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第四世_把班花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关于近日在阿拉斯加北部挖掘的神秘冰河时期石器,据说是关于人类文明的重大发现,可惜运输途中被未知之手夺走……”

    又是一天结束。  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第四世_把班花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傍晚黄昏时间,商店街渐渐冷清,不只是城南道场,隔壁几家店面也几乎没什么人声,只有新闻报道还有各类广播声回荡。

    夏川遥辉提着甜点还有补品在杂货铺外面站了一会,看着电视新闻里模湖的石器照片啧啧出声。

    “重大发现啊,就是个普通的石头桩子而已。”

    “别瞎说,”旁边拿着探测仪器的大田结花无语说道,“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也才五千多年,三万年前的冰河时期,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加工技术,出现这种石器简直不可思议,说是重大发现都低估了。”

    “有吗?”

    夏川遥辉对这些不感兴趣,从电视移开目光后纳闷道。

    “话说前辈你怎么过来了?”

    “因为之前这边发现了微弱的辐射反应,本来应该是洋子过来的,结果她说太冷不想出来。”

    “说起来,”夏川遥辉疑惑望向天空,“今天是怎么了?突然就变冷了。”

    “可能是冷空气流动吧,过两天就好了。”

    大田结花拨动探测仪器道。

    “我先到附近找一找,等会记得来帮忙。”

    “可是我下班了啊……”

    “就这样说定了。”

    “喂!”

    夏川遥辉苦脸看着大田结花走开,顿了顿,还是准备先回道场再说。

    “嘶,真的有点冷啊。”

    城南道场。

    夏树感知到夏川遥辉靠近的时候正在准备晚饭。

    “臭小子,掐点还真准,还好我多准备了一份。”

    “二叔!我给你带了好东西!”

    夏川遥辉提着一堆东西咋呼呼回到道场,第一时间冲进前厅修行室却没能发现夏树踪影,只在空荡荡的木地板上看到枪型石器。

    “这东西……”

    夏川遥辉困惑看了眼石器,感觉有些熟悉,却又说不上来,好一会才突然想到刚才的新闻报道。

    “好像啊,二叔,这石头桩子是哪来的?”

    “捡的。”

    夏树在后面厨房炒好菜端上餐桌。

    “东西放下吧,吃完饭再说……还有蛋糕?”

    “是啊,今天不是二叔生日吗?我特地在老店买的,就是时间不够,只有这么大的。”

    “生日……”

    “二叔你该不会忘了吧?我打电话问过老妈的。”夏川遥辉诧异道。

    “当然不会,只是很久没过生日了。”

    夏树笑了笑,继续翻看其他物品。

    “夏川零”这个身份虽然是他结合黑暗扎基记忆修改能力还有凑朝阳的桉例凭空创造,但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和真实存在没什么区别,包括“夏川零”10年前的经历也映射到了夏川一家记忆之中。

    “这些补品是……”

    “哦,这些是准备寄回老家的,二叔你也要?”

    “不要。”

    夏树放下补品。

    “突然买这么多东西干嘛?”

    “就是上次那件事,”夏川遥辉高兴说道,“今天总部事务次长肯定了我驾驶的赛文加,2号机的预算也成功批下来了,二叔,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吃饭。”

    “哦斯!”

    夏川遥辉闻着香喷喷的料理气味,食欲大增,就着米饭吃了一口后眼眶顿时湿润一片。

    这才是家的味道。

    二叔的料理这辈子恐怕都忘不了了。

    如果不是现在有了工作,他真想每天留在道场帮忙。

    “二叔,”夏川遥辉一边吃饭一边倾听外面再次热闹起来的街道,“道场难道就一直这样吗?我可以帮忙招人……”

    “这样挺好。”

    夏树不以为意道。

    “当初开这间道场也是为了方便自己修行,有没有学员关系不大,说起来,遥辉,你的训练没有落下吧?”

    “完全没有!”夏川遥辉举手保证道,“之前训练的时候我还打败了队长。”

    “那就好,”夏树点头道,“有一件事你要明白,不管是赛文加还是未来更加厉害的特空机,一个好的驾驶员才是关键,能不能发挥该有的作用还要靠你自己。”

    “哦斯!”夏川遥辉振奋道,“我一直在努力……不过2号机开发成功后,大概都是洋子前辈操控了,赛文加的话我应该没什么问题。”

    “你怎么就知道没有3号机?”

    “说得也是。”

    夏川遥辉尴尬抓了抓头发。

    现在军械库就他和洋子前辈两个驾驶员,轮换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对了,二叔,”夏川遥辉忽然提醒道,“妈妈让我带话给你,说你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该尽早结婚了……”

    “咳。”

    夏树停下快子。

    “这种事情你别管,我心里有数,明年吧,明年再说。”

    夏川遥辉暗暗好笑。

    父亲去世后的这些年里,二叔基本就相当于他除了妈妈外的的第二个长辈了。

    以前在道场修行的时候可是在格外严厉的二叔手上吃过不少苦头。

    没想到二叔也有逃避的时候。

    “二叔,洋子前辈好像一直喜欢比自己年纪大又厉害的人,”夏川遥辉仔细琢磨道,“要不我把她介绍给你吧。”

    “好啊,”夏树抬起眼皮,“这几天你也别回去了,请个假,我好好检查一下你的训练成果。”

    “别!”

    夏川遥辉脸色惊吓。

    如果和蛇仓队长训练只是被打一顿的话,和二叔训练就真是受罪了。

    又一次为了训练他的跳跃能力,居然直接开车撞,还不准跑,简直要命。

    “我吃饱了!”

    吃完晚饭后,夏川遥辉立马跑开,自告奋勇到厨房洗碗收拾。

    一句话都不再提结婚的事。

    “二叔,我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

    “快走,别吵我就行。”

    道场门口。

    离开的时候,夏川遥辉复杂看着换上练功服前往修行的夏树,欲言又止。

    他不知道二叔是为了什么,每天这样一个人没日没夜的修行,只是看到了深深的孤独。

    这也是他加入军械库后还经常抽时间过来的原因。

    总感觉有点心疼。

    他不知道二叔到底又怎样的过去,问了来家的妈妈也说不清楚。

    好像从来没人真正了解过这位二叔。

    “遥辉?”大田结花正好经过,看到傻站着的夏川遥辉,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说了来帮我吗?”

    “我……”

    “咦?这里就是你叔叔的道场?”

    不等夏川遥辉解释,大田结花好奇抱着自己的平板左右观望起城南道场。

    冷清是冷清了点,但就感觉特别有气势,有种说不出来的神秘。

    “喂,遥辉,”大田结花一把拉住想逃跑的夏川遥辉,“你的格斗都是叔叔教的对吧?我跟洋子能不能来这边特训几天?”

    “啊?”夏川遥辉张大嘴。

    “啊什么啊,”大田结花不满哼声道,“就几天时间,难道我们就不能学打败队长的招数了吗?”

    “能是能,可是……”

    夏川遥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能就没问题,”大田结花高兴道,“就这么说定了,后面几天我就和洋子过来,也算是照顾一下你叔叔的生意。”

    “随便你们吧。”

    夏川遥辉面色古怪。

    “我叔叔训练起来很严厉的。”

    “能有多严厉?”大田结花摆摆手不以为意,收起探测仪器道,“没什么事我们就回基地,听说阿拉斯加山脉又出了状况。”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226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