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殿前欢po 萧珩 (古代翁熄浪史)最新章节列表

    多宝阁总部。

    天玑老人与三位阁主回去之后,均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他们都看出来了,仙皇这一次主要是看王氏的态度。既然王富贵代表着王氏,已经不再追究多宝阁了,仙皇也就顺水推舟没有抓着不放。  殿前欢po 萧珩 (古代翁熄浪史)最新章节列表    

    关键还是在于王富贵的态度,显然他对多宝阁还是颇为友好。

    否则这一次,以仙皇的暴脾气多半不会轻易放过。

    “三宝,这一次算你侥幸过关了。”天玑老人正色教训道,“但是多宝阁内部接下来的整顿行动,你们三个千万不能放松,赤月魔朝那边,也会展开一次大整顿行动。”

    “是,尊上。”三位阁主连忙领命行礼。

    “此外,穆云仙皇晋升了真仙中期,对接下来的世界格局变化也会有所影响。”天玑老人脸色有些凝重道,“我们这些中立派最怕的便是如此,无论是东风压倒西风,亦或是西风压倒东风,都会令我们的生存环境愈发严峻。”

    “尊上,那我们是否可以多支援魔朝一些资源?”金瞳真君低声问道,“如此,也好平衡仙魔两朝的实力。”

    “万万不可。”天玑老人坚定拒绝道,“魔朝有魔朝的底蕴,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仙朝压倒,这时候我们更应该秉承中立态度,不偏不倚。否则一旦叫仙皇识破,以她的个性定会使出非常手段,届时,我们定会被逼着要么投靠仙朝镇压魔朝,要么投靠魔朝抵抗仙朝。”

    “是,尊上。”三位阁主再次应道,大家的脸色都不是太好,如今这局势可真是怕行差踏错半步。

    “大家也别太担心。”天玑老人也是自信道,“我的寿元虽然有限,却能依靠神魂沉睡不断拖延时间,间接延长在世时间,仙魔两朝对我也是颇为忌惮,断不敢得罪太狠。”

    顿了一下,天玑老人又好奇道:“对了,今日拜见仙皇时,那个骑傀儡蜘蛛的小子是什么来头?”

    “尊上,您说的是王宁晞吧?”三宝真君说道,“这小子也是东乾长宁王氏出身,在仙朝可是传奇级存在,且不说他对炼器与傀儡一道的天份非常高绝,此子行事作风颇为无耻,各种挖角手段层出不穷,连仙皇陛下都对他头疼异常。”

    “又是长宁王氏?”天玑老人皱眉不已,“这长宁王氏底蕴如此浑厚,若非得到了什么天大的机缘,便是某个古老的传承逐渐入世。”

    “无论是哪一点,咱们与之交好,多结一些善缘总不会错。他的那头傀儡蜘蛛颇为独特,各关节灵动细腻,做工精湛无比,且仿佛已经拥有了初步的器灵智能。有趣,颇为有趣,三宝,你去把他请来,我要与他聊一聊,若他资质不俗,可给他些好处。”

    “尊上,属下这就去。”三宝真君恰好准备去拜谢一下王富贵,得令后,屁颠屁颠而去。

    同时。

    寒月王氏内宅奢华的客院中。

    “富贵啊,我王宁晞,难啊。”王宁晞骑在傀儡蜘蛛上,喝着灵茶,一副唉声叹息的模样,“这一次,家族任务仅仅完成了一半,也不知道天玑前辈会不会上钩。”

    “四十七叔,正所谓能者多劳嘛。”王富贵帮他沏茶,笑着安慰说,“我算是看明白了,您这一次骑着傀儡蜘蛛觐见仙皇陛下,合着还在钓天玑前辈的胃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您,为何不直接了当去和天玑前辈交流,尽情展现你的才华。”

    “我相信以天玑前辈的眼光,一定会对你赞赏有加。”

    王宁晞在傀儡蜘蛛上转了个身,让自己的姿势变得更加舒服些,摇头说道:“富贵啊,我承认你打仗的阴谋诡计比我强,可是要轮到挖人,还是我更擅长一些。”

    “俗话说得好,送上门的不香。我得让天玑前辈即对我感兴趣,又不能轻易让他得逞,如此一来他便会越来越心痒难耐,视我若宝。”

