兰德城邦”地下的集会场,返回的时候也是精神返回,他本以为这个过程应该完全是精神或灵魂层面的,但现在这把仪式小刀却真真切切地摆在自己面前。

    略作思索之后,邓肯伸出手拿起了那柄小刀。

    冰凉坚硬的触感实实在在地传来,这是一件真实存在的物品。

    邓肯又释放出些许灵体之火,让火焰缠绕刀身,而从那空洞虚无的反馈来看,这柄仪式小刀中曾蕴含的超凡力量确实已经消散干净。

    就如他之前在献祭现场的判断,这东西并非真正的“异常物”,而应该是某种超凡力量的延伸产物,或者用人工方式“灌注”出来的临时物品。

    邓肯虽然不清楚这个世界的“异常物”到底有怎样的体系,但他猜这柄小刀应该算不上多么稀有的物品,至少……它看上去像是量产出来的。

    “这是你带回来的东西?”他抬起头,看向正在桌子上休憩的艾伊,扬了扬手中的黑曜石小刀,“而且是专门给我的?”

    鸽子用红色的小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邓肯,全身一动不动,对提问毫无反应。

    邓肯:“……?”

    他又问了一遍,鸽子仍然没有任何动静,就跟突然变成了一个没有生命的雕塑似的。

    突然出现的异常变化让邓肯眉头微皱,但就在他准备用灵体火焰刺激一下艾伊看能不能将其强行唤醒的时候,这只鸟又一下子“活”了过来,它原地蹦了两下,大声嚷嚷着:“拿上这把太阳能战斧,拿上这把太阳能战斧,拿上这把……”

    “好的好的我明白了,你不用把我刚才的每一遍提问都回答一遍,”邓肯赶紧摆了摆手,一边强行让鸽子安静下来一边又组织了一下语言,“那你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这把小刀带过来的么?或者说,你可以携带‘实物’进行穿梭,是这样吗?”

    鸽子沉思了一下,低头啄啄邓肯的手指:“全场满减,件件包邮。”

    邓肯:“我……就假装听懂了吧。”

    他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跟这只鸟的交流极限也就到这儿了。

    随后他从书桌旁站起来,看向了海图室的方向。

    山羊头和爱丽丝还在外面,热切友好的交流还在持续。

    人偶小姐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发出声音了,而山羊头刚刚开始讲述海带炖菜的第十七种做法。

    邓肯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把自己目前唯一的(而且竟然是画风最正常的)船员给救下来。

    另一方面,他在寝室中待的时间也太久了,中间又搞出了一些异常的动静,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出去露个面,让山羊头安安心。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是犹豫地看了正在桌子上跑来跑去的艾伊一眼。

    要不要把这只鸽子也带出去?带出去了要怎么解释?

    邓肯只犹豫了两秒钟,便果断地抓起鸽子放在自己肩膀上。

    他是要长期在失乡号上活动的,而这只鸽子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也肯定会长期跟着自己,目前还不知道这鸟有什么生活习性,但作为一个具备思考能力和交流能力的“异常物”,它大概很难像个死物一样被藏在某个地方。

    船上多了一个“乘员”,这是藏不住的事情,而如果现在隐藏,将来一旦暴露,反而是对“邓肯船长”这个形象极大的损害。

    所以他不如大大方方地把这个鸽子带出去,就说是自己新的“战利品”他不需要跟那个山羊头解释什么,船长不需要跟大副解释。

    大副自己会脑补的。

    至于这只鸽子时不时蹦出来的怪话(在这个世界的当地人听来那肯定都是无法理解的怪话)……那也不用解释。

    就让山羊头和爱丽丝自己想办法去脑补吧。

    肩膀上扛着肥鸽子,邓肯起身整理了一下仪容姿态,从容地迈步向海图室的方向走去。

    鸽子骄傲地挺起了胸膛,仿佛宣告般嚷嚷着:“正宗好凉茶正宗好声音欢迎收看由……”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28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