    “富贵啊,我教你八字箴言,忽冷忽热,若即若离。”

    “……”王富贵深深地看着自家洋洋得意的四十七叔,早听说他四十七叔用计茶里茶气的,今儿个算是见了世面。

    唉~记得四十七叔年轻之时,还挺正气凛然的,究竟是经历了什么?让他渐渐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叔侄俩正说着话呢。

    却听寒月王氏的门房前来禀报,说是三宝真君登门拜谢王富贵。

    三宝真君乃是颇有名望和地位的凌虚境前辈,王富贵自然不会拿乔,当即就与王宁晞一道前去主动迎接。

    一番客套后,三宝真君被请进了客院。

    到了客院略作招待后,三宝真君自然又是一番连连道谢,硬是将那仙灵石塞给了王富贵,随之还邀请王宁晞前去多宝阁作客,说是天玑老人有请。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王宁晞竟然拒绝道:“三宝前辈啊,不是宁晞不知抬举,只是宁晞被仙皇陛下封杀,能留在寒月王氏已经是陛下开恩了,若是四处乱跑,岂非当众打陛下的脸面?”

    等三宝真君回去之后如实禀报,天玑老人淡淡地挥手道:“既如此,那便是老夫与他有缘无分了,罢了罢了,也莫要为此事得罪仙皇陛下。”

    可没过两天,便有新闻轰动了仙城。

    仙城一些大大小小世家中,精擅于炼器的年轻一代,上门与王宁晞切磋交流炼器,无一例外遭到了惨败下场。

    这使得王宁晞炼器天才的名头暴涨,能被百炼真君如此器重,的确是有他的门道。

    天玑老人听闻之后,再次心动,只不过他堂堂真仙级战力的存在,自然还是不肯直接上门,那得多没面子?

    可谁曾能想到。

    又过了两天,王宁晞名头再次爆响,他的傀儡蜘蛛在与一位神通境炼器大师的紫府境傀儡切磋中,竟然一举获胜,且爆出了他的傀儡蜘蛛乃是自己单独炼制的惊人消息。

    通常拥有炼制傀儡能力的大师,能在神通境时炼制出紫府境级别的傀儡,已经是顶尖大牛了。

    可王宁晞竟然在天人境时,便能单独炼制紫府境战斗力的傀儡,倘若他没有作弊请了百炼真君帮忙,那他就是有史以来最牛的炼器傀儡师。

    如此一来,天玑老人都有些坐不住了,他这一生极为擅长炼器和傀儡,但是在他自己还是天人境时,也绝对没有王宁晞这般牛叉。

    好在如今外界传言纷纷,说是王宁晞的蜘蛛傀儡,其中至少有一半的部件乃是出自百炼真君的手。有膜拜他的,自然也有各种诋毁他的传言。

    天玑老人索性转念一想,以鉴定王宁晞的成色为由,主动去了寒月王氏,随行者还有一众仙朝本土的炼器大师,炼器宗师。

    别看天玑老人打架打不过仙皇,可他在炼器之道的实力上,可是全世界独一档的存在。在仙朝也好,魔朝也罢,都有很多炼器界的拥趸。

    很多人哭着求着,甚至在门口跪着,就是为了请天玑老人指点一番。

    随着天玑老人出马,自然是引来了极大的关注,甚至仙皇陛下都派了身边内侍前来看看情况,倘若王宁晞真作弊,那就把他驱逐出仙朝。

    若他真有此份本事,仙皇也是会琢磨想个由头解除他的禁足令。

    这是一场盛宴。

    天玑老人不断地出题,而王宁晞不断地快速解答。不过,王宁晞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同样会提出很多心中疑虑反问天玑老人。

    一老一少在一问一答中,似乎越来越有兴致,这一场交流,足足维持了三天三夜。

    炼器界的人听得是如痴如醉,如置身于无尽大道之中。闲杂看热闹的人,则是听得索然无味昏昏欲睡。

    “好,好!”

    天玑老人惊喜万分地一蹦而起,连声赞叹:“宁晞小子,你比传闻之中更加惊艳绝伦,以你在炼器和傀儡上的造诣,绝对能独立炼制出那头蜘蛛傀儡。”

    众内行俱是惊呼不已,天玑老人都鉴定了成色,王宁晞自然不再有作弊嫌疑。这就代表着,咱们仙朝出了一个绝世炼器天才。

    “多谢前辈帮忙澄清谣言。”王宁晞倒是显得不亢不卑。

    “宁晞啊,你有没有兴趣成为我的徒弟?”天玑老人看王宁晞时,眼神充满了炙热,就好似在看一件举世无双的宝物。

    “这……”王宁晞犹豫着说,“我已经答应了师尊百炼真君,未来要继承他的百炼宝典。”

    “百炼?我呸!”天玑老人当场脸色恼怒地唾弃道,“百炼那小子虽然有几分本事,可是哪有资格收你为徒。宁晞啊宁晞,你是绝世瑰宝,可莫要误了前程。”

    “天玑前辈。”王宁晞坚定地摇头道,“做人不能言而无信,我既然已经答应了师尊,便绝不会更改。”

    “你……”天玑老人气得一挥手,“你小子不识好歹,你可是错失了最大的机缘。”

    说罢,就扬长而去。

    留下一众人纷纷哀叹,即是震惊于王宁晞的天赋,又或是惋惜,或是暗中幸灾乐祸。

    可王宁晞依旧不为所动。

    过得些天,仙皇叫王宁晞去觐见,然后不久之后,传出王宁晞乃是绝世甲等血脉资质,如此,仙朝再次震惊。

    绝世甲等!

    他才是天人境啊,还未达到紫府境继承宝典。

    到时候,他说不定能一口气突破到天子级别,如果给他一部仙经,血脉将再度提升,绝对是能和绥云公主媲美的存在。

    然后,天玑老人又是坐不住了,屁颠屁颠地跑去寒月王氏。结果却听说,王宁晞已经低调地离开了仙朝,赶回东乾王氏了。

    天玑老人犹豫了片刻之后,再也按捺不住道:“来人,给我去买一张去东乾的飞舟票。”

    ****

    时光匆匆而过,不知不觉间,距离王宁晞和王富贵造访仙朝便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

    大乾。

    陇左郡,长宁县,长宁卫。

    望海镇。

    望海镇和新平镇、东霞镇一样,都是王氏第二次域外开荒时开发出来的镇子。

    论知名度,望海镇远不能和作为对外贸易中心的新平镇相比,论物产,望海镇也没有什么太值得称道的地方,但对于长宁王氏而言,这里的重要性丝毫不逊色于新平镇。

    因为,这里乃是【王氏船业总司】的所在地。

    王氏船业总司,说穿了,便是王氏造船的地方。王氏的铁甲大海船,便是在这里造出来的。

    望海镇虽然临海,但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它临海的部分大部分都是滩涂,只有在靠北的位置有一个略深些的港口,港口并不大,无法容纳大量船只停泊,但作为船坞,却足够了。

    在最早的时候,【王氏船业总司】还只是王氏研究院的一个分部。当时的铁甲船还处于研发阶段,因为需要临海的港口作为船坞和研究基地,便看中了这处港口,将分部转移到了此处。

    此后,随着王氏铁甲船的问世,以及制作工艺的不断成熟,【王氏船业总司】便渐渐从研究院里独立了出来,逐步开始承接一些来自大乾皇室,以及其他世家的订单。

    但即便如此,船业总司之中,仍旧保留了一个核心的研究部门,名为【船舶研究所】,仍旧在王氏研究院名下,接受研究院的管辖。

    而这座船舶研究所,便位于望海镇港口附近一座不起眼的船坞之中。

    从外形看,这座船坞和周围其他王氏的船坞并没有任何区别,仿佛就只是一座再普通不过的船坞而已。

    但船坞内部,却是别有洞天。

    船坞内,有一个仿佛深不见底的巨大深坑。

    深坑里,一艘硕大无比的巨舟正静静的停泊着,无数工作人员在舟身上忙上忙下,来来往往,宛如蚁巢里搬运物资的工蚁一般。

    无数王氏琉璃灯具悬挂在穹顶之上,通透明亮的光芒将整个船坞映照得灯火通明,却也只照亮了那巨舟的上半截船身,下半截仍旧隐没在阴影之中,远远看去,宛如史前巨兽一般。

    这艘巨舟,便是当初那艘从魔赵国缴获而来的昆吾巨舟。

    自从当年被缴获之后,这艘巨舟便一直停靠在这船坞之中,供王氏的研究人员研究,解析,如今已经有好些年头了。

    船坞侧面平台之上,还有着一排整齐排列的建筑群,这里是【船舶研究所】内的工作人员们办公,研究的地方,其中甚至还有专门供人员居住的宿舍,以及内设的微型商场,娱乐中心,设施可以说是相当完善了。

    此刻。

    建筑群内的一间办公室内,王室新正拿着笔,统计上半年的物资消耗以及员工工资。

    作为王宗瑞的长子,他在“室”字辈中排行十三,如今已经一百四十来岁了,比起妹妹王璎璇更是大了足足有十五岁。

    他从小的性格也比较安静,跟跳脱张扬的王璎璇相比可以说是两个极端。

    在王守哲的众多孙子之中,王室新的表现也并不算太突出。

    当然,这是就王氏内部而言,若是放到外面去,以他的资质,绝对能称得上一句“少年英杰”,“青年才俊”。

    不过,他有一个极为突出的优点,那就是心思细腻,做事稳妥,只要是交给他去做的事情,几乎从不出差错。哪怕是超出他能力范围内的事情,他也总能找到合适的人帮忙,最后成功完成任务。

    也是因此,在他从族学之中毕业之后,就被王璃玥看中,调到了王氏研究院中给她打下手。

    如今,多年过去,他早已成为了能够独当一面的王氏精英族人。

    这【船舶研究院】,如今就是他在负责管理,物资流通,人员调动,工资发放,皆要经过他的手。

    正当王室新沉浸在算账之中时。

    蓦地。

    一个年轻的族人便冒冒失失地推开门冲了进来,进门就嚷嚷:“十三哥!大消息!大消息!”

    王室新数据刚算一半,被他这么一嚷嚷,思路登时就被打断了。

    他不悦地皱起了眉头,抬头见到来人,表情登时又转为了无奈:“四十一弟,不是跟你说过,我算账的时候不要打扰我吗?这回又是什么事?”

    冲进来的这人名为【王室磊】,乃是九老太爷王守成那一脉的后裔。

    因为王守成本身在“守”字辈中便是最小的一个,他的孩子们自然也都是年龄小,辈分高。王室磊的父亲王宗煊便是“宗”字辈最小的一个,到了他这里,同样也是“室”字辈的吊车尾。

    别看他管王室新叫哥,但实际上,他和王室新之间却差了近五十岁。

    对待这个比自己孙子大得也有限的弟弟,王室新也实在是严厉不起来。

    “十三哥,真的有大事。”王室磊见打扰了王室新算账,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咳嗽了一声,立刻解释起来,“咱们在海上的哨卡传来消息,他们在海上发现了仙朝的船队,其中有两艘仙朝的【沧澜巨舟】防卫级别极高,上面似乎装了什么贵重物品,初步判断,那应该是押送那两艘中型界域穿梭舟的船队!”

    王室新眼前一亮:“在哪?!”

    “就在东海上,距离咱们的港口也就不到一个时辰的航程了。”

    “好!立刻通知港口准备接洽。另外,把事先腾出来的船坞再收拾一遍,确保没有任何遗漏。随行人员的食宿也安排好……算了,我跟你一起去。”

    说着,他便放下笔,连帐都不算了,直接便拉着王室磊往外走去。

    跟那两艘界域穿梭舟相比,其他事情都是小事,他手头这点帐,晚一点算就晚一点算吧~

    没过多久,在王室新的操持下,【船舶研究所】就做好了迎接界域穿梭舟的准备。

    而另一边,那两艘沧澜巨舟也被接进了港口。

    【沧澜巨舟】乃是仙朝的制式战舰,规格和昆吾巨舟差不多,乃是仙朝海上舰队中的中坚力量。

    这种战舰平时多半都在外海活动,像这样出现在周边国家附近,也算是比较少见的事情。

    而如今,这两艘沧澜巨舟,很显然便是专门用来押运界域穿梭舟的。

    交接过后,在两方人员的配合之下,两艘中型界域穿梭舟很快就被转移到了船坞之中。

    明亮的灯光下,两艘黝黑复古的封闭式巨舟静静地停在了深坑之中。

    论外形,它们就只比昆吾巨舟略小了一圈,无疑算得上是“巨舰”级别了。

    借着灯光看去,可以很明显看出,其中一艘外壳上有着明显的残破和缺损,看上去破破烂烂的,一看就知道历经沧桑。另一艘外壳虽然完整,但内部设备和零件显然被取走了很多,看上去空荡荡的,莫名有些凄惨。

    不过,即便如此,也丝毫无损王室新的好心情。

    他早就已经接到了消息,知道这两艘界域穿梭舟是有残损的,自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何况,看这样子,大概率是能拼凑出一艘完整的中型界域穿梭舟的。

    有了它们,三姑姑那边界域穿梭运力严重不足的问题也能暂时缓解了。

    剩下那些零件,无论是用来研究,还是用来修修补补,都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忙碌的功夫,船坞里的研究员们也陆陆续续凑了过来,热情地围住了王室新,开始询问什么时候开始研究,现在能不能开始拆零件等等问题。

    对于研究人员们来说,有这么两具宝贝疙瘩在面前,却不能上手,绝对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情。

    王室新跟他们共事了这么久,哪里能不明白他们的想法?当下就笑骂着把人赶走了。

    别看名字里都带着“舟”字,铁甲巨舟和能够穿梭虚空的界域穿梭舟从根本上就是两种东西,技术难度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

    以船坞里这些研究员的实力,也就够资格打个下手而已。

    这两艘界域穿梭舟之所以放在这里,不过是因为王氏如今没有专门用来停泊界域穿梭舟的地方,这才暂时把这两艘宝贝疙瘩安置在了【船舶研究所】。

    再过一阵,以百炼真君,玉符仙为首的团队便会入驻这里,开始主持拆卸,研究,重组等工作。

    也许,用不了多久,王氏就会拥有一艘属于自己的界域渡舟了!

    王室新眼神明亮,仿佛已经看到了界域渡舟成型的那一刻。

    ***

    就在王氏各方面都热火朝天时。

    王守哲的小院内。

    王守哲却是十分惬意,舒服的半躺在太师椅中。大肆鼓励生育,生出一大堆能干的子子孙孙们的王守哲,自然是不用自己凡事劳神劳力。

    一旁的王璃玹很乖巧的帮他敲着背捶着腿,也不知为何,她最近特别乖。

    柳若蓝贤惠地给王守哲端上了午后点心,顺便给王璃玹也上了一大盆烤鱼,王璃玹的龟躯一下子僵硬了。

    “对了,若蓝,你看到我的玉佩了吗?”王守哲随口问道,王璃玹龟躯都开始颤抖了。

    “玉佩?”柳若蓝奇怪道,“是哪块玉佩不见了?”

    “就是我从小戴到大的那块,也不是什么值钱东西。”王守哲皱眉道,“奇怪了,我一直放床头的,怎么就不见了?”

    “回头再翻翻吧,保不齐什么时候又出来了。”柳若蓝无所谓的说道。

    “行叭。”王守哲也是收敛了心神,开始将注意力放在最近送回来的两样宝物身上。

    他的神色略有些复杂,因为他几乎是在同时,收到了两个藕。

    一个是【幽冥金莲藕】,乃是魔尊冒充幽冥紫金莲的天材地宝,虽然是冒充,可幽冥金莲本身也是非常珍稀罕见的天材地宝,若是能进阶,便是真正的【幽冥紫金莲】。

    另外一个藕,就更加了不得了。

    那是来自赤月魔朝皇室的【赤红仙莲藕】,这可是目前已知的最顶尖的天材地宝了,真是没想到,那三皇子,不,现在是皇太子申屠景明,竟然连这东西都舍得给珑烟老祖。

    老祖宗也是老实不客气,直接送回了王氏给王守哲处置,如此得异宝,真是让王守哲意外而无语。不过,如此若是培养的好,王氏将增添一道非常不错的家族底蕴。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27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